馬克思還原

馬克思還原
作者:李達
1921年1月1日
本作品收錄於《新青年/卷8

馬克思的社會主義,已經在俄國完全實現了。可是還有許多人正在那裏懷疑,實在有替他們解釋的必要,所以特意的寫點出來看看。

這篇文字的大意,第一要說明馬克思主義的本體,其次要說明馬克思主義墮落的原因和歷史,末了要說明馬克思主義復活的事實,使世人了解真正的馬克思。 馬克思社會主義是什麽?這個問題最難於簡單的答復,可是這裏也為省篇幅起見,特就馬克思所述社會革命的原理、手段、方法及其理想中的社會,列舉大概如下:

一、一切生產關系、財產關系,是社會制度的基礎;一切社會宗教哲學法律政治等組織,均依這經濟的基礎而定。

二、社會的物質的生產力,發展至於一定程度時,就與現社會中活動而來的生產關系、財產關系發生沖突。資本家利用收集生產物的剩余價值,坐致巨富,勞動者僅賴工錢以謀生。富者愈富,貧者愈貧,遂劃分社會為有產者、無產者兩大階級。

三、人類的歷史是階級爭鬥的歷史。資本制度發展到了一定階級,大多數的無產階級就與少數的有產階級互相對峙起來。勞動者發生階級的心理與階級的自覺,互相聯合組成一大階級,與有產階級為猛烈的爭鬥。

四、資本主義跋扈,漸帶國際的傾向,而無產階級的作戰,亦趨於國際的團結。於是全世界一切掠奪、壓迫、階級制度、階級鬥爭,若不完全殲滅,全世界被壓迫被掠奪的無產階級,不能從施壓迫、施掠奪的有產階級完全解放。

五、無產階級的革命,在顛覆有產階級的權勢,建立勞動者的國家,實行無產階級專政。

六、無產階級藉政治的優越權,施強迫手段奪取資本階級一切資本,將一切生產工具,集中到勞動者的國家手裏,用最大的加速度,發展全生產力。

七、國家是一階級壓迫他一階級的機關,若無產階級專政,完全管理社會經濟事業,把生產工具變為國家公產以後,則勞動階級的利益,成為社會全體的利益,就沒有奴隸制度,沒有階級差別,生產力完全發達,人人皆得自由發展。國家這種東西自然消滅,自由的社會自然實現了。

以上是馬克思社會主義的概觀。綜合起來說,馬克思社會主義的性質,是革命的,是非妥協的,是國際的,是主張勞動專政的,這就可以明白了。

馬克思社會主義是科學的,其重要原則有五:一,唯物史觀;二,資本集中說;三,資本主義崩壞說;四,剩余價值說;五,階級鬥爭說。馬克思的政治學說和經濟學說,均詳備於此五原則之中。

馬克思是理論家又是實行家,實具有二重資格。學者的馬克思與實際運動家的馬克思或不免略有出入的地方,馬克思的門徒就因為這種關系,發生了許多誤會出來。固守師說的人則拘泥不化,自作聰明的人就妄加修改,把一個馬克思的真面目弄湮沒了。什麽正統派修正派也就發生了。

馬克思社會主義的墮落,可以從兩方面說明:一是從實際的方面的說明;一是從理論的方面的說明。

馬克思社會主義在德國本不甚流行,可是現在一般的論者,卻多指德國社會民主黨為馬克思社會主義的代表。

所以要說明馬克思主義墮落的原因,無論如何,非說明德國社會主義黨的本體及變態不可。

德國社會民主黨,是馬克思派的國際勞動協會和拉塞爾派的德國勞動協會並合而成的。當時馬克思派以威廉裏布克勒為代表,他們最初標榜純馬克思主義。對於拉塞爾派的國家主義,帶有國際主義的色彩。所以社會主義的政策,從理論上說,馬克思派較為徹底,可是從當時的實際問題上說,拉塞爾派反占有力的地位。再嚴格的說,拉塞爾派並不能稱為社會黨,只可稱為自由黨,他們承認國家、承認戰爭、承認國家的活動。而當時馬克思派的主張卻與此完全相反對的。可是德國民族有崇拜國家萬能的根性,所以為時不久,馬克思派所信奉的主義就漸呈變態了。拉塞爾派主張經濟改善,須俟政治改善,以為一切社會改革非行普通選舉使全體人民參政不可,所以要糾合全國無產階級組織一個大政黨。馬克思派本來標榜徹底的主義,可是到了一八六九年,馬克思派的國際勞動協會,組織了民主勞動黨,以實現所謂自由民國為標幟。而實現這自由民國的手段,則以獲得政治的自由為政綱,說政治的自由是經濟的自由的基礎,所以也主張行直接的普通選舉。到這時候,民主勞動黨所標舉的政綱,已極其保守,與拉塞爾派極相接近,馬克思派國際主義,鑒於周圍的形勢已經放棄了。兩派既無根本不同之處,而合同之機運已到。所以兩派於一八七五年在哥達合並,而社會民主勞動黨於是產生了。當時該黨在哥達所訂的政綱,在理論上雖采用馬克思的經濟學說,而在實際政策上則采用拉塞爾派的勞動資本兩階級的協和主義了。國際主義派與國家主義派互相提攜結為一黨,實是一種變態。

這是馬克思主義墮落的第一步。

社會民主勞動黨自經俾士麥施鎮壓令以後,該黨頗受挫折,且因受當時社會狀態的影響,於是理論上與政策上的見地,於有形無形中發生變化,把該黨一八九一年愛爾弗爾特政綱一看,就可知道的。該黨在理論上原來反對議會政策的,從前黨員被選為議員出席國會的時候,常有一種標語說,“我們到議會非參與立法事宜,乃是妨害議場並宣傳主義的。”又說,“我們不是贊成資本階級的立法,不是賣同誌。”所以他們雖然做國會議員,口頭上還有幾分強硬態度。可是自一八九〇年以後,該黨不稱“社會民主勞動黨”,改稱“社會民主黨”,表明社會主義與民主主義相結合,簡直要與權力階級妥協了。威廉裏布克勒簡直承認了議會政策。他說:“主義與戰術有別,我在一八六九年本反對過議會政策的,可是在今日則事實與前大變了。”於是從前反對預算、關稅、立法、軍備、殖民政策的,此時卻不惜加以協贊了,帝國議會書記八名中也有一名的社會黨員加入了,社會黨自己也提出法案了。兵士增餉的法案,施行社會政策的法案,責任內閣的法案,保險官辦的法案等等,或徑由該黨提出,或加以協贊了。從前主張階級鬥爭,此時主張階級調和,從前反對議會政策,現在反贊成議會政策了。這是馬克思主義墮落的第二步。

其次關於社會民主黨的變態及墮落更堪註意的,就是該黨對於戰爭的態度。社會民主黨本來極力反對戰爭的。因為國際戰爭是資本階級國家與國家間的戰爭,是資本階級利益的沖突,勞動者是沒有祖國的,國家雖亡,而勞動者除失掉鐵鎖以外並無他種損失的。勞動者若承認資本階級國際的戰爭,就是承認資本主義,所以社會黨是根本的絕對的反對戰爭的。可是由國際主義變而為國家主義的德國社會民主黨,後來對於戰爭的態度也改變了。

一九〇七年貝貝爾在帝國議會的演說,說明對於戰爭應取的態度,他說,“本國侵略他國的戰爭,本可反對,若本國受他國的侵略則須應戰。”是已明白承認了戰爭了。

這種主張,支配了社會民主黨大多數人的心理,直至此次歐洲大戰發生的時候,該黨黨員因此大中其毒。在歐戰將開始的時候,該黨猶裝腔作勢,極力非戰,言論鼓吹,不遺余力,可是戰端開始以後,該黨的態度就大變了。

戰費案也協贊了,黨員也從軍了,並且人人都努力為國犧牲,好像殉教者一般。昨日的社會黨,今日已成了國民黨自由黨了。歐戰五年間,德國除加爾裏布克勒、連休修達、哈艮三人及盧森布爾克、澤特金二女士外,差不多沒有社會主義者了。馬克思社會主義至此時已完全消失了。

這是馬克思主義墮落的第三步。

由以上所述考察起來,馬克思社會主義,經過德國社會民主黨的蹂躪,精彩完全消失,由國際主義墮落到國家主義,由社會主義墮落到自由主義,由革命主義墮落到改良主義,由階級鬥爭墮落到階級調和,由直接行動墮落到議會主義,馬克思的真面目被威廉裏布克勒、貝貝爾、柏倫斯泰因、哥茲基一流人湮沒殆盡了。

這是從實際上說明馬克思主義墮落的原因,而在理論上又是如何變遷附會的呢?也有詳細敘述的必要,再說明於下。

依唯物史觀所說,新社會的組織,是舊社會組織中各種固有勢力發展的結果。資本制度發達至於一定程度的時候,必然發生一種“自身解體的物質上的動因”,資本制度自己掘自己的墳坑。可是某種社會形式中固有的生產力,若在可以充分利用發達的期限以內,決不會倒滅的。這種社會形式發展的結果,內中新生產力的利用和發達,當然要與這社會形式發生沖突。資本的獨占成為生產關系的桎梏。於是生產機關的集中與勞動的社會化,遂與資本主義不能兩立,而新社會組織於是起來代替了。

可是這裏所述的“新生產力”和“資本制度自身解體的物質上的動因”,究應如何解釋呢?若說資本制度的解體是資本集中的結果,則由舊社會推移到新社會的途徑,完全可以離卻人的精神的要素和意識的行動,馬克思的唯物史觀就變為機械的史觀了。若是這樣解釋,社會黨無須幹社會革命,只聽資本主義自然發展好了。社會主義者也無須鼓吹革命,只努力去開發實業好了。國家當然可以利用階級當然可以調和了。因為資本集中的結果,自然要發生革命的。所以照這樣說,馬克思一面運動革命,一面唱這種機械史觀的宿命論,不是自相矛盾嗎?這是使人易生疑竇的地方,馬克思派主義者的變態,未始不從這種懷疑點出發的。他們這種誤入歧路的地方,早已有許多學者出來糾正了的,可是這種錯誤,一般普通人都可以看得出的。就是上面所說的,資本制度發達到了一定程度,資本階級收集掠奪勞動者的血汗的剩余生產,增加自己的私有財產,勞動者僅依工錢謀生。於是社會截然分為有產者、無產者兩大階級。無產階級受了資本階級的掠奪和壓迫,久而久之,就會發生一種階級的覺悟。有了這種階級的覺悟,就發生一種階級的心理。有了這種階級的心理,就會有一種階級的組織和階級的運動,就自然有一種團體的結合,成為階級鬥爭的行動。階級鬥爭的結果,無產階級得最後的勝利,自然要廢止私有財產,推倒資本制度。所以唯物史觀一方面說明資本制度發展的過程,一方面註重現社會中新興的無產階級的力量。

若忽視這種階級的心理和階級的自覺,不去助長階級鬥爭的運動,社會革命是不可期待的。

過信資本集中論的人,對於馬克思的學說,便生出一種根本的懷疑點,因為馬克思的先見,是說明資本集中的結果,一資本家壓倒多數的資本家,收奪者復遭收奪。且此時應受收奪的人已非為自己作工的勞動者,反是利用多數勞動者的資本家。照這樣說,馬克思的革命觀,當然要跟著資本制度發達的程序益增顯著。可是自十九世紀中葉以後至於十九世紀末葉,數十年間,資本集中的步驟,並未證實馬克思預言的確實。而且在他一方面看來,資本制度的範圍擴大,公司會社日見增加,中產階級的人數因亦增多,小資本家依然存在。資本並未集中,反形分散之象。而收奪者的收奪亦未成就。馬克思的預言至此竟成空想。於是馬克思派主義者,對於資本集中和社會自然革命的先見,懷起疑來,以為資本集中的學說,資本制度倒壞的學說,都是不可靠的了。於是不相信革命的必然主義,以為從舊社會到新社會的過程,只有進化而無革命,只有運動而無目的,而所謂修正派的運動,於是盛行了。加以當時思想界的傾向,在文藝方面已由自然主義轉入新羅曼主義,在哲學方面已由實證主義轉入新理想主義,所以社會主義也不能超過這範圍獨立存在。

所以新理想主義,漸至代替唯物史觀的位置。同時修正派運動發生“新馬克思派的康德化,新康德派的馬克思化”的現象,愈增顯著了。於是柏倫斯泰因的修正主義,遂支配了社會民主黨員大多數的心理,都放棄革命主義流而為進化主義、改良主義了。

其須最堪註目的,就是馬克思派的政治運動。一部《共產黨宣言》,差不多純粹講革命的,可是把那十大政綱看起來,卻很平易而且是利用國家的。這種地方就含有所謂“二元的性質”。這種二元的性質,就被他們附會到議會主義去了。從實際上說起來,一切社會問題,不盡是一階級的問題,也有階級與階級間的共通問題。這種階級間共通的問題,關系階級間共通的利害。無產階級對於這種問題的解決方法,有時也無定要推倒有產階級的必要,而且有時也可以和有產階級攜手的。所以無產階級對於革命運動以外,凡有可以與有產階級協同行動的,只有階級共通的問題。這種協同的行動,就是政治運動。政治運動當然要利用國家,這也是必然的趨勢。馬克思派誤會了這種地方,重現了這類階級間共通的問題。

專行政治運動,而且把階級對抗的運動也附屬於政治運動的範圍以內了。於是社會黨議會主義的大旗幟,在世界上招展起來了。馬克思主義一入議會主義的範圍,立刻就由革命主義墮落到改良主義,失卻了本來的面目。

要推倒資本主義,必須厲行階級爭鬥。所以勞動團體階級的運動,最關緊要。勞動團體階級的運動,決不可附屬於政治的團體。馬克思也曾說“勞動組合要達到本來的目的,決不可附屬於政黨。勞動組合若失其獨立,勞動組合立即死亡。勞動組合是社會主義的學校,勞動者在這學校裏和資本階級爭鬥,其結果要達到社會主義。一切政黨無論其傾向如何,只不過喚起勞動階級的熱狂;而勞動組合,則在勞動階級之間造成有力而且永久的團結。所以只有勞動組合能夠造成真的勞動階級的黨派,能使勞動者的勢力抵抗資本家的勢力。”所以由這一點看起來,勞工運動是不能把來附屬政黨的。社會民主黨也把政治運動和階級運動並為一事,公然要藉議會政策達到社會革命的目的,不過是一種夢想罷了。

以上是從理論上說明馬克思主義墮落的原因的。我們從上述實際上、理論上觀察馬克思派社會主義的變遷,就可以知道標榜馬克思主義的德國社會民主黨,是牽強附會的,是落墮的了。

馬克思社會主義在理論上是完成了的,在事實上也可以完成。只有一事與馬克思的預言略有不符,就是十九世紀後半期四五十年間,各國的資本主義雖日見擴張,勞動階級的人雖日見增加,而勞動者階級的心理與階級的自覺,十分幼稚,所以勞動組織和運動,都不甚發達。當時的德國固不待言,即如英國勞動組合雖日發達,然仍不能離去地位改善運動的範圍,很帶保守的傾向。這種地方是與馬克思的預期相反的。一般馬克思派主義者,窺見當時的形勢,以為與其求速成而無效,不如取漸進主義,愈改變而愈離奇,竟弄出非驢非馬的馬克思社會主義來了。

可是最近二十年來,各國勞動運動的發達,一一與馬克思的預言相符合了。勞動組合已由職業的組合變為階級的組合了。勞動運動已由同業運動變而為階級的運動了。更有一種新勞動組織,已經創造了新生產組織了。階級的覺悟與階級的心理,愈益增大,而階級鬥爭的運動,亦日增劇烈了。“一切工業社會化!”的聲浪,幾於無處不聞,所以說到這裏來,我們就不能不佩服馬克思的先見了。

更舉實例說明,就是勞農俄國的締造。世間以耳代目的人,都說勞農俄國所行的主義是一種什麽過激主義,看作蛇蠍一般。其實勞農俄國的施設,在我的眼光看起來,並無新奇的地方。就是俄國所行的,各國最怕的“勞動專政”,都是數十年前馬克思所倡導,所主張的,用不著大驚小怪。列寧並不是創造家,只可稱為實行家,不過能將馬克思主義的真相闡明表彰出來,善於應用,這便是列寧的偉大,世人都要拜服的。

被威廉裏布克勒、貝貝爾、柏倫斯泰因、柯茲基等弄墮落了的馬克思社會主義,到今日卻能因列寧等的發揚光大,恢復了馬克思的真面目了,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實。

所以我要大聲疾呼地說:“馬克思還原!”

1920年12月26日於上海

PDmaybe-icon.svg#PD-old-50-1923
PDmaybe-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8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6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5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包括兩岸四地、馬來西亞),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包括新加坡、加拿大、韓國、新西蘭),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