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19-06吕祖全書.pdf/277

此页尚未校对


百秋,甫一句,妻子環泣,擲筆而逝,曩因色身現在,故其誥不列於經。」及西歸後,他經有載其誥者,次上皇誥後,曰寂皇大天尊。素高上帝前涵三演禪宗告成,降宮,黔楚合會,復一至,每遇大會,祖命繕表通誠,今其子孫遇聖節,則在棲真誦經不輟。

一行子曰:「異哉!傅先生之來去也,降自西土,既經數世,歷千年,而金蓮寶臺,猶必化後五百歲而後登,又何其遙遙也!豈所謂蜉蝣天地,旦暮古今者耶!吾友宋體誠,嘗從先生遊,聞其生平渾渾爾,噩噩爾,固無異於人也,乃其所以異於人者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