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白鏡

黄白鏡
作者:李文燭 明

黄白鏡序编辑

謹按黃白之術,非雕虫末技之事也。觀夫鼎器方天地,藥物方日月,火候方四時,歸復方昆蟲草木,其事亦費矣,其理亦隱矣。所謂黃白者,專指大藥金丹色象言也。蓋為爐火之象,以土為藥,以金為丹,土以火返,金以汞還,土之色象曰黃,金之色象曰白,造土乾汞,故曰黃白之術。吾又聞黃白之為物也,非世間硃砂、水銀、黑鉛、白錫及一切現成故有之物,乃陰陽池內造化窟中,劈空立出兩種物來。一種為鴻濛已前之天,一種混沌未分之地,有氣無質,有象無形,雖聖人亦無得而名其名,乃強名為黃。黃既成矣,乃今而後,可以令水銀潔白見寶,即以此寶造黃輿、種黃芽,黃而養白,白而養黃,更為母子,互作夫妻,反復接制,顛倒超脫,自然清真,自然點化,此黃白之大略耳,修真者勿謂黃白兩字為細務也。自晉到今,千二百餘年,寥寥無聞,求此術者,豈止牛毛,而成此術者,竟如兔角,可見此事可遇而不可求,且孔子曰:死生有命,富貴在天。又曰:富而可求也,雖執鞭之事,吾亦為之,如不可求,從吾所好。此人間富貴尚不可求,況此術乃天之鴻寶乎。大率天亦不多此術,而嘗多此人。有此人,斯有此術。無此人,必無此術。此人者,聖人也。我果聖人,天自予此術。天地鬼神最厭者,貪。天下之貪,莫大於貪此術。貪此術者,天之戮民也。天且厭而戮之,肯予若此術乎哉?世人必欲得此,吾與若求之之術,第一不可有害人心、利己心、狂妄心、貢高心、貪財心、嗜色心、務名心、好善心、惡惡心,凡有纖毫絲忽之心,不論善之與惡,皆屬虛妄。既屬虛妄,即失天真。既失天真,即是不肖天地。試觀人間父母,喜其肖己,惡其不肖己也。天地為我大父母,又豈有兩心哉?只要此心如天地之寬,如山嶽之定,不出不入,不動不靜,造次必於是,顛沛必於是。夫唯如是,乃為不求之求,司此術者,將舍若而予之誰焉?茍不如是,妄求此術,非惟不得,且干天戮。吾作是鏡,不獨照黃白,亦能照人心。人能以此鏡時時一照之,亦足以見其本來面目。 明萬歷戊戌元旦京口夢覺道人李文燭晦卿甫序

黃白鏡编辑

京口夢覺道人李文燭晦卿甫著

姑蘇拙拙道人周守全完人甫潤色

洪都默守居士熊位女正甫刪定

一照黃白编辑

舉世慕黃白,不知黃白義。黃白之術,全在汞火變化。火滅化真土,土稟中央之氣色象,故黃汞死,變真鉛。鉛稟西方之氣色象,故曰黃者為藥,白者為丹,一藥一丹,是謂黃白。

二照乾坤编辑

黃白之術,先立乾坤以為鼎器。此言一留人間,未免驚世駭俗,殊不知天地乃天地之中乾坤也。男女乃男女之中乾坤也。砂鉛乃砂鉛之中乾坤也。雖一禽一虫之中,亦各自具一乾坤,何必限定天地纔為乾坤也。知此者,可以內修胎仙。知此者,可以外煉黃白。

三照四象编辑

黃白之術,則以硃砂為乾,黑鉛為坤。硃砂之中,所含者乙木與丁火。乙木即青龍,丁火即朱雀。黑鉛之中,所含者庚金與壬水。庚金即白虎,壬水即玄武。青龍、朱雀、白虎、玄武是謂四象。

四照母氣编辑

黃白之術,先要洞明母氣。所謂母氣者,就指鉛中一點妙有而言,大抵鉛屬坤,坤形六叚,其體本空,何嘗有此妙有?因與砂交,砂中一點陰神移過鉛中,與先天一氣合而纔有。太上故曰:有,名萬物之母。舍此母外,再無別藥,可以乾得水銀。世間黃金、白銀,名雖至寶,其實還屬凡質。獨不聞:凡質從來不化真,化真須得真中物。

五照父氣编辑

鉛中妙有,固為母氣,還有一種父氣,更非眾人所能知者。煉丹起手,不離砂鉛,砂鉛一交,結成一粒黍米玄珠,懸於鉛內,此即謂之妙有也。但此妙有,感在陰,分則為母氣。感在陽,分則為父氣。譬如天上之太陰,人間之少女。太陰生明在初三日,酉時則為新月在念,八日卯時則為曉月,新月之光便是父氣,曉月之光便是母氣。少女懷妊,得乾道者,則成男胎,得坤道者,則成女胎。男胎便是父氣,女胎便是母氣。鉛中妙有之為父母氣也,亦復如是。

六照祖孫编辑

汞死即真鉛,真鉛水之母。惟是水之母,故為汞之祖。汞曰為流珠,流珠水之子。惟是水之子,故為鉛之孫。

七照氣結编辑

方外之士,孰不會說砂鉛氣結,及其下手,則又不然。將鉛煉出花色,以砂投於鉛面之上,可憐砂中真氣飛走殆盡,止存一味渣質,愚人見而寶之,誤認以為天毓,指望將此乾汞。道人每見此流,深笑之而又極憐之。丹書之中,明明點出乾坤交媾罷,一點落黃庭。只此黃庭一點,乃砂鉛二物之中精神、命脈凝結而成者。砂皮、石殻譬如一堆死屍枯骨,烏足以比之耳。故曰:天毓原是硃砂精,莫把砂皮認作真。

八照天毓编辑

凡我同志之士,須要知夫天毓。知夫天毓者,金丹口訣已過半矣。所謂天毓,實非砂皮、石殻,乃黑鉛之中,一點先天真一之氣是也。此氣鉛中本無,只因砂鉛一交之間,砂中一點神火流落黑鉛之內,結成一粒黍米之珠,此即謂之天毓也。若能以火逼出此毓,真乃乾汞之聖藥。大抵此毓,其色正黃,其質乾燥,其形堅剛,其性猛烈,人知慕此毓者,高人。知此至人,得此毓者,聖人。

九照次第编辑

丹法有次第,有去取,一絲不可紊亂,差之毫釐,謬之千里。且如水銀、黃毓、砂皮合而言之,謂之硃砂。分而言之則水銀為硃,黃毓為砂,砂皮乃渣質之物。古人煉丹,取其精華,去其渣質,始而下手,先借黑鉛之中一點壬水養死黃毓,謂之養砂。繼而毓養實死,纔去轉制水銀,謂之煉鉛。水銀一經轉制,登時實死,化成一塊純陽乾金。惟此純陽乾金,纔謂之真鉛。既得真鉛之後,此外不復再用黑鉛。方士不知此妙,泥定養砂兩字,動輒要把硃砂在鉛上弄死,以為天毓,寍知天地無全功,聖人無全能。豈有一黑鉛而能令水銀、黃毓、砂皮一起全死之理,況水銀、黃毓輕浮之性,見火即飛,所存者不過砂皮、石殻,後天渣質之物,如此之類,車載斗量,何足為罕。

十照藥火编辑

黃毓出自硃砂之中,則為神火。一落黑鉛之內,登時化為大藥。故曰:藥即是火,火即是藥。

十一照配合编辑

天下儘有聰明之士,頗知其理,而於黃毓,但只不明。制伏黃毓之法,所以不能成事,砂中黃毓以五行考之,則屬丁火,既屬丁火,何不配以壬水。丁壬妙合,自然結成一粒黍米玄珠,故曰:識破坎離,大丹了卻。

十二照壬癸编辑

罏火之家,只為不識壬水,所以黃毓不死。只為不識戊土,所以水銀不乾。壬水長生於坤,癸水長生於卯。卯即水銀,坤即黑鉛。求壬水須在黑鉛之中求之,去癸水舍戊土之外,別無奇方妙藥。大概黃毓要死不死,不成戊土。癸水要乾不乾,不成白金。戊土者,大藥之假名。白金者,金丹之實相。

十三照鉛汞编辑

黑鉛之中,內含一點壬水,其性屬陽,在五行中,獨與丁火相當。硃砂之中,內含一點丁壬,其性屬陰,在五行中獨與壬水相當。砂鉛交媾之時,假如壬水先至,丁火後施,則陽包陰而成離。離中一畫耦爻,乃先天之地也。萬一丁火先至,壬水後施,則陰裹陽而成坎,坎中一畫奇爻,乃天之天也。只此一奇一耦兩爻先天,乃天地之根,玄牝之門,纔謂之真鉛、真汞,其餘凡砂、水銀與夫五金八石,皆屬後天渣質,烏足以稱其真。宋人故曰:時人要識真鉛汞,不是凡砂及水銀。

十四照玄牝编辑

玄牝二物居於天地之正位,隱於坎離之中爻。坎中一畫奇爻為戊土、為金鉛、為玄陽、為真父,故曰坎戊玄土金為父。離中一畫耦爻為己土、為木汞、為牝陰、為真母,故曰離己牡土汞為母。

十五照火符编辑

坎中一畫奇爻名曰陽火,離中一畫耦爻名曰陰符。且如水銀之中進一爻陽火以象震卦,進兩爻陽火以象兌卦,進三爻陽火以象乾卦,卦至上九,其陽亢,故當濟以陰符。進一爻陰符以象巽卦,進兩爻陰符以象艮卦,進三爻陰符以象坤卦,卦至上六,其道窮矣,故當又起陽火,週而復始,始而復終,六百火符大概如此。宋人故曰:本是水銀一味,週流遍歷諸辰。陰陽數足自通神,出入豈離玄牝。

十六照周天编辑

金火歌中有四九三十六,方得半斤氣之句,方士不知此中含畜妙義,卻將凡銀八兩,以黑鉛三十六分作九池,分銖定兩,煎煉觀花以為得法。甚致造出一書,刻板傳世,何其偽妄之甚!所謂四九三十六者,乃八卦總數,一月周天。且如乾一、兌二、離三、震四、巽五、坎六、艮七、坤八,盡八卦之數,算來共得三十有六,故曰周天度數。要師明,不遇師傳莫亂行,三十六宮翻卦象,千金莫與俗人論。

十七照烹煉编辑

黃毓本為陰火,一經壬水配煉,登時化為陽土,故曰硃砂煉陽氣。水銀本為木汞,一經陽土烹制,登時變為金丹,故曰水銀烹金精。

十八照交感编辑

鏡內雖用砂中丁火,起手卻又不可取出火來。雖用鉛中壬水配合,卻又不可取出水來。雖要丁壬妙合,卻又不是將鉛煉到水清月白之時,以砂投於鉛面之上。雖不以砂投於鉛面之上,卻又不是砂鉛全不合體,水火全不交光。砂鉛若不使之合體,水火若不使之交光,更假何物而為之乎?金丹之法,交有時,合有法,順去逆來,各有門戶。得其門戶者,升堂直抵玄關。不得其門戶者,耗火亡財,破家蕩產。與君說破我家風,太陽移在月明中。

十九照神氣编辑

方外之士,都在象中求象,所以不得真象。都在形中求形,所以不得真形。即如前鏡內說,用丁火起手,不免又落於象矣。說用壬水配合,不免又落於形矣。道人據師所傳,玄元大道,無象無形,因而連火也不用,用火中之神。連水也不用,用水中之氣。惟神與氣,無象無形,神氣相交,靈苗乃結。

二十照火候编辑

黑鉛本屬坤申,坤申之地,有庚金建祿。壬水長生,但庚金有一月一次圓缺,壬水故有一月一次消長。二七而來,七七而去,惟其此金、此水有圓有缺,有消有長,有來有去,所以生人生物,故亦有生有死。然雖如此,丹門又以圓缺、消長、來去、為之火候。當罏者不可不知此候,不知此候,砂鉛雖合,斷不結胎,若不結胎,卻將何物以為丹頭,故曰:月之圓存乎口訣,時之子妙在心得。

二十一照池鼎编辑

丹房器皿有陰池、陽池、土池、灰池、華池、玉池、流珠池、飛仙池。又有乾鼎、坤鼎、銀鼎、鐵鼎、鉛鼎、金鼎、流金鼎、硃砂鼎,種種異名,無非譬喻。藥靈不在池,丹聖豈在鼎,不過是銀鉛砂汞四件物事變來許多名色,愚夫執文泥象,知者得理忘言。

二十二照沐浴编辑

沐浴即洗濯之變名也,黃芽凝結於坤土池中,若不洗濯,何由得出?純陽先生不曰:地雷震動山頭雨,要洗濯黃芽出土。況此黃芽乃天地之心,丹經所謂沐浴洗心者,正謂教人洗出這點天地之心來。

二十三照煉己编辑

水銀出自硃砂之中,名為己汞。丹經曰:煉己者,正為教人煉此己汞也。蓋為己汞乃陽裏陰精,不經真陰真陽煅煉一番,斷然不能堅剛住世。所謂真陰者,即離中一畫,耦爻名曰姹女也。所謂真陽者,即坎中一畫奇爻,名曰嬰兒也。只此一嬰一姹,纔名真男真女。道人丹法,不論內外皆用男女,然所用男女,豈世上之男女耶?即此嬰姹者是也。

二十四照筑基编辑

水銀實死,潔白見寶,纔可造黃輿,種黃芽,故曰:砂末成銀丹立基,生生化化任栽接。

二十五照過關编辑

金丹之術,妙在於死,黃毓不到鉛關走過,一悉斷然不能絕命,故曰:硃砂不過關,如隔萬重山。

二十六照過度编辑

水銀活則為木,木乃青龍也。死則為鉛,鉛乃白虎也。青龍分野於房六度,白虎分野於昴七度。故曰:水銀不過度,神仙迷了路。

二十七照超脫编辑

黃毓未化戊土,定假坤中壬水配合,既成戊土,即當脫出黑鉛,故曰:砂死則必脫。水銀未變白金,全藉坎中戊土制伏。既成白金,即當超去天毓,故曰:汞死則必超。

二十八照水火编辑

水銀未乾已前,本為木汞,一乾之後,即名白金。木汞能生神火,所以硃砂之中,故有黃毓白金能生神水。所以石函記內,故有神水原因出白金之句。

二十九照凡聖编辑

水有陰陽,誰不知其為壬為癸。壬分清濁,孰能辨夫?是經是神經,水生自黑鉛之內,源頭本濁。神水出自白金之中,根上原清。是故神火與經水妙合則成凡孕,與神水妙合則成聖胎。將欲超凡而入聖,定教由濁而纔清。宋人故曰:白虎首經至寶,華池神水真金。觀其如此稱讚首經,其意亦可知矣。外丹起手,斷然不能離乎砂鉛。內丹起手,斷然不能離乎乾坤。

三十照枯鉛编辑

丹書云:枯鉛乾汞。又云:鉛枯汞自乾。只這兩句雙關二意之言,誤盡今古多少丹客。噫!書豈誤人,人自不悟耳。殊不知,汞中癸水即名鉛也,枯去癸水,其汞自乾,此之謂枯鉛乾汞。愚夫不達此理,卻把黑鉛炒成囂塵,指望要去乾汞,獨不聞煉鉛不是煉枯鉛,鉛若枯時氣不全。

三十一照白金编辑

概世方士都求白金於黑鉛之內,或求於鑛鉛之內,或求於雞子鉛之內,皆謬矣。獨范純仁先生序漁荘錄一句:其術士善煉水銀為白金。只這十個字,直打到太上老祖心坎上。況晉人亦曾點出白金即是水銀胎,返本還元水銀制。

三十二照清真编辑

砂中黃毓不可令其存性,若有纖毫生意,終屬凡質,難以通靈。汞中陰氣,務要令其斷根,若存纖毫癸水,終是含陰,難以入聖。大抵非壬不足以成毓之靈,非靈不足以致汞之聖。既聖而又復生其靈,既靈而又復生其聖,以聖育靈,以靈育聖,愈聖愈靈,愈靈愈聖,靈聖之極,自然清真。故曰:你死我死,先天在此,你靈我靈萬化祖。

三十三照點化编辑

黃毓實死,纔能點得水銀而成金丹。水銀實乾,纔能化得五金八石。凡磁、瓦礫、大地塵沙等物,盡成金寶。故曰:硃毓不死汞不乾,水銀不死芧不白。又曰:凡磁凡礫盡成金,大地塵沙皆作寶。

三十四照服食编辑

茗藥可以清人之神,酒漿可以亂人之性,巨勝可以延人之年,巴葛可以殺人之命。世間渣質之物,尚爾如此神異,況於無中生有之靈丹妙藥乎。大概三轉之後,纔望清真,便能點化五金八石而成寶。住世九轉之後,纔入清真,便能醫治諸虛百症而起死迴生。若能接至七百二十轉之後,卦爻圓滿,火候充足,清真極而致於神化不可言地步,豈有不可服食之理,但服食之際,大要分別輕清重濁。輕清的是藥,重濁的是丹。丹僅擅其點化,藥纔可以服食。故曰:輕清服而成神仙,重濁點金等泰山。

三十五照藥品编辑

藥之品類,不可不知,有至藥,有大藥,有聖藥,有神藥,四品之藥皆以神為種子。此種下在黑鉛之內,則成至藥、大藥。下在白金之內,則成聖藥、神藥。蓋為黑鉛之內,有經水之氣長生。白金之內,有神水之氣長生。大抵二水之氣,皆能化神為藥,且以至藥、大藥先為吾子分之。硃砂之中,有木有火。木之數三,火之數二,三二合而言之乃為五。五中卻有一點至精至妙之物,謂之曰神。黑鉛之中有金有水,金之數四,水之數一,四一合而言之,亦為五。五中亦有一點至精至妙之物,謂之曰氣。神氣相交,靈苗乃結,即易之所謂二五之精妙,合而凝者是也。然而神氣一凝,乾道化成一畫乾金,周易不曰:大哉乾元,萬物資之以始,故以這一畫乾金名之為大藥。坤道化成一畫坤土,周易不曰:至哉坤元,萬物資之以生,故以這一畫坤土名之為至藥。此大藥至藥這名,由是而定也。再以聖藥神藥,細為吾子分之。水銀活則謂之木汞,死則謂之白金。木汞能生神火,白金能生神水。神火入於白金之中,與神水之氣妙合,乾道化而為之神藥。神藥者,即世之所謂陽神也。坤道化而為之聖藥,聖藥者,即世之所謂聖胎也。殊不知神藥聖藥,比至藥大藥,更靈更妙,使若接至七百二十轉後,其靈妙又可知矣。人得服餌,小則長生久視,大則拔宅飛昇,雖死屍枯骨,得沾其氣,未有不返魂再活者。故曰:返魂再活生徐甲。

三十六照合一编辑

內丹外丹,事同一體,茍得其法,煉內丹亦可,煉外丹亦可。且夫內而以心為主,心猶汞也。外而以汞為主,汞猶心也。心死謂之內丹,汞乾謂之外丹。內丹成,謂之仙人。外丹成,謂之仙銀。仙人者,得道之人也。仙銀者,得道之物也。以得道之人而點物,物必化而為寶。以得道之物而點人,人必化而為仙。然非人能點化其物,亦非物能點化其人。其所以能互相點化者,乃道之力也。執着之徒,不通其道,謂內汞以外丹之藥為之非類,彼獨不見列仙傳屢言神仙呵汞可以成銀,然則外汞偏,獨不以內丹之藥為之非類乎。

黃白鏡後跋编辑

吾聞內事作用,全在心神。外事作用,全在汞火。大率內事之凝神,即外事之息火。內事之死心,即外事之乾汞。志於黃白者,奚必求奇立異。但去究竟,何法可令神凝,息火之法自得之矣。何法可令心死,乾汞之法自得之矣。火色雖赤,見黑自黃。汞色雖青,見黃自白。白者金丹,黑者水色。水者道樞,其數名一。火者虛無,其數名二,一名萬物之母,二名天地之始,知其母,識其始,造化之柄,由我握之。握造化柄者,證仙佛果,若探囊耳,又奚事於黃白哉。

萬曆己亥歲正月八日 夢覺道人李文燭後跋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