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Page:辜鸿铭文集-1.djvu/30

此页尚未校对


我们坐着谈论新式的信条
和古老的学说,
还有那现代的主义,从古至今
滔滔不绝地谈个不停。

你渴望的是
最优和最优者的结合,
要打破那
东方与西方的畛域。

啊,朋友,尽管我们种族不同,
你那高贵的面孔,
那过于苍白的面容,
却水远留在我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