鴿經
作者:張萬鍾 明
影印本:續修四庫全書第1119冊.pdf

鴿經

  鄒平張萬鍾扣之著

論鴿编辑

〔性〕鴿,陽鳥,鳩屬,其頸若癭,不雜交,每孕必二卵,伏十有八日而化。《埤雅》云:鴿喜合,凡鳥雄乘雌,惟此鳥雌乘雄。

〔德〕五倫之中,以鴛鴦配夫婦,謂其交頸有別,守節不亂也。鴿雌雄不離,飛鳴相依,有唱隨之意焉,觀之與人鐘鼓琴瑟之想。凡家有不肥之歎者,當養斯禽。

〔種類〕鴿之種類最繁,總分花色、飛放、翻跳三品。若曲檻雕欄、碧桐修竹之下,玩其文彩,賞其風韻,去人機械之懷,動人隱逸之興,莫若花色。如樓角橋頭、斜陽夕月之下,看六翮之沖霄,聽懸哨之清籟,起天涯蓴羹鱸膾之思,動空閨錦衾角枕之歎,莫若飛放。至於翻跳小技,止宜婦人女子女紅之暇,一博嘻笑,未可與二者比也。

〔羽毛〕五色各分為質,五色相間為文。聚如繡錦,散如落花,各合所宜,方稱佳品。如尖不宜藍,鶴袖不宜土合,腋蝶不宜青花,狗眼不宜瓦灰、班點之類。

〔飛〕花色論致,飛放論骨。有若柳絮隨風,流螢點翠,蹁躚時匝芳樹,窈窕忽上回欄。有如孤鶩橫空,落霞飄彩,或來如奔馬,去若流星。至翻跳之宜,則均斯二者。

〔鳴〕夜半寒鐘言其清,宮殿風鈴言其韻,蛩吟苔砌言其細,瀑布泉聲言其宏。若鸚鵡則傷於巧,倉庚則傷於媚,別鶴離鴻起人悲,寒猿征雁動人愁。備中和之韻,逸人之情,悅人之性,惟此聲與琴音相類。

〔宿〕秋鴿力軟,夏鴿毛希,春生者得震巽之氣,乃能乘風凌漢。辨飛之格,先論眼,次論宿。有聳肩縮項鶴夢鷹棲者,譬之奇駿伏櫪,神閒氣定,聽鼓鼙之聲,則奮然而怒。若交頸比翼,夜半啼鳴,豐采畢露者,不能摩雲摶霧。

〔食〕一日三時,使知節。聚粒一器,使不渙。五色聚散,雌雄卵壘,倏如覆暾,倏如旋螺,逼之不懼,撫之不驚,饑則相依,飽不颺去,是以取之。

〔眼〕諸格俱備,如雙睛違式,亦不入選。飛放論神,目光如電者,其神旺。花色論韻,眼橫秋水者,其韻遠。皂者宜銀,白者宜火,蘆花宜金,狗眼宜豆點子,插尾宜碧,銀灰宜銀沙土合,藍紫宜淡金,射宮宜丹砂。惟紅沙、紅金、磁白三種,諸色不宜。

〔嘴〕或如瓦雀之形,或如金玉之屑,或如牟麥,或如稻粱,或勾曲如雁隼,或寬博如象鼻,狀各不同,均為上品。若烏喙鶴箝之類,不可入格。夫鸚鵡以能言被樊籠,百舌以多語致反聲,金人三緘其口,猶防不謹,嘴舌之取短棄長,宜乎。

〔腳〕有毛腳,有雀爪,有鷹拳,有鴨掌,大都色宜紅,質宜嫩,骨宜短,三者入格,更饒態度,方云嘉種。態有美女搖肩,王孫舞袖,春風擺柳,魚游上水等類。昔水仙凌波於洛浦,潘妃移步於金蓮,千載之下,猶想其風神。如閒庭芳砌,鈎簾獨坐,玩其嫵媚,不減麗人。

〔鳳頭〕鴿之有鳳,如美人簪髻,丈夫加冠,雌常多於雄。有卷舒自如可與尾齊者, 有額羽分瓣如蓮花者,有前後兩開如梳背者,有繽紛如菊花者,有細旋如鸜鵒者,有左右披拂為眼鳳者,有頭毛上逆為後鳳者,皆可增花色之態,助翻跳之媚。若千里摶風者,反滋贅疣。

〔地產〕野鴿逐隊成羣,海宇皆然。若夫異種,各有產地。坤星銀稜產於晉,靼韃鶴秀產於魯,腋蝶產蜀黔,翻跳產大梁,諸尖產於粵西。鳳尾齊不生中國,產於烏撒烏蒙。射宮原無種,乃間氣所生,在狗眼巢中,惜其晝視不清,乳哺艱難。有黑花白地,眼如丹砂,如芙蓉者,可與鳳尾齊媲美。

〔沐浴〕春、秋日一次,夏日二次,即隆冬嚴寒,亦不可廢。浴氣須佳,態方畢露,初如征雁銜蘆,繼如野鷗映水,終如風度芙蕖,嬌裊不勝,觀鴿之妙,止於此矣。稽五代黃筌,好畫金盆圖,蓋本此也。

〔作巢〕昔臧孫氏山節藻棁,以藏蔡龜,君子謂之不智,禽獸之居,取避風雨可矣。房當向陽,勿太宏濶,週以木版以防鼠,牕以鐵線以避雁。更宜近讀書臥室,鳴能司晨,惰者知儆。

〔療治〕鴿性嗜豆,菉豆性冷,多食則病。受烟火之氣則病,不見陽光則病,不獲沐浴則病,飲啄不得沙石則病。熱病作喘,冷病下希,熱療以鹽,冷療以甘草。按禽鳥之療治,方書不載,窮之以理,察之以情,木石可格其性,况蠢動者乎。

花色编辑

諸禽鳥中,惟鴿於五色俱備,參差錯綜,成文不亂,是以有花色之目。大凡色者貴純,花者貴辨,羽毛既美,嘴眼合宜,便為佳品,翮之剛柔,非所論也。置於園林池館,馴順不驚,飛鳴依人,較霍家鴛鴦,殆曰過之。

〔鳳尾齊〕短嘴矮腳,鳳卷如輪,飛則舒於尾。齊有黑白鳳、白黑鳳,或紫鳳二色。又有藍、紫、土合三色,皆本色鳳,品格少遜,眼宜銀金。他色均不入格。

〔巫山積雪〕金銀短嘴,紐鳳雀爪,肩寬尾狹,音中角,其聲最高,純黑無間,背上有白花,細紋如雪,故名。一名麩背。有一種豆眼,項上有老鴉翎者,不入格。

〔金井玉欄杆〕金眼鳳頭,翅末有白稜二道如欄。若銀眼、豆碧等眼者,不入格。一名銀稜。

〔亮翅〕紐鳳雀爪,翅左右有白羽各半,如鶴秀,宜銀眼、玉眼。如他色則為皂子。

〔坤星〕金眼鳳頭,背有星七如銀,左三右四。按坤星與銀稜、亮翅、麩背,皆純黑,白斑,其名雖異,其種則一。銀稜巢中,間產麩背。

〔尖〕高不踰寸,長倍之,一茶器可覆雌雄,鴿中之小,惟遜丁香。嘴宜稻粱,腳宜雀爪。有皂,銀眼玉嘴;藍,豆眼銀嘴;紫,碧眼蠟嘴;銀,淡金眼鐵嘴,四色。凡尖,雌紐鳳,雄光頭。如土合雜斑、高腳長嘴等,雖小不入格。

〔十二玉欄杆〕有銀灰、青灰二種。紐鳳短嘴,自腹下前後平分二色,白尾十二,故名。形較尖稍大,鴿之小者,此其一也。一名半邊。宜豆眼,他者不入格。又一種黑者,純黑,背有銀毛梳背,最佳。如止尾白者,為插尾。

〔玉帶圍〕長身矮腳,金眼紐鳳,音中宮,其鳴悠長,橫有白羽一道如帶。有黑宜白圍,白宜黑圍、紫圍,紫宜白圍,一名紫袍玉帶,三色。

〔平分春色〕一名劈破玉,紐鳳金眼,形如腋蝶,自頭至尾,分異色羽一條如線。有紫宜白分,黑宜紫分或白分,白宜紫分或黑分,三色。沙眼、銀眼,俱不入格。

〔鶴秀〕銀嘴鴨掌,菊鳳,頭尾俱白,有黑、紫、土合、藍四色。羽毛如鶴之秀,故云。宜豆眼、金眼。兩腋稍見雜色者,不入格。

〔大尾〕他鴿尾皆十二,以象十有二月。惟此種二十四條,以按二十四氣。長身短嘴,有黑、白、紫三色,惟白色豆眼者最佳。

〔靴頭〕自項平分,前後二色,高腳雁隼,金眼紐鳳。他種鳳頭雌多於雄,惟此種雄多於雌。有黑、紫、藍三色。沙眼、銀碧等眼,俱不入格。又一種兩頭烏,白身,頭尾俱黑,嘴類點子,形如靴頭,鳳頭金眼者佳,豆眼、碧眼者次之。又一種兩頭紫,最佳。

〔雕尾〕短嘴白身,插黑尾十二,宜金眼、豆眼。

〔點子〕額上有黑毛如點,嘴上黑下白,一名陰陽嘴。沙眼、銀眼不宜。間有紫點、藍點者,最佳。又一種鳳頭點,若重瓣水仙者,不佳。

〔大白〕金眼紐鳳,一隻可重觔餘,其大者如雞,鳴音若鐘,可達四鄰,峩冠博帶,氣象巖巖。鴿中之大者,此種第一。

〔皂子〕短嘴矮腳,形如鶴秀。有菊花鳳、紐鳳。一種金眼蓮花鳳、銀眼梳背鳳者,可稱絕品。按鳳頭惟皂子、蘆花二種,各格俱全。

〔蘆花白〕毛澤如玉,間以淡紫紋。若秋老蘆花,故名。菊花鳳或蓮花鳳,金眼銀嘴,身長腳短,格如鶴秀者佳。有一種銀眼者,名明月蘆花,精妙不遜射宮。若長嘴高腳,小頭沙豆眼者,為雜花白,不入格。

〔石夫石婦〕種出維揚。土人云:「石夫無雌,石婦無雄。」石夫黑花白地,色如灑墨玉。石婦純白,質若雪裏梅,短嘴圓頭,豆眼。鴿之小者,此其一種。

〔臥陽溝〕狀似腋蝶,聲更清越。自頭至尾,左右二色,如醉臥溝中,水濕半體。鐵嘴雁拳鸜鵒鳳,或菊花鳳,其種最佳。有紫白分者,有黑白分者,有藍白分者,俱宜淡銀金眼、玉眼。他眼不宜。

〔鵲花〕銀嘴金眼,長身短腳,文理與喜鵲無別,故名。馴順不減腋蝶,鴿中之良,此其一種。有紫鸜鵒鳳,深紫者佳。尾末有雜毛者,不入格。黑項下有老鴉翎者,不入格。二色。諸鴿嘴俱宜短,惟此種不拘。

〔紫腋蝶〕白質紫紋,嘴有灰色毛,四瓣,如蝶之形。腋有錦羽二團,如蝶之色,故名。銀嘴淡金眼者第一。此種不待調養,天性依人,良種也。又有黑白質黑花,藍白質藍花,淺藍色者佳。翅後有紫稜者為斑子,二色。又一種青花,最類斑點,以嘴𠼫蝶,故列腋蝶之後。

〔套玉環〕色宜純,環宜細。狀若靴頭者次,形如銀稜者佳。紐鳳,短嘴,金眼。有黑白環,紫白環,藍白環,三色。一種白質紫環、或黑環者最佳,惜不恒有。一名套項。

〔狗眼〕雀喙鷹拳,寬肩狹尾,頭圓眼大,眼外突肉如丹,高於頭者方佳。止宜豆眼、碧眼。外肉白者,用手頻拭,則紅。有黑,純黑如墨。又一種爛柑眼,如蜜羅柑皮,皂黑如百草霜。紫有深紫、淡紫二種。白忌小頭,藍忌尾有灰色。五花毛,五色羽相間,如錦。蓮花白,自頭至項,紫白相間,黑花白地,此種最佳。眼大者品同射宮,鷹背,色最潤,背有鱗文者佳。銀灰翅,末無皂稜者佳。十色。按狗眼乃象物命名之義,以狗之眼多紅,故名。實為西熬睛,俗多不知,姑仍舊呼可耳。

〔射宮〕其頭空洞可照,紅光直射腦宮,因名之。眼紅如琥珀,火燈隔照,彩若懸星,晝視最艱,故交在夜,一名夜合鴿。頭比狗眼更大,項較狗眼微長,行如美麗,又名美人鴿。有藍、白、紫、黑四色,惟白最佳。初無產地,生於狗眼巢中。又一種睛稍暗者,為火睛狗眼,非射宮也。

〔丁香〕嘴如牟麥,頭如核桃,體如瓦雀,聲中羽,其鳴最細,腳紅如丹砂,鳳起若紐絲。鴿中之小者,此其最也。有皂玉眼,項有綠毛者,為紅青,不入格。紫玉眼,銀嘴,尾有灰色者,不入格。藍玉眼,鐵嘴,身有白毛者,不入格。銀金眼,鐵嘴。四色。按丁香產於荊襄,皂者更佳,色不宜雜花,眼不宜沙豆。

〔麒麟斑〕即腋蝶。嘴無雜羽,腋無異色,背上斑文如麟甲,因名。翅末有稜二道,短嘴矮腳,金眼、豆眼者佳。有紫斑、白斑、深藍斑,三種。

〔韃靼〕夜分即鳴,聲可達旦,因以名之。雄聲高,雌聲低。高者如撾鼓,低者如沸湯,千百方止。有菊花鳳、遮眼鳳、後鳳三種。腳羽如扇,故飛不能出牆垣。較大白稍遜,鴿中之大者,此其次也。宜金眼、豆眼,有藍豆眼、白金眼者佳。紫豆眼,土合豆眼。雪頭,純黑,頭有白羽,一名落雪。五色。

〔賽鳴〕其形如鳩,惟嘴短頭大,豆眼、碧眼,鷹背色者佳。他色不入格。

〔金眼白〕形類銀稜,頭微小,銀嘴紐鳳。

〔鸚鵡白〕形類鶴秀,有菊花鳳、梳背鳳,惟蓮花鳳最佳。宜豆眼、碧眼、淡金眼三種。鴿中之嬌媚者,此其冠也。

飛放编辑

文鴿飛不離庭軒,此種六翮剛勁,直入雲霄,鷹鸇不能摶擊,故可千里傳書。不論羽毛嘴腳,睛有光彩,翅有骨力,即為佳品。

〔皂子〕項有綠毛者,為夏鴿,不耐遠飛。銀沙眼、象鼻嘴者為佳。又有銀襠,腹下有白毛一團。玉腿,兩腿有白羽。雪眉,兩眼上有白毛二道,如眉。玉翅,兩翅白羽,左七右八。四色。按皂子之種最多,惟此數種入格。如單劍、雙劍、銀稜等,羽毛雖美,非飛放之選。

〔銀灰串子〕色如初月,翅末有灰色線二條。此種飛最高,一日可數百里,飛放之中,此其冠也。一種瓦灰,稜線微粗,飛稍遜之。眼多紅沙、金沙二種,如銀眼者更佳。

〔雨點斑〕墨青,有皂文如雨點。

〔紫葫蘆〕金眼毛腳,飛不能遠,高可入雲,短嘴矮腳。有蓮花鳳者,可為花色。

〔信鴿〕不拘顏色,大都皂白為佳。身比丁香稍大,雙睛突出,光芒四射。雌雄不雙飛,雌飛不踰百里。旅人多攜雄遠出,數千里外,終日可至,其性戀巢,故中途不肯留連。

〔夜遊〕凡鳥皆夜栖,惟此種夜間能視,故名。短嘴矮腳,身長不踰銀稜,翅與尾齊,眼光如電。離巢不落樹木樓臺,冲霄直上,毫無倚傍,方入格。有鷹背豆眼、墨花豆眼、墨青豆眼、白金眼、火斑沙眼,火眼。有白、紫二色,六種。按夜遊原無種,信鴿同鳩哺子,即能夜飛。昔人懸哨者,此種。

翻跳编辑

翻者,飛至空中,如輪轉動也。有三種:自左至右,平飛轉動者,為高翻。自上至下,半空轉動者,為腰翻。飛不踰丈,逼簷牆而轉動者,為簷翻。肩寬尾狹者翻高,肩狹頭小者翻腰,身長尾狹者翻簷。跳者,飛不踰尺,不離堦砌,跳躍旋轉。一種肩寬身短,無倚附即轉,有憑藉方止者,名滾跳。一種身長頭小,行動四顧,聞聲響即轉者,為戲跳。一種進退維谷,逐尾即跳者,為打跳。總之翻跳原一種,其名不同,其致則一。

鳳頭白。宜淡金眼,菊花鳳。

鳳頭皂。宜銀沙眼,菊花鳳。

毛腳紫。毛不宜長,豆眼者佳。

蓮花白。毛腳豆眼者入格。

沙眼銀灰。後稜細者佳。

毛腳白。豆眼短嘴,長身者佳。

土合。毛腳眼鳳。

按:翻多光頭,跳多毛腳。跳子交合極艱,故哺雛最難,須加人力調護,方能生化。

典故编辑

蜀有蒼鴿,狀如春花。

北齊李繪,字敬之,河間太守。崔諶恃其弟暹勢,從繪乞糜角鴿羽。繪答書云:「鴿有六翮,飛則冲天。糜有四足,走便入海。下官膚體疎懶,手足遲鈍,不能近逐飛走,遠事佞人。」按:「糜」當作「麋」。

崔光為司徒,晝坐誦經。有鴿飛集膝前,入懷中,緣臂上,久之乃去。

楊素見赤鴿高三尺。

隋帝晏可汗使者,有鴿鳴於梁上。帝命崔彭武射之,中。帝大悅,由是彭武以善射名。

并州石璧釋明度者,貞觀末,有鴿巢楹,乳二雛,度每以餘粥就哺之。曰:「乘我經力,羽翼速成。」忽一日學飛,墮地俱死。度為瘞之。旬餘,夢二小兒曰:「兒本鴿也,今轉生寺東某家矣。」度往訪求,果孿生二子。入視之,呼曰:「鴿兒。」一時廻顧應諾。後俱成立。

徐浩有文辭。張說見其〈喜雨五色鴿賦〉,曰:後來之英也。

張九齡家養羣鴿。每與親知書,繫鴿足上,飛往投之,目為飛奴。《開元天寶遺事》

陳誨嗜鴿,馴養千餘隻。誨自南劍牧拜建州觀察使,去郡前一月,羣鴿先之,富沙舊所無孑遺矣。又,嘗早衙,有一鴿投誨懷袖中,為鷹所擊故也。誨感之,不食鴿。

雲光寺有七聖畫。初,有少年兄弟七人,至寺閉室畫之,曰:七日慎勿啟門。至六日,發其封,有七鴿飛去,西北隅未畢。畫工見之曰:神筆也。

王丞相生日,鞏大卿籠雀鴿放之。每一放,祝曰:願相公百二十歲。

慶曆中,夏元昊寇渭川。環慶副總管任福,率都監出六盤山下,與夏軍遇,勢不可留。都監於道旁得數銀盆,中有搖動聲,不敢發。福至發之,乃懸哨家鴿百餘,自中起,盤桓軍上,於是夏兵四合。

宋高宗好養鴿,躬自飛放。太學諸生題詩曰:萬鴿盤旋遶帝都,暮收朝放費工夫,何如養取南來雁,沙漠能傳二聖書。高宗聞之,即命補官。

魏公張浚,嘗按視曲端軍。以軍禮相見,寂無一人。公異之,謂欲點視。端以所部五軍籍進,公命點其一部。於庭間開籠,縱一鴿以往,而所點之軍隨至。公為愕然,既而欲盡觀,於是悉縱五鴿,則五軍頃刻而集,戈甲煥燦,旗幟精明。浚雖獎而心實忌之。

泊船發海,必養鴿。如舶沒,雖數千里亦能歸其家。

宗汝得一鴿,性甚靈慧,能致書千里之外。

顏子四十八世孫清甫,嘗臥病。其幼子偶彈一鴿,歸以供膳。於嘯翎間得一小函,題云:家書付男郭禹。禹乃曲阜尹也,其父自家寄至者。時禹改授遠平,去鴿未及知,盤桓尋覓,蓋被彈云。清甫深責其子,更取木匣,函死鴿抵禹官所,獻書,且語其故。禹戚然曰:畜此鴿已十七年矣,凡有家音,雖隔數千里,亦能傳致。命左右瘞之。

宣和御府新藏所有,邊鸞:梨花鵓鴿圖,木筆鵓鴿圖,寫生鵓鴿圖,花苗鵓鴿圖。

黃筌:海棠鵓鴿圖,牡丹鵓鴿圖,芍藥家鴿圖,瑪瑙盆鵓鴿圖,白鴿圖,竹石金盆鵓鴿圖,鵓鴿引雛雀竹圖。

黃居寶:桃花鵓鴿圖,竹石金盆戲鴿圖。

黃居宷:桃花鵓鴿圖,海棠家鴿圖,牡丹雀鴿圖,躑躅鵓鴿圖,藥苗引雛鴿圖,湖石金盆鵓鴿圖。

徐熙:牡丹鵓鴿圖,蟬蝶鵓鴿圖,雛鴿藥苗圖,紅藥石鴿圖。

徐崇嗣:牡丹鵓鴿圖,藥苗鵓鴿圖。

趙昌:海棠鵓鴿圖,桃花鵓鴿圖。

易元吉:芍藥鵓鴿圖。俱《宣和畫譜》

昔薩婆達王普施眾生,恣其所索。天恐奪位,往而視之。帝釋即現,命邊王曰:「薩婆達王,慈潤滂沛,福德巍巍,懼奪吾位。」即化為鷹。邊王作鴿,趣王足下,恐怖告曰:「哀哉大王,吾命窮矣。」王曰:「莫恐,吾今活汝。」鷹尋後至,云:「鴿此來,鴿是吾食,願王見還。」王曰:「鴿來逃命,終始無違,苟欲得肉,即當相與。」 鷹曰:「唯願得鴿,不用餘肉。」王曰:「以何等物,令汝置鴿,歡喜而去?」鷹曰:「若王慈惠,憫眾生者,割王肥肉而以易鴿,吾當欣受。」王乃大喜,自割髀肉,對鴿稱之,令與鴿等。鴿之愈重,割身內盡,故未能敵。瘡痛無量,王以慈忍,又命近臣曰:「殺我稱髓,令與鴿等。吾奉佛戒,濟眾危厄,雖有眾惱,由如微風,焉能動太山耶。」鷹復本身,稽首問曰:「大王何志,苦惱若茲。」曰:「吾不志天帝釋及飛行皇帝。吾觀眾生,沒于盲冥,誓願求佛,救度彼眾。」帝釋驚曰:「我謂大王欲奪吾位,是以相試。」王曰:「使我身瘡瘳復如舊,志常布施。」天藥傅之,瘡痍頓愈。稽首繞王三匝,歡喜而去。《度無極經》

鉢有三色:孔雀色,鴿色,咽色。咽,殷同。《禪考》

滄州東光縣寶觀寺,有蒼鶻集重閣。閣有鴿數千。冬日,鶻每夕輒取一鴿以煖足,至曉放之而不殺。自餘鷹鶻,不敢侵焉。《辟寒錄》

魯獵者,能以計得狐。設竹穽茂林,縛鴿于穽中,而敞其戶。獵者疊樹葉為衣,棲于樹,以索繫機,俟狐入取鴿,輒引索閉穽,遂得狐。一夕,月微朗,有老翁幅巾縞裳,支一笻傴僂而來,且行且詈曰:何譬而掩取我子孫殆盡也。獵初以為人。至穽所,徘徊久之,月墮而瞑,乃亦入取鴿。亟引索閉穽,則一白毳老狐也,製為裘,比常倍溫。同上。

南昌信果觀有三官殿,夾紓塑像,乃唐明皇時所作,體制妙絕。常患雀鴿糞穢其上,道士厲歸真乃畫一鷂於壁間,自是雀鴿無復栖止。《圖畫見聞誌》

薛紹彭道祖,有花下一金盆,盆旁鵓鴿,謂之金盆鵓鴿。《畫史》

鳥之中,惟鴿性最馴,人家多愛蓄之。每放,數十里,或百里外,皆能自返,亦能為人傳書,昔人謂之飛奴。一友言家有老僕,正統間嘗以事往淮陽。一日大風雨,有鴿墜逆旅主人屋上,困甚。主人將取烹之,見其足繫書一封,裹以油紙,視其封,蓋此鴿自京師來,才三日耳。主人憐之,不敢啟封,乾其羽毛,縱使飛去。《畜德錄》

賦詩编辑

编辑

惟中國之珍禽,有茲羽之殊質。貌皦皦而自分,性溫然其如一。秋則籬菊並麗於潯陽,春則木藥均華於洛室。指未易屈,譜不能悉。爾乃玉嘴朱眸,危冠卑趾,或氷質而彩其雙翅,或雪毛而黔其首尾,或若漢繡之就機,或若商彝之出水。山雞莫調,家雉無文,爾獨馴狎,雲錦成羣。饑而兒女之眤眤,飽矣童稚之欣欣。方捐心以委質,忽聳身而入雲。舒徐兮停霞之碎剪,熛疾兮奔星之疊發。忽天樂之鏳鋐,知傳鈴於尻末。始順風而揚聲,奈廻飈之錯節。若夫昂首聳肩,周旋中規,婉態柔音,逐雄媚雌,無別羞慚乎匹鴛,滔滛少愧乎關雎。然而知足知止,毋乃天機。當抱卵之綿綿,若返聽乎玄府。憐弱雛之艱食,更嘔哺而不辭苦。感主人之微祿,曰徬徨兮未忍去。嗟德曜之肥醜,恐終罹乎鼎俎。彼夫好水之敗,以為爾罪。端陽之射,與器俱碎。霜風冽野,鷹隼方厲。托慈蔭於佛日,指招提而趨避。曷若狂夫衽鐵,思婦流黃。遼陽一信,為致君傍。辭曰:洛中黃耳為日長,上林鷹素竟茫茫,不辭天衢遠,𠼫恩酬稻粱。王世貞。「辭」當作「亂」。

编辑

影盡歸依鴿,餐迎守護龍。徐孝克

魚慣齋時分淨食,鴿能閒處傍禪床。皮日休

往有寫經僧,舟靜心精專,感彼雲外鴿,羣飛何翩翩,來添研中水,去吸巖底泉。李青蓮

還見窗中鴿,日暮遶庭飛。韋蘇州

候禪青鴿乳,窺講白猿參。沈佺期

石鏡山精怯,禪枝怖鴿栖。孟浩然

入禪從鴿遶,說法有龍聽。宋之問

孤來有野鴿,嘴眼肖春鳩,饑腸欲得食,立我南屋頭,我見如不見,夜去向何求,一日偶出羣,盤桓恣喜遊,誰惜風鈴響,朝朝聲不休,饑色猶未改,翻翅如我仇,炳哉有靈鳳,夭折為爾儔,翕翼處其間,顧我獨遲留。梅聖俞

去年柳絮飛時節,記得金籠放雪衣。蘇東坡

豪家富屋托幽棲,凡鳥紛紛似爾稀,日影躍翻金眼目,花紋粧點錦毛衣,將雛幾見成羣去,引類猶能識主歸,莫為佳賓充味品,四時共翫近庭闈。顏潛菴

隴頭池凍閑牛鐸,天向無風響鴿鈴。朱孝廉

清風習習鈴猶響,曉日遲遲翅愈輕。朱孝廉

编辑

晴鴿試鈴風力軟,雛鶯弄舌春寒薄。張子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