鯤化為鵬賦

鯤化為鵬賦
作者:高邁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276

北溟有魚,其名曰鯤,橫海底,隘龍門,眼侖侖而明月不沒,口呀呀而修航欲吞。一朝乘陰陽之運,遇造化之主,脫我鬛,生我翅羽,背山橫而壓海嵯峨,足山立而偃波揭豎,張皇聞見,卓犖今古。過魯門者累百,曾莫敢睹;來條支者成群,又何足數?既負此特達壯心,亦有取也。若迺張垂天,激洪漣,海若簸其後,陽侯騰其前;洶如也,皓(一作皎)如也,蛟螭為之悚(一作怛)怖,洲島為之崩騫。如此,上未上之閒,邈矣三千。接海運,摶風便,飛廉倏而走,羊角忽而轉;勃如也,蓬如也,雲溟為之光掩,山澤為之色變。如此,高未高之閒,騰夫九萬。足踏元氣,背摩太清,指天池以遙集,按高衢而迅征;時與運並,道與時行,遺夭閼之類,放逍遙之情。如此,自一日,亙千歲,陰數與陽數際,迺下夫南溟之裔。嗚呼!誰無借便之事?九萬三千,故非常情之所希冀;誰無回翔之圖?一舉六月,故非常情之所覬覦。由此言之,則鳳凰上擊,誠未得其錙銖;鴻鵠一舉,適可動其盧胡。況鷦鷯(一作鶉鵪)之輩,尺鷃之徒,易安易給,其足其居。須臾之閒,騰躑無數;齷齪之內,翩翻有餘。伊小大之相絕,亮在人而亦爾。淩雲詞賦,滿腹經史,婆娑獨得,肮髒自是,不大遇,不大起。謂斯言之無徵,試假借乎風水,看一動一息,凡曆天機(一作夫幾)千萬裏。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