鵲踏枝 (馮延巳)

鵲踏枝
作者:馮延巳

鵲踏枝 (梅落繁枝千萬片)编辑

梅落繁枝千萬片,猶自多情,學雪隨風轉。
昨夜笙歌容易散,酒醒添得愁無限。
樓上春山寒四面,過盡征鴻,暮景煙深淺。
一晌憑欄人不見,鮫綃掩淚思量遍。

鵲踏枝 (叵耐為人情太薄)编辑

叵耐為人情太薄,幾度思量,真擬渾拋卻。
新結同心香未落,怎生負得當初約。
休向樽前情索莫,手舉金罍,憑仗深深酌。
莫作等閒相鬥作,與君保取長歡樂。

鵲踏枝 (蕭索清秋珠淚墜)编辑

蕭索清秋珠淚墜,枕簟微涼,展轉渾無寐。
殘酒欲醒中夜起,月明如練天如水。
階下寒聲啼絡緯,庭樹金風,悄悄重門閉。
可惜舊歡攜手地,思量一夕成憔悴。

鵲踏枝 (煩惱韶光能幾許)编辑

煩惱韶光能幾許,腸斷魂銷,看卻春還去。
只喜牆頭靈鵲語,不知青鳥全相誤。
心若垂楊千萬縷,水闊華蜚,夢斷巫山路。
滿眼新愁無問處,珠簾錦帳相似否。

鵲踏枝 (誰道閑情拋棄久)编辑

誰道閑情拋棄久?每到春來,惆悵還依舊。
日日花前常病酒,不辭鏡裡朱顏瘦。
河畔青蕪堤上柳。為問新愁,何事年年有。
獨立小橋風滿袖,平林新月人歸後。

鵲踏枝 (幾度鳳樓同飲宴)编辑

幾度鳳樓同飲宴,此夕相逢,卻勝當時見。
低語前歡頻轉面,雙眉斂恨春山遠。
蠟蠋淚流羌笛怨,偷整羅衣,欲唱情猶嬾。
醉裏不辭金盞滿,陽關一曲腸千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