麟臺故事殘本 (四部叢刊本)/卷一上

麟臺故事殘本 卷一上
宋 程俱 撰 張元濟 撰校記 景明景宋鈔本
卷二中

麟臺故事      卷一上

  紹興元年七月 朝請郎試祕書少監程俱記

   官聮

   選任

    官聮

國𥘉循前代之制以昭文館史館集賢院爲三館通

名之曰崇文院直館至校勘通謂之館職必試而後

命不試而命者皆異恩與功伐或省府監司之乆次

者元豐官制行盡以三館職事歸祕書省省官自監

少至正字皆爲職事官至元祐中又舉試學士院入

等者命以爲校理校勘供職祕書省若祕書省官則

不試而命至於進擢之異待遇之渥資任之SKchar選除

之遴簡書之略蓋不與他司等也

昭文館在唐爲弘文館𨽻門下省建隆元年以避宣

祖廟諱改爲昭文館大學士一人以宰相充學士直

學士不常置直館以京朝官充掌經史子集四庫圖

籍修冩校讎之事判館一人以兩省五品以上充

史館舊富集賢院監修國史以宰相充開寳中薛居

正以叅知政事監修自後叅知政事亦有管句修國

史者不常置景德中又有同修國史之名史畢即停

修撰以朝官充直館以京朝官充又有檢討編修之

名不常置掌修國史日暦及典圖籍之事判館事一

人以兩省五品以上充後改官制日曆𨽾國史案毎

修前朝國史實録則别置國史實録院國史院以首

相提舉翰林學士以上爲修國史餘侍從官爲同修

國史庶官爲編修官實録院提舉官如國史從官爲

修撰餘官爲檢討

集賢院大學士一人以宰相充學士無定貟以給諌

卿監以上充直學士不常置掌同昭文判院事一人

以两省五品以上充或差二人三館通爲崇文院别

置官吏有檢討無定貟以京朝官充校勘無定貟以

京朝幕府州縣官充掌聚三館之圖籍監官一人内

侍充兼監祕閣圖書天禧五年又置同句當官一人

祕閣端拱二年於崇文院中堂建擇三館書籍真本

并内出古𦘕墨迹等藏之淳化元年詔次三館直閣

以朝官充校理以京朝官充掌繕寫祕藏供御典籍

圖書之事判閣一人舊常以丞郎學士兼祕書監領

閣事大中祥符九年後以諸司三品兩省五品以上

官判國𥘉又置祕閣校理通掌閣事咸平後者皆不

領務

祕書省在光化坊𨽾京百司判省事一人如監闕以

判祕書省官兼充景德四年詔祕閣書籍内臣同提

舉掌祭祝版正辭録外有常例祭者並著作局分撰

或在京闕著作局官亦有祕書丞郎撰者舊制常祀

祝文祕書省嶽瀆並進書學士院唯五嶽進書四瀆

則否至咸平六年十二月詔四瀆祝文並進書大中

祥符二年更令两制龍圖閣待制與太常禮院取祕

書省學士院祝版據正辭録重定付逐司遵用景德

𥘉詔祕書省㨂能書人冩祝版委祕書監躬親㸃

謹楷不錯方得進書省有監少監丞郎校書郎正字

著作郎佐郎是時皆以爲官常帶出入亦猶尚書省

寺監丞郎卿少郎官丞簿等皆爲官也即官至祕書

今中大夫有特令供職者或以他官兼監至道中宋白以

翰林學士承㫖兼祕書監淳化中李至自前執政以

禮部侍郎今通奉大夫兼祕書監大中祥符九年楊億以祕

書監判祕閣兼祕書省事是也然議者以爲億正爲

祕書監矣不當更言判省閣蓋有司之誤也自後兩

省五品以上官不兼監者止云判其祕書省事亦掌

爲祕書監之領祕閣省事猶著作佐郎今宣教郎在三館則

修日暦正言今承議郎司諌今朝奉郎供職本院或在從班則行諌

諍之職侍御史今朝請郎監察御史今承議郎供職本臺則行紏彈

之職也

端拱二年八月李至等言王者藏書之府自漢置未

央宫即麒麟天禄閣在其中命劉向楊雄典校皆在

禁中書即内庫書也東漢藏之東觀亦在禁中也至

桓帝始置祕書監掌禁中圖書祕記謂之祕書及魏

分祕書爲中書而祕書監掌藝文圖籍之事後以祕

書屬少府故王肅爲祕書監表論祕書不應屬少府

以謂魏之祕書即漢之東觀因是不屬少府而蘭臺

亦所藏之書故薛夏云蘭臺爲外臺祕書爲内閣然

則祕閣之書藏之於内明矣晉宋巳還皆有祕閣之

號故晉孝武好覽文藝勑祕書郎徐廣料祕書閣四

部三萬餘卷宋謝靈運爲祕書監𥙷祕閣之遺逸齊

末兵火延焼祕閣經籍遺散梁江子一亦請歸祕閣

觀書隋煬(「旦」改為「𠀇」)帝即位冩祕閣之書分爲三品於觀文殿

東廊貯之然則祕閣之設其來乆矣及唐開元五年

亦於乾元殿東廊冩四庫書以𠑽内庫命散𮪍常侍

禇无量祕書監馬懷素緫其事至十三年乃以集仙

殿爲集賢殿因置集賢書院雖㳂革不常然則祕閣

之書皆置於内也自唐室陵夷中原多故經籍文物

蕩然流離近及百年斯道㡬廢國家承衰弊之末復

興經籍三館之書訪求漸備館下復建祕閣以藏竒

書緫羣經之愽要資乙夜之觀覽斯實出於宸心非

因羣下之議也况睿藻宸翰SKchar編積簡則其奥祕非

復與羣司爲比然自建置之後寒暑再周顧其官司

未詳所處乞降明詔令與三館並列至於髙下之次

先後之稱亦昭示明文著爲定式其祕書省旣無書

籍元𨽾京百司請如舊制詔曰朕肈興祕府典掌羣

書仍選名儒入直於内文籍大備粲然可觀處中禁

以宏開非外司之爲比自今祕閣冝次三館其書省

依舊屬京百司

端拱元年𥘉置祕閣以禮部侍郎李至兼祕書監右

司諌直史館宋泌兼直祕閣右賛善大夫史館檢討

杜鎬爲祕閣校理祕閣設官自此始太平興國中左

拾遺田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上䟽以謂今三館之中有集賢院書籍而

無集賢院職官雖有祕書省職官而無祕書省圖籍

然至淳化元年始以太子中允和濛直集賢院若祕

書省則所掌祠祭祀版而已書籍實在三館祕閣而

所謂職官者猶今𭔃禄官耳則雖無書籍可也景德

𥘉置龍圗閣學士直學士待制直閣並寓直祕閣毎

五日一貟遞𪧐後置天章閣待制亦寓直於祕閣與

龍圖閣官遞𪧐

崇文院於三館直院直館直閣校理校勘之外三館

祕閣又各置檢討編校書籍等官其位遇職業亦館

職也校勘校對書籍不帶出天聖五年晏殊知南

辟館閣校勘王琪簽書南京留守判官公事特許帶

行以殊故也

嘉祐四年正月置館閣編定書籍官以祕閣校理蔡

抗陳襄集賢校理⿱⺾⿰𩵋禾頌館閣校勘陳繹分史館昭文

館集賢院祕閣書而編定之元豐官制行旣皆罷而

不置至元祐中祕書省職事官與館職之外又置校

黄本書籍蓋校書之比也

元豐五年官制行即崇文院爲祕書省以寄禄官易

監少至正字以祕書監少監丞郎著作郎佐郎校書

郎正字爲職事官館職不復試除見帶館職人依舊

如除職事官校理以上轉一官校勘減磨勘三年校

書減二年並罷所帶職

政和七年始置提舉祕書省道録院以大學士至使

相三孤𠑽職置管句文字官二貟親殿中丞宣和二

年以中貴人提㸃三館祕閣亦以節度使至使相爲

之皆以恩倖選非故事也舊有監書庫官内臣一貟

至是又下吏部差使臣一貟監門使臣一貟則本省

奏辟

元豐官制祕書監少監各一人或少監二人丞一人祕

書郎二人通掌省事著作郎佐郎各二人專修日曆校

書郎四人正字二人校對書籍政和末無復定貟官

冗且濫至宣和三年論事者屢以爲言上亦厭之乃

詔三省定貟數且清其選於是倣元豐之制止増著

作佐郎校書郎正字各二貟監少之外定爲十八貟

以倣有唐登瀛之數其溢貟皆外𥙷崇寧以後置編

修國朝㑹要所詳定九域圖志所二𡱈於祕書省㑹

要以從官爲編修餘官爲叅詳官修書官為檢閱文

字與祖宗時異祖宗時㑹要巳有檢閱文字官然林

希以檢閱文字而詔俾同編修則知檢閱文字官不

編修編修官乃下筆耳崇寧反是九域圗志前朝固

嘗修定止就館閣而不置𡱈崇寧雖就祕書省然置

𡱈設官以從官爲詳定餘官爲叅詳修書官爲編修

官檢閱編修其進用視祕書省官而無定貟當時宰

執從官大抵由此塗出合祕書省之士至數十人然

二書皆祖宗時所嘗修亦在三館但不別置𡱈耳𥘉

王黼得政欲盡去冗費專事燕山於是在京諸𡱈皆

罷編修㑹要亦不復置官與九域圗志令省官分修

而已𥘉罷諸𡱈黼念貴倖恐復造膝開陳卒不可罷

於是得旨亟行令𡱈官當日罷書庫官人吏皆即赴

吏部於是文書草沓皆散失乃不知朝廷毎有討論

不下國史院而常下㑹要所者蓋以事各𩔖從毎一

事則自建𨺚元年以來至當時因革利害源流皆在

不如國史之散漫簡約難見首尾也故論者惜其罷

之無漸而處之無術也

    選任

國𥘉旣已削平僣亂海㝢爲一於是聖主思與天下

𣷉泳休息崇儒論道以享太平之功時三館之士固

已異於常僚其後簡用益髙故恩禮益異以至治平

熈寧之間公卿侍從莫不由此塗出至元豐改官制

易崇文院爲祕書省自正字以上雖同職事官然選

任之意尚倣祖宗故事云

祕閣𥘉建李至以前執政爲祕書監則其選可知矣

時宋泌以直史館兼直祕閣杜鎬以史館檢討爲祕

閣校理端拱元年

祕閣旣具官屬淳化𥘉始以和濛直集賢院又以起

居舎人直史館吕祐之左司諌直史館趙昻金部貟

外郎直史館安德𥙿虞部貟外郎直史館旬中正並

直昭文館先是但有直史館至是始命祐之等分直

昭文館備三館之職

祖宗朝館職多以試除亦有自薦而試者至道三年

金部郎中直昭文館李若拙上書自陳乃命學士院

試制誥三道因以爲兵部郎中史館修撰時若拙旣

已爲館職矣又自陳丐遷蓋與張去華乞與詞臣較

其文藝之優劣而得知制誥者同𩔖此可謂誤恩非

可以爲永訓也咸平𥘉有祕書丞監三白渠孫冕上

書言事召賜緋魚且令知制誥王禹偁試文除直史

館後爲名臣

舊制制科入第三等進士第一人及第𥘉除簽書兩

使職官㕔公事或知縣代還陞通判再任滿與試館

職制科入第四等進士第二第三人以下無試館職

法然徃徃薦而後試嘉祐三年下詔申敕有司著爲

定法大率皆如舊制但増制科入第四等次進士第

四第五人並除試銜知縣任滿送流内銓與兩使職

官鏁㕔人比𩔖取㫖景祐𥘉始詔翰林學士承㫖盛

度等定學士舎人院召試等第以文理俱髙爲第一

文理俱通爲第二或文理粗通爲第三分上下文理

俱粗爲第四分上下紕繆爲第五等凡七等先是考

校舊䂓有SKchar稍優堪平稍低次低凡七等而品第髙

下其格未明至是度等約禮部式而更定之此則凡

就試學士舎人院者皆用此格不特館職也故事試

賢良方正等科皆於祕閣試論六道是日武舉人亦

試於祕閣然考試必差内外制官及選館職爲之如

景祐元年以翰林侍讀學士李仲容知制誥宋郊天

章閣待制孫祖德直集賢院王舉正寳元元年以御

史中丞晏殊翰林學士丁度宋郊直史館髙若訥考

試是也至熈寧八年始詔武舉人罷祕閣試令止就

貢院别試所

至道二年九月以都官郎中黄夷簡直祕閣夷簡上

言浙右人無預館閣之職者因自陳故呉越王僚佐

嘗從王入朝詞甚懇激上憐之故有是命先是江南

之士如徐鉉張洎之流翶翔館閣者多矣

慶暦五年詔翰林學士王堯臣詳定選任館閣官請

自今遇館閣闕人許帶職大兩省以上舉有文學行

實者二人在外舉一人更從中書採擇召試其進士

及第三人以上自如舊例詔凡有臣僚奏舉並臨時

聽旨祖宗朝又有館閣讀書或上書自陳或英妙𬒳

選或宰執子弟景德𥘉撫州進士晏殊年十四特召

試詩賦各一首乃賜進士出身後二日復召試詩賦

論三題於殿内移晷而就上益嘉之以示輔臣及兩

制館閣考卷官擢爲祕書省正字賜𫀆笏令閱書於

祕閣就直館陳彭年温習以其尚少慮性或選染故

也後翰林侍讀學士楊徽之卒以遺㤙官其外孫宋

綬爲太常寺太祝綬年十五召試中書真宗竒其文

特遷大理評事聽於祕閣讀書同校勘天下圖經大

中祥符元年復試學士院爲集賢校理與父皐同在

館閣毎賜書輙得二本丗以爲榮封㤗山覃㤙真宗

先賜同進士出身翼日乃轉大理寺丞真宗得此二

人蓋天下之英也先是有祕書省正字邵煥乞於祕

閣讀書嘗從其請天聖四年樞宻副使張士孫請其

子大理評事友直爲校勘上曰館職所以待英俊可

以㤙請乎止令於館閣讀書因詔自今館閣校勘母

得増貟明道元年冬以太常愽士楊偉郭稹並爲集

賢校理殿中丞宋祁太子中允韓𤦺爲太常丞直集

賢院大理評事石延年趙宗道爲祕閣校理又詔自

今湏召試無得陳乞明年光禄寺丞盛申甫馬直方

猶自陳在館讀書歳乆願得貼職上止令太官給食

𠋫三年與試因詔後毋得置申甫先以其父翰林侍

讀學士知河陽府盛度之請得讀書館閣云他日上

謂輔臣曰圖書之府所以待賢雋而備討論也比來

公卿之族多以恩澤爲諸殆非詳延之意也其詔自

今輔臣兩省侍從不得陳乞子弟親戚爲館職進士

及第第三人已上亦考所進文召試入等者除之

武寧軍節度使兼侍中夏竦武勝軍節度使同中書

門下平章事程琳薦尚書屯田貟外郎張碩祕書丞

蔡抗太子中舎季仲昌節度掌書記李師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等試館

職仁宗以謂館職當用文學之士名實相稱者居之

時大臣所舉多浮薄之人蓋欲以立私恩尓朕甚不

取也於是碩等送審官院與記姓名而已然士遜之

子友直竟爲祕閣校勘與盛度之子申甫皆賜同進

士出身後陳升之爲諌官言比來館閣選任益輕非

所以聚天下賢才長育成就之意也請約自今在職

者之數著爲定貟有論薦者中書籍其名(⿱艹石)有闕即

取其文學行義傑然爲衆所推者召試仍不許大臣

縁㤙例求試𥙷親屬上曰自今大臣舉館職中書籍

其名即貟闕選其文行卓然者取㫖召試學士院考

校毋得假借等第自是近臣無復以恩求試職者至

至和元年十月宰臣劉沆子太常寺太祝瑾令學士

院召試館職先是沆以監護温成皇后園陵畢固辭

㤙賚而爲其子請之嘉祐二年遂除館閣校勘景祐

三年四月宰臣文彦愽言直史館張瓌十餘年不磨

勘朝廷奬其退靜甞特遷兩官今自兩浙轉運使代

還差知頴州亦未嘗以資序自言殿中丞王安石進

士第四人及第舊制一任還進所業求試館職安石

凢數任並無所陳朝廷特令召試而亦辭以家貧親

老且文館之職士人所欲而安石恬然自守未易多

得大理評事韓維甞預南省高薦自後五六歳不出

仕官好古嗜學安於退静並乞特賜甄擢詔賜張瓌

三品服召王安石赴闕俟試畢别取㫖韓維下學士

院與試然二人者卒不就試至和二年始以維爲史

館檢討嘉祐元年瓌同修起居注四年安石直集賢

嘉祐三年以光禄卿張子憲趙良䂓掌禹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齊廓張

子思並直秘閣先是張子憲等皆爲太常少卿直祕

閣當遷諌議大夫而中書以謂諌議大夫不可多除

故並遷正卿而故事大卿監無帶館職者至是特爲

請而還之四年三館祕閣各置官編校書籍率常除

足嘉祐中以太子中允王陶大理評事趙彦(⿱艹石)編校

昭文館書籍國子博士傅卞編校集賢院書籍杭州

於潜縣令孫洙編校祕閣書籍其後又以太平州司

法叅軍曽鞏編校史館書籍六年以洙爲館閣校勘

於是詔編校書籍供職及二年得𥙷校勘蓋自洙始

後㠯惠卿梁壽沈括皆自編校爲館職至熈寧中以

前河南府永安縣主簿邢恕為崇文院校書先是御

史中丞吕公著薦恕以爲賈𧨏馬周之流召對而有

是命乃詔今後應選舉可試用人並令除崇文院校

書以備訪問任使𠋫二年取旨或除館職或合入差

遣英宗甞謂輔臣曰館閣所以育俊才比欲選人出

使無可者豈乏才邪叅知政事歐陽脩曰取才路狹

館閣止用編校書籍選人進用稍遲當廣任才之路

漸入此職庻㡬可以得人趙槩曰養育人材當試其

所長而用之上曰公等爲朕各舉才行兼善者數人

雖親戚世家勿避朕當親閱可否宰相曽公亮曰使

臣等自薦而用之未免於嫌也韓𤦺曰臣等所患人

才難於中選果得其人議論能否固何嫌也上固使

薦之於是𤦺公亮脩槩所舉者凡十餘人上皆令召

試𤦺等又以人多難之上曰旣委公等舉苟賢豈患

多也乃先召尚書度支貟外郎蔡延慶尚書屯田貟

外郎葉均太常愽士劉攽王汾夏𠋣太子中允張公

𥙿大理寺丞李常光禄寺丞胡宗愈雄武軍節度推

官章惇前宻州觀察推官王存等十人餘湏後試已

而召試學士院夏𠋣章惇雖入等以御史有言𠋣得

江西轉運判官惇改著作佐郎而已以劉攽王存爲

館閣校勘張公𥙿李常爲祕閣校理胡宗愈爲集賢

校理治平四年御史呉申言先召十人試館職漸至

冗濫兼所試止於詩賦非經國治民之急欲乞兼用

兩制薦舉仍罷詩賦試論䇿三道問經史時務毎道

問十事以通否定髙下去留其先召試人亦乞通新

法考試詔兩制詳定以聞其後翰林學士承旨王珪

等言冝罷試詩賦如申言於是詔自今館職試論一

首䇿一道至元祐中復舉試館職則試䇿一道而已

元豐官制行始以龍圖閣直學士判將作監王益柔

爲祕書監明年出知蔡州以司勲郎中葉均爲祕書

少監不閱月㑹李常爲禮部侍郎太常少卿孫𮗜有

親嫌遂以𮗜爲祕書少監而均爲太常少卿明年右

諌議大夫趙彦若以越職言事降爲祕書監然亦皆

一時之選也均故翰林學士清臣之子治平𥘉以宰

執薦召試館職入等

祕書省建𥘉以奉議郎集賢校理知太常禮院林希

爲承議郎行祕書省著作佐郎後遷禮部郎中仍兼

著作蓋史官難其人如此

五年六月以通直郎監察御史豐稷爲祕書省著作

佐郎先是稷言方官制施行而執政尚書侍郎郎官

丞簿或以欺罔𧷢私之徒預選何以示四方故有是

命頃之爲吏部貟外郎崇寧𥘉王潙之爲司諌以避

妻父張商英爲著作郎兼國史官其後曽楙爲監察

御史以避妻父呉執中爲著作佐郎宣和中潘良貴

以主客貟外郎對不合旨爲著作亦清選也

元豐七年葉祖洽除知湖州上批以祖洽熈寧首牓

髙第可與祕書省職事官遂除校書郎𥘉邢恕王仲

脩並以秘閣校勘除校書郎范祖禹以修資治通鑑

成𦆵得正字後邢恕遷著作佐郎再遷爲都司祖禹

至元祐間方爲著作郎兼侍講蓋吝選如此

故事館閣兼職與遷轉不同景德𥘉直秘閣杜鎬祕

閣校理戚綸皆以舊職𠑽龍圖閣待制後數年鎬以

司封郎中直祕閣𠑽龍圖閣待制遷右諌議大夫龍

圖閣直學士亦異恩也其餘大率祕閣校理遷直祕

閣集賢校理遷直集賢院或遷直龍圖閣至和中如

張子思趙良䂓錢延年是也直史館遷直昭文館淳

化中如吕祐之趙昂安德𥙿句中正是也直館直院

有除知制誥者吕祐之以直昭文館和濛王安石以

直集賢院皆除知制誥至於校理校勘徃徃隨其領

職之髙下而遷之如吕溱李絢以直集賢院余靖彭

乗蒲宗孟孫洙安燾黄履曽鞏趙彦若以集賢校理

皆爲同修起居注蔡襄以校勘遷直史館知諌院鄧

潤甫以檢正中書户房公事爲集賢校理直舎人院

未幾知制誥常秩以大理評事特起爲左正言直集

賢院未㡬直舎人院亦異㤙也畢仲衍以祕閣校理

除左史王安禮以校勘遷直集賢院王震以校勘爲

檢正禮房公事遷右司貟外郎仲衍震皆更官制之

𥘉也官制旣行祕書省官異於故時館職唯兼經筵

國史實録院官則其遷稍異元祐中張耒黃庭堅命不

皆以著作佐郎紹聖中鄧洵武呉伯舉皆以校書郎

遷左右史以兼國史院官故也


麟臺故事卷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