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氏南唐書 (四部叢刊本)/卷三

卷二 馬氏南唐書 卷三
宋 馬令 撰 張元濟 撰校勘記 景明刊本
卷四

南唐書卷之三

嗣主書第三

五年春正月晉帝舉族出封丘門虜主次于京城北

不見帝虜不與之見也猶書曰京城者甚虜之惡也文武百官素服紗㡌

俯伏俟罪虜主命𧺫之親加慰撫遂入都城據大内

改京師爲都城晉無君也己丑斬張彦澤於東市以其剽刼之罪庚寅洛

京留守景延廣自扼其㗋死辛卯虜廢晉帝爲光禄

大夫檢校太尉封負義侯黄龍府安置此中原之事悉書者以下

文使來告故也虜使来告曰晉少主逆命背約自貽廢黜吾

主欲與唐⿰糹⿱𢆶匹先世之好將冊命唐爲中原主帝命近

臣對曰唐守江淮社稷已固與梁宋阻隔若爾主不

忘先好恵錫行人受賜多矣其他不敢拜命之辱遣

兵部侍郎賈潭報聘帝歎曰閩役憊矣其能抗衡中

原乎以齊王景遂爲太弟燕王景逹爲元帥改封齊

王元子南昌王兾爲副元帥封燕王依前東都留守

安樂公茂爲侍衛諸軍都虞候二月丁已朔虜改晉

都爲大遼國肆𤯝改元㑹同猶謂之晋都者漢未立也不謂之京師者中原

無主也不書赦不與虜赦中國也辛未漢帝即位天子即位易代則書改晉開

運四年爲天福十二年中原改元不書此書㑹同非常也漢稱天福十二年亦非

三月宣州徐知證䘚夏四月丙子太白晝見以皇

甫暉爲神衛軍都虞候秋八月以太𫝊宋齊丘爲鎭

南軍節度使周宗爲寜國軍節度使錢佐䘚保襲位

冬十有一月壬子雨木冰辛酉雨木冰癸酉雨木冰

十有二月越人胡進思廢其君倧囚於義和院錢俶

入是𡻕馬希範䘚希廣襲位

六年春正月越人立俶遷倧于東府丁丑天子崩

以太子少傅馮延巳爲昭武軍節度使夏四月廬

州周鄴䘚五月葬楚文昭王葬吳越忠獻王越亂故緩

月庚寅朔日有食之秋漢伐河中圍李守貞守貞遣

従事朱元李平奉表来乞師以(⿰氵閠)州李金全爲西面

行營招撫使夀州劉彦貞爲副諌議大夫查文徽爲

監軍使兵部侍郎魏岑爲㳂淮巡撫使聞河中平⿺辶處

班師冬十有一月髙従誨䘚保庸嗣位葬南平文獻

七年春正月淮北諸盗来附以神武都虞候皇甫暉

禆將張巒蕭處恭帥師出海泗諸郡以右散𮪍常侍

張義方爲監軍使納賊帥咸師朗以歸二月以中書

舎人嚴續爲奉化軍節度使以江州賈崇爲神武統

軍侍衛諸軍都指揮使夏四月壬申太白晝見贈故

廬山江夢孫國子司業六月癸酉朔日有食之秋七

月殺天威統軍都虞候王建封八月以建州王崇文

鎭廬州以諌議大夫查文徽爲永安軍節度使留後

冬十有二月日暈三重

八年春正月詔曰春秋日食地震星孛木冰可謂甚

矣比者災異仍多豈人君不徳以召之耶抑亦天心

之仁愛而譴告之也朕甚愓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焉𭧽者兵連閩粤武夫

悍將不喻朕意而務爲竆黷以至父征子餉上違天

意下奪農時咎將誰執在予一人其大赦境内竆民

無告者大賜粟帛二月以東都留守燕王兾爲潤宣

二州大都督鎭京口宣州周宗爲東都留守福州許

言吳越戍兵亂殺李仁逹而遁遣人告急于境建州

節度使查文徽以興兵故書使劒州刺史陳誨以舟師應之

文徽留誨屯江口進至西門伏兵發文徽𬒳執誨與

越人戰大敗之𫉬其將馬先進葉仁安等歸于建康

帝送先進等還越越亦歸文徽夏四月以劒州刺史

陳誨爲永安軍節度使秋七月冬十有一月甲子朔

日有食之乙酉天子崩漢𨼆楚朗州節度使馬希蕚

遣使來乞師遂以楚州屯兵攻潭州殺希廣杖其妻

死於市左右用事者皆臠割之希蕚自稱楚王邊鎬

統信州屯兵以覘楚十有二月漢將郭威領大軍北

征壬子次澶州何福進率壯士擁威爲天子書此以見中原

九年春正月周帝即位劉旻稱帝於太原以其曲在周故不曰

𥘉契丹犯河南晋帝北遷韓熈載上書曰陛下有

經營天下之志當在今時若戎主遁歸中原有主安

輯稍定則未可圗也時以連兵南閩至此方議北征

熈載又上書曰郭氏姦雄雖有國日淺而爲理巳固

兵若輕舉非獨無成亦且有害乃命李金全耀兵於

淮上而止夏四月秋七月樂安公茂䘚冬十月楚人

徐威陳遷魯公綰陸孟俊執其君馬希蕚囚于衡山

立王子希崇十有一月楚人廖偃等招合蠻獠復立

希蕚爲楚王楚國大亂邊鎬以信州屯兵出宜春討

長沙破其軍於龍囬關徐威等以希崇降希蕚亦送

欵于鎬鎬盡遷馬氏之族于金𨹧以希蕚爲洪州大

都督封楚王希崇爲舒州節度使以邊鎬爲湖南節

度使鄂州劉仁贍以舟師趨岳州岳州降以將軍宋

徳權爲岳州刺史以客省引進使任鎬爲監軍使以

馬光恵爲朗州節度使留後宋齊丘拜太師固辭復

爲太傅

十年春正月分洪州髙安縣置筠州割清江萬載上

臯属焉以湖南行營糧料使王紹顔爲刺史三月以

撫州馮延已爲左僕射平章事右僕射孫晟守本官

平章事潤州徐連中書侍郎平章事夏四月丙戍日

有食之五月司徒致仕李建勲䘚秋劉晟取桂管將

軍張巒爭之不克朗州禆將劉言執留後馬光恵送

建康言自領州事遣李建期屯益陽將討劉言而楚

地新定府庫空虚宰相馮延已以克楚爲功不欲取

費於國乃重歛其民以給軍邊鎬不能振撫楚人皆

怨帝亦惡之謂馮延巳孫晟曰湖湘之役楚民厭亂

求息肩於我今欲罷桂陽之師解益陽之戍即授劉

言以節龯使自安輯其民吾亦得恵飬湘衡之地如

是則逺邇完實二蕃在吾度内爾公等亟行之無爲

後悔孫晟即欲奉行延已曰吾以偏師克全楚天下

驚動今三分喪二何以爲功遂稽其命未幾劉言遣

王進逵破益陽殺建期等乗勝攻長沙邊鎬遁歸所

在屯戍相⿰糹⿱𢆶匹散走獨張巒全師而還且戰且行取資

於道岳州刺史宋徳權監軍使任鎬皆弃城走帝大

怒削邊鎬官流饒州戮宋徳權任鎬于大社斬禆將

申洪㤗尹建于都門外以張巒爲信州刺史延已等

自劾起之孫晟請罪不已乃罷爲右僕射冬十有二

月洪州大都督馬希蕚入覲留建康弗遣

十有一年春二月周行馮據潭州三月建康大火踰

月廬舎營署殆盡夏五月以太𫝊宋齊丘爲鎭南軍

節度使秋七月以鄂州劉仁贍爲神武統軍侍衛都

指揮使以濠州觀察使何敬洙爲武清軍節度使大

蝗八月不雨冬十月築楚州白水塘以漑田命州縣

陂塘堙廢者修復之十有二月水冰

十有二年春正月大星墜于東北聲如雷兖州節度

使慕容彦超遣使来乞師以拒周出兵數千至淮北

不書将校舊史失之爲周師所敗俘其將校于京師天子平彦

超釋唐俘諭之曰歸語爾主朕誅逆命何苦来援帝

亦悔之漢末遣使潭州市茶㑹邊鎬平馬氏例俘于

金𨹧由是引對慰勞以上茗萬斤遣之壬辰天子崩

周太自前年八月不雨至于三月民大饑疫死者大

半下令郡縣煑粥以食之劉旻乞師于契丹以宼潞

州天子親征大敗之休兵潞州大饗將士斬敗將樊

受能等七十餘人軍威大振進圍太原遣符彦卿史

彦超等北控圻口以㫁契丹援路彦卿等敗績彦超

戰沒天子遽班師書以見世宗威畧爲眀年伐我張本夏五月丁亥月

重輪秋七月契丹使其舅来聘昇元中宋齊丘選宫

嬪雜以珠貝羅綺泛海北通契丹欲頼之以復中原

而虜使至則厚幣遣還迨至淮北輒使人刺之復遣

使㳂海齎琛寳以報聘虜意晋人殺其使數犯中原

至是舘虜使於清風驛夜醼更永盗斬其首契丹自

此不至蓋中原間之也冬十月

十有三年春二月以門下侍郎嚴瀆守本官平章事

夏四月以夀州劉彦貞爲神武統軍侍衛諸軍都指

揮使以劉仁贍爲清淮軍節度使三月周伐蜀秋七

月蜀使来聘冬十月東都留守周宗乞罷鎭詔曰崧

嶽降靈誕生良弼佐我先朝施及朕躬尚頼保𨤲底

于成績而遽爾請罷豈朕不徳不能優禮勲舊而致

然也昔蕭何守巴蜀而髙祖無西顧之患宼恂守河

内而光武無分民之嫌今任公以何恂之事宜强飯

扶力以副朕意於嘻國之安危惟兹淮甸愼始成終

非公而誰所請宜不𠃔宗以老病三表乃許守司徒

致仕以中書舎人馮延魯爲工部侍郎東都留守以

侍衛諸軍都虞候賈崇爲東都屯營使十有一月周

師来伐李榖爲都部署攻夀州帝召洪州宋齊丘還

都齊丘請徴諸郡兵屯於淮泗以禆將有才略者主

之聲言偏師敵人不測其實必難輕進春水時至糧

道阻隔懸軍日乆自當遁去然後遣使請平彼必樂

従議者不同遂止劉彦貞督兵以抗周師江州皇甫

暉帥師爲援李榖退屯正陽天子命李重進爲竒兵

以要彦貞彦貞追榖至正陽重進與榖腹背擊之彦

貞大敗死于陣諸軍皆潰張全約以其衆奔夀春自

楊氏王吳淮甸之人不識干戈者二十餘年及彦貞

敗民皆恟懼帝欲親拒周師中書舎人喬匡舜極諌

貶匡舜臨川親行之議亦寢天子先詔錢俶攻常宣

二州以撓我師於是吳越伺間攻常州刺史趙仁澤

𬒳執將軍柴克宏救常州大敗越人斬首千餘級𫉬

其將吏數十人皆斬於京口拜克宏奉化軍節度使

天子營于淝水之陽徙正陽橋于下蔡林仁肇皇甫

暉爭之不勝暉走滁州天兵追殺之以周師爲天兵太祖主兵故也

遂下滁州帝惡之遣泗州牙將王知朗至滁州稱唐

皇帝奉書願効貢賦陳兄弟之禮天子不荅東都留

守馮延魯光州刺史張紹舒州刺史周祚㤗州刺史

方訥皆弃城走延魯削髪僞爲僧遁歸周人執之蘄

州禆將李福殺其刺史王承雋降周帝益惡之始改

名景以避周廟諱遣翰林學士鍾謨文理院學士李

徳明奉表稱臣獻犒軍牛五百頭酒二千石金銀羅

綺數千請割夀濠泗楚光海六州以求罷兵天子不

報謨等皆留行在分兵襲下楊㤗帝遣人懐蠟丸書

走契丹求救爲邊將所執光州刺史張承翰降周天

子至淮南下詔撫安楊氏之後帝聞之命園苑使尹

延範自㤗州徙譲皇一族于京口延範殺其子弟六

十餘人以其婦女渡江周先鋒使劉重進得其玉硯

瑪瑙碗翡翠瓶以獻周楊氏遂絶帝罵曰小人以不

義之名累我腰斬延範歸之以專殺之罪





南唐書卷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