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清史紀事本末(四).djvu/43

此页尚未校对


法手詔宣示江南北諸水軍江南北水軍師艇船不諳戰續徵紅單拖罾船皆待風乃行所至淹

留而江西亦造戰船仿湖南船制以無將領輒失敗湖南在籍官丁善慶陳本欽唐際盛李㮣等

始捐貲設船局而黃冕專製炮以應征軍時言船炮者皆莫能及湖南其後水軍益擴張岳斌所

統十營玉麟所統八營合大小戰船五百炮二千國藩遭父喪奏請以岳斌爲總統玉麟爲協理

而戰益利所至克捷雖或有小挫終獲勝敵迨九洑洲一破長江肅淸金陵大功吿成詔論國藩

功以剏立舟師爲首於是國藩奏請以所募水勇改爲經制水兵時大江水師船至一千餘炮位

及三千計提督一員總兵五員營官副參游二十四哨官都守千把外委七百七十四兵數萬二

千自荆岳至崇明五千餘里立六標分汛計船七百七十四營二十四副將營戰船四十三參將

營三十三游擊營二十三自提督至外委各給坐船長龍設大炮六三板大小炮各二設火藥局

於安徽湖北二省城設子彈局於湖南省城設船局於漢陽吳城草鞵夾因奏事宜三十營制二

十四同治五年六月軍機大臣曾奏依行編章程六卷入方略垂示後世頒之天下水師旣立以

黃翼升爲提督詔玉麟每歲一巡長江

 編者曰太平天國旣亡詔論曾氏功以剏立舟師爲首而舟師中人立功以彭與楊爲最是兩

 人之生平宗旨與曾氏兄弟同然觀彭氏一生不樂秉節鉞任疆寄若有所憾焉者則何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