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氏南唐書 (四部叢刊本)/卷五

卷四 馬氏南唐書 卷五
宋 馬令 撰 張元濟 撰校勘記 景明刊本
卷六

南唐書卷之五

後主書第五

嗚呼春秋之時君薨眀年正月公即位自桓公始宣

成而下未嘗革也昭公薨于乾侯定公於眀年夏六

月戊辰即位者其故何哉蓋非常之變𧺫於不可測

非常之禮行於不得已古之人觀㑹通以應世則處

非常之變用非常之禮者皆禮經之所不得而考也

義𧺫於情而已矣且諸侯薨于路寢而昭公客死於

乾侯者非常之變𧺫於不測也嗣君釋冕反䘮而定

公即位於眀年六月者非常之禮行於不得已也元

宗殂於豫章後主留守建康必待䘮還旣殯而後即

位其偶合於定昭之事乎且聖人制禮立天下之大

經爲天下之大防也情僞之變無竆而禮之所載有

常以有常之禮御無竆之變則亦隨其宜而已矣故

禮不盡而義有餘則禮以義起義不足而禮有餘則

義以禮逹君子遭變亂而無矌於禮者在審其義爾

大䘮禮之大典禮經載之詳矣而曽子之所問者禮

經有所不及也變禮之不測曽子問載之詳矣而國

君薨于外世子立于内者曽子問有所不及也非趨

時而合義其孰能與於此哉

徳雖不競孰匪天亡日月俱照爝火銷光作後主書

後主名煜字重光𥘉名従嘉元宗第六子也少而聰

慧善屬文工書𦘕𥘉封安定郡公淮上兵𧺫爲神武

軍都虞候㳂淮巡撫使累遷諸衛大将軍諸道副元

帥封鄭王太子兾䘚四兄皆早亡以次爲嗣改王吳

拜尚書令知政事建𨺚二年元宗南遷立煜爲太子

監國六月元宗殂於豫章七月䘮還建康太子即位

尊母鍾氏爲太后太后父名太章故改號聖尊后妃

周氏爲國后封弟従善爲韓王南都留守従益鄧王

従謙宜春王従度昭平郡公従信文陽郡公以右僕

射嚴續爲司空依前平章事大赦境内文武進位有

差罷諸路屯田使委所屬令佐與常賦俱征𥘉南唐屯田置

使專掌至此罷其使而屯田佃民絶公吏之撓八月鄂州王崇文䘚以南郊

巡檢使黄延謙爲武清軍節度使留後冬十月以南

都留守韓王従善爲司徒兼侍中諸道兵馬副元師

以鄧王従益爲司空南都留守下令諸司無職事官

四品以下至九品日二貟待制於内殿泉州劉従効

遣其子紹基来貢三年劉従効䘚州人立其次子紹

鎡爲留後紹基未還統軍使陳洪進執紹鎡并其族

送于金𨹧推立其副張漢思漢思老不任事洪進逐

之自稱留後國主即以洪進爲清源軍節度使以紹

基爲殿直軍都虞候紹鎡爲監門衛中郎将句容尉

張秘上言爲理之要詞甚激切國主手批慰喻召爲

監察御史以神武統軍朱業爲寧國軍節度使以潤

州林仁肇爲神武統軍秋七月建州陳誨䘚禮部尚

書潘承祐䘚以江州何洙爲左武衛上将軍封芮國

公以宣州朱業鎮江州以神武統軍林仁肇爲寧國

軍節度使乾徳元年夏左武衛上将軍何洙䘚秋七

月以兵部尚書㳺簡言知尚書省遷右僕射是𡻕南

平髙⿰糹⿱𢆶匹沖歸于 京師國除𥘉金𨹧臺閣殿庭皆用

鴟吻自乾徳後朝廷使至則去之使還復用二年春

正月始用鐡錢以鐡錢使户部侍郎韓熈載爲兵部

侍郎勤政殿學士𥘉烈祖将殂謂元宗曰徳昌宫泉

布億萬緡以給軍用吾死善修鄰好北方有事不可

失也及元宗即位兵屢𧺫徳昌泉布既竭遂鑄唐國

錢其文曰唐國通寶又鑄大唐通寳與唐國錢通用

數年漸弊百姓盗鑄極爲輕小保大末兵窘財乏鍾

謨改鑄大錢以一當十文曰永通泉貨徑寸七分重

十八銖字八分書背面匀好皆有周郭謨誅遂廢至

是有鐡錢之議每十錢以鐡錢六雜銅錢四旣而不

用銅錢民間但以鐡錢貿易物價增涌民復盗鑄頗

多芒刺不及官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圎淨雖重其法犯者益衆至末年

銅錢一當鐡錢十禮部侍郎湯悅上言泉布屢變亂

之招也且豪民富商不保其貲則日益思亂累數百

言不報夏鄂州黄延謙䘚以宣州林仁肇代九月封

長子仲寓清源公次子仲宣宣城公冬十月仲宣䘚

追封岐王十有一月國后周氏殂三年春葬昭恵后

于懿𨹧蜀孟昶俘于 京師國除以江州朱業爲神

武統軍侍衛都軍使以䖍州留後柴克貞爲奉化軍

節度使夏以司空平章事嚴續鎮潤州秋九月聖尊

后鍾氏殂召南都留守鄧王従益還都以鄂州林仁

肇爲南都留守南昌尹葬光穆皇后于順𨹧朝廷許元宗追

復帝號故鍾氏稱皇后四年夏五月以吉州刺史楊守忠爲武

清軍節度使留後秋十月神武統軍朱業䘚十有二

月潤州嚴續䘚五年春命两省侍郎諌議大夫給事

中中書舎人集賢勤政殿學士分夕於光政殿宿直

國主引與譚論或至夜分開寳元年夏江王景逷䘚

冬十有一月納后周氏昭恵之母弟也二年春以左

僕射㳺簡言兼門下侍郎平章事夏簡言䘚以禮部

侍郎湯悅爲門下侍郎平章事知制誥張洎上䟽曰

恱非經綸之才不宜處鈞衡之地國主以悅文學舊

臣特加奨用乃罷洎職冬較獵于青龍山還憇大理

寺親錄囚徒原貸甚衆韓熈載奏獄訟有司之事囹

圄之中非車駕所至請捐 --捐内帑錢三百萬充軍資庫

用國主従之曰繩愆糾謬其熈載之謂乎天子詔國

主諭南漢稱臣劉鋹怒執我行人龔慎儀三年中書

侍郎韓熈載䘚贈平章事命境内崇修佛寺又於禁

中廣署僧尼精舎多聚徒衆國主與后頂僧伽㡌衣

袈裟誦佛經拜跪頓䫙至爲瘤贅由是建康城中僧

徒迨至數千給廩米緡帛以供之四年春劉鋹俘于

京師國除夏四月齊王景逹䘚遣弟韓王従善入朝

留于京師授㤗寧軍節度使國主表求従善還國

 不許自従善不還四時宴㑹皆罷登髙賦文以見

意曰原有鴒兮相従飛嗟嗟季兮不来歸常怏怏以

國蹙爲憂冬有商人上宻事請徃江𨹧竊燒 皇朝

戰艦國主懼事泄不聽商人遁去五年春 皇朝屯

師漢陽鄂州楊守忠以聞人心大恟乃貶損制度下

書稱敎改中書門下省爲左右内侍府尚書省爲司

㑹府御史臺爲司憲府翰林爲文舘樞宻院爲光政

院降封韓王従善爲南楚國公鄧王従益爲江國公

吉王従謙爲鄂國公其餘官號多有改易殿庭始去

鴟吻每遇 皇朝使至國主衣紫𫀆備藩臣禮使退

服御如𥘉六年春 皇朝使中書舎人盧多遜来聘

國主願受封拜 不許洪州林仁肇䘚冬中書舎人

潘佑薦衛尉卿李平判司農寺又薦平知司㑹府羣

情紛紛以爲朋黨佑上書極言時政凢七章不止有

家國隂隂如日将暮之辭國主惡之乃𭣣平下大理

自縊妻子徙饒州次收佑佑自剄毋及妻子徙䖍州

七年 皇朝使閤門使梁逈来聘従容謂國主曰今

𡻕國家有柴燎之禮當入助𥙊國主唯唯不荅秋中

書舎人李穆賫 詔曰朕以仲冬有事于圎丘思與

卿同閱犧牲國主辭以疾穆反命遂决進取九月王

師自荆湖直趨池州池州主将戈彦棄城走 遂克

池州進軍當塗将軍張溫鄭彦華杜真相⿰糹⿱𢆶匹敗績下

敎去開寳年號公私牘籍稱甲戍𡻕江南自周世宗

後不復用兵僅二十年老将已死主兵者皆新進少

主以功名自負輙抗 王師聞兵興踊躍言利害者

日有十數及遇等敗北中外奪氣戒嚴城守國主遣

徐鉉周惟簡奉表乞緩師 不荅王師進屯建業城

南十里時雖下池州及姑熟餘郡皆未奉 命糧道

阻隔樊若水請於采石繫浮橋以利轉輓每𡻕大江

春夏𭧂漲謂之黄花水及 王師至水皆退小故識

者知其有天命焉吳越圍常州軍使余成禮刼刺史

禹萬誠以降吳越進圍京口議者以京口要害之地

當得良将守之乃拜親吏劉澄鎮海軍節度使留後

以凌波軍都虞候盧絳爲援澄已懐嚮背因說絳還

金𨹧而自率将吏降越𡊮州萍郷制置使劉茂忠破

潭師於境内拜茂忠𡊮州刺史八年春閱民爲師徒

昇元𥘉均量民田以定科賦自二緡以上出一䘚號

義師中有别籍分居又出一䘚號新擬生軍民有新

置物産者亦出一䘚號新擬軍又於客户内有三丁

者抽一䘚謂之圍軍後改爲拔山軍使物力户爲帥

以統之保大中許郡縣村社競渡每𡻕端午官給綵

叚俾两两較其遲速勝者加以銀椀謂之打標舟子

皆籍其名至是盡蒐爲䘚謂之凌波軍又率民間傭

奴贅壻謂之義勇軍又募豪民能自備緡帛兵SKchar

集無頼亡命謂之自在軍又括百姓自老弱外能𬒳

堅執鋭者謂之排門軍并屯田白甲之𩔖凡一十三

等皆使扞敵守把夏誅神衛統軍諸軍都虞候皇甫

⿰糹⿱𢆶匹勲秋洪州節度使朱令贇将兵一十五萬屯潯陽

湖口與諸将議曰令若前進而 王師反據我後則

上江阻隔退乏糧道亟爲虜矣乃以書招南郡留守

劉克貞代鎮湖口克貞以病留令贇亦未進國主累

促之令贇以長筏大艦帥水陸諸軍至虎蹲洲與王

師遇舟筏俱焚令贇死餘衆皆潰金𨹧受圍經𡻕城

中斗米者相救藉自(⿰氵閠)州降後不聞外信或云令贇

巳敗國主猶意其不實冬百姓疫死士䘚乏食訹云

大軍决以十有一月乙未破城國主議遣其子清源

公仲㝢出通降欵左右以謂堅壘如此天象無變豈

可計日取降是日城果䧟宫中圖籍萬卷尤多鍾王

墨跡國主嘗謂所幸保儀黄氏曰此皆累世保惜城

若不守爾可焚之無使散逸及城䧟文籍盡煬(「旦」改為「𠀇」)光政

使陳喬曰吾當大政使國家致此非死無以謝乃自

縊死諸将戰沒者猶數十人昇元寺閣崇構因山爲

基髙可十丈平旦閣影半江梁時爲瓦棺閣至南唐

民俗猶因其名士大夫曁豪民富商之家美女少婦

避難於其上迨數百人越兵舉火焚之哭聲動天一

旦而燼大将曺彬整軍成列至其宫門門開國主跪

拜納降彬荅拜爲之盡禮先是宫中預積薪煜誓言

社稷失守當携血屬赴火旣降無國主之號故書名旣見彬彬諭

以歸朝俸祿有限費用日廣當厚自齎装一歸有司

之籍即無及矣遣煜入治装禆将梁逈田欽祚力爭

以謂苟有不虞咎将誰執彬𥬇而不荅逈等固諌彬

曰彼能出降安能死乎翌日治舟彬遣徤䘚五百人

爲津致輜重登舟一䘚負籠下道旋彬立斬之負

者罔敢蹉跌煜以藏中黄金分遺近臣辦装張佖得

金二百两詣彬自陳不受請奏其事彬以金輸官而

不以聞煜舉族冐雨乗舟百司官屬僅千艘煜渡中

江望石城泣下自賦詩云江南江北舊家鄊三十年

来夢一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吳苑宫闈今冷落廣𨹧臺殿巳荒凉雲籠

逺岫愁千片雨打歸舟淚萬行兄弟四人三百口不

堪閑坐細思量至汴口登普光寺擎拳讃念乆之散

施緡帛甚衆九年春俘至 京師封遺命侯授左千

牛衛上将軍 太宗皇帝登極改封隴西公太平興

國三年公病書公者 皇朝所封也命翰林醫官視疾中使慰

諭者數四翌日薨在僞位十有五年年四十二追封

吳王以王禮葬洛京之北印山江南人聞之巷哭設

齋王著雜說百篇時人以爲可⿰糹⿱𢆶匹典論又妙於音律

舊曲有念家山王親演爲念家山破其聲焦殺而其

名不祥乃敗徴也復書王者 皇朝追封也徐鉉日嗣主諸子皆孝而後主特甚敦睦

親族亦無不至唯以好生富民爲務常欲群臣和於朝不欲聞人過章䟽有糾謫稍訐者皆寢不報酷好

古道而國削勢弱羣臣多守常充位不克如意歎曰天下無周公仲尼吾道不可行也已刑法太寛亦無

過此及大兵之際上下感恩故人無異志威令不素著故莫盡死力盖亦天授 大宋非人謀所及也

嗚呼隋文帝𥘉輔政于周内有五王之難外罹尉遲

𢌞司馬消難王謙之亂方是時指鹿逐兎未知適従

武夫悍将誰無覬覦蕭巋承武皇享國之長有席卷

山南之勢而區區敬慎不敢連衡廽等者信其臣柳

荘之言預知隋公之必興故也矧廼蕞爾江南𫉬覩

真人之作而不爲之退聴其罪當如何哉李氏有國

肇於天福盛於開運削於顯徳亡於開寳豈非有幸

於亂世而不容於治世歟以周世宗之時削國降號

稽首稱藩其勢固已蹙矣及屬

皇朝普天之下莫不翹首太平而猶竊土賊民十有

六年外示柔服内懐僣僞豈非所謂逆命者哉及其

計窮勢迫身爲亡虜猶有故國之思何大愚之不靈

也若此後主樂府詞云故國夢𥘉歸𮗜來𩀱淚垂又云小園昨夜又西風故國不堪翹首月明中

皆思故國者也



南唐書卷之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