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迅日記/戊午日記

丁巳日记 戊午日记
作者:鲁迅
1918年
己未日记
本作品收录于《鲁迅日记

正月编辑

  一日晴,风。休假。上午范云台、许诗荃、诗英来。洙邻兄来。午后往铭伯先生寓。下午潘企莘来。

  二日晴。休假。午后往留黎厂买《元固墓志》一枚,四元。季市宅遗肴二品。

  三日晴。休假。上午子佩来。午后得家信,有丰所作字。得和荪信,潞安发。得宋知方信。夜风。

  四日晴。上午赴部茶话会。二弟往富晋书庄购得《殷虚书契考释》一册,《殷虚书契待问编》一册,《唐三藏取经诗话》一册,共泉券十一元。晚徐宗伟来。王式乾来,交与泉七十五,合前款汇越中作十二月家用。黄厶来属保应考法官。

  五日晴。上午寄和荪信。寄季市信并讲义一卷。丸善寄来日历一帖。

  六日晴,风。星期休息。午后龙荫桐来。

  七日晴。上午得许伯琴片,三日武昌发。得羽太家信,十二月卅日发。得丸善书店信片并书目四册。夜风。

  八日晴。午后同齐寿山往视许季上。

  九日晴。下午往留黎厂付表拓本,并取已表者,工五元。寄李霞卿信。

  十日昙。午后同齐寿山之小市。赙李厶一元。

  十一日昙。上午两弟妇来信,七日发。晚霞卿来。夜子佩来。

  十二日晴,风。午后得李遐卿信,十日发。

  十三日晴。星期休息。午后同二弟至留黎厂德古斋,偶检得《上尊号碑》额并他种专、石杂拓片共六枚,付泉一元。又至北京大学访遐卿,并赴浙江第五中学同学会,有照相、茶话等,六时归寓。

  十四日晴。无事。

  十五日晴。夜景写《曲成图谱》毕,共卅二叶。风。

  十六日晴。上午寄家信,附造冢费用泉五十,又本月家用泉五十。

  十七日晴。无事。夜风。

  十八日晴,大风。上午丸善来信并书三册。东京堂来信。

  十九日晴,风。午后同朱孝荃访许季上。柯世五之弟娶妇,送二元。

  二十日晴。星期休息。午后往留黎厂震古斋买《校官碑》一枚,二元;《李琮墓志》连侧一枚,一元五角。复往敦古谊取所表拓本二十枚,付工三元。又买魏法兴等造象一枚;五角。

  二十一日昙,午风,晴。无事。

  二十二日晴。无事。

  二十三日微雪。午二弟来部,并邀陈师曾、齐寿山往和记饭。午后寄季市《新青年》一册,赠通俗图书馆、齐寿山、钱均夫各一册。夜韩寿谦来。

  二十四日晴。夜宋紫佩来。

  二十五日雨雪。午后理发。寄本月家用泉百,托协和从中国银行汇。

  二十六日晴。午后同齐寿山访许季上,又游小市。胃痛服药。

  二十七日晴。星期休息。午后往留黎厂买《张寿残碑》一枚,《冯晖宾造象》四枚,佛教画象二枚,出河南,共券五元。下午陶念钦先生来。三弟来信,言升叔殁于南京。

  二十八日晴。上午刘历青来。午后同齐寿山、戴螺舲之小市。晚许骏甫来。

  二十九日晴,风。无事。

  卅日晴。胃大痛。夜子佩来。

  卅一日晴。无事。

二月编辑

  一日晴。午二弟来部,复同齐寿山往和记饭讫阅小市。寄许季上信。

  二日晴。上午寄宋子佩信并一包。夜补钞《志斋感旧诗》一叶。

  三日昙。星期休息。午后同二弟往留黎厂买《瘗鹤铭》一枚,泉五元。至傍晚往洙邻兄寓饭,坐中有曾侣人、杜海生,夜归。

  四日雨雪。上午洙邻兄送食物四种。午后寄三弟信。

  收一月分奉泉三百,内银六十。夜子佩来,言明日归越中。得徐元信。

  五日晴。上午得绍兴修志采访处信。

  六日晴。裘子元之弟在迪化,托其打碑,上午寄纸三十番,墨一条。下午往留黎厂代宋芷生买《元遗山诗注》一部六本,又自买《醉醒石》一部二本,各券六元。徐宗伟来假去银十元。

  七日昙。午后以《元遗山诗注》寄宋芷生太原。晚许俊甫来。

  八日昙。晚许俊甫来。夜风。

  九日晴,风。下午代齐寿山寄许俊甫函并泉廿。许铭伯先生来。张协和遗板鸭一只。晚钱玄同来。

  十日晴。星期休息。午后往留黎厂买《曹续生铭》、《马廿四娘买地券》拓本各一枚,二元。又至富晋书庄买《殷文存》一册,七元。下午范乐山先生宗镐来。许铭伯先生送肴二器。晚刘半农来。

  十一日晴。春节休假。午后同二弟览厂甸一遍。下午蔡谷青来。

  十二日晴。休假。下午往铭伯先生寓谈。

  十三日晴。休假。午后同二弟览厂甸,又至青云阁饮茗。寄马幼渔信。

  十四日晴。上午得丸善书店信三。

  十五日晴。下午得马叔平信。夜钱玄同来。

  十六日晴。晚商契衡来。夜风。

  十七日晴,风。星期休息。午后同二弟游厂甸及火神庙,买《神州大观》第十二集一册,券三元。又《写礼庼遗著》一部四本,三元;《江宁金石记》一部二本,二元。又买高师附属小学手工成绩品二事,铜元廿八枚。

  十八日晴。上午东京堂来信。夜改装《写礼庼遗著》四本作二本讫。

  十九日晴,风。上午东京堂寄来《口语法》一本,代钱玄同买。得二弟妇信。

  二十日晴。午后令工往日邮局取丸善所寄兑孚理斯《物种变化论》一册。

  二十一日昙,大风。午后寄子佩信。

  二十二日晴。上午丸善寄来英文三册并信。寄三弟《物种变化论》一册并函,附与二弟妇笺,又泉八十,本月家用,又泉廿,托子佩买书,附函。

  二十三日晴。上午得二弟妇信。晚铭伯先生来,赠以《青新[新青]年》一册。钱玄同来。

  二十四日晴。星期休息。午马叔平来。午后游厂甸,在德古斋买《元纂墓志》、《兰夫人墓志》各一枚,券七元。在富晋书庄买《碑别字》一部二本,二元。又在高师附中学手工成绩售品处买铁椎一具,铜元五十四枚。

  二十五日昙。上午得子佩信,十三日越中发。午后往日邮局寄丸善银十三元。

  二十六日晴。午后寄羽太家信并泉十五。收本月奉泉三百。

  二十七日晴。上午得季市信,二十二日南昌发。下午由部回寓取券。

二十八日晴。托齐寿山换泉,共券六百得银元三百五十四。夜钱玄同来。

三月编辑

  一日晴。下午往通俗图书馆。夜商契衡来。

  二日晴。午后寄家用泉百,二月分。夜钱玄同来。

  三日昙。星期休息。上午得二、三弟妇信,二月廿七日发。午后往留黎厂买《张僧妙碑》、姚伯多、?双胡、苏丰国造象记各一分,共大小十一枚,券八元。下午往铭伯先生寓。晚蔡国青及其夫人来。

  四日晴。上午得三弟信,二月廿八日发。得宋芷生信并拓片一包,廿八日太原发。

  五日昙。无事。夜商契衡来。

  六日晴。午后寄丸善银六元。夜濯足。

  七日晴。上午寄三弟《互助论》一册。下午寄宋芷生信。

  八日昙。上午寄阮和森信。夜雨即已。

  九日昙,大风。昨子佩自越至,今日下午送来所买《艺术丛编》第二年分六册,《说文古籀补》二册,《字说》一册,《名原》一册,共银廿三元,合券三十八枚。又家所寄糟鸡一合,自所买火腿一只,又贻冬笋九枚。

  十日晴,大风。星期休息。午后子佩来。

  十一日晴。上午分送图书分馆、钱均夫、齐寿山,《新青年》各一册。又寄季市一册并函。赠戴螺?笋三枚。下午得徐宗伟函,即复。陈师曾与好大王陵专拓本一枚。又同往留黎厂买杂拓片三枚,一元。又《曹全碑》并阴二枚,二元。

  十二日晴。无事。

  十三日晴。晚王铁如来。

  十四日晴。下午得丸善书店信。

  十五日晴。上午得宋芷生明信片,十一日发。午二弟至部,并邀齐寿山往和记饭。晚游小市。

  十六日晴。上午师曾赠古 景印本四纸。夜子佩来。

  十七日昙。星期休息。上午许骏甫来。午后往留黎厂买十二辰镜一枚,券十元。《元显魏墓志》盖一枚,二元。又在青云阁买《隋唐以来官印集存》一册,六元。下午铭伯先生来。

  十八日昙。下午同陈师曾往留黎厂买西纸五十枚归。夜钱玄同来。

  十九日晴。上午丸善寄来书籍一包,即分寄越。午后往孔庙演礼。

  二十日晴。午后寄羽太家信并泉卅、又东京堂泉三。夜往国子监宿。

  二十一日晴。晨祀孔执事毕归寓卧。午后复往部少留。

  二十二日晴。上午得丸善信,即复之。晚杜海生来,交与泉百,汇越中用。夜得和荪信,十九日发。

  二十三日昙。上午陶念钦先生来。晚同二弟往洙邻家饮。夜雨。

  二十四日雨。星期休息。下午风。无事。

  二十五日晴,风。午后往留黎厂买未央东阁瓦拓片一枚,券一元。又买青羊竟一枚,日有熹竟一枚,合券十一元。夜子佩来。

  二十六日昙。上午寄和孙信。午后理发。收本月奉泉二日。

  二十七日昙。午后同师曾至其寓借书。寄家本月用泉百,海生汇款。

  二十八日昙。午后同戴螺?游小市。下午小雨。夜钱玄同来。

  二十九日晴。上午得宋知方信,二十四日发。午后往留黎厂买得《更封残画象》一枚,《翟蛮造象》一枚,共二元。晚小雨。

  三十日晴,风。上午寄马叔平信。寄三弟《自然史》一册。得封德三信。午后游小市。夜潘企莘来。

  三十一日晴。星期休息。午后往留黎厂买《石门画象》并阴二枚,《李洪演造象》一枚,《建崇寺造象》并阴二枚,《杨显叔造象》一枚,《张神龙息茂墓记》一枚,共泉八元。

四月编辑

  一日晴。上午寄季市《新青年》并二弟讲义共一卷。得丸善明信片。午后游小市。赙李梦周二元。得马叔平信。

  二日晴。午后自至小市游。

  三日晴。上午得东京堂寄书籍二册并信。得丸善信。

  四日昙。上午寄东京堂及丸善信各一。午后寄常毅箴信并书二册。

  五日昙。晚钱玄同、刘半农来。夜风。

  六日晴。上午得福子信,三月卅一日发。午后游小市。晚王式乾来。夜李霞卿来。宋子佩来。

  七日晴。星期休息。上午同二弟游留黎厂,又至公园饮茗,晚归。

  八日昙。休假。上午得三弟及芳子信,四日发。下午铭伯先生来。

  九日昙。上午得福子照象一枚。得丸善信。夜诗荃来。

  十日昙。上午得二弟妇信,六日发。得许诗荃信。夜常毅?抱其孺子来,并交券十五元,买《殷文存》及《古明器图录》去。

  十一日昙。上午赠陈师曾《张奢碑》一枚。午后往中国银行汇家用泉七十,上月分。下午同陈师曾往留黎厂同古堂代季市刻印,又自购木印五枚,买印石一枚,共六元。往德古斋买《朝侯小子残碑》阴一枚,二元。又《杜?等造象》四枚,三元。晚寄许诗荃信。

  十二日晴。午后东京羽太家寄来煎饼二合。

  十三日晴,大风。无事。

  十四日晴,大风。星期休息。上午往圣安寺?许季上夫人。午后往留黎厂,以重出拓片就德古斋易他本,作券廿,先取残画象一枚,作券四元。又买北齐翟煞鬼墓记石一方,券廿,云是福山王氏旧物,后归?阳端氏,今复散出也。下午马幼渔来。李霞卿来。

  十五日晴,午后风。无事。

  十六日晴。下午自游小市。

  十七日晴。上午东京堂来信并书一包。下午风。

  十八日晴。夜宋子佩来。

  十九日晴。上午得丸善信。午二弟来部,同至和记饭,并邀齐寿山。晚往留黎厂取季市印及所表字联,又取自刻木印五枚,工五元,所表拓本二十枚,工三元。

  二十日晴。上午得二弟妇信,十六日发。午后游小市。晚往铭伯先生寓,病未见,交出季市印及对联于其工人,属转送。

  二十一日昙。星期休息。午后往留黎厂德古斋,得画象砖拓片五枚,言是大吉山房所藏,又孙世明等造象五枚,共券四元,仍以重出拓本直推算,又取《姚保显造石塔记》一枚,无直。夜钱玄同来。

  二十二日晴,晚风。无事。

  二十三日昙。夜蒋抑之来。

  二十四日晴。上午得二弟妇信。得丸善书二本。下午游小市。晚小雨。

  二十五日晴。夜李霞卿来。风。

  二十六日晴。下午收本月奉泉三百。晚钱玄同来。

  二十七日晴,下午风。无事。

  二十八日晴。星期休息。午前往留黎厂买专拓九枚,二元,重本直易讫。又买韩显宗及赵氏墓志各一枚,共五元;造象三种四枚,共六元。午后铭伯先生来。下午鹤?先生来。风。

  二十九日晴。午后往中国银行汇泉九十,本月家用。戴芦?贻腊肉一包。夜魏福绵来。雨。

  三十日雨。上午为二弟寄小包一于家。午后晴。

五月编辑

  一日晴。无事。

  二日昙。下午往铭伯先生寓。晚玄同来。夜小雨。

  三日昙。午后往留黎厂,得玉函山隋唐造象大小卅五枚,《郗景哲等残造象》一枚,作直四元,以重出拓本易之。又得周《王通墓志》一枚,一元。晚得李霞卿信。夜潘企莘来。

  四日晴。无事。

  五日昙。星期休息。上午韩寿晋来。下午王式乾来,付与泉七十,并前徐宗伟所假泉十共八十,汇作四月家用。晚风。

  六日晴。上午寄季市《新青年》第四本乙本。午后游小市。夜蒋抑之来。

  七日晴。夜宋子佩来。

  八日晴。夜宋子佩来。

  九日晴。午后得东京堂明信片。往留黎厂买杂伪拓片六枚,二元。又取所表拓本廿一枚,工三元。晚澄云堂人来,选买端氏藏石拓片六种十八枚,五元。

  十日昙。午二弟来部,同齐寿山至和记饭。下午雨。寄伍仲文信。

  十一日雨。晚以师曾函往朱氏买专拓片,并见泉二,复云拓片未整理,泉收也。

  十二日晴。星期休息。下午昙,雷。得沈尹默信。夜钱玄同来。

  十三日晴。上午师曾交朱氏所卖专拓片来,凡六十枚,云皆王树?所藏,拓甚恶,无一可取者。下午往留黎厂买《文士渊造象》二枚,题名残石一枚,杂专拓片七枚,各一元。晚铭伯先生携诗英来,云季市眷明日行。

  十四日晴。晚宋子佩来。夜失眠。

  十五日晴。下午昙。无事。

  十六日晴。令图书分馆庖人治晚肴,月泉五元五。

  十七日昙。午后往留黎厂付表拓本。寄李遐卿信。

  十八日昙。上午徐以孙来。东京堂寄来书籍一包。晚往铭伯先生寓。

  十九日昙,大风。星期休息。小疾。

  二十日晴。头及四支痛。

  二十一日晴。许季上赠《梦东禅师遗集》一本。家寄来茗一合。晚服规那。

  二十二日晴。午后理发。晚寄子佩信,夜钱玄同来。失瞑。

  二十三日昙。午后往图书分馆。往留黎厂德古斋买得恒农墓专拓片大小百枚,内重出二枚,二十四元。《江阿欢造象》一枚,《讳德墓志》一枚,各二元。夜雨。

  二十四日雨。上午得伍仲文信,廿日发。得三弟妇信。晚假于紫佩券廿。

  廿五日雨。下午得李霞卿信并帖签廿四枚。

  廿六日昙。星期休息。午后晴。铭伯先生来。晚得宋子佩信并为代购书箱四,连架二,共值券二十三元,付讫。夜失睡。

  廿七日晴。午后收本月奉泉三百。往留黎厂买马祠伯、殷双和造象各一枚,六角。往大栅阑买草冒一枚,二元。晚小雨。夜钱玄同来。

  廿八日晴。午后往中国银行汇家用泉百。晚寄铭伯先生信。子佩来。

  廿九日晴。上午孙伯康来,持有郦藕人信。得许季市信,廿三日发,午后复之。师曾持《黄初残石》拓片来,凡三石,云是梁问楼物,欲售去,因收之,直券廿。下午往留黎厂收《武猛从事造象坐》拓片二枚,一元四角。夜雷雨。

  卅日晴。上午得铭伯先生信。晚雷雨。

  卅一日晴,风。上午东京堂寄来《新进作家丛书》五册。午后二弟来部,同至东升平园浴,又至大栅阑内联升为丰定制革履。又由留黎厂德古斋假《嵩山三阙》全拓一卷而归。

六月编辑

  一日晴。上午同二弟往大学校访蔡先生及徐以孙,阅《支那美术史雕塑篇》。午在第一春饭。午后游公园,遇小风雨,急归已霁。寄铭伯先生信。

  二日晴,风。星期休息。午后得徐以孙信并《吕超墓志》拓片一枚,及家藏金石小品拓片二十一枚,昨发。

  三日晴。上午得徐以孙信并转寄顾鼎梅所赠残石拓片九枚。二弟往邮局寄家用泉百,上月分。

  四日晴。上午得东京堂信。午后往留黎厂德古斋买《嵩山三阙画象》拓本一分计大小三十四枚,券三十六元。又晋残石并阴合一枚,一元。又至震古斋买《朱博残石》一枚,四元;《刘汉作师子铭》一枚,五角;《密长盛造桥碑》并阴二枚,一元;《千佛山造象》十二枚,二元;《云门山造象》十枚,一元。晚德古斋人来,为拓《库汗安洛象》及《翟煞鬼记》各六枚。风。

  五日晴。上午赠徐以孙《库汗安洛造象》、《翟煞鬼记》拓本各一枚,二弟持去。

  六日晴。上午得杨莘士信。晚李遐卿来。帖估来,买《仓龙庚午石》一枚,一元。

  七日晴。无事。

  八日晴。晚宋紫佩来。铭伯先生来。夜钱玄同来。

  九日昙。星期休息。下午洙邻兄来。

  十日晴。午后往留黎厂买《里社残碑》并阴二枚,似晋刻,又《元思和墓志》一枚,共券十二元,其内六元以售去之重出拓本抵消讫。

  十一日晴。上午寄杨莘士信。夜风,又雷雨。作《吕超墓志》跋。

  十二日昙。上午寄以孙先生信。晚得铭伯先生信并肴二品。夜雷雨。

  十三日晴。夏节休假。无事。

  十四日晴。上午收东京堂所寄书籍一包。

  十五日晴。晚宋紫佩来。商契衡来。

  十六日晴。星期休息。上午铭伯先生来。午后寄常毅?信并还与《中国学报汇编》五本。

  十七日晴。上午寄季市《新青年》及二弟讲义共一卷。寄二、三弟妇信。

  十八日晴,热。托齐寿山买羔皮五件,计直共券百,午后作二包寄家。

  十九日晴。上午钱稻孙赠《示朴斋骈文》一册。午后寄季市信。晚宋紫佩来。夜李霞卿来。雷雨。

  二十日晴。晨二弟发向越中。晚得钱玄同信。夜雷雨。

  二十一日雨。上午寄沈尹默信。

  二十二日晴。上午寄羽太家信并泉卅,七月至九月分。午后往留黎厂德古斋买《郎邪台刻石》拓本一枚,又汉画象一枚,有字,伪刻,共券六元。又在神州国光社买《神州大观》第十三集一册,石印《古泉精选拓本》二册,亦共券六元。下午得和孙信,十八日潞城发。晚小风雨。得沈尹默信。夜钱玄同来。

  二十三日晴。星期休息。上午子佩来。午后往铭伯先生寓。下午得以 先生信,附介绍函二封。

  二十四日晴。上午得中西屋明信片。得伊文思书馆寄二弟信。代二弟寄大学文科教务处信,内试卷也。寄二弟信,附钱玄同笺(七四)。寄和孙信。夜李遐卿来。得三弟妇及丰、晨合照象一枚,廿日寄。

  二十五日晴。上午得二弟明信片,廿二日沪发。午雨一陈。晚衡山先生来。

  二十六日雨。上午得三弟信,十八日发(三二),又一函,廿二日发(三三)。得二弟明信片,廿一日南京发。寄二弟信,附与二弟及三弟妇笺,又以孙先生介绍拓专函二封。下午收本月奉泉三百。晚晴。

  二十七日晴。上午往中国银行汇本月家用泉百并函(不列号)。代二弟寄实业之日本社银三?六十钱,定《妇人世界》,从七月起。午后往留黎厂商务馆预约《?斋集古录》一部,付半价,合券十三元五角。又买古币四枚,一元;《马氏墓志》一枚,一元。晚钱玄同来。夜子佩来还泉廿,又交宋孔显还二弟泉廿,赠以白玫瑰酒一罂。

  二十八日晴,大热。下午得浙江旅津公学函。晚雨。

  二十九日晴。上午得二弟信,廿五日越中发(卅四)。下午得中西屋寄二弟书一包,又丸善者一包,似误。访洙邻兄寓不得,因寄一函。夜孙伯康来别,言明日晨归。

  三十日昙。星期休息。晚钱玄同来。

七月编辑

  一日晴。上午寄二弟信(七十六),并书二本一包。得丸善信并书一包,又中西屋书一包,各一本,皆二弟所定。得家所寄茗二合。

  二日晴。上午寄二弟书二本一包。午同齐寿山至公园,下午从留黎厂归。

  三日晴。上午得丸善信并书二本一包。晚李遐卿来。

  四日昙。晨得二弟信,六月廿八日发(三八),又一函,卅日发(三九)。上午寄二弟信,附试卷一本。晚雷雨。

  五日晴。上午寄徐以孙先生信。下午得钱玄同信,夜复之。王式乾来假中券卅。

  六日晴。上午得丸善信并书一本。患咳,就池田医院诊,云是气管炎也,与药二种。夜小雨。

  七日昙。星期休息。下午晴。铭伯先生来。

  八日晴。上午往池田医院诊。午得二弟信,四日发(四十)。

  九日晴,风。上午得二弟信,内《不自然淘汰》译稿一篇,五日发(四十一)。得孙伯康明信片,五日杭州发。寄二弟信(七八)。寄丸善信。午后往留黎厂德古斋买《汉黄肠石题刻》大小六十二枚,券十三元;晋《张朗墓碑》并阴二枚,云是日本人藏石,券五元。夜录二弟译稿竟。

  十日晴。无事。

  十一日晴。上午寄钱玄同信。

  十二日晴。休假。上午得二弟信,八日发(四二)。得钱玄同信。午后往留黎厂。又往西升平园理发并浴。夜钱玄同来。

  十三日晴。上午得三弟信,附重久笺,八日发。寄二弟信并六月家用泉百(七九)。午得二弟所寄专拓片一包,九日发。夜轻雷。粘专拓。

  十四日晴。星期休息。上午得二弟信片,十日发。得玄同信。晚冯克书来,字德峻,旧越师范生,今在高师。夜范云台、许诗荃来谈。小雷雨。拓大同专二分。失眠。

  十五日晴。上午寄二弟信,附与三弟及重久笺各一(八○)。得二弟信,十一日发(四三)。得李遐卿信。晚钱玄同来并交代领二弟六月上半薪水泉百廿。得刘半农信。

  十六日晴。上午寄刘半农信。晚刘历青来。夜雨。

  十七日昙。上午得二弟信,十三日发(四四),又专拓一包,同日付邮。寄二弟《希腊文学研究》一册。午晴。往池田医院诊。夜雷雨。

  十八日晴。上午得二弟信并译文一篇,十四日发(四五)。寄二弟信(八一)。晚小雨一陈。

  十九日晴。上午得羽太家信,十日发。午后往留黎厂买《比丘惠晖等造象记》并象后刻经共三枚,一元。大学送二弟六月下半月薪水百廿至,代收之。夜雨。

  二十日晴。上午得二弟信并译稿一篇,十六日发(四六)。寄钱玄同信。午后齐寿山遣工来,付与泉二百。下午小雨即止。得二弟所寄书籍一包,十六日付邮。晚宋子佩来。夜钱玄同来,交与二弟十四日所寄译文一篇,并自所作文一篇。

  二十一日晴。星期休息。上午得刘半农信。下午寄二弟信(八二)。往铭伯{伯}先生寓。晚王式乾来假泉十。李遐卿来。夜大雨。

  二十二日雨。上午寄铭伯先生信。

  二十三日昙。上午得二弟信,十九日发(四七)。寄东京堂书店泉廿。

  二十四日晴。下午杜海生来。夜雷雨。

  二十五日晴。晨得二弟信,廿一日发(四八)。得丸善信二函。上午寄沈尹默信。寄二弟信(八三)。

  二十六日晴。上午收本月奉泉三百。午往杜海生寓交见泉百汇家,取据归。得二弟所寄书籍一本,译稿一篇,专拓四枚,廿二日付邮。晚得沈尹默信并诗。夜宋子佩来。

  二十七日晴。上午得二弟信,廿三日发(四九)。

  二十八日晴。星期休息。下午寄沈尹默信。李遐卿来。夜王式乾来还券卅,见泉十。盛热,失眠。

  二十九日晴。上午寄二弟信,附海生汇款据一枚(八四),又别寄《?用口语法》一册。往中国银行汇本月家用泉百。得二弟信,附《吴郡郑蔓镜》拓片二纸,廿五日发(五十)。夜钱玄同来并持来《伊勃生号》十册。

  三十日昙,上午大雨。汤尔和赠《蝎尾毒腺之组织学的研究报告》一册,稻孙持来。午后晴。

  三十一日晴。上午寄二弟信(八五)并《伊孛生》一册。送《伊孛生》于铭伯先生一册,又寄季市一册。往日邮局以券二十三枚引换《殷虚卜辞》一册,阅之,甚劣。午后往留黎厂买《会仙友题刻》及《司马遵业墓志》各一枚,共券五元。下午刘半农来。夜雨。

八月编辑

  一日小雨。上午得二弟信,廿八日发(五一)。寄家师范校简章四本。夜李遐卿来。

  二日雨。上午寄二弟信(八六)。晚晴。夜雨。

  三日雨。上午得二弟信并竟拓三枚,卅日发(五二)。

  四日昙。星期休息。下午铭伯先生来。晚晴。

  五日晴。上午得季市信,七月卅日发。寄二弟信(八十)。午后往留黎厂同古堂取所刻印章二枚,石及工价共券五元。下午得李遐卿信,附《大学日刊》一枚。夜钱玄同来并交二弟七月上半月薪水泉百廿。

  六日晴。上午得二弟信,二日发(五三)。得孙伯康信片,一日发,即答讫。下午刘半农、钱玄同来。许诗荃及其弟来。

  七日晴。下午洙邻来。夜子佩来。

  八日晴。上午得二弟信,四日发(五四)。寄二弟信(八八)。午后往留黎厂买"小泉直一"一枚,"布泉"二枚,小铜造象二坐,无字,共券六元。往青云阁买信笺一合,履一两,共券三元。下午得刘半农信。往铭伯先生寓还书,并交竟拓一枚,托转寄汴。夜雨。

  九日晴。上午赠师曾竟拓一枚。下午以银一元得小铜造象一区,沈氏物。夜潘企莘来。

  十日晴。上午得二弟信,六日发(五五)。得东京堂信片。寄蔡先生信。下午寄东京堂信。寄沈尹默信。夜雨。

  十一日雨。星期休息。晨寄二弟信(八九)。午后晴。游留黎厂,出青云阁至升平园理发并浴。晚复雨。

  十二日晴。休假。上午得二弟信,八日发(五六),即答(九十)。下午得沈尹默信,即答。收朗适之与二弟信。晚轻雷。

  十三日晴。上午收东京堂寄杂志六本,又别封一本。往浙江兴业银行写沪取汇券一枚。夜校碑。

  十四日晴。晨得二弟信并专拓一枚,十日发(五七)。上午寄二弟信,附胡适之笺及汇券,计旅费及买书泉共百(九一)。寄徐以孙先生信并专拓片一束,"龟鹤齐寿"泉、吕超墓竟拓各一枚。

  十五日昙。上午得二弟函,内译稿一篇,十一日发(五八)。得钱玄同信,午后复之。夜紫佩来。

  十六日晴。上午得福子信,十日发。夜玄同来并交二弟薪水百廿,七月下半。

  十七日晴。上午得二弟信并《维卫象记》拓片一枚,十三日发(五九),又书一包,附文稿一篇,同日付邮。寄二弟信,附与二弟妇笺一枚(九二)。午后往留黎厂买杂汉画象六枚,《白驹谷题字》二枚,共券六元。下午得李遐卿信。夜刘半农来。

  十八日晴。星期休息。上午得二弟明信片,十四日发。下午往铭伯先生寓。晚大雷雨一阵。少顷月出。

  十九日晴。上午寄二弟信(九三)。

  二十日晴。午后得徐以?先生信。得二弟信,附二弟妇笺,又镜拓片四枚,十六日发(六十)。

  二十一日晴。上午得二弟信,十七日发(六一)。寄二弟信,附与二弟妇笺(九四)。寄季黻信。午后铭伯先生送肴二器。夜李遐卿来。

  二十二日晴。上午寄徐以孙先生信。午后往留黎厂。

  二十三日昙。上午得二弟信,十九日发(六二)。午晴。晚杜海生来。夜子佩来。

  二十四日拂晓雨,晨霁。上午寄二弟信(九五)。下午又雨。

  二十五日昙。星期休息。上午得二弟信并译文二篇,廿一日发(六三),午寄复信(九六)。寄钱玄同信。下午铭伯先生来。夜雨。

  二十六日雨。上午得蔡谷青函并通知书一件,廿二日发。收奉泉三百。

  二十七日小雨。上午寄蔡谷青信。下午得孙伯康明信片,二十一日东京发。夜钱玄同来。伤风发热。

  二十八日晴。上午得二弟信并译稿一篇,廿四日发(六四),即复(九七)。午后寄蔡先生信。令刘升往中国银行汇本月家用泉百。晚铭伯先生来。夜得李遐卿信。

  二十九日晴。上午寄宋子佩信并还书。得汤尔和信。午后往留黎厂买《杨宣碑》一枚,《广业寺造象碑》一枚,共券四元。下午刘半农来,交与二弟所译小说二篇,《随感录》一篇。夜得蔡先生信。

  三十日晴。上午得宋知方信,廿六日杭州发。寄二弟及三弟信(九八)。寄汤尔和信。午后往杜海生寓交泉百,取汇据一枚。下午得刘半农信,即复。夜子佩来。服规那丸四。

  三十一日晴。上午得丸善信并《法国文学》一册。得孙伯康信,廿五日发。午得[?]往齐寿山家饭,同坐张仲苏、王画初、顾石君、许季上、朱孝荃、戴螺?,共八人。晚往铭伯先生寓。夜李遐卿来假去见泉十五。

九月编辑

  一日晴。星期休息。上午得二弟信,附专拓二枚,廿八日发(六五)。

  二日晴。上午寄三弟信,附汇据一枚,计泉百,上月及本月家用,又附通知书一函(九九)。午后得东京堂信,即复。寄孙伯康信又规程一束。

  三日晴。上午得二弟信,卅日发(六六)。下午雨。

  四日晴。上午寄刘半农信并文一篇,杂志八本。下午得玄同来信。晚往铭伯先生寓。王式乾来假去券册。

  五日晴。上午寄钱玄同信。晚宋子佩来。

  六日晴。上午得二弟信,二日发(六七)。寄宋知方信。

  七日晴。上午托朱孝荃买《大乘法苑义林章记》一部七本,券三元。午后往留黎厂买汉专拓片三枚,杂造象拓片十枚,共券五元。

  八日晴。星期休息。李匡辅母故,设奠于广惠寺,上午赴吊并赙四元。夜发热,服规那丸二。

  九日昙。上午得二弟信片,六日上海发。下午往午门,出公园归寓已晚。夜铭伯先生来。服规那丸四粒。

  十日晴。上午胡君博厚来托为入学证人。午后小雨。往大学作证讫,访尹默,又遇幼渔,谈少顷出。晴。夜二弟到京,持来茗一大合,干菜一筐,又由上海购来书籍六种十三册,合券十二元,目在书帐。子佩、遐卿由驿同来,少坐去。谈至夜分睡。风。

  十一日晴。上午见三弟信,二弟持至。夜钱玄同来。

  十二日昙,午后晴。晚铭伯先生来。夜买慈善救济券二条。

  十三日晴。晚往铭伯先生寓。夜食蟹二枚。

  十四日晴,风。上午许季上赠天竺佛迹影片十一枚。

  十五日晴。星期休息。下午食蟹二枚。

  十六日昙。上午得羽太家信,七日发。得孙伯康信片,八日发。晚寄铭伯先生信。夜小风雨。

  十七日晴。上午寄羽太家信。午后寄玄同信。晚雨一陈霁。夜复寄玄同信。寄鸡声堂信,二弟写。

  十八日晴,风。上午寄家果饵一合。午后往留黎厂买北周《华岳颂》并唐刻后碑共二枚,券二元。下午支本月奉泉百五十。晚杜海生来。夜濯足。

  十九日晴,风。阴历中秋,休假。午后洙邻兄来。下午小雨即晴。刘半农来。许季上来。晚铭伯先生送食物二器。

  二十日晴。下午同戴芦?游小市。

  二十一日晴。下午往留黎厂买《殷虚书契精华》一册,券三元;《涵芬楼秘笈》第三至第五集共二十四册,券十二元。托刘半农卖去《殷虚卜辞》,得日金券廿元。晚赵鹤年君来。夜铭伯先生来。

  二十二日晴。星期休息。无事。夜录《唐风楼金石跋尾》起。

  二十三日晴。无事。

  二十四日昙。上午校《鲍氏集》。夜宋子佩来。

  二十五日昙。午后寄赵绍仙信。下午校《鲍集》讫。季市夫人讣至,赙银四元,托协和汇寄。得王式乾信。晚赵绍仙来。夜风。

  二十六日晴。上午寄王式乾信。下午收本月奉泉百五十。晚杜海生来,交与泉二元,曾吕仁母寿屏资也。夜宋子佩来。作《随感录》一篇,四叶。

  二十七日晴。下午寄羽太家信并泉廿。往留黎厂买专拓片二十枚,券二元。夜大风,小雷雨,杂少许雹。

  二十八日晴。午后往留黎厂买瓦当拓片枚,币六元。又《中国名画》廿集一册,三元。

  二十九日晴,风。下午王式乾来,付与泉七十八元,合前假券,折见泉百,汇家用。夜得李遐卿信。钱玄同来。

  三十日晴,风。下午收?隐庐书目一册。

十月编辑

  一日晴。休假。下午铭伯先生来。

  二日晴。上午寄家信并泉七十,上月家用。午后理发。

  三日昙。上午寄李遐卿信。午雨。下午寄还丸善英文书一册。晚晴又雨。

  四日晴。午后往留黎厂。

  五日晴,大风。无事。

  六日晴,风。星期休息。下午钱玄同来。二弟发热卧,似流行感冒。

  七日晴。自发热。上午与潘企莘信,属请假。得二弟妇信,三日发。晚寄刘半农信。夜潘企莘来。服规那丸五。

  八日晴。续病假。上午得李遐卿信。服规那丸四。

  九日大风,小雨。续病假。下午得刘半农信。服规那丸四。

  十日晴。休假。上午许季上来。午后李遐卿来。晚刘半农、宋子佩来。

  十一日晴。续病假。午后齐寿山来。下午戴芦?来。托子佩买绒裤二要,券八元;兜安氏补肺药四合,券五元,与二弟分服。

  十二日晴,风。上午寄三弟信。寄丸善书店信。夜子佩来。

  十三日晴,风。星期休息。无事。

  十四日晴。上午二弟往日邮局取《?教之美术及历史》一册来,价日金五?六角,合券七元。夜钞《唐风楼金石文字跋尾》讫,连目录共六十四叶。

  十五日晴,风。无事。夜写《淮阴金石仅存录》起。

  十六日晴。上午得徐宝谦信。午后往留黎厂定刻印,计"周氏"二字连石值券二元。买《三公山碑》并侧二枚,汉画象二枚,共券四元;魏、齐造象三种九枚,六元;《韩木兰墓铭》一枚,一元。

  十七日昙。午后游小市。雷、雹一阵霁,大风。得邵仲威、胡芬舟讣,各赙二元。

  十八日晴。上午得杜海生信。

  十九日晴。上午得二弟妇及三弟妇信。午后访杜海生,交泉六十。取印。

  二十日晴。星期休息。上午寄二、三弟妇信。午敦古谊帖店来,留造象三种,未议价。下午铭伯先生来。夜得李遐卿信,取同学会帐目,属二弟明日与之。大风。

  二十一日晴。上午收三弟所寄德文书四本,十七日付邮。得东京羽太家信,五日发。午后往留黎厂敦古谊帖店买定造象二种八枚,券五元;卖与禹陵窆石拓本一枚,作券二元,添付券三元讫。

  二十二日晴。无事。

  二十三日晴。无事。

  二十四日晴。上午得三弟信。寄家信并本月用泉百,由海生汇。

  二十五日晴。夜宋子佩来。

  二十六日晴。上午收本月奉泉三百。下午访杜海生,补交泉四十。

  二十七日晴。星期休息。上午铭伯先生来。午后同二弟往留黎厂买《薛广造象》一枚,《合村长幼造象》四枚,各券三元。又《卢文机墓志》一枚,券一元。复至观音寺街青云阁饮茶,傍晚步归。寄东京堂书店信。

  二十八日昙,风。下午得李遐卿信。

  二十九日晴。上午寄王式乾信。

  三十日晴。上午寄季市《新青年》五之一二各一本,《部令汇编》一本。

  三十一日晴。下午得王式乾信。

十一月编辑

  一日昙。上午得钱玄同信,午后复。小雨即止。夜作《随感录》二则。二日晴,风。上午寄家信并泉九十,上月分。晚子佩来。

  三日晴。星期休息。夜钞《淮阴金石仅存录》并讫,总计八十九叶。雨。

  四日雨不止歇。无事。

  五日晴。无事。

  六日晴,风,始冰。午后寄钱玄同信,附二弟信。

  七日晴。无事。夜得钱玄同信。

  八日晴。午后得潘企莘信。买靴一两券三元。夜濯足。

  九日晴,风。上午得三弟信。午后服燕氏补丸四粒。晚泻三次。

  十日晴。星期休息。徐吉轩祝其父寿,午往并出屏资三元。范吉六嫁女,出幛资二元。午后李遐卿来。铭伯先生来。

  十一日晴。午后往观音寺街买绒衣一件,手衣一双,共券五元,又买食品少许。

  十二日晴。上午寄王式乾信。下午朱孝荃赠麻菌二束,晚铭伯先生来,分赠一束。

  十三日晴。上午得东京堂信片,二日发。午后二弟来部,同至留黎厂,在德古斋买《陆绍墓志》一枚,《永平残造象》一枚,《比丘道宝造象记》并侧三枚,共券四元。又由青云阁出至升平园浴。晚钱玄同来。夜风。

  十四日晴。上午得李遐卿信。午后寄铭伯先生信。夜宋子佩来。

  十五日晴。无事。

  十六日微雪即止。无事。

  十七日晴。星期休息。上午许季上来。晚得钱玄同信。

  十八日晴。下午寄钱玄同信。夜得王式乾信。

  十九日晴。午后往瑞蚨祥买手衣二具,围巾二条,共券十八元,与二弟分用。又至信昌药房买碘钾二盎斯,苦味丁几五十格伦,共券二元二角。夜蒋抑之来。

  二十日晴。上午得二弟妇信。午后师曾持梁文楼所藏拓本数种来,言欲售,因选留《贾公阙》一枚,元公、姬氏墓志残石拓本各一枚,共券十六元。买鸡那霜丸一瓶,燕医生除痰药一瓶,共券七元。

  二十一日昙。上午东京堂寄到书籍五本。午后往中国银行汇本月家用泉百并信。夜大风。

  二十二日晴,风。无事。

  二十三日晴。夜季自求来。

  二十四日晴。星期休息。无事。

  二十五日晴。无事。

  二十六日晴。下午收本月奉泉三百。捐于欧战协济会卅。

  二十七日晴。下午往留黎厂商务印书馆取《?斋集古录》一部二十六册,付足预约后半价券十八元。

  二十八日晴。休息。下午铭伯先生来。晚刘半农、钱玄同来。

  二十九日昙。休假。下午雨雪。许季上来。夜风。

  三十日晴,风。晚得王式乾信。

十二月编辑

  一日晴。星期休息。无事。

  二日晴。上午寄家信并泉七十又五,前月分。下午往留黎厂买《攀古楼汉石纪存》一册,券一元。晚铭伯先生送肴二种。

  三日晴。午后理发。又买Pepana一合,券六元。

  四日晴。晚钱玄同来。

  五日晴。无事。

  六日晴,风。上午寄家小包一。午二弟至部,邀齐寿山同至和记饭。夜宋子佩来。得李遐卿信。

  七日晴,风。无事。

  八日晴。星期休息。午后李遐卿来还泉十五,合券卅二元。潘企莘来。张协和来。

  九日晴。午后假与协和泉百。

  十日昙。午从齐寿山假泉百,转假协和。午后晴。得丸善信片。

  十一日晴。晚钱玄同、刘半农来。

  十二日晴。无事。

  十三日晴,晚风。无事。

  十四日晴。午后往留黎厂买《皆公寺尼道仕造象》一枚,《郭始孙造象》四枚,共券三元。

  十五日晴。星期休息。午后铭伯先生来。

  十六日晴。上午东京堂寄来书籍两本。晚宋子佩来。

  十七日晴。晚铭伯先生来。夜刘半农、钱玄同来。

  十八日晴。下午寄羽太家信并泉册。

  十九日雨雪。无事。

  二十日雨雪。上午寄三弟信。

  二十一日晴,下午昙。无事。

  二十二日晴,风。星期休息。刘半农邀饮于东安市场中兴茶楼,晚与二弟同往,同席徐悲鸿、钱秣陵、沈士远、君默、钱玄同,十时归。

  二十三日晴。休假。午后铭伯先生来。

  二十四日晴。上午寄许季市《新青年》二本,又三弟一本并书二册,一包。

  二十五日晴。休假。下午得二弟妇信。晚洙邻兄来。

  二十六日晴。上午寄二弟妇信。收本月奉泉三百。晚往东板桥马幼渔寓,吴稚晖、钱玄同及二弟俱先在,陈百年、刘半农亦至,饭后归。

  二十七日晴。午后往留黎厂买"安邑"币二枚,券三元。又《西狭颂》、《五瑞图》一分三枚,六元;残石二枚,二元;无名画象一枚,二元。晚王式乾来。夜得李遐卿信。

  二十八日晴。上午寄家信并泉百。午二弟至部,邀齐寿山同往和记饭。夜宋子佩来。

  二十九日晴。星期休息。午后许诗荃、诗荀来。铭伯先生来。下午陈百年、刘半农、钱玄同来。得三弟信,二十五日发。

  三十日晴。还齐寿山泉百。夜寄李遐卿信。

  三十一日昙。上午寄家信并泉七十,又代寿山制衣泉三十。东京堂寄来书籍二本。夜铭伯先生贻肴二器。夜大风。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