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滑分河錄

魏滑分河錄
作者:沈亞之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737

元和八年秋,水大至滑,河南瓠子堤溢,將及城。居民震駭,帥恐,出視水。迎河西南行,思欲以救其患,亦頗聞故有分河之事,言其水嚐導出黎陽傍。帥以其功尚可跡,於是遣其賓裴宏泰請於魏曰:「河經地而東,滑最大。自洛以西,百流皆集於滑。而春秋堤防不為固,此將軍所明知也。竊以黎陽西南,其洄壖拒流,以生衝激之力。誠願決一派於斯,幸分其威耳。今秋雨連久不間,洛滑以西,稚川峻穀,暴發之水,爭怒以走會。即河勢日夜益壯,恐一旦城郭無賴。謹聽命於將軍。」魏帥許之。其將卒吏民更請曰:「患難近也。況滑得水患於天久矣。魏何戚?乃許移於已哉。」帥曰:民前聽所語,是黎陽與滑,俱帝土否耶?設人有不幸於水火,而望及於四海道路之人,凡見其苦,即為舉手,寧皆有戚者。夫全大以棄細,順理也。且滑壁卒數萬人,民不安業,未知其賴。吾安敢以河鄙咫尺之地為專惜乎?顧桑麻五穀之出不能賑百戶,假如水能盡敗,黎陽尚不足愛,況其無有。民何患無土以食。」因召吏趨籍民地所當奪者,盡以他地與之籍。奏天子,天嘉其意而可。明年春,滑鑿河北黎陽西南,役卒萬人,間流二十裏,複會於河。其壖田凡七百頃,皆歸屬河南。夏六月,魏使楊茂卿授地,滑帥於令陳酒樂,與浮河新渠。是日亞之以客得與,故悉其事於兩帥之賓。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