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氏南唐書 (四部叢刊本)/序

馬氏南唐書 序
宋 馬令 撰 張元濟 撰校勘記 景明刊本
目録

南唐書序

傳曰太熈之後述史者㡬乎罵矣

唐季五代大盗割據各亦有史而

太熈之風徃徃有之南唐𡫏滅史

官髙逺慮貽後悔悉取史草焚之

而死徐鉉湯恱奉

太宗皇帝𠡠追錄所聞而忘逺取

近率皆踈畧先祖太博世家金

陵知多南唐故事旁搜舊史遺文

并集諸朝野之䏻道其事者未及

撰次遽捐 --捐舘舎今輙不自料纂先

志而成之列爲三十卷雖有愧於

筆削而誅亂尊王亦庻㡬焉崇寧

乙酉春正月陽羡馬 令

南唐書序

         馬令撰

嗚嘑五代之亂符璽竊扵大盗中

國變扵夷狄先王之禮樂制度掃

地盡矣李氏初據江淮建唐廟以

𨺚親與夫祖契丹而絶其父者孰

韙始郊祀扵圎丘與夫尚野𥙊而

焚𥿄䋋者孰重五代之君若彼南

唐之制若此則正統疑扵不存而

僣竊疑扵無罪也予作此書尊天

子扵中原而僣僞之事則不爲南

唐諱者豈無意哉蓋尊天子所以

一天下之統書其僣𠩄以著李氏

之罪其統旣一其罪旣著則竊土

賊民者無遁刑扵天下後世矣昔

孔子作春秋非徒載其陳言也竊

耴其義以爲人道之大法而巳予

之𠩄論有合扵此者弗可不察也

王通之作元經第以進退南北而

亂其正統輒自比扵孔子曰春秋

元經扵王道是輕重之權衡且孔

子所書彼善扵此則有之而正統

常在扵周通之所書者宋魏之間

其統未甞一也使後世擾擾而不

知其正者必自通始嗚嘑法春秋

而不知春秋之法者豈特王通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