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氏南唐書 (四部叢刊本)/卷十二

卷十一 馬氏南唐書 卷十二
宋 馬令 撰 張元濟 撰校勘記 景明刊本
卷十三

南唐書卷之十二

列傳第七

盧文進字大用范陽人也爲劉守光騎将唐荘宗攻

范陽文進先降拜蔚州刺史荘宗以屬其弟存矩存

矩爲新州團練使統山後八軍荘宗與劉鄩相拒於

莘召存矩會兵擊鄩存矩募山後勁兵數千人課民

出馬民以十牛易一馬山後之人皆怨而兵又不樂

南行至祁溝𨵿聚而謀爲亂文進有女少而美存矩

求爲側室文進以其大将不敢拒雖與心常歉之也

因與亂軍殺存矩反攻新州不尅攻武州又不尅遂

奔于契丹契丹使守平州明宗即位文進自平州率

數萬歸唐明宗得之喜甚以爲善成軍節度使居

𡻕餘徙鎮威勝加同平章事入爲上将軍出鎮昭義

徙安逺晋髙祖立與契丹約爲父子文進懼不自安

天福元年冬殺其行軍司馬姚知兆副使杜重貴送

欵於烈祖烈祖遣祖全恩以兵二千陣于安陸俟文

進出殿之而至文進居數鎮頗有善政兵民愛之其

将行也従數騎至營中别其禆将李藏機等告以避

契丹之意将士皆拜爲訣烈祖以文進爲天雄統軍

宣潤節度使文進身長七尺状貌偉然自其奔契丹

數引契丹攻掠幽薊虜其人民敎契丹以中國織

絍工作無不備契丹由此益强同光中契丹數以輕

騎出入塞上攻掠幽趙人無寧𡻕唐兵屯涿州𡻕時

饋運自瓦橋𨵿至幽州嚴斥堠常苦鈔奪爲唐患者

十餘年皆文進爲之也及其来奔始晦迹務恭謹禮

接文士謙謙若不足其所談論近代朝廷儀制臺閣

故事而已未嘗言兵入爲武衛上将軍以病䘚𥘉文

進攻新州不克夜走墜塹一躍而出明日視之乃郡

之黒龍潭也絶岸數丈深不可測又嘗有大虵徑至

座間引首及SKchar文進取食飼之而去由是自負反復

南北終無挫衂焉

李金全其先出於土谷渾金全少爲唐明宗厮飬以

驍勇善騎射常従戰伐以功爲刺史天成中爲龍武

節度使務爲貪𭧂罷歸獻馬百匹居數日又獻明宗

謂曰卿患馬多耶何進獻之數也且卿在涇州治状

如何無乃以馬爲事乎金全慙不能對徙鎮横海乆

之罷爲右衛上将軍晋髙祖時安州屯防使王暉殺

節度使周SKchar髙祖遣金全将騎兵千人以徃下詔招

暉許爲刺史又以信箭諭安州不戮一人且戒金全

曰無失吾信金全未至㐮州安従進意暉必走江南

以精兵遮其要路暉聞金全来果西走爲従進兵所

殺金全後至得暉餘黨數百人皆送京師暉之亂也

大掠城中三日金全利其所掠貲因擒其将武克和

等十餘人殺之克和呼曰王暉首亂猶賜之信誓以

爲刺史我等何罪反見殺耶(⿱艹石)朝廷之命何以示信

苟将軍持詔而殺降亦将不免也晋髙祖不能詰即

以金全爲安逺軍節度使金全左都押衙胡漢榮用

事所爲多不法晋髙祖患之不欲因漢榮以累功臣

爲選廉吏賈仁沼代之且召漢榮漢榮教金全留巳

而不遣金全客龐令圖諫曰仁沼昔事王晏球有大

功晏球欲厚賞之仁沼退而不言此天下之忠臣也

及頒賜所俘物仁沼悉以分故人親戚之貧者此天

下之廉士也宜納仁沼而遣漢榮漢榮聞之夜使人

殺令圗而鴆仁沼天福五年夏晋髙祖以馬全節代

金全而仁沼二子欲詣京師訴其父𡨚漢榮大懼紿

金全曰前日天子召漢榮公違詔而不遣仁沼之死

其二子将訴于朝今以全節代公是召公對獄也金

全信之遂送𣢾于烈祖晋髙祖發兵三萬授馬全節

討之烈祖遣鄂州屯營使李承𥙿帥師迎之金全来

奔行至泌川引領北望涕泣而訣承𥙿入安州大掠

而還爲晋兵所躡大敗我師於馬黄谷承𥙿戰死烈

祖以金全爲天威統軍遷潤州節度使漢𨼆帝時李

守貞以河中反乞兵於金陵金全與查文徽等出師

沭陽諸将銳於進取金全獨以爲逺不相及乃止保

大九年以金全爲大将耀兵淮上方與諸将㑹食候

言澗有羸兵數百欲掩之金全不許曰過澗者斬及

暮伏兵四𧺫旌旗蔽日金鼓聞數十里金全曰適可

與戰乎及歸語人曰吾得全軍而還爲功大矣其後

不復用䘚於鎮

王彦儔上蔡人也少爲本郡軍校同光末諸郡皆亂

同軰六人告彦儔曰天下紛紛能者先立我軰空自

困可相與𧺫事彦儔紿曰吾當宿直爾以兵入吾爲

内應是夜六人果至彦儔伏劒盡斬之呼刺史曰彦

儔廵警無状姦盗竊發幸伏其罪矣請公親出以安

衆刺史出彦儔又斬之自領州事衆不附遂来奔于

吳烈祖以爲都押衙累遷和州刺史入爲天威統軍

彦儔自以發迹㐫亂於是小心勤恪烈祖善之親至

其家拜其父及烈祖受禪拜池和節度使時給事中

常夢錫左遷池州幕府彦儔待之盡禮人稱其有識

量焉

林仁肇建陽人也剛毅有膂力姿質偉岸文身爲虎

兒因謂之林虎兒事閩爲禆将閩亡潘承祐薦之署

爲軍校周世宗征淮甸仁肇将偏師出援夀州攻城

南大寨斬𫉬甚衆遂破濠州水柵以功授淮南屯營

應援使周人據正陽浮橋以爲糧道仁肇率敢死士

載芻藁舉火焚橋遡流逆風火弗及熾合戰不克仁

肇殿而退周駙馬都尉張永徳猿臂善射發無不斃

追仁肇射之矢至仁肇輙格去永徳驚曰彼有人焉

未可逼也及割地拜潤州節度使移鎮武昌會李重

進以楊州叛朝廷討平之而淮南諸郡所守各不過

千人仁肇宻說後主曰中原承衰亂之後前年征蜀

今取交廣還徃數千里兵必罷弊請假臣兵數萬北

渡直抵夀春分據正陽因其思舊之民累年之粟復

取淮甸𫝑如轉丸仍乞臣𧺫兵之日聞于北朝言臣

據兵竊叛事成歸國否則請族臣家以明陛下之無

貳後主驚曰爾無妄言宗社危矣乾徳三年以仁肇

爲洪州節度使留守南都仁肇素出於偏伍雖在将

帥之位常與士䘚均食同服以故多得士心又與皇

⿰糹⿱𢆶匹勲朱令贇軰不恊因搆仁肇求援皇朝欲自王

江西後主潜使人鴆之仁肇少有風疾口氣頗𦤀醫

工云肺掩不正及遇鴆而家人訝其不𦤀翌日䘚𥘉

仁肇見知於陳喬喬曰令仁肇将外吾掌機務國雖

迫蹙未易圖也及仁肇死喬歎曰事𫝑如此而殺忠

臣吾不知其死所矣此爲喬死張本

陳誨建安人也始生數月足勁能履其父異之因小

字阿鐡及長趫捷有勇又呼爲陳鐡事王氏有戰功

建州𬒳圍誨數出挑戰唐兵多苦之及城䧟爲王建

封所𫉬将殺之誨走自歸查文徽文徽禮之復以爲

将使領兵招懐散亡文徽數表其能閩人潘承祐亦

薦之授劒州刺史破馬先進以功拜建州節度使委

以南方之事誨繕修守備郡政無斁周師伐淮甸誨

遣其子徳誠率師赴難夀春之役諸将多逗撓唯徳

誠力戰未嘗挫衂師還拜徳誠和州刺史誨由是恩

寵日加改其軍名忠義以旌之諸子皆至顯職在鎮

十年以疾求罷乃以其弟劒州刺史謙爲留後召誨

還都疾甚後主親徃視之未㡬䘚

申屠令堅山東人也無頼好愽膂力絶人晋漢之間

爲盗犯法械送京師未至謂守吏曰吾不死則爲健

䘚因市酒爲訣守者皆⿰酉⿱衣十令堅破械逃去保大七年

附賊帥咸師明来歸𧺫䘚伍累遷偏将淮甸兵𧺫出

援夀春與林仁肇同破城南大寨左右奮擊前無勁

敵遂復濠州以功授神衛軍都虞候後主即位常掌

親兵開寳五年除吉州刺史委以邊務頗有節制後

主歸于 京師委諭順命令堅私約𡊮州刺史劉茂

忠不降未發而令堅䘚





南唐書卷之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