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節婦傳

高節婦傳
作者:方苞 清
本作品收錄於《方苞集/08

節婦段氏,宛平民高位妻也。京師俗早嫁娶,位之死,節婦年十七,有二子矣。高氏無宗親,依兄以居。喪期畢,數喻以更嫁。節婦曰:「吾不識兄意何居!吾非難死也,無如二子何?」其兄曰:「我正無如二子何也。我力食,能長為妹贍二甥乎?」節婦曰:「易耳!自今日即無累兄。但望毋羞我貧,暇則頻過我,使人知我尚有兄足矣。」方是時,節婦嫁時物僅餘一箱,直二千。取置門外,索半直,立售,即日移居小市板屋中。京師地貴,或作板屋於中衢,婦人貧無依者多僦居,為市人縫紉。節婦以此為生,幾二十年。二子長,始能僦屋以居。二子幼時,節婦艱衣食,不能使就學。長子市販,中年歿。次子為小吏,以罪謫遼左。節婦復撫諸孫。又十餘年,孫裔發憤成進士,贖其父以歸,而節婦年九十矣。

節婦性嚴毅,常早起。子婦雖老,終日侍立,不命不敢坐。裔之母穀氏,性篤孝,雞初鳴,起灑掃,奉匜侍盥,就灶下作羹食,親上之。食畢,然後退,率以為常。及貴盛,姻黨皆曰:「世有太夫人年七十,而執僕婢之役者乎?」將公為節婦言之。谷氏曰:「若毋言,吾與姑故寒苦,姑習我,非我供事,姑終不適。吾皤然白髮,身無疾,灑掃盥饋,以事吾姑,此日可多得邪?」

節婦以康熙戊辰卒,年九十六,距位之死七十有九年。始節婦所僦板屋在珠市西,及孫貴,卜居正當其地。家僮數十,出入呼擁,節婦時指示子孫姻黨。京師之人亦以為美談云。

讚曰:吾里中某氏子,兄弟各傭身,兄老,請於主人,求舍之,節衣食以奉焉。而兄卞急,小失意,即數罵,或奮梃以抶,終無恚色。余嘗謂非獨其弟賢也,而兄固無鄙心也。京師人多以穀氏之事為難,然以節婦之風義,則子婦之承而化也,曷足異乎?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