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高母丁太恭人墓誌銘

高母丁太恭人墓誌銘
作者:袁枚 清朝
本作品收錄於《小倉山房文集

高公南疇巡江南鹽驛七十餘州縣,凡二年。一日親詣枚所,以狀授曰:「生母歿十有八年,蒙皇上誥封恭人。今大學士尹公為題《行略》。人子顯親之志,得稍稍報。惟窀穸表誌,聲于後人者,缺焉未備。子為我銘而掩諸幽。」

枚謹按:恭人丁姓,蘇州人,早孤,育於外氏,贈公聘焉。時嫡妻鄭恭人在堂,生兩子。恭人僂身自卑,守當夕,戒惟敬,以故無苛介之嫌。司筦鑰,遯潘請頮,事無小大,罔敢不蠲。先舉一女,最後生觀察。觀察生六年,贈公卒。贈公世居閩之平南里,隱於橋姚、師史之術,擁甲貨走吳,吳非其籍也。既捐館,兩子來舁柩歸,留恭人與其孤居。

當是時,贈公遺貲既分半入閩,存吳者,所與錢通諸客質劑帖子耳。恭人鬻女次,持紡磚,教觀察溺苦於學。小不善禁督立絕。一日者張飲置具,召券中客列坐四隅,酒行,攜觀察出,扱地謝曰:「諸公,君子也,豈負人者哉?所以存空券於氏夫者,必力有不足故也。今未亡人與兒?然隻立,日供數溢米足矣,又安事券?請客悉持去,以成先夫之義,而冀此子之才。」語畢,命女奴負巨篋至,散如落葉。券中人皆歎且愧,有泣者。居亡何,客感其義,咸來收恤,或倍取贏。以故觀察得中興其業,循例入貲,廉江西驛鹽道,署按察使事,再調江南。

嗚呼!孟敏不顧破甑,郭泰以為得決舍義,可與入道,況數千金畫指券哉?然馮?代人焚券,宋清自焚其券,皆男子也,皆百人中無一者也。恭人以閨閣而能出乎百無一人之行,然則以子貴受封,寵榮舄奕,其所以致之者固其理也。準於古法,宜銘。恭人初撫孤時,年四十八,再二十年而卒。葬某。銘曰:

困然後激,失然後得,老子之識。匪逸不淫,匪勞不欽,敬姜之心。休禎偉兆,芬芳漚鬱,天所相兮。不侳其廉,郗車而載,地所貺兮。嗚呼子孫,欲欽母儀,視此壙兮!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