駮奏舊封禪禮八條

駮奏舊封禪禮八條
作者:施敬本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302

舊禮:侍中跪取匜沃盥。非禮也。夫盥手洗爵,人君將致潔而尊神,故使小臣為之。今侍中大臣也,而盥沃於人君;太祝小臣也,反詔祝於天神。是接天神以小臣,奉人君以大臣,故為非禮。按《周禮·大宗伯》曰:「鬱人,下士二人。」讚裸事,則沃盥此其職也。漢承秦制,無鬱人之職,故使近臣為之。魏晉至今,因而不改。然則漢禮,侍中行之,則可矣;今以侍中為之,則非也。漢侍中,其始也微,高帝時籍孺為之,惠帝時閎孺為之,留侯子辟彊年十五為之。至後漢,樓望以議郎拜侍中,邵闔自侍中遷步兵校尉,其秩千石,少府卿之官屬也。少府卿秩中二千石,丞秩千石,侍中與少府丞班同。魏代蘇則為之。舊侍中親省起居,故謂之執獸子。吉茂見則嘲之曰「仕進不止執獸子」,是言其為褻臣也。今侍中名則古官,人非昔任,掌同變理,寄重鹽梅,非複漢魏執獸子之班,異乎《周禮》鬱人之職。行舟不息,墜劍方遙,驗刻而求,可謂謬矣。夫祝以傳命,通主人之意,以薦於神明,非賤職也。故兩君相見,則卿為上儐。況天人之祭,其肅恭之禮,以兩君為喻,不亦大乎!今太祝下士也,非所以重命而尊神之義也。然則周漢太祝,是禮矣。何者?按《周禮·大宗伯》曰:「太祝,下大夫二人,上士四人。」掌六祝之辭。大宗伯為上卿,今禮部尚書、太常卿比也;小宗伯中大夫,今侍郎、少卿比也;太祝下大夫,今郎中、太常丞比也;上士四人,今員外郎、太常博士比也。故可以處天人之際,尊極之辭矣。又漢太祝令秩六百石,與太常博士同班;梁太祝令,與南台御史同班。今太祝下士之卑,而居古下大夫之職,斯又刻舟之論,不異於前矣。

又舊禮:謁者引太尉升壇亞獻。非禮也。謁者已賤,升壇已重,是微者用之於古,而大體實變之於今也。按《漢官儀》:尚書御史台官屬有謁者仆射一人,秩六百石,銅印青綬;謁者三十五人,以郎中滿歲稱給事,未滿歲稱權謁者。又按《漢書·百官公卿表》:光祿勳官屬有郎中、員外,秩比二千石;有謁者,掌賓讚受事,員七十人,秩比六百石。古之謁者秩異等,今謁者班微,以之從事,可謂疏矣。又舊禮:尚書令奉玉牒。今無其官,請以中書令從事。按漢武帝時,張安世為尚書令,遊宴後宮,以宦者一人出入帝命,改為中書謁者令。至成帝,罷宦者,用士人。魏黃初改秘書,置中書監令。舊尚書並掌制誥,既置中書官,而制誥樞密皆掌焉。則自魏以來,中書是漢朝尚書之職。今尚書令玉牒,是用漢禮,其官既闕,故可以中書令主之。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