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氏南唐書 (四部叢刊本)/卷二十七

卷二十六 馬氏南唐書 卷二十七
宋 馬令 撰 張元濟 撰校勘記 景明刊本
卷二十八

南唐書卷之二十七

叛臣傳第二十四

嗚呼諸侯死社稷大夫死衆士死制又豈違道以亡

其國乎五代之際憂𧺫蕭牆禍生天屬而大夫不䏻

死宗廟士不䏻死丘墓者無國無之且爲人臣者身

非我有死君之難而已職非我有任君之事而巳富

貴非我有享君之禄爵而巳又况土地人民我何有

焉而專以予人其𫉬罪於天下後世當如何哉春秋

之法竊君之土而致於人則曰以某地来奔若邾庻

其莒夷牟之𩔖是也據君之地以專於巳則曰入某

地以叛若晋荀寅衛孫林父是也其文雖異而其叛

一矣作叛臣傳

劉澄宣城人也保大中後主掌禁兵澄𧼈使左右元

宗南遷後主爲太子監國署澄爲軍校累遷侍衞廂

都虞候及王師圍金𨹧越人乗間䧟常州進攻(⿰氵閠)

議者以京口要害當得良將守之後主以澄舊事藩

邸尤爲親信乃拜澄潤州節度使留後臨行後主謂

澄曰卿本不合離孤孤亦難與卿别但此行非卿不

可澄涕泗奉命歸家盡輦金玉以徃謂人曰此皆國

家前後所賜今國家有難當散此以圗勲業後主聞

之益喜及越兵初至營柵未成左右請出兵掩之時

澄已懐向背乃曰出兵不勝則立爲虜矣當俟應援

然後圗戰未㡬盧絳率師爲援絳至越兵屢却絳昉

入城圍復合矣澄與絳固守累月自相猜忌絳怒一

禆將殺之未决澄私謂曰盧公怒爾爾不生矣禆將

泣涕請命澄曰吾有一言告爾非徒免死且得富貴

因諭以降事令先出道意禆將曰柰家口在都城何

澄曰事急當爲身謀我家百口亦不暇顧矣是夜禆

將踰城出絳猶未知明日澄與絳同食典軍者来告

澄僞作色曰吾謂公巳斬之何得令走徐謂絳曰間

言都城受圍日急若都城不守守此何爲絳亦知金

𨹧終䧟乃曰君爲守將不可棄城宜赴難者唯絳爾

澄僞爲戁色乆之曰君言是也絳潰圍出澄遍召將

䘚告曰澄守城數旬志不負國事勢如此須求生計

諸君以爲如何將䘚皆發聲大哭澄懼變亦泣曰澄

受恩深於諸君且有父母在都城寜不知忠孝乎但

力不䏻抗爾諸軍不聞楚州耶初世宗圍楚州乆不

下既尅遂屠之故澄以此脅焉於是率將吏開門請

降後主聞澄巳降猶欲赦其家屬光政使陳喬令𭣣

澄父母妻子皆斬于市澄女許嫁未適美而艶喬欲

活之女曰叛逆之餘義不求生遂斬之

朱元蒲津人也事本郡節度使李守貞爲従事漢髙

祖崩守貞謂漢室新造人心未一天下易以圗乃以

河中反漢命周太祖討之元與李平奉守貞表来乞

師未復而守貞敗元遂留金𨹧累遷尚書郞或言元

有反相不可委以外任及淮甸兵興諸郡相⿰糹⿱𢆶匹䧟劉

仁贍堅守夀州元宗命齊王景逹帥師應之元𨽾景

逹軍中善撫士䘚甘苦共之遂率所領克舒州蘄㤗

楊光滁亦相⿰糹⿱𢆶匹而復元自紫金山築甬道以餉夀春

兵𫝑甚盛㑹景逹監軍使陳𮗜先與元有私隙召元

至濠州計事且欲害之元不徃𮗜因奏元不受節制

元宗遣楊守忠代元且召還都元憤怒以其衆降周

諸軍皆潰元宗怒命斬元妻子元妻乃宣徽使查文

徽女年少有國色文徽累表救之誠欵懇切元宗署

其表曰只斬朱元妻不斬查家女文徽辭窮遂斬元

妻尸于市文徽以珠籠覆尸哭之大慟市人爲之泣

下世宗以降虜别作一營授元蔡州刺史亦不顯用

劉従効泉州人也仕本郡爲統軍使閩亡従効説其

刺史王建勲入朝而自領州事元宗即以従効爲泉

州刺史従効出自寒㣲知人疾苦及得郡以勤儉爲

務衆所不便者皆除去之常衣布素置公服於中門

岀視事則服之入則復衣弊布自言我素貧賤不可

忘本也由是大得民情據有漳泉之地閩主王氏遺

二女在郡従効事之如故資給甚厚陞泉州爲清源

軍拜従効節度使加中書令封鄂國公及淮甸失守

従効因越人奉表貢于世宗世宗以割地之故不納

建隆初元宗遷都南昌従効大懼以爲見討乃遣其

子紹基来貢㑹元宗殂因至建康後主善待之紹基

未還従効病䘚州人立其次子紹鎡未㡬統軍陳洪

進執紹鎡歸于建康言其將召越人爲叛推立副使

張漢思爲留後洪進爲副使漢思老而惷事無巨細

皆决於洪進漢思諸子爲牙将伏劒士殺洪進不克

洪進遂逐漢思自稱留後後主即以洪進爲泉州節

度使紹鎡至建康釋之以爲監門衞中郞将紹基爲

殿直軍都虞候

嗚呼附劉従効於叛臣之後者豈無意哉蓋亂臣賊

子皆春秋之所誅也臣於人而反覆不常是亦春秋

之罪人爾従効始事閩而閩亡幸國家之亂遂劫其

使君而自領州事元宗因而予之亦已厚矣及淮甸

失地國歩多艱従効伺多壘之秋而附越人以貢于

上國其意之所圖者固可知也故洪進之徒相⿰糹⿱𢆶匹

亂蓋従効所圗不𮜿則不𮜿之事應之曽子曰出乎

爾者反乎爾爲人臣者可不戒哉







南唐書卷之二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