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19-06吕祖全書.pdf/42

此页尚未校对


世傳呂祖道德經釋意。不知何人所作。如每章各句下小註。與瑩蟾子李道純小註。大同小異。一也。解後各繫一詩。則上陽子陳致虛所著。轉語偈載金丹大要五卷中可考。二也。道可道章。多節略上陽解。又列上陽之序於簡端。三也。特其大書純陽帝君釋義。似屬諸呂祖。而又次以雲門魯史篡述。雲門魯史不知何人所云篡述。不知何自。但既曰篡述。則非出呂祖之手可知。按呂祖參同妙典中。歷敘著書。並不及此解。且有昔讀道德。深憂不獲透徹經旨。後與群聖討論。方知其妙之說是此解。信非其所著也。且解內牽強牴牾。不合經旨處甚多。必後人妄託。不敢篡入全書。

雲石楊良弼。校刊呂祖文集後序。有靈跡中收猥褻一二事。不雅馴。皆為刪補。此舉有功呂祖不小。如俗傳白牡丹等事。皆屬後人假捏。又坊刻有鍾呂採真問答一帙。又有既濟真經一篇。其他言容成之術者。多託之呂祖。祖嘗言。吾道雖於房中得之。卻非御女之術。一言已破千古之疑。凡若此者。以偽亂真。皆呂祖之罪人也。茲刻一概嚴加斥削。不使外術旁門干我正道。呂祖其許我乎。

傳聞正誤又一條

王文貞公崇簡。冬夜箋記云。俗傳洞賓戲妓女白牡丹。乃宋人顏洞賓。非純陽也。康熙年間。呂祖嘗於黃鶴樓降乩。曰。世傳飛劍斬黃龍。乃宋散仙顏洞賓也。豈有上真而嗔惱不除者乎。可證白牡丹事。又云地獄之說。如呂祖所說最切。又云黃粱傳奇。託言盧生。其事乃鍾離雲房。點化呂祖。亦誤以兩事和為一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