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陽孫文正逸事

高陽孫文正逸事
作者:方苞 清
本作品收錄於《方苞集/09

杜先生岕嘗言,歸安茅止生習於高陽孫少師,道公天啟二年,以大學士經略薊、遼,置酒別親賓,會者百人。有客中坐,前席而言曰:「公之出,始吾為國慶,而今重有憂。封疆社稷,寄公一身,公能堪。備物自奉,人莫之非。如不能,雖毀身家,責難逭,況儉觳乎?吾見客食皆鑿,而公獨飯粗,飾小名以鎮物,非所以負天下之重也。」公揖而謝曰:「先生誨我甚當,然非敢以為名也。好衣甘食,吾為秀才時固不厭。自成進士,釋褐而歸,念此身已不為己有,而朝廷多故,邊關日駭,恐一旦肩事任,非忍饑勞不能以身率眾。自是不敢適口體。強自勖厲,以至於今,十有九年矣。」

嗚呼!公之氣折逆奄,明周萬事,合智謀忠勇之士以盡其材,用危困瘡痍之卒以致其武,唐、宋名賢中猶有倫比。至於誠能動物,所糾所斥,退無怨言,叛將遠人咸喻其志,而革心無貳,則自漢諸葛武侯而後,規模氣象惟公有焉。是乃克己省身憂民體國之實心自然而愾乎天下者,非躬豪傑之才而概乎有聞於聖人之道,孰能與於此?然惟二三執政與中樞邊境事同一體之人實不能容。《易》曰:「信及豚魚。」冒嫉之臣乃不若豚魚之可格可不懼哉!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