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高唐賦
作者:宋玉
↑ 《昭明文選·卷十九

昔者楚襄王與宋玉遊於雲夢之臺,望高唐之觀。其上獨有雲氣,崒兮直上,忽兮改容,須臾之間,變化無窮。王問玉曰:「此何氣也?」

玉對曰:「所謂朝雲者也。」

王曰:「何謂朝雲?」

玉曰:「昔者先王嘗遊高唐,怠而晝寢,夢見一婦人,曰:『妾巫山之女也,為高唐之客。聞君遊高唐,願薦枕席。』王因幸之。去而辭曰:『妾在巫山之陽,高丘之阻,旦為朝雲,暮為行雨。朝朝暮暮,陽臺之下。』旦朝視之如言。故為立廟,號曰『朝雲』。」

王曰:「朝雲始出,狀若何也?」

玉對曰:「其始出也,兮若松榯。其少進也,晰兮若姣姬。揚袂鄣日,而望所思。忽兮改容,偈兮若駕駟馬,建羽旗。湫兮如風,淒兮如雨。風止雨霽,雲無處所。」

王曰:「寡人方今可以遊乎?」

玉曰:「可。」

王曰:「其何如矣?」

玉曰:「高矣顯矣,臨望遠矣!廣矣普矣,萬物祖矣!上屬於天,下見於淵,珍怪奇偉,不可稱論。」

王曰:「試為寡人賦之。」

玉曰:「唯唯。

惟高唐之大體兮,殊無物類之可儀比。 巫山赫其無疇兮,道互折而曾累。 登巉巖而下望兮,臨大阺之锣水。 遇天雨之新霽兮,觀百谷之俱集。 濞洶洶其無聲兮,潰淡淡而並入。 滂洋洋而四施兮,蓊湛湛而弗止。 長風至而波起兮,若麗山之孤畝。 勢薄岸而相擊兮,隘交引而卻會。 崒中怒而特高兮,若浮海而望碣石。 礫磥磥而相摩兮,巆震天之磕磕。 巨石溺溺之瀺灂兮,沫潼潼而高厲。 水澹澹而盤紆兮,洪波淫淫之溶。 奔揚踊而相擊兮,雲興聲之霈霈。 猛獸驚而跳駭兮,妄奔走而馳邁。 虎豹豺兕,失氣恐喙。 雕鶚鷹鷂,飛揚伏竄, 股戰脅息,安敢妄摯。

於是水蟲盡暴,乘渚之陽。 黿鼉鱣鮪,交積縱橫。 振鱗奮翼,蜲蜲蜿蜿。 中阪遙望,玄木冬榮。 煌煌熒熒,奪人目精。 爛兮若列星,曾不可殫形。 榛林鬱盛,葩華覆蓋。 雙椅垂房,糾枝還會。 徙靡澹淡,隨波闇藹。 東西施翼,猗狔豐沛。 綠葉紫裹,丹莖白蔕。 纖條悲鳴,聲似竽籟。 清濁相和,五變四會。 感心動耳,迴腸傷氣。 孤子寡婦,寒心酸鼻。 長吏隳官,賢士失志。 愁思無已,歎息垂淚。 登高遠望,使人心瘁。 盤岸巑岏,裖陳磑磑。 磐石險峻,傾崎崖隤。 巖嶇參差,從橫相追。 陬互橫啎,背穴偃蹠。 交加累積,重疊增益。 狀若砥柱,在巫山下。 仰視山顛,肅何千千,炫燿虹蜺,俯視崝嶸,窐寥窈冥。 不見其底,虛聞松聲。 傾岸洋洋,立而熊經。 久而不去,足盡汗出。 悠悠忽忽,怊悵自失。 使人心動,無故自恐。 賁育之斷,不能為勇。 卒愕異物,不知所出。 縰縰莘莘,若生於鬼,若出於神。 狀似走獸,或象飛禽。 譎詭奇偉,不可究陳。 上至觀側,地蓋底平。 箕踵漫衍,芳草羅生。 秋蘭茞蕙,江離載菁。 青荃射干,揭車苞并。 薄草靡靡,聯延夭夭。 越香掩掩,眾雀嗷嗷。 雌雄相失,哀鳴相號。 王雎鸝黃,正冥楚鳩。 姊歸思婦,垂雞高巢。 其鳴喈喈,當年遨遊。 更唱迭和,赴曲隨流。

有方之士,羨門高谿。 上成鬱林,公樂聚穀。 進純犧,禱琁室。 醮諸神,禮太一。 傳祝已具,言辭已畢。

王乃乘玉輿,駟倉螭,垂旒旌,旆合諧。 紬大絃而雅聲流,冽風過而增悲哀。

於是調謳,令人惏悷憯悽,脅息增欷。

於是乃縱獵者,基趾如星。 傳言羽獵,銜枚無聲。 弓弩不發,罘颍不傾。 涉漭漭,馳苹苹。 飛鳥未及起,走獸未及發。 何節奄忽,啼足灑血? 舉功先得,獲車已實。

王將欲往見,必先齋戒,差時擇日。 簡輿玄服,建雲旆,蜺為旌,翠為蓋。 風起雨止,千里而逝。 蓋發蒙,往自會。 思萬方,憂國害。 開賢聖,輔不逮。 九竅通鬱,精神察滯。 延年益壽千萬歲。」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