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列傳外戚第七十一上 魏書卷八十三下[1]
列傳外戚第七十一下
作者:魏收 北齊
列傳儒林第七十二

高肇 于勁 胡國珍 李延寔

高肇,字首文,文昭皇太后之兄也。自云本勃海蓨人,五世祖顧,晉永嘉中避亂入高麗。父颺,字法脩。高祖初,與弟乘信及其鄉人韓內、冀富等入國,拜厲威將軍、河間子,乘信明威將軍,俱待以客禮,賜奴婢牛馬綵帛。遂納颺女,是為文昭皇后,生世宗。

颺卒。景明初,世宗追思舅氏,徵肇兄弟等。錄尚書事、北海王詳等奏:「颺宜贈左光祿大夫,賜爵勃海公,諡曰敬。其妻蓋氏宜追封清河郡君。」詔可。又詔颺嫡孫猛襲勃海公爵,封肇平原郡公,肇弟顯澄城郡公。三人同日受封。始世宗未與舅氏相接,將拜爵,乃賜衣幘引見肇、顯于華林都亭。皆甚惶懼,舉動失儀。數日之間,富貴赫弈。是年,咸陽王禧誅,財物珍寶奴婢田宅多入高氏。未幾,肇為尚書左僕射、領吏部、冀州大中正,尚世宗姑高平公主,遷尚書令。

肇出自夷土,時望輕之。及在位居要,留心百揆,孜孜無倦,世咸謂之為能。世宗初,六輔專政,後以咸陽王禧無事構逆,由是遂委信肇。肇既無親族,頗結朋黨,附之者旬月超昇,背之者陷以大罪。以北海王詳位居其上,構殺之。又說世宗防衞諸王,殆同囚禁。時順皇后暴崩,世議言肇為之。皇子昌薨,僉謂王顯失於醫療,承肇意旨。及京兆王愉出為冀州刺史,畏肇恣擅,遂至不軌。肇又譖殺彭城王勰。由是朝野側目,咸畏惡之。因此專權,與奪任己。又嘗與清河王懌於雲龍門外廡下,忽忿諍,大至紛紜。太尉、高陽王雍和止之。高后既立,愈見寵信。肇既當衡軸,每事任己,本無學識,動違禮度,好改先朝舊制,出情妄作,減削封秩,抑黜勳人。由是怨聲盈路矣。延昌初,遷司徒。雖貴登台鼎,猶以去要怏怏形乎辭色。眾咸嗤笑之。父兄封贈雖久,竟不改瘞。三年,乃詔令遷葬。肇不自臨赴,唯遣其兄子猛改服詣代,遷葬於鄉。時人以肇無識,哂而不責也。

其年,大舉征蜀,以肇為大將軍,都督諸軍為之節度。與都督甄琛等二十餘人俱面辭世宗於東堂,親奉規略。是日,肇所乘駿馬停於神虎門外,無故驚倒,轉臥渠中,鞍具瓦解,眾咸怪異。肇出,惡焉。

四年,世宗崩,赦罷征軍。肅宗與肇及征南將軍元遙等書,稱諱言,以告凶問。肇承變哀愕,非唯仰慕,亦私憂身禍,朝夕悲泣,至于羸悴。將至,宿瀍澗驛亭,家人夜迎省之,皆不相視。直至闕下,衰服號哭,昇太極殿,奉喪盡哀。

太尉高陽王先居西柏堂,專決庶事,與領軍于忠密欲除之。潛備壯士直寢邢豹、伊瓫生等十餘人於舍人省下。肇哭梓宮訖,於百官前引入西廊,清河王懌、任城王澄及諸王等皆竊言目之。肇入省,壯士搤而拉殺之。下詔暴其罪惡,又云刑書未及,便至自盡,自餘親黨,悉無追問,削除職爵,葬以士禮。及昏,乃於厠門出其尸歸家。初,肇西征,行至函谷,車軸中折。從者皆以為不獲吉還也。靈太后臨朝,令特贈營州刺史。永熙二年,出帝贈使持節、侍中、中外諸軍事、太師、大丞相、太尉公、錄尚書事、冀州刺史。

肇子植。自中書侍郎為濟州刺史,率州軍討破元愉,別將有功。當蒙封賞,不受,云:「家荷重恩,為國致效是其常節,何足以應進陟之報。」懇惻發於至誠。歷青、相、朔、恒四州刺史,卒。植頻莅五州,皆清能著稱,當時號為良刺史。贈安北將軍、冀州刺史。

肇長兄琨,早卒。襲颺封勃海郡公,贈都督五州諸軍事、鎮東大將軍、冀州刺史。詔其子猛嗣。

猛,字豹兒。尚長樂公主,即世宗同母妹也。拜駙馬都尉,歷位中書令。出為雍州刺史,有能名。入為殿中尚書。卒,贈司空、冀州刺史。出帝時,復贈太師、大丞相、錄尚書事。公主無子。猛先在外有男,不敢令主知,臨終方言之,年幾三十矣。乃召為喪主,尋卒,無後。

琨弟偃,字仲游。太和十年卒。正始中,贈安東將軍、都督、青州刺史,諡曰莊侯。景明四年,世宗納其女為貴嬪。及于順皇后崩,永平元年立為皇后。二年,八座奏封后母王氏為武邑郡君。

偃弟壽,早卒。壽弟即肇也。

肇弟顯,侍中、高麗國大中正,早卒。

于勁,字鍾葵,太尉拔之子。頗有武略。以功臣子,又以功績,位沃野鎮將,賜爵富昌子,拜征虜將軍。世宗納其女為后,封太原郡公。妻劉氏,為章武郡君。後拜征北將軍、定州刺史。卒,贈司空,諡曰恭莊公。自栗磾至勁,累世貴盛,一皇后,四贈公,三領軍,二尚書令,三開國公。[2]勁雖以后父,但以順后早崩,竟不居公輔。

子暉,字宣明,后母弟也。少有氣幹。襲爵,位汾州刺史。暉善事人,為尒朱榮所親,以女妻其子長孺。歷侍中、河南尹,後兼尚書僕射、東南道行臺。與齊獻武王討平羊侃於兗州。元顥入洛,害之。

勁弟天恩,位內行長、遼西太守。卒,贈平東將軍、燕州刺史。

天恩子仁生,位太中大夫。

仁生子安定,平原郡太守、高平郡都將。[3]卒。

胡國珍,字世玉,安定臨涇人也。祖略,姚興渤海公姚逵平北府諮議參軍。父淵,赫連屈丐給事黃門侍郎。世祖克統萬,淵以降款之功賜爵武始侯。後拜河州刺史。

國珍少好學,雅尚清儉。太和十五年襲爵,例降為伯。女以選入掖庭,生肅宗,即靈太后也。肅宗踐祚,以國珍為光祿大夫。靈太后臨朝,加侍中,封安定郡公,給甲第,賜帛布綿縠奴婢車馬牛甚厚。追崇國珍妻皇甫氏為京兆郡君,置守冢十戶。尚書令、任城王澄奏,安定公屬尊望重,親賢羣矚,宜出入禁中,參諮大務。詔可。乃令入決萬幾。尋進位中書監、儀同三司,侍中如故,賞賜累萬。又賜絹歲八百匹,妻梁四百匹,男女姊妹兄弟各有差,皆極豐贍。國珍與太師、高陽王雍,太傅、清河王懌,太保、廣平王懷,入居門下,同釐庶政。詔依漢車千秋、晉安平王故事,給步挽一乘,自掖門至于宣光殿得以出入,并備几杖。後與侍中崔光俱授帝經,侍直禁中。國珍尋上表,陳刑政之宜。詔皆施行。熙平初,[4]加國珍使持節、都督、雍州刺史、驃騎大將軍、開府。靈太后以國珍年老,不欲令其在外,且欲示以方面之榮,竟不行。遷司徒公,侍中如故,就宅拜之。靈太后、肅宗率百僚幸其第,宴會極歡。又追京兆郡君為秦太上君。[5]太上君景明三年薨於洛陽,於此十六年矣。太后以太上君墳瘞卑局,更增廣,為起塋域門闕碑表。侍中崔光等奏:「案漢高祖母始諡曰昭靈夫人,後為昭靈后,薄太后母曰靈文夫人,皆置園邑三百家,長丞奉守。今秦太上君未有尊諡,陵寢孤立,即秦君名,宜上終稱,兼設掃衞,以慰情典。請上尊諡曰孝穆,權置園邑三十戶,立長丞奉守。」太后從之。封國珍繼室梁氏為趙平郡君,元叉妻拜為女侍中,封新平郡君,又徙封馮翊君。國珍子祥妻長安縣公主,即清河王懌女也。

國珍年雖篤老,而雅敬佛法,時事齋潔,自強禮拜。至於出入侍從,猶能跨馬據鞍。神龜元年四月七日,步從所建佛像,發第至閶闔門四五里。八日,又立觀像,晚乃肯坐。勞熱增甚,因遂寢疾。靈太后親侍藥膳。十二日薨,年八十。給東園溫明祕器、五時朝服各一具、衣一襲,贈布五千匹、錢一百萬、蠟千斤。大鴻臚持節監護喪事。太后還宮,成服於九龍殿,遂居九龍寢室。肅宗服小功服,舉哀於太極東堂。又詔自始薨至七七,皆為設千僧齋,令七人出家;百日設萬人齋,二七人出家。先是巫覡言將有凶,勸令為厭勝之法。國珍拒而不從,云吉凶有定分,唯修德以禳之。臨死與太后訣云:「母子善治天下,以萬人之心,勿視大臣面也。」殷勤至於再三。又及其子祥,云:「我唯有一子,死後勿如比來威抑之。」靈太后以其好戲,時加威訓。國珍故以為言。

始國珍欲就祖父西葬舊鄉,後緣前世諸胡多在洛葬,有終洛之心。崔光嘗對太后前問國珍:「公萬年後為在此安厝,為歸長安?」國珍言當陪葬天子山陵。及病危,太后請以後事,竟言還安定,語遂昏忽。太后問清河王懌與崔光等,議去留。懌等皆以病亂,請從先言。太后猶記崔光昔與國珍言,遂營墓於洛陽。太后雖外從眾議,而深追臨終之語,云:「我公之遠慕二親,亦吾之思父母也。」

追崇假黃鉞、使持節、侍中、相國、都督中外諸軍事、太師、領太尉公、司州牧,號太上秦公,加九錫。葬以殊禮,給九旒鑾輅,虎賁、班劍百人,前後部羽葆鼓吹,轀輬車;諡文宣公;賜物三千段、粟一千五百石。又詔贈國珍祖父兄、父兄,下逮從子,皆有封職。持節就安定監護喪事。[6]靈太后迎太上君神柩還第,與國珍俱葬,贈襚一與國珍同。及國珍神主入廟,詔太常權給以軒懸之樂、六佾之舞。初國珍無男,養兄真子僧洗為後,後納趙平君,生子祥。

祥,字元吉,襲封。故事,世襲例皆減邑,唯祥獨得全封。趙平君薨,給東園祕器,肅宗服小功服,舉哀于東堂。靈太后服齊衰期。葬於太上君墓左,不得祔合。祥歷位殿中尚書、中書監、侍中,改封東平郡公。薨,贈開府儀同三司、雍州刺史,諡曰孝景。

僧洗,字湛輝。封爰德縣公,位中書監、侍中,改封濮陽郡公。僧洗自永安後廢棄,不預朝政。天平四年薨,詔給東園祕器,贈太師、太尉公、錄尚書事、雍州刺史,諡曰孝。

真長子寧,[7]字惠歸。襲國珍先爵,改為臨涇伯,後進為公。歷岐涇二州刺史。卒,諡曰孝穆。女為清河王亶妃,生孝靜皇帝。武定初,贈太師、太尉公、錄尚書事,諡曰孝昭。

子虔,字僧敬。元叉之廢靈太后,虔時為千牛備身,與備身張車渠等謀殺叉。事發,叉殺車渠等,虔坐遠徙。靈太后反政,徵為吏部郎中。太后好以家人禮與親族宴戲,虔常致諫,由是後宴謔多不預焉。出為涇州刺史,封安陽縣侯。興和三年,以帝元舅超遷司空公。薨,贈太傅、太尉公、尚書僕射、徐州刺史,諡曰宣。葬日,百官會葬,乘輿送於郭外。子長粲。

李延寔,字禧,隴西人,尚書僕射沖之長子。性溫良,少為太子舍人。世宗初,襲父爵清泉縣侯。[8]累遷左將軍、光州刺史。莊帝即位,以元舅之尊,超授侍中、太保,封濮陽郡王。延寔以太保犯祖諱,又以王爵非庶姓所宜,抗表固辭。徙封濮陽郡公,改授太傅。尋轉司徒公,出為使持節、侍中、太傅、錄尚書事、青州刺史。尒朱兆入洛,乘輿幽縶,以延寔外戚,見害於州館。出帝初,歸葬洛陽。贈使持節、侍中、太師、太尉公、錄尚書事、都督、雍州刺史,諡曰孝懿。

長子彧,字子文,尚莊帝姊豐亭公主。封東平郡公,位侍中、左光祿大夫、中書監、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廣州刺史。彧任俠交遊,輕薄無行。尒朱榮之死也,武毅之士皆彧所進。孝靜初,以罪棄市。

史臣曰:三五哲王,深防遠慮。舅甥之國,罕執鈞衡;母后之家,無聞傾敗。爰及後世,顛覆繼軌。蓋由進不以禮,故其斃亦速。其間或不泯舊基,[9]弗虧先構者,蓋處之以道,遠權之所致也。

校勘記编辑

  1. 魏書卷八十三下 諸本目錄此卷注「闕」字,卷末有宋人校語殿本入考證云:「魏收書外戚傳亡,史臣論全用隋書外戚傳卷七九。」按此卷亦以北史卷八0外戚傳補。其于勁傳採北史卷三一于栗磾附于勁傳,李延寔傳採卷一00自序。諸傳均有溢出語,當是以高氏小史等他書附益之。
  2. 自栗磾至勁三開國公 按此數語魏書本在卷三一于栗磾附于忠傳後,北史卷二三于栗磾傳移在于勁傳中,則在後的于忠所歷官爵,不當計算在內,所舉贈公、領軍、尚書令、開國公便都少了一人,實誤。此傳以北史補,不記卷三一已有此語,以致複出。參卷三一校記[九]。
  3. 高平郡都將 按郡無都將,「郡」當是「鎮」之訛。
  4. 熙平初 諸本及北史卷八0胡國珍傳「熙平」作「延和」,通志卷一六五胡國珍傳作「熙平中」。按事見卷九肅宗紀熙平元年八月乙巳,延和乃拓跋燾年號,遠在其前。今據通志改作「熙平」。事在元年,「初」字不誤。
  5. 又追京兆郡君為秦太上君 按「追」下當脫「贈」或「尊」「崇」字。
  6. 持節就安定監護喪事 按胡國珍死和葬都在洛陽,何故「就安定監護喪事」?下文云:「迎太上君神柩還第」,疑「安定」下脫「公第」二字。
  7. 真長子寧 諸本「真」字連上段「諡曰孝」,「長子寧」提行。成為胡僧洗諡「孝真」,「寧」是僧洗的長子。按真乃國珍兄,見上文,寧乃僧洗兄。北史原文本不提行,後人寫刻魏書則凡附見諸子孫無不提行,這裏由於誤讀,提行亦謬,致以兄為子,今改正。
  8. 襲父爵清泉縣侯 按卷五三李沖傳,沖封「清淵縣侯」。「清淵」為漢以來舊縣,卷一0六上地形志上,屬司州陽平郡。此傳以北史補,避唐諱改「泉」。
  9. 其間或不泯舊基 諸本「泯」上有「斃」字。此傳本出北史,北史傳論又本隋書卷七九外戚傳論,今檢隋書、北史都作「今或不隕舊基」,這裏「今或」作「其間」,「隕」作「泯」,均兩通,「斃」字則涉上「其斃亦速」而衍,今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