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氏南唐書 (四部叢刊本)/卷九

卷八 馬氏南唐書 卷九
宋 馬令 撰 張元濟 撰校勘記 景明刊本
卷十

南唐書卷之九

列傳第四

周本舒州宿松人漢南郡太守瑜之後祠廟隴畞皆

在子孫守故土者猶數十户本少孤貧嘗在田里獨

格猛虎唐末大亂投楊行宻軍中以勇敢聞常先登

深入𫎇犯矢石身無完肌及歸營自燒鐡烙其創飲

㗖言𥬇自若軍中猛将皆服之累遷淮南馬歩軍使

天祐五年楊氏始得江西撫州刺史危全諷率諸郡

兵十萬来爭其地屯于象牙潭楚人取髙安爲之援

江南守将劉威告急判官嚴可求薦本可用時本従

軍圍蘇州不克耻之稱疾不出可求即卧内強𧺫之

本曰蘇州之役非彼強我弱也蓋上将權輕下皆專

命故爾今必見用願無任偏禆可求爲言楊氏許之

得選兵七千使救髙安本曰楚人非欲取髙安也爲

全諷聲援爾若先敗全諷楚人必走乃疾趨象牙潭

劉威要之宴犒不留或曰賊勢甚盛宜審觀形勝計

定而後進何其遽也本曰賊有十倍之衆使吾軍知

之必将奪氣須乘其銳而用之既至指授諸将戮力

急攻大破其軍擒全諷諸郡之兵皆潰楚人果遁吉

州刺史彭玕信州刺史危仔昌棄城走於是江西之

地始定以本爲信州刺史越将陳璋據衢州歸欵越

人圍之本受命以兵迎璋既至越人解圍陣於城下

璋以其衆来奔禆将吕師道曰敵去我咫尺而陣不

動是輕我也必擊之本曰吾受命迎陳使君陳君今

在此吾事訖矣何爲復戰且彼近而不動必有以待

我也擊可勝乎待其先動擊未晚也璋亦以爲然乃

還越人躡之至中道宿半夜佯驚棄輜重走先設伏

於道左越人急追至伏所前後夾擊盡殱其衆越人

累至皆敗之唐荘宗入洛陽吳遣司農卿盧蘋使于

洛陽荘宗問吳之名将存否而本預焉由是召入爲

雄武統軍出爲夀州節度使移鎮廬州拜太尉中書

令封西平王本不知書而愛重儒士賔禮寮屬不撓

其權吏民愛之性純朴伎藝無能者唯軍旅之事則

如夙習烈祖将受禪徐玠周宗等以本及李徳誠皆

位望𨺚重故諷之以爲推戴之首本以昬耄仍不知

時變皆少子祚左右其事時吳宗室臨川王𪷟廢處

瀝陽聞将授終乃殺監守者與親信二𮪍趨詣本本

将見之祚固執不可本怒曰我家郎君也何不使我

一見祚閉中門拒之濛𬒳殺吳室遂移本随衆至建

康勸進由是愧恨數月而䘚子鄴有戰功亦至廬州

節度使

李徳誠廣陵人也少事宣州趙鍠爲給使吳攻宣州

鍠敗徳誠及韓球猶隨左右城中推立禆将周進思

爲主鍠使徳誠徃諭進思以城降徳誠𭧂得𤍠疾委

頓不能受命乃使球徃進思斬球擲其首於外徳誠

是夕即愈鍠死事吳武王常従征討累遷淮南馬歩

軍使擒安仁義於潤州以功拜潤州留後歷撫䖍洪

三鎮加中書令封南平王烈祖建齊國徳誠率諸将

勸進乃其子建勲之謀也昇元中徳誠自洪州入朝

烈祖以徳誠前代功臣父子皆叅佐命優禮之聞其

来覲遣内夫人迎於道六官之職因事以書其僣百寮候於門朝

堂設幄爲具每有大議遣執政就第諮問信王景逹

先娶徳誠女烈祖復姓有司以同姓非禮制曰南平

王國之元老婚不可離信王妃可氏南平楊氏将帥

徳誠最無大功特以姻婭顯逹而名位夀考諸将莫

及有子二十人建勲爲相而建封爲将相無阿黨將

死國事君子善之其餘皆任右職建勲别傳

王輿少與兄綰俱事吳武王輿始爲小校従周本伐

危全諷将戰本親臨賊水柵分命諸将指山頭一小

營謂輿曰徃攻彼以撓賊輿唯唯不行本曰爾憚徃

耶輿曰公必若以輿爲可使願得此柵攻之徃彼何

爲本大喜曰亦知此爲賊要害耶乃命之輿乘輕舟

先進破其前鋒因排柵而入諸軍乘之遂擒全諷累

遷諸軍都虞候譲皇之世祿去公室掌禁兵者尤難

其人烈祖以輿爲控鶴都虞候持重有法出爲光州

刺史先是輿兄子拯爲海州副使叛入北方以爲刺

史聞輿在光州間遣親信通書幣輿執之以聞因求

罷郡復爲控鶴都虞候遷左金吾大将軍除浙西節

度使従譲皇至潤州移鎮鄂州監軍甄庭堅與輿不

恊或告庭堅交通境外烈祖使中使繫庭堅下大理

輿先知之宻見庭堅曰可乘輕舟自歸𨶕庭無與中

使遇庭堅懼従其計遂𫉬免由是寮屬稱其長者輿

少時従軍圍潤州爲大弩射中右耳自左耳出旁一

人中之猶死輿卧病百許日及愈耳亦不聾又嘗攻

頴州夜夢道士告之曰旦有流星下墜能避當富貴

及旦輿仗劒𠋣柵木驅士攻城城中飛大石正中其

柵及輿鎧甲之半皆糜碎而輿無傷輿曰所夢流星

是也由此自負終爲使相䘚年七十四兄綰爲𧆛州

節度使先䘚

李章廬江人従吳武王爲𮪍将與朱瑾相悅瑾殺徐

知訓自剄義祖入誅瑾黨章與同事六人當斬五人

巳斬次至章戾聲曰四郊多壘而斬壮士耶時馬仁

𥙿監斬壮其言聞於烈祖釋之𨽻洪州爲軍校累遷

雄武軍都虞候左街使章雖老而心尚壮善撫士䘚

勤於職務出爲䖍州節度使爲理嚴重禁戢左右賔

禮寮屬會周本䘚移鎮廬州加中書令䘚年九十

王安廬江人也少投吳武王爲親兵武王嘗升髙塜

望敵安捧匜SKchar侍側左右皆注目前視陣旁有執槊

者疾走徑趨王所左右驚惕失措安置匜SKchar於地取

弓射之一發而殪徐内弓弢中復捧SKchar如𥘉顔色不

變武王竒之曰汝有SKchar度當至富貴因加奨㧞累遷

𡊮州刺史歷典數郡皆以沉黙寛厚爲理事烈祖爲

神武統軍代李章爲䖍州節度使䘚年七十三

韋建少居吳武王軍中嘗従征討以膂力聞後𨽻䖍

州王綰爲禆将郡境曠逺旁接谿洞群盗充斥建率

勵勇士所至克𫉬百姓頼之累遷諸軍都虞候爲左

衛使出爲𡊮州刺史建不知書而性淳厚清靜自處

無所侵撓郡中大治數年入爲統軍以劉仁贍代之

仁贍敏晤親綜簿書時有𨤲革郡政益治而百姓猶

思建焉歷任皆如是至老不衰出爲鄂州節度使䘚

年八十

髙審思少事楊行宻以驍勇聞於軍中劉信平𧆛州

審思爲禆将屢立戰功審思爲人重厚寡言烈祖竒

之常使綜領親兵拜夀州節度使增修城隍守備甚

嚴或謂之曰以公威畧守此堅城何懼而過爲畏懦

也審思曰兵機多變不可不懼過爲之防上䇿也顯

徳之役夀州城隍最堅亦審思之遺績爾後事舊史亡





南唐書卷之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