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累累之日本

黃金累累之日本
作者:李大釗
1917年2月10日

  日本當歐戰前,其現存之正貨,不過三億四千萬。今則滔滔滾滾,日益激增,已達於七億之多。計每月平均純增約二千三百萬圓,即一年約增三億圓。使歐戰尚復繼續一年,則日本之正貨,將達於十億之數。多金哉!日本也。

  此次戰爭,世界諸強國,莫不受流血之慘禍,而坐收黃金之厚利者,惟有太平洋兩岸遙相對立之日本與美國而已。美自歐戰以來,商業日盛,其一九一五年之輸出,視一九一四年頓增百分之六十。美國現存之正貨,約居全世界五分之三。世界金融之中心,已由英而移於美。惟美與德近已斷絕邦交,今后時局之變化,殊難預測,其經濟上所蒙之影響,亦必較前為不利,此后由橫流世宙之戰血中,收拾黃金最多者,獨有日本一國而已矣!

  但日本以久貧之國,驟獲此鉅金,舉國皇皇焉以求處分之途,而惟恐其或誤。此雖有類於丐兒之暴富,然而黃金縱多,用不得當,則不惟不能獲福,適以為禍。個人如此,惟國亦然。是則處分之道,亦不可不講也。蓋通貨膨脹,物價必騰,個人生活,必為所壓迫。據日本報章最近所載,重要貨物中五十六種有三十余種日見騰貴,已為最著之事實。彼其地方農民乃至中流社會,與此儻來之黃金,了無關系,但受物價昂貴之壓迫而已。此實日本今日社會政策上一大問題也。

  日本以何因緣而驟獲此多金乎?則不外以戰爭之影響而有軍需品之訂制,次為美洲方面訂制之增加,次為因歐洲貨品杜絕,吾國及南洋其他亞細亞方面需要之增加等,皆為輸出超過之主要原因也。

  彼邦人士謀所以處分此黃金者,有數說焉:一外債償還說。日本現有十六億之負債,長此以存,終非國福,不如利用此過剩之金以償清之。此一說也。二正貨蓄積說。預料戰后,各國均不可不償其不換紙幣,無論由何方面觀測之,正貨必為各國所必需,即使戰時之貨幣制度復歸於平時之狀態,其仰給於正貨者亦甚切要,是則碧血之戰雖停,黃金之戰亦將繼起,此時日本之正貨,必將被奪。今之輸出超過,必變為輸入超過,滋可怖矣。故今不可不預為之所,蓄積正貨。此一說也。三生產獎勵說。一國經濟之發達,必賴產業之發達,日本正宜利用此增加之正貨,以為資金,而興產業,所謂正貨之資金化是也。此一說也。四國債應募說。使英國及其聯合國於日本金融市場,募集國債,如是則為直接投資於外國証券。此種之既實行者,如大藏省所有之俄國大藏証券,已以一億四千萬元賣下於市場,及近日一億圓之英國國債募集皆是也。此一說也。五對外放資說。日本之在國際經濟上,乃為債務國,而非債權國。夫債務國乃利用外資以謀殖產興業之發達,非必不利。然一旦有路於債權國之機會,日本亦非不願為。今以增加之正貨投資海外,殊為計之得者。而由放資以益增日本之輸出,益張日本之勢力,則莫如投於鄰邦之支那。此又一說也。外此尚有種種方策,不復殫述。蓋日本正貨增加如斯之勇,非數策同時並舉,不足以奏調節之功。日人形容其正貨增加之勇者,常曰“黃金之洪水”,不審其尾閭於吾國者為黃金歟?抑洪水歟?此則視增師造艦,猶為可懼者也。故特述之,以告國人。

  1917年2月10日

  《甲寅》日刊

  署名:守常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5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27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