鴻臚寺狀稱默啜使人朝宴設番客沙苑監李秀供羊瘦小邊使咸怨御史彈付法(沙苑監二條)

鴻臚寺狀稱默啜使人朝宴設番客沙苑監李秀供羊瘦小邊使鹹怨禦史彈付法(沙苑監二條)
作者:張鷟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173

滔滔碧海,萬穴於是朝宗;隱隱黃樞,百靈由其納款。長城絕地,高闕淩空。包玉塞而為險,控金微而作鎮。龍荒景促,則飛雪千里;龜林沍寒,則木皮三寸。韋韝毳幕,人傳食鼠之風;膻肉酷漿,俗染乘羊之化。處狼居而跋扈,台號單於;阻馬阪以挻祅,地名光祿。千里辮發,望夷邸而爭趨;五月披裘,瞻洛橋而下拜。聖朝仁以接物,德以和人,矜其屬國之情,待以蕃臣之禮。

李秀職編沙苑,位綰牧司,輒隱肥羊,翻將瘦寧。一羊供國,罕見滋繁,三百維群,如何檢察?羸肌薄毳,供旦餼而難充;瘠骨穿皮,濟晨炊而無用。主簿之號,空睹其髯;大夫之家,獨留其舌。遂使賢王結恨,恥大國之風輕;驕子相嫌,鄙中州之禮薄。憲司彈劾,允合公條;大理糾繩,固難私縱。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