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書/卷105之一

前上十志啟 魏書卷一百五之一
天象志一之一第一
作者:魏收 北齊
天象志一之二第二

夫在天成象,聖人是觀,日月五星,象之著者,變常舛度,徵咎隨焉。然則明晦暈蝕,疾餘犯守,飛流欻起,彗孛不恒,或皇靈降臨,示譴以戒下,或王化有虧,感達於天路。易稱「天垂象,見吉凶」,「觀乎天文,以察時變」;書曰「曆象日月星辰,敬授民時」。是故有國有家者之所祗畏也。百王興廢之驗,萬國禍福之來,兆勤雖微,罔不必至,著於前載,不可得而備舉也。班史以日暈五星之屬列天文志,薄蝕彗孛之比入五行說。七曜一也,而分為二志,故陸機云學者所疑也。今以在天諸異咸入天象,其應徵符合,隨而條載,無所顯驗則闕之云。

太祖天興五年八月,天鳴。

六年九月,天鳴。

皇始二年十月壬辰,日暈,有佩璚。占曰「兵起」。天興元年九月,烏丸張超收合亡命,聚黨三千餘家,據勃海之南皮,自號征東大將軍、烏丸王,鈔掠諸郡。詔將軍庾岳討之。

天興三年六月庚辰朔,日有蝕之。占曰「外國侵,土地分」。五年五月,姚興遣其弟義陽公平率眾四萬來侵平陽,乾壁為平所陷。

六年四月癸巳朔,日有蝕之。占曰「兵稍出」。十月,太祖詔將軍伊謂率騎二萬北襲高車,大破之。

天賜五年七月戊戌朔,日有蝕之。占曰「后死」。六年七月,夫人劉氏薨,後諡為宣穆皇后。

太宗神瑞二年八月庚辰晦,日有蝕之。

世祖始光四年六月癸卯朔,日有蝕之。占曰「諸侯非其人」。神䴥元年二月,司空奚斤、監軍侍御史安頡討赫連昌,擒之於安定。其餘眾立昌弟定為主,走還平涼,斤追之,為定所擒。將軍丘堆棄甲與守將高涼王禮東走蒲坂,世祖怒,斬堆。

神䴥元年十一月乙未朔,日有蝕之。

太延元年正月己未朔,日有蝕之。

四年十一月丁卯朔,日有蝕之。

太平真君元年四月戊午朔,日有蝕之。

三年八月甲戌晦,日有蝕之。

六年六月戊子朔,日有蝕之。占曰「有九族夷滅」。七年正月戊辰,世祖車駕次東雍州。庚午,圍薛永宗營壘。永宗出戰,大敗,六軍乘之,永宗眾潰,斬永宗,男女無少長皆赴汾水而死。

七年六月癸未朔,日有蝕之。占曰「不臣欲殺」。八年三月,河西王沮渠牧犍謀反,伏誅。

十年夏四月丙申朔,日有蝕之。

六月庚寅朔,日有蝕之。占曰「將相誅」。十一年六月己亥,誅司徒崔浩。

十一年十二月辛未,日南北有珥。

高宗興安元年十一月己卯,日出赤如血。

二年三月,日暈。

興光元年七月丙申朔,日有蝕之。

和平元年九月庚申朔,日有蝕之。

三年二月壬子朔,日有蝕之。占曰「有白衣之會」。六年五月癸卯,高宗崩。

顯祖皇興元年十月己卯朔,日有蝕之。

二年四月丙子朔,日有蝕之。占曰「將誅」。四年十月,誅濟南王慕容白曜。

十月癸酉朔,日有蝕之。占曰「尊后有憂」。三年,夫人李氏薨,後諡思皇后。

三年十月丁酉朔,日有蝕之。

高祖延興元年十二月癸卯,日有蝕之。[1]占曰「有兵」。二年正月乙卯,統萬鎮胡民相率北叛,遣寧南將軍、交阯公韓拔等滅之。

三年十二月癸卯朔,日有蝕之。

四年正月癸酉朔,日有蝕之。[2]占曰「有崩主,天下改服。有大臣死」。五年十二月己丑,征北大將軍城陽王壽薨。六年六月辛未,顯祖崩。

七月丙寅,日有背珥。

五年正月丁酉,白虹貫日,直珥一。

承明元年三月辛卯,日暈五重,有二珥。

太和元年冬十月辛亥朔,日有蝕之。

二年正月辛亥,日暈,東西有珥。

二月乙酉晦,日有蝕之。[3]占曰「有欲反者,近三月,遠三年」。四年正月癸卯,洮陽羌叛,枹罕鎮將討平之。

九月乙巳朔,日有蝕之。占曰「東邦發兵」。四年十月丁未,蘭陵民桓富殺其縣令,與昌慮桓和北連太山羣盜張和顏等,聚黨保五固,推司馬朗之為主,詔淮陽王尉元等討之。

三年春正月癸丑,日暈,東西有珥,有佩戟一重,北有偃戟四重,後有白氣貫日珥,狀如車輪。京師不見,雍州以聞。

三月癸卯朔,日有蝕之。占曰「大臣誅」。四月,雍州刺史宜都王目辰有罪,賜死。

四年正月辛酉,日東西有珥,北有佩,日暈貫兩珥。

五年正月庚辰,日暈,東西有珥;南北並白氣,長一丈,廣二尺許;北有連環暈。又貫珥內,復有直氣,長三丈許,內黃,中青,外白。暈乍成,散,乃滅。

七月庚申朔,日有蝕之。

七年十二月乙巳朔,日有蝕之。

八年正月戊寅,有白氣貫日。占曰「近臣亂」。十年三月丁亥,中散梁眾保等謀反,伏誅。

十一年十一月丁亥,日失色。

十二年三月戊戌,白虹貫日。

十三年二月乙亥朔,日十五分蝕八。占曰「有白衣之會」。十一月己未,安豐王猛薨。

十四年二月己巳朔未時,雲氣班駁,日十五分蝕一。占曰「有白衣之會」。九月癸丑,文明太皇太后馮氏崩。

十五年正月癸亥晦,日有蝕之。占曰「王者將兵,天下擾動」。十七年六月丙戌,高祖南伐。

十七年六月庚辰朔,日有蝕之。

十八年五月甲戌朔,日有蝕之。

二十年九月庚寅晦,日有蝕之。

二十三年六月己卯,日中有黑氣。占曰「內有逆謀」。八月癸亥,南徐州刺史沈陵南叛。

十二月甲申,日中有黑氣,大如桃。

世宗景明元年正月辛丑朔,日有蝕之。

七月己亥朔,日有蝕之。

二年四月癸酉,日自午及未再暈,內黃外白。七月癸巳朔,日有蝕之。

八月戊辰,日赤無光,中有黑子一。

三年正月乙巳,日中有黑氣如鵝子,申、酉復見;又有二黑氣橫貫日。

二月辛卯,日中有黑氣,大如鵝子。

七月丁巳朔,日有蝕之。

正始元年十二月丙戌,黑氣貫日。壬子,日有冠珥,內黃外青。占曰「天下喜」。三年正月丁卯,皇子生,大赦天下。

三年二月甲辰,日左右有珥,內赤外黃。辛亥,日暈,外白內黃。

十月乙巳,日赤無光。

十二月乙卯,日暈,內黃外青,東西有珥,北有背。巳時,白虹貫日。

永平元年三月己酉,日南北有珥,外青內黃,暈不匝;西北有直氣,長尺餘;北有白虹貫日。

八月壬子朔,日有蝕之。

二年八月丙午朔,日有蝕之。丁卯旦,日旁有黑氣,形如月,從東南來衝日。如此者一辰,乃滅。

三年二月甲子,日中有黑氣二。

十二月乙未,日交暈,中赤外黃,東西有珥,南北白暈貫日,皆匝。

四年十一月癸卯,日中有黑氣二,大如桃。占曰「天子崩」。延昌四年正月丁巳,世宗昇遐。

十二月壬戌朔,日有蝕之,在牛四度。占曰「其國叛兵發」。延昌二年二月庚辰,[4]蕭衍郁洲民徐玄明等斬送衍鎮北將軍、青冀二州刺史張稷首,以州內附。

延昌元年二月甲戌至于辛巳,日初出及將沒,赤白無光明。

五月己未晦,日十五分蝕九。占曰「大旱,民流千里」。二年春,京師民饑,死者數萬口。

二年閏月辛亥,日中有黑氣。占曰「內有逆謀」。三年十一月丁巳,幽州沙門劉僧紹聚眾反,自號淨居國明法王,州郡捕斬之。

五月甲寅朔,日有蝕之,京師不見,恒州以聞。

三年三月庚申,日交暈,其色內赤黃,外青白;南北有佩,可長二丈許,內赤黃,外青白;西有白暈貫日。又日東有一抱,長二丈許,內赤黃,外青。

肅宗熙平元年三月戊辰朔,日有蝕之。丁丑,日出無光,至于酉時。占曰「兵起」。神龜元年正月,秦州羌反;二月己酉,東益州氐反;七月,河州民却鐵怱聚眾反,自稱水池王。

四月甲辰卯時,日暈帀;西有一背,內赤外黃;南北有珥,內赤外黃;漸滅。

十二月己酉,日暈,北有一抱,內赤外白,兩傍有珥,北有白虹貫日。

神龜元年三月丁丑,白虹貫日。占曰「天下有來臣之眾,不三年」。十一月乙酉,[5]蠕蠕莫緣梁賀侯豆率男女七百口來降。

二年正月辛巳朔,日有蝕之。

正光元年正月乙亥朔,日有蝕之。占曰「有大臣亡」。七月丙子,殺太傅、領太尉、清河王懌。

二年五月丁酉,日有蝕之,夏州以聞。

三年正月甲寅,日交暈,內赤外青,有白虹貫暈;外有直氣,長二丈許,內赤外青。

五月壬辰朔,日有蝕之。占曰「秦邦不臣」。五年六月,秦州城人莫折大提據城反,自稱秦王。

十月己巳,太史奏自八月已來,黃埃掩日,日出三丈,色赤如赭,無光曜。

十一月己丑朔,日有蝕之。占曰「有小兵,在西北」。四年二月己卯,蠕蠕主阿那瓌率眾犯塞。

四年十一月癸未朔,日有蝕之。

五年閏月乙酉,日暈,內赤外青;南有珥,上有一抱兩背,內赤外青。

三月丁卯,日暈三重,外青內赤。占曰「有謀其主」。孝昌元年正月庚申,徐州刺史元法僧據城反,自稱宋王。

十二月丙申,日暈,南北有珥,上有兩抱一背。

孝昌元年十二月丙戌,白虹刺日不過,虹中有一背。占曰「有臣背其主」,一曰「有反城」。三年九月己卯,[6]東豫州刺史元慶和據城南叛。

三年十一月戊寅辰時,日暈,東面不合,其色內赤外黃;東西有珥,內赤外黃;西北去暈一尺餘,有一背,長二丈餘,廣三尺許,內赤外黃。

莊帝永安二年三月甲戌未時,日暈三重,內黃赤,外青白,暈東西兩處不合,其狀如抱。

五月辛酉,日暈,東西兩處不合。辛未申時,日南有珥;去一尺餘有一背,長三丈許,廣五尺餘,內赤外青。

七月丙寅,直東去日三尺許有一背,長二丈餘,內赤外青。半食頃,從北頭漸滅至半,須臾還如初見,內赤外青,其色分炳。

十月己酉朔,日從地下蝕出,十五分蝕七,虧從西南角起。占曰「西夷欲殺,後有大兵,必西行」。三年四月丁卯,雍州刺史尒朱天光討擒万俟醜奴、蕭寶夤於安定,送京師斬之。

三年五月戊戌辰時,日暈帀,內赤外白,暈內有兩珥;西有白虹貫日;東北有一背,內赤外青;南有一背,內赤外青;東有一抱,內青外赤。京師不見,青州表聞。 六月辛丑,日暈,白虹貫日。

前廢帝普泰元年三月丁亥,日月並赤赭色,天地溷濁。

六月己亥朔,日蝕從西南角起,雲陰不見,定相二州表聞。占曰「主弱,小人持政」。時尒朱世隆兄弟專擅威福。

後廢帝中興二年二月辛丑辰時,日暈,東西不合,其色內赤外青;南北有珥;西北去暈一尺餘有一背,長二丈許,可廣三尺,內赤外青。

十一月,日暈再重;上有背,長三丈餘,內青外赤。

出帝太昌元年五月,日暈再重;上有兩背,一尺許。癸丑午時,日南有珥;去日一尺餘有一背,長三丈許,廣五尺,內赤外青。

十月辛酉朔,日從地下蝕出,虧從西南角起。占曰「有兵大行」。永熙二年正月甲午,齊獻武王自晉陽出討尒朱兆。丁酉,大破之於赤洪嶺,兆遁走自殺。

永熙二年四月己未朔,日有蝕之,在丙,虧從正南起。占曰「君陰謀」。三年五月辛卯,出帝為斛斯椿等諸佞關構,猜於齊獻武王,託討蕭衍,盛暑徵發河南諸州之兵,天下怪惡之。語在斛斯椿傳。

三年四月癸丑,日有蝕之。占曰「有亂殺天子者」。七月丁未,出帝為斛斯椿等迫脅,遂出於長安。

孝靜元象元年春正月辛丑朔,日有蝕之。占曰「大臣死」。八月辛卯,司徒公高敖曹戰歿於河陰。六月己丑,日暈一重,有兩珥;上有背,長二丈餘。十一月己巳辰時,日暈,南面不合,東西有珥、背;有白虹,至珥不徹。

二年二月己丑巳時,日暈帀,白虹貫日不徹。

興和二年閏月丁丑朔,日有蝕之。占曰「有小兵」。七月癸巳,元寶炬廣豫二州行臺趙繼宗、南青州刺史崔康寇陽翟,鎮將擊走之。

武定三年冬十一月壬申,日暈兩重,東南角不合;西南、東北有珥;西北有兩重背;東北、西北有白氣,并有兩珥;中間有一白氣,東西撗至珥。

十二月乙酉,竟天微有白雲,日暈,東南角不合;西南、東北有珥;西北有一背,去日一尺。

五年正月己亥朔,日有蝕之,從西南角起。占曰「不有崩喪,必有臣亡,天下改服」。丙午,齊獻武王薨。

三月辛丑,日暈帀,西北交暈貫日,并有一珥一抱。

六年七月庚寅朔,日有蝕之,虧從西北角起。

校勘記编辑

  1. 高祖延興元年十二月癸卯日有蝕之 按是年十二月乙酋朔,癸卯是十九日,不應有日蝕。
  2. 三年十二月癸卯朔日有蝕之四年正月癸酋朔日有蝕之 按無連續兩月日蝕之理,必有誤。
  3. 二月乙酋晦日有蝕之 按太和二年二月己卯朔,乙酋乃七日,晦日值丁未。必有誤。
  4. 延昌二年二月庚辰 諸本「二月」作「正月」。按卷八世宗紀,事在是年二月庚辰。是年正月丙戊朔,無庚辰,二月丙辰朔,庚辰乃二十五日。這裏「正月」乃「二月」之訛。今據紀改。
  5. 十一月乙酉 按卷九肅宗紀,事在神龜二年十一月乙酋。這裏「十一月」上脫「二年」二字。
  6. 三年九月己卯 諸本「三年」作「二年」。按卷九肅宗紀,事在孝昌三年九月辛卯,梁書卷五武帝紀三,在梁大通元年即魏孝昌三年十月。記月不同,當是各據奏報,至元慶和降梁,必在孝昌三年無疑。這裏「二」字乃「三」之訛。今據紀改。是年九月有「己卯」,無「辛卯」,則是紀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