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目录

庚午编辑

桂殿秋编辑

六月九日,夜夢至一區,雲廊木秀,水殿荷香,風煙鬱深,金碧嵯麗。時也方夜,月光吞吐,在百步外,蕩瀣氣之空蒙,都為一碧,散清景而離合,不知幾重?一人告予:此光明殿也。醒而憶之,為賦兩解。

明月外,淨紅塵,蓬萊幽窅四無鄰。
九霄一派銀河水,流過紅牆不見人。

驚覺後,月華濃,天風已度五更鐘。
此生欲問光明殿,知隔朱扃幾萬重?

  ──《無著詞

辛未编辑

水調歌頭 (寄徐二義尊大梁)编辑

去日一以駛,來日故應難。故人天末不見,使我思華年。結客五陵英少,脫手黃金一笑,霹靂應弓弦。意氣渺非昔,行役亦云艱。

湖海事,感塵夢,變朱顏。空留一劍知己,夜夜鐵花寒。更說風流小宋,淒絕白楊荒草,誰哭墓門田?遊侶半生死,想見涕潺湲。

编辑

辛未六月二日,風雨竟晝,檢視敗簏中嚴江宋先生遺墨,滿眼淒然,賦此解。

風雨颯然至,竟日作清寒。我思芳草不見,忽忽感華年。(謂嚴江宋先生。)憶昔追隨日久,鎮把心魂相守,燈火四更天。高唱夜烏起,當作古人看。

一枝榻,一爐茗,宛當前。幾聲草草休送,萬古遂茫然。仙字饑不食,故紙蠅鑽不出,陳跡太辛酸。一掬大招淚,灑向暮雲間。

  ──《懷人館詞

點絳唇 (十月二日馬上作)编辑

一帽紅塵,行來韋杜人家北。滿城風色,漠漠樓臺隔。目送飛鴻,影入長天滅。關山絕,亂雲千疊,江北江南雪。

  ──《懷人館詞

瑤臺第一層编辑

某侍衛出所撰《王孫傳》見示,愛其頗有漢晉人小說風味,屬予為之引,因填一詞括之,戲侑稗家之言。

無分同生偏共死,天長恨較長。風災不到,月明難曉,曇誓天旁。偶然淪謫處,感俊語小玉聰狂。人間世,便居然願作,長命鴛鴦。

幽香,蘭言半枕,歡期抵過八千場。今生已矣,玉釵鬟卸,翠釧肌涼。賴紅巾入夢,夢裏說別有仙鄉。渺何方?向瓊樓翠宇,萬古攜將。

  ──《懷人館詞

鵲橋仙编辑

同袁蘭村、汪宜伯小憩僧寺,宜伯製《金縷曲》見示,有「望南天、倚門人老,敢雲披」之句。余驚其心之多感,而又喜其詞之正也,倚此慰之。

飄零也定,清狂也定,莫是前生計左。才人老去例逃禪,問割到慈恩真個?

吟詩也要,從軍也要,何處宗風香火?少年三五等閑看,算誰更驚心似我?

  ──《懷人館詞

浪淘沙 (有寄)编辑

別夢醒天涯,怊悵年華。懷人無奈碧雲遮。我自低迷思錦瑟,誰怨琵琶?

小字記休差,年紀些些。蘇州花月是兒家。紫杜紅蘭閑掐遍,何處蘋花?

  ──《懷人館詞

壬申编辑

唐多令 (道中書懷)编辑

二十五長亭,垂楊照眼青。付春風短夢零星。斜倚雕鞍無氣力,渾不似,俊遊人。

春意太憨生,春愁喚不醒。負華年誰更憐卿?惟有填詞情思好,無恙也,此花身。

  ──《懷人館詞

浪淘沙 (舟中夜起)编辑

幽夢四更醒,欸乃聲停。吳天月落半江陰。驀地橫吹三孔笛,聘取湘靈。

螺髻鎖娉婷,煙霧青青。看他潮長又潮平。香草美人吟未了,防有蛟聽。

  ──《懷人館詞

高陽臺编辑

南國傷讒,西洲怨別,淚痕淹透重衾。一笛飛來,關山何處秋聲?秋花繞賬瞢騰臥,醒來時芳訊微聞。費猜尋,乍道蘭奴,氣息氛氳。

多愁公子新來瘦,也何曾狂醉,絕不閑吟。璧月三圓,江南消息沈沈。魂消心死都無法,有何人來慰登臨?勸西風,將就些些,莫便秋深。

  ──《懷人館詞

行香子 (道中書懷。與汪宜伯)编辑

跨上征鞍,紅豆拋殘,有何人來問春寒?昨宵夢裏,猶在長安。在鳳城西,垂楊畔,落花間。

紅樓隔霧,珠簾卷月,負歡場詞筆闌珊。別來幾日,且勸加餐。恐萬言書,千金劍,一身難。

初相見,蒙填詞見詒,有「萬言奏賦,千金結客」二語。

附:送龔瑟人出都調水龍吟(汪琨宜伯)编辑

長安舊雨都非,新歡奈又搖鞭去。城隅一角,明箋一束,幾番小聚。說劍情豪,評花思倦,前塵夢絮。縱閑愁鬥蟻,羈魂幻蝶,尋不到,江南路。

從此齋鐘衙鼓,料難忘,分襟情緒。瓜期漸近,萍蹤漸遠,合並何處?易水盟蘭,豐台贈芍,離懷觸忤。任紅蕉題就,翠筠書遍,餞詞人句。

  ──《懷人館詞

醉太平 (道中作)编辑

鞍停轡停,雲行樹行。東風昨夜吹魂,過青山萬痕。

春濃夢沈,愁多酒醒。一天飛絮愔愔,攪離懷碎生。

[1]

  ──《懷人館詞

鵲踏枝 (過人家廢園作)编辑

漠漠春蕪蕪不住。藤刺牽衣,礙卻行人路。偏是無情偏解舞,蒙蒙撲面皆飛絮。

繡院深沈誰是主?一朵孤花,牆角明如許!莫怨無人來折取,花開不合陽春暮。

  ──《懷人館詞

湘月 (壬申夏,泛舟西湖,述懷有賦,時予別杭州蓋十年矣)编辑

天風吹我,墮湖山一角,果然清麗。曾是東華生小客,回首蒼茫無際。屠狗功名,雕龍文卷,豈是平生意?鄉親蘇小,定應笑我非計。

才見一抹斜陽,半堤香草,頓惹清愁起。羅襪音塵何處覓?渺渺予懷孤寄。怨去吹簫,狂來說劍,兩樣消魂味。兩般春夢,櫓聲蕩入雲水。

  ──《懷人館詞

癸酉编辑

惜秋華编辑

癸酉初秋,汪小竹水部齋中,見秋花有感,一一賦之,凡七闋,棄稿敗篋中,已十一年矣。茲補存其三闋,以不沒當年幽緒云。

瑟瑟輕寒,正珠簾曉卷,秋心淒緊。瘦蝶不來,飄零一天宮粉。莫令真個敲殘,留傍取玉妝台近。窺鏡乍無人,一笑平添幽韻。

芳訊寄應準。待穿來弱線,似玲瓏情分。移鳳褥,欹寶枕,露幹香潤。秋人夢裏相逢,記欲墮又還黏鬢。醒醒,海棠邊慰他涼靚。〔上詠玉簪〕

  ──《小奢摩詞

減蘭编辑

闌干斜倚,碧琉璃樣輕花綴。慘綠模糊,瑟瑟涼痕欲暈初。

秋期此度,秋星淡到無尋處。宿露休搓,恐是天孫別淚多。

〔上詠牽牛〕

  ──《小奢摩詞

露華编辑

一痕輕軟,愛盡日沈沈,禪榻香滿。別樣瓏鬆,小擘露華猶泫。斜排玉柱停勻,握處兜羅難辨。幽佳地,龍涎罷燒,銀葉微暖。

空空妙手親按。是金粟如來,好相曾現。祗樹天花,一種莊嚴誰見?想因特地拈花,悟出真如不染。維摩室,茶甌經卷且伴。〔上詠佛手〕

  ──《小奢摩詞

金縷曲 (癸酉秋出都述懷有賦)编辑

我又南行矣!笑今年鸞飄鳳泊,情懷何似?縱使文章驚海內,紙上蒼生而已,似春水幹卿何事?暮雨忽來鴻雁杳,莽關山一派秋聲裏。催客去,去如水。

華年心緒從頭理。也何聊看潮走馬,廣陵吳市?願得黃金三百萬,交盡美人名士,更結盡燕邯俠子。來歲長安春事早,勸杏花斷莫相思死。木葉怨,罷論起。

店壁上有「一騎南飛」四字,為《滿江紅》起句。成如幹首,名之曰《木葉詞》,一時和者甚眾,故及之。

  ──《懷人館詞

甲戌编辑

湘月 (甲戌春,泛舟西湖賦此)编辑

湖雲如夢,記前年此地,垂楊係馬。一抹春山螺子黛,對我輕顰姚冶。蘇小魂香,錢王氣短,俊筆連朝寫。鄉邦如此,幾人名姓傳者?

平生沈俊如儂,前賢倘作,有臂和誰把?問取山靈[2]渾不語,且自徘徊其下。幽草黏天,綠陰送客,冉冉將初夏。流光容易,暫時著意瀟灑。

右《懷人館詞》一卷,原集凡九十闋,辛巳春日選錄三十二首,癸未六月付刊。

  ──《懷人館詞

乙亥编辑

摸魚兒 (乙亥六月留別新安作)编辑

者溟濛江雲嶽雨,是誰招我來住?空桑三宿猶生戀,何況三年吟緒?來又去,可題遍蓮花六六峰頭路?幽懷更苦。問官閣梅花(郡齋梅花三十樹,皆余手植。),誰家公子,來詠斷魂句?

眠餐好,多謝瀕行囑咐。吾家有妹工賦(予有妹嫁新安。)。相思咫尺江關耳,切莫悲歡自訴。君信否?只我已年來習氣消花絮。詞章不作。倘絕業成時,年華尚早,聽我壯哉語。

  ──《懷人館詞

賣花聲 (舟過白門有紀)编辑

帆飽秣陵煙,回首依然,紅牆西去小長幹。好個當壚人十五,春滿壚邊。

如此六朝山,消此鴉鬟,雨花雲葉太闌珊。百里江聲流夢去,重到何年?

  ──《懷人館詞

丙子编辑

百字令(蘇州晤歸夫人佩珊,索題其集)编辑

揚帆十日,正天風吹綠江南萬樹。
遙望靈巖山下氣,識有仙才人住。
一代詞清,十年心折,閨閣無前古。
蘭霏玉映,風神消我塵土。

人生才命相妨,男兒女士,歷歷俱堪數。
眼底雲萍才合處,又道傷心羈旅(夫人頻年客蘇州,頗抱身世之感。)
南國評花,西州吊舊,東海趨庭去(予小子住段氏——按指段玉裁——枝園,將之海上省侍,故及之。)
紅妝白也,逢人誇說親睹(夫人適李,有李青蓮之目。)

附:答龔璱人公子,即和原韻(歸懋儀歸佩珊编辑

萍蹤巧合,感知音得見風前瓊樹。
為語青青江上柳,好把蘭橈留住。
奇氣拿雲,清談滾雪,懷抱空今古。
緣深文字,青霞不隔泥土。

更羨國士無雙,名姝絕世(謂吉雲夫人。),仙侶劉樊數。
一面三生真有幸,不枉頻年羈旅。(時尊甫備兵海上,公子以省覲過吳中。)
繡幕論心,玉臺問字,料理吾鄉去。
海東雲起,十光五色爭睹。

  ──《懷人館詞

摸魚兒 (鈕布衣話東西兩湖洞庭之勝,並出示《山中探梅卷子》,因題)编辑

數東南千巖萬壑,君家第一奇秀。雪消縹緲峰巒下,閑鎖春寒十畝。春乍漏,有樵笛來時,報道燕支透。花肥雪瘦。向寂寂空青,潺潺古碧,鐵幹夜龍吼。

幽人喜,扶杖欣然而走。酒神今日完否?山妻妝罷渾無事,供佛瓶中空久。枝在手,好贈□蘆簾,紙閣歸來守。寒圖寫就。看畫稿奴偷,詞腔婢倚,清夢不僝。

  ──《懷人館詞

百字令(投袁大琴南)编辑

深情似海,問相逢初度,是何年紀(乃十二歲時情事。)?依約而今還記取,不是前生夙世。放學花前,題詩石上,春水園亭裏。逢君一笑,人間無此歡喜。

無奈蒼狗看雲,紅羊數劫,惘惘休提起!客氣漸多真氣少,汩沒心靈何已[3]?千古聲名,百年擔負,事事違初意。心頭閣住,兒時那種情味。

  ──《懷人館詞

丁丑编辑

金縷曲 (贈李生)编辑

海上雲萍遇。笑頻年開樽說劍,登樓選賦。十萬狂花如夢寐,夢裏花還如霧。問醒眼看時何許?儂已獨醒醒不慣,悔黃金何不教歌舞?明月外,思清苦。

奇才未必天俱妒?隻君家通眉長爪,偶然仙去。花月湖山驕冶甚,一種三生誰付?衹片語告君休怒。收拾狂名須趁早,鬢星星、漸近中年路。容傍我,佛燈住。

  ──《懷人館詞

虞美人编辑

陸丈秀農杜絕人事,移居城東之一粟庵,暇日以綠綃梅花帳額索書,因題詞其上。

江湖聽雨歸來客,手剪吳淞碧。笛聲叫起倦魂時,飛過蒙蒙香雪一千枝。

少年多少熏蘭麝,金鳳釵梁掛。年來我但寫《蓮經》,要伴荒庵一粟夜燈青。

  ──《懷人館詞

減蘭编辑

偶檢叢紙中,得花瓣一包,紙背細書辛幼安「更能消幾番風雨」一闋,乃是京師憫忠寺海棠花,戊辰暮春所戲為也,泫然得句。

人天無據,被儂留得香魂住。如夢如煙,枝上花開又十年。

十年千里,風痕雨點爛斑裏。莫怪憐他,身世依然是落花。

校勘記编辑

  1. 此闋寫作時間不可考,據題記及其在《懷人館詞》中的前後詞,疑作於1812年舉家出都赴安徽途中。
  2. 《四部叢刊》吳刻本為「靈山」,此據《龔定庵全集類編》和上海人民版《全集》改為「山靈」。
  3. 《四部叢刊》載此句為「汩投心靈何已」,此據《龔定庵全集類編》和上海人民版《全集》改。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遠遠超過100年。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