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麗史/卷八十九

 卷八十八 高麗史
卷八十九
卷九十 
  1. 高麗史89卷-列傳2-00-000-00

列傳卷第二. 高麗史八十九. 正憲大夫工曹判書集賢殿大提學知 經筵春秋館事兼成均大司成臣鄭麟趾奉 敎修.

  1. 高麗史89卷-列傳2-后妃2-000-00

后妃二.

  1. 高麗史89卷-列傳2-后妃2-001-齊國大長公主

○忠烈王齊國大長公主名忽都魯揭里迷失元世祖皇帝之女母曰阿速眞可敦元宗十五年忠烈以世子在元尙公主. 元宗薨王嗣位東還遣樞密院副使奇蘊逆公主于元王幸西北面迎之又令妃嬪諸宮主及宰樞夫人出迎宰樞百官迎于國淸寺門前王與公主同輦入京父老相慶曰: "不圖百年鋒鏑之餘復見*大平之期." 時帝令脫忽送公主脫忽先至張穹廬 以白羊膏. 明年正月冊爲元成公主百官皆賀宮曰敬成殿曰元成府曰膺善置官屬以安東京山府爲湯沐邑. 九月生元子于離宮是爲忠宣王諸王百官皆賀公主從者在門凡入者悉* { }其衣謂之設比兒. 貞和宮主宴賀生男宮人小尼者布席于東廂王曰: "不如正寢." 小尼不告公主就正寢置平牀爲公主坐式篤兒曰: "平床之坐欲使同於宮主也." 公主大怒遽令移席西廂盖以西廂舊有高榻也. 及宮主行酒王顧見公主公主曰: "何白眼視我耶? 豈以宮主 於我乎?" 遂命罷宴下殿大哭曰: "將往吾兒處." 遂促輦式篤兒將進輦王杖走之公主乳母曰: "主若出老婢必死于此." 手 其 視將自絶公主乃止. 時王遣式篤兒如元請朝式篤兒將行謂大將軍印公秀曰: "公主使我奏宮主事若奏之必不利於國如何則可?" 公秀曰: "伉儷之*閒妬 之言何足上聞? 君旣奏之脫公主後悔將何及已?" 式篤兒然之. 二年公主以安平公女許嫁 都子王欲不許公主邀慶昌宮主及安平公妃令與 都妻面約婚宮主安平公之姨也. 有吐蕃僧自元來自言: "帝師遣我爲公主國王祈福." 宰樞備旗盖出迎閭巷皆焚香. 其僧食肉飮酒常言: "我法不忌酒肉唯不邇女色." 無何潛宿倡家又請設曼 羅道場令備金帛鞍馬 羊以*멸爲人長三尺置壇中又以*멸作小兒及燈塔各百八列置其傍吹螺擊鼓凡四日僧戴花冠手執一箭繫 布其端周回 躍車載*멸人令旗者二甲者四弓矢者三十曳 城門外. 公主施錢甚厚其徒爭之訴曰: "僧非帝師所遣其佛事亦僞也." 公主詰之皆伏遂黜金郊外. 公主取興王寺黃金塔入內其裝嚴多爲忽刺 三哥等所竊公主將毁用之王禁之不得但涕泣而已. 後王與公主如興王寺僧乞還金塔公主不許又令忽刺 括大府寺銀入內. 郞將王涓宗室* 屬也廣平公 奪其奴婢涓壻密直金侁訟而得之後征倭溺死 獻其奴婢于公主公主召老奴問其奴婢與 奴婢連婚接派者幾三百人公主幷取之  頭宮門請還之不許. 有一尼獻白苧布細如蟬翼雜以花紋公主以示市商皆云前所未覩也問尼何從得此對曰: "吾有一婢能織之." 公主曰: "以婢遺我如何?" 尼愕然不得已納焉. 公主嘗以松子人參送江南獲厚利後分遣宦官求之雖不産之地無不徵納民甚苦之. 三年以將入朝預設燃燈公主先出閱樂於彩棚前王將如奉恩寺宰樞不及王怒囚僉議府吏旣而令右承旨薛公儉語宰樞曰: "公主請我夙駕而卿等後至恐公主責我且囚府吏卿等毋以我爲躁也." 是年夏以公主生女設滿月宴俄而母訃音至以才免身 之後五日乃告公主痛哭食肉如舊翼日達魯花赤設收淚宴. 王疾革宰樞請公主停營繕縱鷹 又請曰: "凡可以 禳者無不盡心唯興王寺金塔在宮中願還之." 公主皆許之王聞之大喜令承旨李尊庇還其塔于興王寺. 王將移御天孝寺王先至山下公主繼至以陪從少怒而還王不得已亦還公主以杖迎擊之王投帽其前逐忽刺 罵曰: "此皆汝曹所爲予必罪汝." 公主怒稍弛至天孝寺又以王不待而先入且 且擊欲上馬往竹坂宮文昌裕謂薛公儉曰: "辱豈有大於此者乎?" 公主嘗請工匠于元至是木匠提領盧仁秀使三哥告公主曰: "宮室之役旣罷 歸我乎?" 公主大怒詰宰樞曰: "我只罷役徒奈何亦遣工匠乎?" 宰樞曰: "罷役是日官之言臣等何知?" 公*王{主}益怒曰: "豈蔑視我耶? 必懲一宰樞以警其餘." 宰樞難其對李 曰: "向者臣等以王疾篤請罷役修省幸而見聽工匠妄謂役罷辭去耳今召而復作亦未晩也." 公主意解旣而日官又面請勿構三層閣不聽發諸道役夫督之愈急. 四年公主生男群臣宴賀. 夏王及公主如元嘉林縣人告達魯花赤曰: "縣之村落分屬元成殿及貞和院將軍房忽赤巡軍唯金所一村在今鷹坊迷刺里又奪而有之我等何以獨供賦役?" 達魯花赤曰: "非獨汝縣若此者多矣將使巡審諸道以 其弊." 請王遣人偕往宰樞令李之 白王曰: "達魯花赤使人巡審諸道得其實以報朝廷非細事也乞收王旨與宮旨籍民歸本役." 王從之公主不肯乃止王及公主到京師謁帝帝宴慰之王率群臣入自東南隅立庭中公主張小紅傘率永寧公王摠管夫人及諸姬 入自東北隅獻金銀器皿細苧布拜訖由東西上殿永寧公及從臣元傅李汾禧朴恒宋 康允紹從之 以下坐東偏軍 皆與焉公主以世子及小王女謁皇后獻銀十錠細苧布二十匹后見世子愛之賜酒 刀子公主又抱世子見于太子妃妃名之曰益智禮普化皇后賜公主彩* {段}一車. 及東還公主請王欲令入京日兩殿牽龍著金花帽宰樞文武百官以禮服迎謁王遣李 傳旨印公秀以謂不可請用時服從之只令牽龍巡檢白甲指諭都將校樂官禮服迎駕王與公主入京百官致仕宰樞及三品諸宮院副使班迎于郊及宣義門. 王與公主同輦國學七管諸徒東西學堂諸生進歌謠. 五年王在元公主出內府樂器命伶官奏樂竟日鷹坊忽赤三番連日設宴又結層棚于宮中燃千燈且令伶人奏樂達曙又禿哥押生虎至公主登園亭觀之. ○六年帝流皇子愛牙赤于大靑島公主迎于城外遂張樂宴于館從者止之曰: "皇子以帝命之貶所豈可耽樂?" 遂罷. 九月以世子生辰置宴新殿時東征事急除女樂雜戱但奏漢樂群臣各以贄見世子奉觴舞王與公主歡甚序元使也速達于僉議宰相下崔仁著于上將軍下也速達謂盧英曰: "吾與崔知事一也何令坐下也?" 公主聞之曰: "仁著蒙漢耶高麗耶? 坐上將軍之下足矣." 也速達慙. 七年皇后訃音至公主將奔喪科* {斂}銀苧布又選良家處女以行至懿州帝 還國乃還. 八年王與公主 于忠淸道渡臨津公主怒責王曰: "遊 非急務何爲引我至此?" 王無以對次安南責尹秀曰: "此地無鵝鵠何誘王遠來?" 又謂王曰: "惟遊田是務奈國事何?" 王 憤露坐於外王火獵民有焚禾者償其直公主謂趙仁規曰: "民之病已不可言扈從者亦勞矣 歸乎?" 遂還. 十一年王以內僚上將軍金子廷爲東京副使公主謂王曰: "予聞東京是王之母鄕然乎?" 王曰: "然" 公主曰: "家奴爲邑宰可乎南班人得居中外重任始自何代?" 王曰: "自元廟始." 公主曰: "王眞元王之子也." 王有 色. 王留意音律嘗使內竪與伶人鼓樂公主遣人告王曰: "以絲竹而理國家非所聞也." 遂罷之. 十三年公主將入覲命選良家子女使忽赤搜索人家雖無女者亦驚擾怨泣聲 閭巷遂選西原侯瑛大將軍金之瑞侍郞郭蕃別將李德守女又遣中郞鄭允耆于江華搜奪民家所藏白金五十斤乃與世子如元次溫泉世子有不豫色忽刺 問其故曰: "吾將 西原侯女今在選中以故不悅." 忽刺 以告公主卽遣其女公主至西京聞賊起咸平府道梗遂還有告中郞將金仲卿以美女獻王者公主遂囚仲卿巡馬所. 初世祖以亡宋醫鍊德新賜王德新能合助陽丸得幸於王及公主伍允孚嘗痛憤以爲: "此藥不宜胎産使三韓* {支}胤不蕃者必此人也." 公主連歲有身及王得德新藥更不妊娠. 十七年元將薛 干平哈丹謁公主獻所 男女五十良馬五匹王與公主置宴慰之公主坐當中那蠻 坐其右王坐其左都歡大王阿石駙馬河西國王重慶郡王薛 干 梨帖木兒塔出等皆以次坐翼日亦如之. 十九年王與公主如元次金郊王怒供億稽緩杖西海按廉使庾瑞至鳳州瑞享王溫言慰之公主曰: "前日金郊則受譴今日鳳陽則取悅所進膳羞盡是民膏還駕時勿以* {斂}民取悅爲事." 二十年世祖崩成宗卽位冊公主曰: "朕嗣有令緖時庸展親 先朝帝女之賢視今日宗藩之貴肆揚煥號用率 章釐降高麗國王公主忽都魯揭里迷失毓秀天潢承徽宸極孝恭有則早閑 範之慈警戒無違特借公宮之重正嬪儀於貳館敦王化於三韓車服不係其夫義方以敎其子旣優旣渥是惟茅土之分來歸來寧與覩邦國之慶因廷臣之建議卽邑國以* 封于以錫丹 紫禁之恩于以彰赤  車之寵. 於戱周王姬爲婦道之準以成其肅雍唐漢陽以皇姑之尊深戒乎驕侈罔 前代得專令名可封安平公主." 二十二年王與公主如元明年晉王將之國帝幸其邸餞之王與公主侍宴酒 公主歌王起舞. 是年五月還國時壽寧宮芍藥盛開公主命折一枝把玩良久感泣尋得疾薨于賢聖寺壽三十九遣副知密直元卿如元告喪元遣火魯忽孫來弔喪皇太后賜賻又轉藏經追福公主嘗入朝親命 工寫眞至是來自元安于仁和殿九月葬高陵謚莊穆仁明王后. 二十四年晉王遣使致祭高唐王亦遣使歸賻是年忠宣王受禪追尊爲仁明太后二年武宗降制曰: "三韓爲國五季已王雖居東海之濱實享南面之奉由其先有功於太祖許帝室以連姻故季女鍾愛於世皇卽公宮而命醮方 靑軒之桃李俄晞白露於  永懷懿親用隆恤典高麗王璋 皇姑安平公主高麗王妃發祥坤掖分派天潢以舜妃癸比之宵明爲古公亶父之姜女善於 德車服不矜其夫家樂有娠賢茅土已纘其父服可謂全妻道之終始苟不因湯沐之安平原進大封曷彰尊屬? 於戱自他邦而北闕最道路之五千移近甸於東秦盡山河之十二明靈可作殊報是承可追封皇姑齊國大長公主高麗國王妃."

  1. 高麗史89卷-列傳2-后妃2-002-貞信府主王氏

○貞信府主宗室始安公絪之女忠烈卽位冊爲貞和宮主二年有人投匿名書于達魯花赤石抹天衢館又呼於道曰: "有衣則衣有食則食勿爲他人所得." 明日達魯花赤以告王及齊國公主其書曰: "貞和宮主失寵使女巫呪詛公主." 公主遣忽刺 三哥車古 等囚宮主于螺匠家封其府庫賴柳璥力辨得釋. 宮主自公主釐降恒居別宮與王絶不相通公主薨忠宣受內禪奉迎王及宮主上壽宮主生江陽公滋靜寧明順兩院妃忠肅六年卒.

  1. 高麗史89卷-列傳2-后妃2-003-淑昌院妃金氏

○淑昌院妃金氏尉衛尹致仕良鑑之女有姿色嘗嫁進士崔文早寡齊國公主薨忠宣爲世子疾幸姬無比專寵斬之欲慰解忠烈意以金氏納之後封淑昌院妃忠烈薨忠宣祭殯殿遂幸妃兄金文衍家與妃相對移時人始訝之後十餘日移御文衍家蒸焉未幾進封淑妃. 妃日夜百態妖媚王惑之不親聽政遂命停八關會元皇太后遣使賜妃姑姑姑姑蒙古婦人冠名時王有寵於皇太后故請之妃戴姑姑宴元使宰樞以下用幣賀妃嘗以四月八日張燈後園設火山具絃管以自娛其黃簾繡幕皆供御之物觀者如市三日乃罷. 妃嘗居母憂邀宴宰樞又如銀字院設法會宰樞亦與焉. 時王在元妃或宴元使或遊朴淵或如寺院飯僧出入無度車服衣仗與公主無異.

  1. 高麗史89卷-列傳2-后妃2-004- 國大長公主

○忠宣王 國大長公主寶塔實憐元晉王甘麻刺之女忠烈二十二年忠宣以世子在元尙主二十四年公主自元來帝使太子阿木罕丞相雍吉刺 護行忠烈幸金郊百官郊迎儀仗妓樂如迎王禮. 是年忠宣受禪號公主宮曰中和府曰崇敬置官僚公主妬趙妃專寵作畏吾兒字書付隨從闊闊不花闊闊 二人如元達于皇太后. 畏吾兒古回 也元古無字八思巴始制蒙古字然往來書多用畏吾兒字. 其書云: "趙妃詛呪公主使王不愛." 王使朴景亮問二人書中事二人不應反歐之. 王懼白忠烈忠烈幸公主所慰安之又以所籍都成器金 玄宗柱張祐等家産人口賜闊闊不花闊闊 章吉徹里等又以 妻賜闊闊不花欲解公主怒公主猶遣闊闊不花闊闊 與大將軍金精吳挺圭等如元告之. 頃之有人貼匿名書於宮門云: "趙仁規妻事神巫呪詛使王不愛公主而愛其女." 公主下仁規及其妻于獄又囚仁規子瑞璉珝女壻朴義盧穎秀等及妻又遣徹里如元告貼榜事貼榜者乃司宰注簿尹彦周也. 上洛伯金方慶等諸致仕宰相詣公主乞留徹里不從王又使人請之亦不聽闊闊不花等與太后使者還自元以帝命囚崔 紹及將軍柳溫于巡馬所又囚趙妃元又遣使來鞫仁規凡乘傳者百餘遂以仁規如元又鞫仁規妻極慘酷妻不勝苦誣服元又遣使執趙妃及宦者李溫以歸太后遣蕃僧五人道士二人來 公主呪詛又遣洪君祥享王欲使王與公主合 人謂王自尙主以來有 夫婦之道然嬪妾或進御有身故致妬忌之 是年忠烈復位王與公主如元. 二十七年忠烈遣都僉議司使閔萱表請改嫁公主萱不敢進而還語在世家. 三十二年王惟紹等 于皇后欲以瑞興侯琠改尙公主琠貌美忠烈使之 服數往來以觀公主公主素不謹每與內僚諸人亂王益不屑故遂屬意於琠語在惟紹傳. 王復位二年元封爲韓國長公主五年與王還國王使順妃淑妃迎于金巖驛 用幣宰樞亦如之僧徒亦迎拜獻幣公主所乘車二兩飾以金銀錦綺後車五十兩氈帳有大小大者可載十四車金瓮一鍾二大鍾子六只里麻鍾子 欒只鍾子及盞兒各十銀札思麻十四番甁二大鍾子只里麻鍾子各十 欒只鍾子十四察刺盞兒察渾盞兒各六灌子二猪 *??子及胡蘆各一摠金四十錠二十九兩銀六十八錠三十四兩. 諸器名皆蒙古語也. 車服斷送之盛前世所未有. 忠肅二年公主如元帝遣院使闊闊 等迎之忠宣時在元請迎于道帝許之乃至 州之南迎之公主在元尋不豫太后遣院使唐古 問疾仍令侍疾未幾薨奉柩東還帝命中書省御史臺百官奠于道明年喪至自元百官玄冠素服迎于郊殯永安宮葬以禮忠惠四年元追封 國大長公主.

  1. 高麗史89卷-列傳2-后妃2-005-懿妃

○懿妃也速眞蒙古女生世子鑑忠肅王忠肅三年薨于元還葬于國追贈懿妃.

  1. 高麗史89卷-列傳2-后妃2-006-靜妃王氏

○靜妃宗室西原侯瑛之女忠穆元年薨追贈靜妃.

  1. 高麗史89卷-列傳2-后妃2-007-順和院妃洪氏

○順和院妃洪氏南陽人府院君奎之女.

  1. 高麗史89卷-列傳2-后妃2-008-妃趙氏

○趙妃祥原郡人平壤君仁規之女忠烈王十八年忠宣爲世子納以爲妃二十四年韓國公主妬妃專寵 于元語在 國公主傳.

  1. 高麗史89卷-列傳2-后妃2-009-順妃許氏

○順妃許氏孔巖縣人中贊珙之女嘗嫁平陽公 生三男四女 死忠烈王三十四年忠宣納之及卽位冊爲順妃後淑妃得幸順妃之女入侍皇太子謀辱淑妃白太子令淑妃赴都中郞將尹吉甫以擊毬得出入東宮故請於太子止之. 後元遣使賜妃姑姑百僚宴妃弟用幣以賀妃與淑妃不平至是王令淑妃往賀終宴之*閒二妃五出更衣以服飾相高. 忠肅後四年卒元遣完者來會葬.

  1. 高麗史89卷-列傳2-后妃2-010- 國長公主

○忠肅王 國長公主亦憐眞八刺元營王也先帖木兒之女忠肅三年王在元娶之是年冬與王來六年薨殯于延慶宮追贈靖和公主遣元尹任子松如元告訃郞將李麟告訃于營王營王遣使來弔喪皇太后亦遣中使於侁不花來弔七年葬明年元中書省遣宣使李常志來囚公主宮女胡刺赤女子及饔人韓萬福問公主薨故萬福云: "去年八月王 御德妃於延慶宮公主妬被王歐鼻 又於九月王如妙蓮寺歐公主於侁夫介等救之." 常志遂執胡刺赤女子及萬福等以歸白元恒朴孝脩等上書中書省辨萬福誣告是年冬奉安公主眞于順天寺忠惠四年元追封 國長公主.

  1. 高麗史89卷-列傳2-后妃2-011-曹國長公主

○曹國長公主金童元順宗子魏王阿木哥之女忠肅十一年王在元娶之明年與王來從王幸漢陽龍山生子是爲龍山元子未幾公主薨于行宮年十八元遣左司郞脫必 來致奠忠惠四年元追封曹國長公主.

  1. 高麗史89卷-列傳2-后妃2-012-慶華公主

○慶華公主伯顔忽都蒙古女王在元娶之後二年與王來五年開府曰慶華置官屬. 王薨忠惠再宴公主于永安宮公主亦邀忠惠宴及酒罷忠惠佯醉不出暮入公主臥內公主驚起忠惠使宋明理輩扶之使不動且掩其口遂蒸焉. 翌日公主恥之欲還于元使買馬忠惠命李儼尹繼宗等禁馬市不得賣馬元使頭麟等來進御酒于公主執忠惠以歸. 公主囚贊成事鄭天起于征東省仍命金之謙權征東省金資提調都僉議使司. 忠惠五年薨葬以禮恭愍十六年元贈謚肅恭徽寧公主.

  1. 高麗史89卷-列傳2-后妃2-013-明德太后洪氏

○明德太后洪氏南陽人府院君奎之女生而聰慧端恪王卽位選入宮冊爲德妃動遵禮法王甚重之二年生子禎百官賀是爲忠惠王又生恭愍王後忠肅尙元 國長公主以公主妬忌后出居定安公第. 王數夜幸之尹碩孫奇等密白王移御定安公第遷后於隣家以便往來. 有女巫以妖言出入后宮頗見信愛后尋知妖妄籍其財産令左右榜殺之. 忠惠旣卽位忠肅聽鄭萬吉姜融金元祥讒*閒遂勒后歸田里不許母子相見. 元執忠惠以歸宰相享后以慰之后引見政丞蔡河中曰: "卿爲首相見君之惡何不匡救? 以至於此其阿諛順旨不一諫者徒欲固其祿位也今王被執而去卿曾不遣一介奔問起居 然無恥今雖具酒食予何忍下咽." 泣而却之. 初立府曰德慶及恭愍卽位改號文睿尊爲大妃. 元年王欲躬 *大室判書雲事姜保以陰陽拘忌言今年不可親祀都堂責之曰: "祀大事汝何沮之?" 有姦臣告于后后固止之. 十年王以紅賊逼京奉后南狩. 十五年德寧公主享后于文睿府時辛旽方得幸勢甚熾從王入見后不賜坐旽趨出王曰: "僉議國之柱石何不賜坐?" 后正色曰: "吾未亡人安敢與外僧共坐?" 王默然旽銜之讒*閒百計. 十七年侍中柳濯以諫馬巖役繫獄后使人諭王釋之王不聽. 十八年夏旱王謁后語及旱災后曰: "王知天之所以旱耶去年不雨百姓餓死今又大旱民不聊生王孰與爲君? 奈何委政臣下多殺有功無罪之人大興土木以傷和氣乎? 王爲元子時百姓屬望惟恐王不爲君怨忠惠無道我亦以爲然. 忠惠時歲屢 而殺人少今何反不及耶? 且王年非幼何假國柄他人手乎?" 因泣下王有不豫色曰: "母后何彰子之過若是歟? 多殺人非臣之罪但禁亂臣耳." 自是王怨后旽之讒*閒亦行孝遂衰. 十九年太祖高皇帝遣尙寶司丞 斯來錫王命又賜后* {段}線羅紗王構佛宇上樑壓死者二十六人肢體異處不可忍視后聞之請罷役不聽. 二十年旽伏誅王以濯爲旽黨將殺之后使人請赦王怒縛使者繫獄. 王久闕定省及后有疾乃往省之. 二十一年正月王上尊號赦二罪以下冊曰: "王化之本莫先於孝人子之職宜顯其親 聖善之有恩 封崇之以禮? 恭惟王大妃夙傳家業克著母儀貞靜本乎天資柔順形於日用配先考專治于內警戒無違保小子式至于今 勞罔極. 年垂八秩位冠東 以言其德則宗社之所由安以言其功則臣民之所共賴持 抱管雖未足以形容檢玉泥金庶小伸於愛敬考本朝之舊典遵歷代之通規謹率百官奉金寶玉冊上尊號曰崇敬王太后茂對鴻名誕膺鉅慶 于萬壽祚我三韓." 改文睿府爲崇敬其年夏旱后使人告王曰: "天之久旱由人所召辛旽黨人妻妾沒爲官婢者可令放之婦人何與焉?" 王從之惟旽妻妾不赦. 二十二年王欲以辛禑爲嗣請就學命成均直講李崇仁授書后不欲托辭曰: "兒尙幼稍長就學未爲晩." 王曰: "臣今數窮當死今不立嗣社稷誰托且影殿之役誰繼吾志?" 后曰: "影殿壯麗天下罕比勞民傷財莫甚焉水旱災變靡不由此宜罷其役." 又曰: "人臣出從王事入治家産而金興慶等諸子弟日夜在內不得歸家豈不怨王王嘗偏信賊旽不聽予言幾至誤國今又若爾何耶? 宜令子弟輪番宿衛且萬機至煩宵 勤政猶懼不及今王日中而起軍國之務豈無稽滯? 王宜夙興夜寐親聽國政以孝老母." 王不悅欲辭去后再三言之王對曰: "謹從命." 又問: "何不御妃嬪." 王曰: "無如公主者." 因泣下后笑曰: "一死理之常王亦終不免矣何慟之甚也恐爲人笑愼勿復然." 后數對王言過失王不悅宮人宦官相戒毋得言王過失於后后亦知其然及聞王殺忠惠王 子釋器佯不知乃曰: "昨夢見死屍心不平." 令膳夫備素膳以進. 二十三年九月甲辰王見弑后欲擇立宗室侍中李仁任率百官立禑. 三年倭寇江華恣殺虜后遣楊伯顔言於都堂曰: "倭賊肆暴屠害生民不可坐視今倭僧良柔等奉使而來可遣說賊曰: '汝亦人耳何殘忍之甚也? 汝欲金銀粟帛則我何惜焉雖土地亦當與之無徒殺人爲也.' 以此開曉之如何?" 侍中慶千興曰: "是示弱也." 乃止. 五年禑乳 張氏有罪百官請下獄禑使人問於后曰: "古亦有出乳母者乎?" 后曰: "豈可以古今有無論? 但因時制宜耳." 百官固請禑不聽后曰: "豈可使一女之故令擧國 望?" 召張氏趣下獄張氏在禑前不出后怒命輦欲幸別宮禑由是竟出張氏. 六年春正月戊戌薨壽八十三前夕執禑手曰: "我國傳世之久將五百年大抵人君率不聽臣僚言願王稽大疑決大事必咨侍中慶復興李仁任判三司崔瑩及諸相愼勿徑情直行又君擧必書不可數出遊觀." 二月葬令陵謚曰恭元恭讓王三年禮曹請曰: "忠肅王妃洪氏乃忠惠王恭愍王之母后忠惠王妃尹氏乃忠定王之母后以正統君王有後之妃 今不祀實爲闕典乞二妃忌祭及眞殿祭悉倣近代先后禮." 從之.

  1. 高麗史89卷-列傳2-后妃2-014-壽妃權氏

○壽妃權氏福州人左常侍衡之女初嫁密直商議全信子衡以全家不肖欲離之而未果忠肅後四年托內旨絶婚遂納于王冊爲壽妃忠肅薨忠惠蒸焉後元年卒.

  1. 高麗史89卷-列傳2-后妃2-015-德寧公主

○忠惠王德寧公主亦憐眞班元鎭西武靖王焦八之女忠肅十七年忠惠在元尙公主生忠穆王長寧翁主公主嘗請乾洞社主於旻天寺受戒忠惠薨忠穆幼 卽位公主方盛年居中裴佺與康允忠出入得幸. 有人錄佺罪惡貼匿名狀于版圖門公主召諸宰相曰: "自今裴佺勿復近侍." 後佺猶在公主宮中用事忠穆不豫公主徙居密直副使安牧第庶務皆取決王薨公主命德城府院君奇轍政丞王煦攝行征東省事. 忠定時公主頗與政王不能沮二年如元恭愍三年還王以主屬爲嫂事之甚謹供奉視三殿十六年元封貞順淑儀公主辛禑元年薨葬頃陵三年 神孝寺忠惠王眞殿恭讓王二年 太廟.

  1. 高麗史89卷-列傳2-后妃2-016-禧妃尹氏

○禧妃尹氏坡平縣人贊成事繼宗之女生忠定王. 忠定元年立府曰敬順置丞注簿各一舍人二忠定遜于江華供膳不充往來又絶憂愁號泣妃請恭愍往見之留數日還辛禑六年薨. 恭讓三年禮官建白妃之忌祭及眞殿祭悉倣近代先后從之.

  1. 高麗史89卷-列傳2-后妃2-017-和妃洪氏

○和妃洪氏評理鐸之女鐸爲慶尙道鎭邊使王聞其女有姿色賜鐸衣酒後三年未納而冊爲和妃置于宰臣尹 第以便往來然臨幸數日而寵絶.

  1. 高麗史89卷-列傳2-后妃2-018-銀川翁主林氏

○銀川翁主林氏商人信之女丹陽大君之婢也賣沙器爲業王見而幸之有寵. 三年王將納和妃林氏妬之乃封爲銀川翁主以慰其意時稱沙器翁主. 王起三峴新宮其制度不類王居庫屋百*閒實穀帛廊 置綵女有二女被選當入泣下王怒以鐵椎擊殺之又多置  皆翁主意也. 王好熱藥諸妃嬪皆不能當御唯翁主得幸生釋器開福宴奪市人帛爲幣. 王被執如元高龍普等封內帑翁主泣曰: "王只著禮服不服重 今寒甚願獻王 ." 龍普許之龍普又放翁主等宮人百二十六人.

  1. 高麗史89卷-列傳2-后妃2-019-魯國大長公主

○恭愍王徽懿魯國大長公主寶塔失里元宗室魏王之女王在元親迎于北庭元封承懿公主. 王卽位與之東還置府曰肅雍. 元年王欲躬 *大室公主 王侍臣曰: "若等侍王詣*大廟則吾必罪之." 由是王不得行五年王幸奉恩寺聽僧普虛說法公主從太后繼至侍女僧徒雜遝無別王又邀普虛于內殿公主太后喜泣下霑襟親侑茶果公主施瑠璃盤瑪瑙匙等物. 八年宰相白公主曰: "王卽位九年未有太子願選良家女充後宮." 公主許之乃納李齊賢女爲妃寔非王意公主復悔之不進膳於是 竪女謁讒謗百端公主遂有妬志. 十年避紅賊從王南幸事出倉卒去輦而馬見者皆泣下. 明年興王之變王入太后密室蒙 而匿公主坐當其戶亂定王乃出. 十四年二月王以公主有身彌月赦二罪以下及難産病劇令有司禱于佛宇神祠又赦一罪王焚香端坐暫不離側公主尋薨王悲慟不知所爲贊成事崔瑩請移御他宮王曰: "吾與公主約不如是不可遠避他處以圖自便." 命王福命主喪事輟朝三日百官玄冠素服設殯殿國葬造墓齋四都監各置判事使副使判官錄事又設山所靈飯法威儀喪  車祭器喪服返魂服玩小造棺槨墓室鋪陳眞影等十三色各置別監以供喪事令諸司設奠賞其 潔者於是爭務華侈至有稱貸以辦者. 王素信釋敎至是大張佛事每七日令群僧梵唄隨魂輿自殯殿至寺門幡幢蔽路  喧天或以錦繡蒙其佛宇金銀彩帛羅列左右觀者眩眼遠近諸僧聞者皆爭赴遣密直副使楊伯顔如元告喪. 四月壬辰葬正陵群臣上號曰仁德恭明慈睿宣安王太后將葬王命 儀衛次第山陵制度觀之不覺涕泗. 喪事依齊國大長公主例窮奢極侈以此府庫虛竭. 王惑浮屠說欲火葬侍中柳濯不可乃止. 王手寫公主眞日夜對食悲泣三年不進肉膳令朝臣除拜及出使者皆詣陵下如閤門行禮. 十五年大起公主影殿于王輪寺之東南令百官輦木石數百夫挽一木尙不能進呼耶聲動天地晝夜不絶牛死者相繼于道. 十六年元遣前遼陽理問忽都帖木兒賜公主謚曰魯國徽翼大長公主王幸魂殿告錫命設大享敎坊奏新撰樂詞王坐對公主眞侑食如平生後又幸正陵巡視塋域徘徊悲思御丁字閣奏胡歌獻酬尋命改公主謚李仁復李穡遂改徽懿以聞從之. 十九年置守陵戶納土田臧獲于雲岩寺王與群臣同盟曰: "有國有家配匹莫重 玆內助之賢宜在不忘惟仁德恭明慈睿宣安徽懿魯國大長公主分派天潢連芳戚 禮從親迎來嬪我家潛邸燕京旣同甘苦 及東旋再定禍亂辛丑妖賊犯京播遷于南贊成克復癸卯興王倉猝之變賊在 步橫身障蔽又其兇謀攘竊國璽乃能出奇密令收護 我國家式至今日比功提甲亦無 焉溫恭小心循蹈婦則慈祥惠愛克著母儀儆戒相成多所匡救是宜終始共守宗 乃以彌月之辰竟殞厥身興言及此痛楚尤深上國贈徽懿魯國大長公主之號群臣獻慈睿宣安之謚葬于雲岩寺東麓號曰正陵神御之所在城中者曰仁熙仰稽太祖以來歷代成規增益光大期盡予心肆與群臣同發誓願於仁熙殿立千手道場又以德泉庫寶源庫延德宮永和宮永福宮永興宮屬之以備供用又於寶源庫別置解典庫又將宮中所御之物買布一萬五千二百九十三匹分給州郡隨本多少以取息諸道諸色人匠合納貢布幷委寶源庫收掌雲岩寺納田二千二百四十結奴婢四十六口以資冥福置陵戶百有十四期至不替. 佛天在上宗社在下今我同盟及後代君臣不遵此盟或有侵奪盜用者神必 之. 雲岩元係敎宗今改昌化屬禪宗又改光岩."

  1. 高麗史89卷-列傳2-后妃2-020-惠妃李氏,

○惠妃李氏 林人府院君齊賢之女魯國大長公主無子宰相請納名家女宜子者於是選入封惠妃洪倫韓安之强辱諸妃也妃拒不從恭愍旣見弑剃髮爲尼.

  1. 高麗史89卷-列傳2-后妃2-021-益妃韓氏

○益妃韓氏宗室德 君義之女以選入封益妃王嘗宴內殿妃起爲壽王怡然顧謂近臣禹確曰: "美如何耶." 及王得心疾令洪倫韓安等强辱妃妃拒之王怒抽劒欲擊妃懼從之自是倫等矯旨數往來妃亦知其詐然不拒遂有身語在倫等傳. 辛禑時臺諫交章請殺妃所生子從之. 初中郞將金元桂收其子養于家至是鞫之乃女也臺諫又請鞫妃禑不許曰: "是彰先君之失也." 恭讓王卽位以王女敬和宮主養于妃家命有司賜妃田.

  1. 高麗史89卷-列傳2-后妃2-022-定妃安氏

○定妃安氏竹州人竹城君克仁之女十五年以選入封定妃. 克仁爲同知密直與侍中柳濯等上書諫馬巖役王大怒出妃歸第曰: "非惡汝也惡汝父也." 尋召妃還. 洪倫韓安之强辱諸妃也妃被髮徒跣欲縊死王懼而止. 辛禑卽位妃年少美而艶禑每戱之曰: "予後宮人何無如母氏者乎?" 數如妃所或一日兩三至或夜至或至而不得入頗有醜聲聞於外禑一日如妃所妃以有疾不梳不見妃見其弟判書安淑老女於禑禑納爲賢妃人謂妃畏人譏欲以自掩也. 十三年立府曰慈惠置官屬明年禑遜于江華百官奉傳國璽獻于妃遂以妃敎立禑子昌. 昌卽位臺臣以妃及惠妃愼妃俱非正嫡請只給歲祿. 明年我 太祖與諸大臣定策奉妃敎迎立恭讓王王尊妃爲貞淑宣明敬信翼成柔惠王大妃冊曰: "爲之後者爲之子當推孝敬之心有是實者有是名 擧尊崇之典? 此春秋之大義而古今之通規. 恭惟王大妃系出蟬聯德符窈窕先朝作配尋遭中否之運一旦主盟坐定再安之策旣廓除異姓之禍仍遂立宗親之賢顧以 末之資獲 艱大之托化家爲國實蒙補鍊之功順色承顔恒奉怡愉之養然不進其嘉號曷足酬其至恩? 率 衆情爰擇穀旦謹奉冊寶上尊號曰貞淑宣明敬信翼成柔惠王大妃殿曰敬愼. 誕膺休慶丕  倫象服是宜化益敦於正始眉壽無害福自享於*大平."

  1. 高麗史89卷-列傳2-后妃2-023-愼妃廉氏

○愼妃廉氏瑞原縣人曲城府院君悌臣之女以選入封愼妃洪倫韓安之强辱諸妃也妃拒不從恭愍旣見弑剃髮爲尼.

  1. 高麗史89卷-列傳2-后妃2-024-順妃盧氏

○恭讓王順妃盧氏交河郡人昌城君 之女元年十一月立爲順妃開府曰懿德置僚屬. 三年三月都評議使司奏曰: "殿下受命中興以正大位奉承宗廟社稷之祀中宮所以助祭祀東宮所以重國本宜令有司擧行冊禮以正名號." 又請追贈王大妃國大妃中宮三代祖考以彰孝理從之七月追謚妃三代八月授妃竹冊金印. 妃生世子奭肅寧貞信敬和三宮主.

列傳卷第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