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麟臺故事殘本 (四部叢刊本)/卷三下

卷二中 麟臺故事殘本 卷三下
宋 程俱 撰 張元濟 撰校記 景明景宋鈔本
後序

麟臺故事    卷三下

  紹興元年七月朝請郎試祕書少監程俱記

  修纂

  國史

  修纂

淳化七年九月詔翰林學士承旨李昉翰林學士扈

蒙給事中直學士院徐鉉中書舎人宋白知制誥賈

黄中吕蒙正李至司封貟外郎李穆庫部貟外郎楊

徽之監察御史李範祕書丞楊礪著作佐郎呉淑吕

文仲胡汀著作佐郎直史館戰貽慶國子監丞杜鎬

將作監丞舒雅等閱前代文集撮其精要以𩔖分之

爲文苑英華其後李昉扈𫎇吕蒙正李至李穆李範楊礪吳淑吕文仲胡汀戰貽慶杜鎬舒雅等並改領他任續

命翰林學士蘇易簡中書舎人王祐知制誥范果宋湜與宋白等共成之雍熈三年上之凡一千

咸平三年十月命翰林學士承旨宋白起居舎人知

制誥李宗諤修續通典以祕閣校理舒雅直集賢院

李維石中立王隨爲編修官直祕閣杜鎬爲檢討官

四年九月成二百卷上之詔付祕閣仍賜宴以勞之

賜噐幣有差先是淳化中太宗命翰林學士蘇易簡

與三館文學之士撰集此書㑹易簡等各涖他務尋

罷其事至是復詔成之

景徳二年九月命刑部侍郎資政殿學士王欽若右

司諌知制誥楊億修歷代君臣事迹欽若等奏請以

太僕少卿直祕閣錢惟演都官郎中直祕閣龍圖閣

待制杜鎬駕部貟外郎直祕閣刁衎户部貟外郎直

集賢院李維右正言祕閣校理龍圖閣待制戚綸太

愽士直史館王希逸祕書丞直史館陳彭年姜嶼

太子右賛善大夫宋貽序著作佐郎直史館陳越同

編修𥘉令惟演等各撰篇目送欽(⿱艹石)等叅詳欽若等

又自撰集上進乃以欽(⿱艹石)等所撰爲定有未盡者奉

旨増之又令宫𫟍使勝州刺史同勾當皇城司劉承

珪内侍髙品監三館祕閣圖書劉崇超典掌編修官

非内殿起居當赴常𠫵者免之非帶職不當給實俸

者特給之其供帳飲饌皆異于常等明年真宗幸崇

文院閱新編君臣事迹王欽若楊億以其草數卷進

呈上覽之命億指述起例編附門目之意上曰卿等

編閱羣書用功至廣舊稱御覧廣記此書尤更不同

億曰御覧止載故實而無善惡之别廣記止是小說

𤨏語固與此書有異上因喻以著書難事尤當盡心

者其編修次序有未允者親改正之且曰朕編此書

欲著明歴代君臣德羙之事爲將來法至於開卷覽

古亦有資於學者自後日以草藁二卷進御上覽之

翼日必條其誤而諭之以謂前代詔令皆事出於一

時必有所爲而作今悉除之即不見本意尤當區别

善惡務在審正茍前史襃貶不當及詔勑𨤲革時事

當時因權臣專恣挾愛惡而爲者亦辨悉于後庶覽

之即明邪正修書(⿱艹石)貴速成必難精要大業末撰著

尤多而罕傳者豈非蕪𮦀之甚邪此書本欲存君臣

鑑戒所以經史之外異端小說咸所不取毎篇撰序

以冠其首深可爲之興法今所著序皆引經史頗盡

體要然於戒勸或有未盡如直諌門但旌讜直若帝

王飾非拒諌苟不極言即爲邦國之患襃之可矣若

國家常務偶有闕失又帝王率情違法或以言比諷

致有感悟即爲羙事茍亟加𭧂楊使惡歸於君顯聞

於世而賣已直非忠臣也因賜編修官噐帛書吏等

緡錢有差𥘉命欽(⿱艹石)億等編修俄又取祕書丞陳從

易祕閣校理劉筠及希逸卒貽序貶官又取直史館

查道太常愽士王曙後復取直集賢院夏竦又命職

方貟外郎孫奭注撰音義凡九年至大中祥符六年

成一千卷上之揔三十一部部有揔序一千一百四

門門有小序又目録音義各十卷上覽乆之賜名𠕋

府元龜召欽若等賜坐欽若等表請製序上謙挹再

三輔臣繼請從之丙子詔樞宻使王欽(⿱艹石)翰林學士

陳彭年李維龍圖閣學士杜鎬知制誥錢惟演龍圖

閣待制孫奭查道各賜一子官以太常少卿楊億爲

祕書監依前分司西京刑部郎中直祕閣刁衎為兵

部郎中祠部貟外郎直史館姜嶼爲度支貟外郎祕

書丞直集賢院夏竦為左正言依前充職殿中丞祕

閣校理劉筠爲右正言直史館並賜器幣有差賞編

修之勞也𥘉修書也毎門具草即進上親覽擿其舛

誤多出手書或召對指示啇略令宫苑使劉承珪置

簿録修書官課精勤脫誤者皆條記以奏上嘗謂王

欽若比著君臣事迹皆以經籍爲先昨覽將帥門止

自漢將韓信爲始因出尚書嗣征言掌六師爲大司

馬又詩有采薇出車皆將帥之事即以手札付編修

官叅取正義修入二年十月内出手札賜王欽若等

曰君臣事迹有門目不相應者自今令欽若㸔訖署

名於卷前楊億㸔詳訖署名於卷末𥘉編再修官亦

署于後其當否増損悉書之所采正經史外惟取國

語戰國䇿韓詩外傳吕氏春秋管晏韓孟淮南子修

文殿御覽又録婦人事迹爲八十卷賜名SKchar管懿範

大中祥符元年將幸兖州行封禪之禮龍圖閣待制

戚綸請令修圖經官先修東廵所過州縣圖經進内

仍賜中書樞宻崇文院各一本以備檢討從之至四

年將祀汾隂亦命直集賢院錢易直史館陳越祕閣

校理劉筠集賢校理宋綬修所過圗經後朝謁太清

宫亦命官修所過圖經文命集賢校理晏殊同修

十二月刑部貟外郎直史館龍圖閣待制陳彭年請

以天書降後至上尊號巳前制勑章表儀注等編爲

大中祥符封禪記詔翰林學士李宗諤權三司使丁

謂祕閣校理龍圖閣待制戚綸與彭年編録送五使

㸔詳

六年九月權判吏部流内銓慎從吉言格式司用十

道圖較郡縣上赤緊望以定俸給法官亦如之定刑

而戸口歳有登耗未甞刋修頗誤程品請差官取格

式司大理寺十道圖及館閣天下圖經校定新本付

逐司行用詔祕閣校理慎鏞邵煥集賢校理晏殊校

定翰林學士王曽緫領之此蓋詳定九域圖志之權

輿也至熈寧八年六月尚書都官貟外郎劉師旦言

今九域圖渉六十餘年州縣有廢置名號有改易等

第有升降而所載古迹有出於俚俗不經者詔三館

祕閣刪定其後又專命太常愽士集賢校理趙彦若

衞州𫉬嘉縣令館閣校勘曽肇刪定就祕閣不置𡱈

彦若免刪定從之以舊書不繪地形難以稱圖更賜

名曰九域志

天禧四年夏翰林學士楊億錢惟演盛度樞宻直學

士薛暎王曙龍圖閣直學士陳堯咨知制誥劉筠晏

殊宋綬待制李行簡請出御集錢解其義詔億等並

同注釋宰相冦凖都叅詳叅知政事李迪同叅詳

罷丁謂李迪相並充都叅詳後又以馮拯曹利用充復命叅知政事任中正王曽樞宻副使錢惟演同叅詳注釋官盛度薛暎王曙

陳堯咨相継外𥙷又以知制誥吕夷簡祖士衡錢易樞宻直學士張士遜翰林學士李諮充夷簡尋知開封府遂罷綬使契丹億俄

卒劉筠亦出官也直館校理二十八人充檢閱官成一百五十

卷是冬中書樞宻院又請重編御集錢惟演王曾領

之成三百卷又采至道咸平後至大中祥符九年

政記起居注日曆嘉言美事爲聖政記一百五十卷

天聖末國史成始於修史院續纂㑹要明道二年

叅知政事宋綬㸔詳修纂至慶曆四年四月監修國

史章得象上新修國朝㑹要一百五十卷以編修官

尚書工部貟外郎天章閣待制史館檢討王洙兼直

龍圖閣賜三品服

明道二年正月宰臣吕夷簡樞宻副使夏竦上所注

御製三寳讃皇太后發願文以檢討注釋官太常愽

士直集賢院李淑爲史館修撰太常丞集賢校理鄭

戩直史館吕夷簡夏竦各與一子改官而夷簡請賜

其子大理寺丞公弼進士出身從之

慶曆元年十二月翰林學士王堯臣等上新修崇文

院緫目六十卷景祐中以三館祕閣所藏書其間亦

有繆濫及不完之書命官定其存廢因倣開元四部

録著爲緫目而上之庚寅詔提舉修揔目官資政殿

學士尚書禮部郎中張觀右諌議大夫宋庠翰林學

士兼龍圖閣學士尚書兵部貟外郎知制誥判集賢

院王堯臣翰林學士兼侍讀學士起復尚書兵部郎

中知制誥判昭文館聶冠卿尚書兵部貟外郎知制

誥郭𬓲並加階及食邑有差編修官太常愽士直集

賢院吕公綽爲尚書工部貟外郎殿中丞天章閣待

講史館檢討王洙爲太常愽士館閣校勘殿中丞刁

約太子中允歐陽脩祕書省著作佐郎楊儀大理評

事陳經並爲集賢校理管勾三館祕閣内殿承制正

從禮爲供備庫副使入内東頭供奉官裴滋𠋫御藥

院滿日優與改官髙班楊安顯為髙品張觀宋庠雖

在外以甞典領亦預之

三年八月樞宻副使冨弼言請考祖宗故事可行者

爲書置在二府俾爲模範得以遵守上嘉其奏命尚

書工部貟外郎天章閣侍讀史館檢討王洙右正言

集賢校理余靖太常丞集賢校理知諌院歐陽脩太

常愽士祕閣校理孫甫同編修又命弼領之明年書

成凡九十六門爲二十卷名曰太平故事皇祐中上

又為三朝訓鑒圖召近臣宗室及館職御史等觀之

五年五月命尚書度支貟外郎集賢校理兼天章閣

侍講史館檢討曽公亮宗正丞崇文院檢討兼天章

閣侍講趙師民殿中丞集賢校理何中立祕書省祕

書郎宋敏求大理寺丞館閣校勘范鎮大理寺丞國

子監直講邵必並爲編修唐書官皇祐三年五月以

職方貟外郎編修唐書王疇爲直祕閣至和二年

林學士刋修唐書歐陽脩言自漢而下唯唐享國㝡

乆其間典章制度本朝多所叅用則所修唐書新志

㝡冝詳備然自武宗以下並無實録臣以傳記別說

考證虚實尚慮缺略聞西京内中省寺留司御史臺

及鑾和諸庫有唐至五代以來奏牘按簿尚存欲差

編修官吕夏卿就彼檢尋從之嘉祐三年三月以唐

書所檢閱書籍梅堯臣爲編修唐書官至五年七月

脩等上所修唐書二百五十卷尋以刋修唐書翰林

學士兼龍圗閣學士給事中歐陽脩爲尚書禮部侍

郎端明殿學士兼翰林侍讀學士龍圖閣學士尚書

吏部侍郎宋祁爲尚書左丞編修唐書尚書禮部郎

中知制誥范鎮爲吏部郎中吏部郎中知制誥王疇

爲右司郎中太常愽士集賢校理宋敏求爲工部貟

外郎祕書丞吕夏卿爲直祕閣著作郎劉羲叟 -- 臾 ?爲崇

文院檢討仍賜噐幣有差

嘉祐二年置校正醫書局于編修院以直集賢院崇

文院檢討掌禹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祕閣校理林億張洞⿱⺾⿰𩵋禾頌太子中

舎陳檢並爲校正醫書官

六年三月以大理寺丞郭固編校祕閣新藏兵書

熈寧三年十月詔館閣校勘王存顧臨祕書省著作

佐郎錢長卿大理寺丞劉奉世同編經武要略兼刪

定諸房例𠕋仍令都副承㫖管句

    國史

國𥘉直館分撰日曆每季送史館其後修撰官專之

太平興國八年監修李昉奏復唐時政記故事毎月

送館題曰事件端拱初改爲時政記二年中書門下

奏毎御前殿樞宻使先上所有宣諭聖政嘉言宰臣

無由聞知慮成漏落遂詔樞宻副使月録附史事送

中書編入咸平五年從鹽鐡使王嗣宗之請三司奏

事有可紀者判使一人撰録逐季送館大中祥符元

年知樞宻院王欽若陳堯叟始别撰時政記元豐官

制旣行日曆歸祕書省國史案專以著作郎佐郎修

纂别置國史院或實録院修先朝實録國史於是國

史日曆分為二矣雍熈四年九月右𥙷闕直史館胡

旦言國朝自建𨺚元年至雍熈三年實録日曆皆不

告備日曆止慿報狀諸司全無𨵿報至於中書樞宻

院行事不得聞知閣門通進司所受封奏亦無紀録

是使帝王言動無得纂修又文武羣臣遷拜者不知

功勞薨卒者不録行狀以是史官無慿編纂臣按漢

明帝朝以後使撰光武帝紀及表志列傳載記毎朝

旋修至靈帝巳成百二十七卷雖未終一代之事且

見逐時不闕修述今東觀漢記是也至唐太宗時亦

述國𥘉起義紀傳十志毎朝編録至于代宗巳成百

三十卷今舊唐書是也臣今望準漢唐故事令旋修

帝紀表志列傳及於臣見可以采録以備將來國史

旦又條事件如追𠕋四祖及后宗室邕王光濟等四

人公主陳國長公主等二人太祖諸子魏王德昭等

二人外戚杜審瓊等三人前宰相李糓等三人宰相

范質等四人前武臣韓通等三十五人起義將帥慕

容延釗等五人管軍將校張光翰等十六人功臣李

處耘等三人邊將何⿰糹⿱𢆶匹筠等五人機務臣寮具廷祚

等六人前朝文臣趙上交等七人又竇儀等九人事

務臣寮張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等一十二人攀附臣寮吕餘慶等五人

歸明臣寮楊重熊等六人歸降臣寮李昊等十人兇

惡臣寮張瓊等三人反叛李筠等二人反逆臣寮盧

多遜一人方術王處訥一人隱逸王昭素二人受命

諸侯髙保融等四人四夷受命丁璿等四人僣僞諸

國李景等十人四夷于闐等十三國又取江南南

河東西川𠛼南兩浙漳泉夏州爲表律暦天文地理

五行禮樂刑法食貨溝洫書籍釋道為志又諸僞國

並無文字可修今許州行軍司馬李暉甞爲河東僞

宰相其人年髙不任步復望遣直館一人就本州與

暉同共修纂太常愽士分司西京蕭催舊事僞廣爲

左僕射亦請留在館與直館同修本國事迹又僞蜀

實録及江南録皆紀述非實荆南湖南夏州各無文

字莫知事實今請於朝臣中各選知彼處事迹者與

直館同編録又臣寮薨卒多不供報行狀自今文武

臣寮薨卒望令御史臺告報本家具行狀碑文墓誌

家諜譜録送史館内職即令宣徽院凖此施行其閣

門及通進銀臺司所進内外章䟽合載簡䇿者並乞

送史館如係中書及樞宻院行遣者亦乞封下自餘

學士舎人院等合有𨵿報文字置籍檢備抄冩實封

外國朝貢委禮賔院逐旋申館臣寮奉使諸蕃及行

軍征討囬日許本館移文取問一行事狀及本國風

俗勑旨依奏仍以史館門西廊屋别置史院給祠部

錢五百貫充公用抄冩御書吏七人供其役未幾撰

成三卷先以進御旦俄知制誥罷史職以國子司業

孔維禮記傅士直史館李𮗜代領其職議者以維𮗜

皆儒臣不稱史館遂罷編纂

淳化五年四月以吏部侍郎兼祕書監李至翰林學

士中書舎人張洎修國史及右諌議大夫史館修撰

張泌范杲同修太祖朝史先是上謂宰相曰文史才

最難甞觀太祖實録頗有漏略至於天人合應符命

彰灼𡻕月未乆人皆知之矧朕當時目擊其事宜令

至等重加綴緝⿱⺾⿰𩵋禾易簡對曰近代委學士扈蒙修史

蒙選儒逼於權𫝑多所廻避甚非直筆上曰史臣之

職固在善惡必書無所隱諱昔唐𤣥宗欲焚武后史

左右以為不可欲後代聞之為鑒戒耳未幾至泌並

辝史職以禮部侍郎宋白代之是冬洎等撰成太祖

紀一卷凡上所顧問及史官采摭之事分為朱墨書

以别之後洎遷職史不就而止上留心儒術凡有著

述成一家之言來上者必待以優禮賜服章器幣以

寵之藏其書於館閣由是學者多自䇿勵焉

是月右諌議大夫史館修撰張泌上言乞置起居舎

人修左右史之職每日記録言動月終送史館詔從

其請以起居舎人史館修撰梁周翰掌起居郎事祕

書丞直昭文館李宗諤掌起居舎人事

至道三年修太宗實録時宰相吕端雖帶監修國史

而不預焉其後重修太祖實録遂詔吕端與錢(⿱艹石)

等同修端罷相李沆繼成焉

景德二年監修國史畢士安卒時冦凖止領集賢殿

大學士遂命叅知政事王旦權領史館事實為監修

國史之職後旦爲相雖未兼監修國史其領史職如

故修撰故事史館毎月撰日曆皆判館與修撰官直

官分功撰録藏於本館國𥘉循舊制皆修撰官直官

分季修纂其後止修撰官及判舘撰次焉太平興國

中左賛善大夫直史館趙隣幾左拾遺直史館吕蒙

正范杲皆曽修撰自後以直館貟多遂止修撰官編

淳化四年翰林學士宋湜止帶修國史亦嘗修日

四年八月令進奏院每五日一具報狀實封上史館

修史院舊在中書第一㕔後徙置宣徽院以舊修史

院修纂㑹要大中祥符五年六月修國史院言所修

禮志舊日暦止存事端并令禮院取索國𥘉以來禮

文損益㳂革制作之事及論定詳議文字尚慮或有

遺落致國家大典有所不備龍圖閣待制孫奭見判

禮院深於經術禮學精愽望專委檢討供報從之又

詔樞宻院脩時政記月送史館先是樞宻院月録附

史送中書編於時政記及是王欽若陳堯叟始請别

撰焉

乹興元年十月以集賢校理王舉正館閣校勘李淑

並為史館編修官時修撰李維宋綬言史館修撰舊

四貟今祖士衡出外伏縁先朝日曆自大中祥符元

年後未曽撰集欲望擇館閣二貟爲編修官遂以命

九年八月以刑部郎中髙紳爲史館修撰紳即樞宻使王欽若所引

不令修撰止權判吏部銓未幾紳表外郡方掌修撰天聖九年石中立以戸部郎中充史館修撰有司引紳例亦不修日暦

嘉祐四年九月史館修撰歐陽脩言史之爲書以紀

朝廷政事得失及臣下善惡功過冝藏之有司徃時

李淑以本朝正史進入禁中而焚其草今史院惟守

空司而已乞詔龍圖閣别寫一本下編修院以備討

閱故事從之

元豐二年八月九日甲辰同修起居注王存言古者

左史記事右史記言唐正觀𥘉仗下議政事起居郎

執筆記于前史官隨之其後或修或廢蓋時君克已

勵精政事則其職修或庸臣擅權務掩過惡則其職

廢此理𫝑然也陛下臨朝旰𣅳睿明四逹動必稽古

言必本經至於裁决萬㡬判别疑𨼆皆出羣臣意表

欲望追唐正觀典故復起居郎舎人職事使得盡聞

明天子德音退而書之以授史官儻以為二府奏事

自有時政記即乞自餘臣寮前後殿登對許記注官

侍立著其所聞關於治體者庻幾謨訓之言不至墜

失上諭存曰史官自黄帝時已有之至漢武帝有禁

中起居注今起居注之名當始於此近世誠爲失職

且人君與臣下言必關政理所言公則公言之所言

私則王者無𥝠自非軍機何用祕宻蓋人臣奏對有

頗僻或肆䜛慝謂人君必湏凾容難即加罪因無所

忌憚(⿱艹石)左右有史官書之則無所肆其姦矣然卒不

果行

十一日丙午詔修起居注官雖不兼諌職如有史事

冝於崇政殿延和殿承旨司奏事後直前陳述

八月甲寅詔諸司𨵿報史館文字歸起居院其𨵿報

日限舊五日者爲旬終十日者爲月終月終𡻕終者

依舊以修起居注王存言近制諸司供報事直供編

修日暦所則起居注更無文字可備編録又淳化中

定諸司關報日限或以五日或以十日或以月終或

以歲終而近制改五日并月終報者並爲旬終歳終

報者爲月終且三司金糓之増耗經費之出約版圖

之升降固非月可見者必待歳終而㑹計也今使月

一報恐有司徒費虚文無益事實故有是詔

七年六月乙夘詔著作暫闕官校書郎或正字兼權

祕書省著作佐郎邢恕言官制史館掌修撰國史實

録之事其屬有日暦所比廢編修院歸史館



麟臺故事卷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