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清史紀事本末(五).djvu/50

此页尚未校对


制之信故有是命並命鮑超幕勇駐紮天津山海關兩處適中之地 命釋崇厚於獄因曾紀澤

奏近聞外閒議論以中國將崇厚問罪有關俄人顏面恐因誤會而起嫌疑未免有妨睦誼云云

諭令卽行開釋

七年春正月曾紀澤與俄人定約於聖彼得堡紀澤抵俄與其外部大臣格爾斯及前駐華公使

布箂啇訂條約二十欵專條一又陸路通商章程十七欵卡倫單一成計改前約者七端一歸還

伊犁南境二喀什噶爾界務不據崇厚所定之界三塔爾巴哈臺界務照崇厚明誼(同治三年

事)所定兩界之閒酌中勘定四嘉峪關通商仿照天津辦理西安漢中兩路及漢口字樣均刪

去五松花江行船至伯都訥專條廢去六添設領事僅於吐魯番添設一員餘俟啇務興旺時再

議添設七天山南北路貿易納税事改均不納税爲暫不納税此外添償盧布四百萬圓奏入奉

旨允准收還伊犁事遂結時中外交稱紀澤之能而紀澤深自謙抑奏稱此次俄人輕棄已得之

權利全由俄土戰後財殫力竭其君臣雅不欲再啟釁端故得從容商改和平了結若議者以爲

俄強大之國尙不難遣一介之使取已成之約而更改之執此以例其餘則中外交涉更無難了

之事斯言一出將來必有承其弊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