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88 (1700-1725).djvu/100

此页尚未校对


與其侯王皆降資,沈勇善馳射,仲武器之,任以將兵, 常乘邊,積功賜姓及名。」

《李鄘傳》:鄘子拭,拭子磎,戶部郎中,分司東都,劾奏內 園使郝景全不法事,景全反摘磎奏犯順宗嫌名,坐 奪俸。磎上言:「因事告事,旁訟他人者,咸通詔語也。禮 不諱嫌名,《律》,廟諱嫌名不坐。豈臣所引詔書而有司 輒論奏?臣恐自今用格令者,委曲回避,旁緣為姦也。」 詔不奪俸。

《成汭傳》:「汭,青州人。少無行,使酒殺人,亡為浮屠。後入 蔡賊中為賊帥假子,更姓名為郭禹。當戍江陵,亡為 盜,保火門山。後詣荊南節度使陳儒降,署裨校。久之, 張瓌囚儒,以禹凶慓,欲殺之。禹結千人奔入峽,夜有 蛇環其所,祝曰:『有所負者,死生唯命』。既而蛇亡。禹乃 襲歸州,入之,自稱刺史,招還流亡,訓士伍,得勝兵三」 千。秦宗權故將許存奔禹,禹以青州剽卒三百畀之, 使討荊南部將牟權於清江,禽權,取其眾。禹又破其 將王建肇,建肇奔黔州。昭宗拜禹荊南節度留後,始 改名汭,復故姓。

《玉泉子》李訥除淛東,路出淮楚,時盧罕方為郡守。訥 既至,適值元日,罕命設將,送素膳於訥。訥初見,欣然 迨覽狀,乃將名與訥父諱同。訥,建子也,雅性褊急,大 怒。翌日僅旦,已命鼓棹前去。罕聞之,急命駕而往,舟 已行矣。罕知其故,遜謝良久,且言所由,以不謹笞之。 訥去意益堅。罕度不可留,怒曰:「大約下人多名建,公 何怒之深也!」遂拂衣而去。

《東觀奏記》:李丕以邊城從事,上召至案前,問系緒,丕 奏系屬皇枝。上曰:「師臣已有一李丕,朕不欲九廟子 孫與之同名。」良久,以手畫案曰:「丕字出腳,平字也,卿 宜改名。」平舞蹈而謝。平後終於邠寧節度使。

《南楚新聞》:李蠙司空初名虯,將赴舉,夢名上添一畫 成「虱」字,及寤曰:「虱者,蠙也。」及改名,果登科。

《鑑戒錄》:朱太祖統四鎮,除中令日名溫,與崔相國連 構大事。崔每奏太祖忠赤,遷之關東,國無患矣。昭宗 遽敕太祖改名全忠。議者「全」字人王也,又在中心,甚 不可也。近臣亦奏,上方悔焉。敕命既行,追之勿及。後 果有「大梁三帝」之號。是時四分天下,其在中心,乃賜 名之應也。

《東坡志林》:「徐夤,唐末號能賦。謁朱全忠,誤犯其諱,全 忠色變,夤狼狽走出。未及門,全忠呼知客,責以不先 告語,斬於界石南。夤乃作《過太原賦》以獻。全忠大喜, 遺絹五百匹。」

《冊府元龜》:梁太祖諱晃,初名溫,唐僖宗中和三年授 宣武軍節度使,賜名全忠。天祐四年受禪,下令曰:「王 者創業興邦,立名傳世,必難知而示訓,從易避以便 人。或窺其符命,應彼開基之義,垂諸象德之言。爰考 簡書,求於往代。周王昌、發之號,漢帝詢、衍之文,或崇 一德以徽稱,或為二名而更易。先王令典,布在縑緗。」 寡人本名,兼於二字,且異帝王之稱,仍兼避易之難, 郡職縣官,多須改換。況宗廟不遷之業,憲章百世之 規,事協典儀,豈憚革易。寡人今改名晃,是以天意雅 符於明德,日光顯契於瑞文,昭融萬邦,理斯在是。庶 順元穹之意,永臻康濟之期。宜令有司分告天地宗 廟,其舊名中外章疏,不得更有迴避。

《五代史朱友謙傳》:友謙初名簡,陜州節度使王珙為 人嚴酷,其牙將李璠與友謙謀,共殺珙,附於梁。梁太 祖表璠代珙,友謙復以兵攻之,璠得逃去。梁太祖又 表友謙代璠。梁兵西攻李茂貞,太祖往來過陜,友謙 奉事尤謹,因請曰:「僕本無功,而富貴至此,元帥之力 也。且幸同姓,願更名以齒諸子。」太祖益憐之,乃更其 名「友謙。」

《湘山野錄》:開平元年,錢武肅鏐省塋壟延故老,旌鉞 鼓吹,振耀山谷。一鄰媼九十餘,攜壺觴角黍迎於道。 鏐下車亟拜,媼撫其背,猶以小字呼之曰:「錢婆留喜 汝長成。」蓋初生時光怪滿室,父懼將沉干丫溪,此媼 酷留之,遂字焉。

《冊府元龜》:末帝諱頊,初名友貞。即位,下制曰:「朕仰膺 天睠,近雪家讎,旋開將相之謀,請紹祖宗之業。群情 見迫,三讓莫從,祇受推崇,懼不負荷。方欲烝嘗寢廟, 禋類郊丘,合徵定體之辭,用表事神之敬。其或於文 尚淺,在理未周,亦冀隨時,別圖制義。雖臣子行孝,重 更名於已孤;而君父稱尊,貴難犯而易避。今則虔遵 古典,詳考前聞,允諧龜筮之占,庶合帝王之道。載惟 涼德,尤愧嘉名,中外群僚,當體朕意。宜改名鍠。」貞明 中又改為頊。或解云,頊字一十一,十月一八,果以一 十一年十月九日亡。

《五代史。張全義傳》:全義初名言,唐昭宗賜名全義。唐 亡,全義事梁,又請改名,太祖賜名宗奭。及梁亡,莊宗 入汴,全義自洛來朝,泥首待罪,莊宗勞之曰:「卿家弟 姪幸復相見。」全義俯伏感涕,年老不能進趨,遣人掖 扶而登,宴犒盡歡,命皇子繼岌、皇弟存紀等皆兄事 之。全義因去梁所賜名,請復其故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