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鳳翔八觀
作者:蘇軾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東坡全集‎

    《鳳翔八觀》詩,記可觀者八也。昔司馬子長登會稽,探禹穴,不遠千里;而李太白亦以七澤之觀至荊州。二子蓋悲世悼俗,自傷不見古人,而欲一觀其遺迹,故其勤如此。鳳翔當秦、蜀之交,士大夫之所朝夕往來此八觀者,又皆跬步可至,而好事者有不能遍觀焉,故作詩以告欲觀而不知者。


    目录

    石鼓编辑

    冬十二月歲辛丑,我初從政見魯叟。
    舊聞石鼓今見之,文字郁律蛟蛇走。
    細觀初以指畫肚,欲讀嗟如箝在口。
    韓公好古生已遲,我今況又百年後。
    強尋偏旁推點畫,時得一二遺八九。
    我車既攻馬亦同,其魚維鱮貫之柳。
    (其詞云:我車既攻,我馬既同。又云:其魚維何,維鱮維鯉。何以貫之,維楊與柳。惟此六句可讀,餘多不可通。)
    古器縱橫猶識鼎,眾星錯落僅名斗。
    模糊半已似瘢胝,詰曲猶能辨跟肘。
    娟娟缺月隱雲霧,濯濯嘉禾秀稂莠。
    漂流百戰偶然存,獨立千載誰與友。
    上追軒頡相唯諾,下揖冰、斯同鷇㝅。
    憶昔周宣歌《鴻雁》,當時籀史變蝌蚪。
    厭亂人方思聖賢,中興天為生耆耇。
    東征徐虜闞虓虎,北伏犬戎隨指嗾。
    象胥雜沓貢狼鹿,方召聯翩賜圭卣。
    遂因鼓鼙思將帥,豈為考擊煩蒙瞍。
    何人作頌比《嵩高》,萬古斯文齊岣嶁。
    勛勞至大不矜伐,文武未遠猶忠厚。
    欲尋年歲無甲乙,豈有名字記誰某。
    自從周衰更七國,竟使秦人有九有。
    掃除詩書誦法律,投棄俎豆陳鞭杻。
    當年何人佐祖龍,上蔡公子牽黃狗。
    登山刻石頌功烈,後者無繼前無偶。
    皆云皇帝巡四國,烹滅強暴救黔首。
    六經既已委灰塵,此鼓亦當遭擊剖。
    傳聞九鼎淪泗上,欲使萬夫沈水取。
    暴君縱欲窮人力,神物義不汙秦垢。
    是時石鼓何處避,無乃天公令鬼守。
    興亡百變物自閑,富貴一朝名不朽。
    細思物理坐嘆息,人生安得如汝壽。

    詛楚文编辑

    碑獲於開元寺土下,今在太守便廳。秦穆公葬於雍橐泉祈年觀下,今墓在開元寺之東南數十步,則寺豈祈年之故基耶?淮南王遷於蜀,至雍,道病卒,則雍非長安,此乃古雍也。

    崢嶸開元寺,仿佛祈年觀。
    舊築掃成空,古碑埋不爛。
    詛書雖可讀,字法嗟久換。
    詞云秦嗣王,敢使祝用瓚。
    先君穆公世,與楚約相捍。
    質之於巫咸,萬葉期不叛。
    今其後嗣王,乃敢構多難。
    刳胎殺無罪,親族遭圉絆。
    計其所稱訴,何啻桀紂亂。
    吾聞古秦俗,面詐背不汗。
    豈惟公子邛,社鬼亦遭謾。
    遼哉千載後,發我一笑粲。

    王維吳道子畫编辑

    何處訪吳畫?普門與開元。
    開元有東塔,摩詰留手痕。
    吾觀畫品中,莫如二子尊。
    道子實雄放,浩如海波翻。
    當其下手風雨快,筆所未到氣已吞。
    亭亭雙林間,彩暈扶桑暾。
    中有至人談寂滅,悟者悲涕迷者手自捫。
    蠻君鬼伯千萬萬,相排競進頭如黿。
    摩詰本詩老,佩芷襲芳蓀。
    今觀此壁畫,亦若其詩清且敦。
    祇園弟子盡鶴骨,心如死灰不復溫。
    門前兩叢竹,雪節貫霜根。
    交柯亂葉動無數,一一皆可尋其源。
    吳生雖妙絕,猶以畫工論。
    摩詰得之於象外,有如仙翮謝籠樊。
    吾觀二子皆神俊,又於維也斂衽無間言。

    維摩像(唐楊惠之塑,在天柱寺)编辑

    昔者子輿病且死,其友子祀往問之。
    𨇤[1]鑒井自嘆息,造物將安以我為。
    今觀古塑維摩像,病骨磊嵬如枯龜。
    乃知至人外生死,此身變化浮雲隨。
    世人豈不碩且好,身雖未病心已疲。
    此叟神完中有恃,談笑可卻千熊羆。
    當其在時或問法,俯首無言心自知。
    至今遺像兀不語,與昔未死無增虧。
    田翁里婦那肯顧,時有野鼠銜其髭。
    見之使人每自失,誰能與結無言師。

    東湖编辑

    吾家蜀江上,江水綠如藍。
    爾來走塵土,意思殊不堪。
    況當岐山下,風物尤可慚。
    有山禿如赭,有水濁如泔。
    不謂郡城東,數步見湖潭。
    入門便清奧,怳如夢西南。
    泉源從高來,隨流走涵涵。
    東去觸重阜,盡為湖所貪。
    但見蒼石螭,開口吐清甘。
    借汝腹中過,胡為目眈眈。
    新荷弄晚涼,輕棹極幽探。
    飄搖忘遠近,偃息遺佩篸。
    深有龜與魚,淺有螺與蚶。
    曝晴復戲雨,戢戢多於蠶。
    浮沈無停餌,倏忽遽滿籃。
    絲緡雖強致,瑣細安足戡。
    聞昔周道興,翠鳳棲孤嵐。
    飛鳴飲此水,照影弄毿毿。(此古飲鳳池也。)
    至今多梧桐,合抱如彭聃。
    彩羽無復見,上有鸇搏䳺。
    嗟予生雖晚,考古意所妉。
    圖書已漫漶。猶復訪僑郯。
    《卷阿》詩可繼,此意久已含。
    扶風古三輔,政事豈汝諳。
    聊為湖上飲,一縱醉後談。
    門前遠行客,劫劫無留驂。
    問胡不回首,毋乃趁朝參。
    予今正疏懶,官長幸見函。
    不辭日遊再,行恐歲滿三。
    暮歸還倒載,鐘鼓已韽韽。

    真興寺閣编辑

    山川與城郭,漠漠同一形。
    市人與鴉鵲,浩浩同一聲。
    此閣幾何高,何人之所營。
    側身送落日,引手攀飛星。
    當年王中令,斫木南山赪。
    寫真留閣下,鐵面眼有棱。
    身強八九尺,與閣兩崢嶸。
    古人雖暴恣,作事今世驚。
    登者尚呀喘,作者何以勝。
    曷不觀此閣,其人勇且英。

    李氏園编辑

    朝遊北城東,回首見修竹。
    下有朱門家,破牆圍古屋。
    舉鞭叩其戶,幽響答空谷。
    入門所見夥,十步九移目。
    異花兼四方,野鳥喧百族。
    其西引溪水,活活轉牆曲。
    東注入深林,林深窗戶綠。
    水光兼竹淨,時有獨立鵠。
    林中百尺松,歲久蒼鱗蹙。
    豈惟此地少,意恐關中獨。
    小橋過南浦,夾道多喬木。
    隱如城百雉,挺若舟千斛。
    陰陰日光淡,黯黯秋氣蓄。
    盡東為方池,野雁雜家鶩。
    紅梨驚合抱,映島孤雲馥。
    春光水溶漾,雪陣風翻撲。
    其北臨長溪,波聲卷平陸。
    北山臥可見,蒼翠間磽禿。
    我時來周覽,問此誰所築?
    云昔李將軍,負險乘衰叔。
    抽錢算間口,但未榷羹粥。
    當時奪民田,失業安敢哭。
    誰家美園圃,籍沒不容贖。
    此亭破千家,鬱鬱城之麓。
    將軍竟何事,蟣虱生刀韣。
    何嘗載美酒,來此駐車谷。
    空使後世人,聞名頸猶縮。 (俗猶呼「皇后園」,蓋茂貞謂其妻也。)
    我今官正閒,屢至因休沐。
    人生營居止,竟為何人卜?
    何當力一身,永與清景逐。

    秦穆公墓编辑

    橐泉在城東,墓在城中無百步。
    乃知昔未有此城,秦人以泉識公墓。
    昔公生不誅孟明,豈有死之日而忍用其良。
    乃知三子徇公意,亦如齊之二子從田橫。
    古人感一飯,尚能殺其身。
    今人不復見此等,乃以所見疑古人。
    古人不可望,今人益可傷。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