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88 (1700-1725).djvu/101

此页尚未校对


《南唐書張義方傳》:「義方不知其所以進,烈祖伐吳,用 為侍御史。義方始名元達,烈祖方倚以肅正邪慝,取 前朝王義方名以易之,故義方得盡忠焉。」

《陳誨傳》:「誨生數月,趫健能馳走,其父異之,名之曰『阿 鐵』。」

《盧絳傳》:絳初名兗,慕晉魏絳更焉。

《齊王景達傳》,順義四年,大旱,烈祖方輔政,極於焦勞。 七月既望,雲而得雨,景達以是日生,烈祖喜,故小名 「雨師。」

《江王景逖傳》,烈祖初受禪,以十二月一日為仁壽節。 景逖以是日生,故小名仁壽。

《弘冀傳》:弘冀元宗長子。故唐之末,民間相傳讖曰:「東 海鯉魚飛上天。」而烈祖果育於徐氏,因信符讖。又有 讖曰:「有一真人在冀川,開口持弓向在邊。」元宗欲其 子應之,乃名之曰弘冀。

《申屠令堅傳》:劉茂忠,吉州安福人,本名徹。或謂之曰: 「劉徹乃漢武帝也,非人臣所能名。」乃改焉。

《五代史·前蜀世家》:「元膺,王建次子也。初名宗懿,後更 名宗坦。建得銅牌子於什仿,有文二十餘字,建以為 符讖,因取以名諸子,故又更曰元膺。」

《南漢世家》:劉龑初名巖,又更曰陟。九年,白龍見南宮 三清殿,改元白龍,又更名龑,以應龍見之祥。有胡僧 言讖書滅劉氏者,龑也。龑乃採《周易》「飛龍在天」之義, 為龑字音儼以名焉。

《夏魯奇傳》:魯奇字邦傑,青州人也。唐莊宗時,賜姓名 曰李紹奇,其後莊宗賜姓名者,皆復其故。

《石昂傳》:「昂,青州臨淄人。不求仕進,節度使符習高其 行,召以為臨淄令。習入朝京師,監軍楊彥朗知留後 事,昂以公事至府上謁,贊者以彥朗諱石,更其姓曰 右。昂趨於庭,仰責彥朗曰:『內侍奈何以私害公,昂姓 石,非右也。彥朗大怒,拂衣起去,昂即趨出,解官還於 家,語其子曰:『吾本不欲仕亂世,果為刑人所辱,子孫』』」 其以我為戒。

《冊府元龜》:袁光輔同光中為復州刺史,天成初上言: 「叔父幼年遇亂離索與臣同名,臣今欲改名嶬」從之。 郭彥夔為青州孔目吏,以節度使霍彥威故,改名致 雍。天成中為本道所薦,至京中書以舊名除官,邸使 蘇仁裕陳狀以為不便。安重誨以聖旨令中書奏曰: 「伏以凡是人名,皆由父名,侍側者稱以榮左右,為後 者稱以奉蒸嘗,犯廟諱須更同,御名亦改,降此以外, 迴避無聞。以《春秋》論之,衛侯名惡,大夫有齊惡,太宗 朝有虞世南,君不聽臣易名,皆所以重人父之命。況 郭彥夔長在青州,霍彥威有時移鎮,寧將私敬,上瀆 聖聰?若便允從,恐多援引,只宜如故。」工部郎史于鄴 奏:名是盧文紀私諱,儻許更名,即不「至尤違。其郭彥 夔請在本道宜令權稱。致雍,在告敕內,即須仍舊。誠 為至論,永作通規。」從之。

《宋史劉熙古傳》:「熙古字義淳,宋州寧陵人,唐左僕射 仁軌十一世孫。祖寶進,嘗為汝陰令。熙古年十五,通 《易》《詩》《書》;十九通《春秋》、子、史。避祖諱,不舉進士。後唐長 興中,以三傳舉。」

《冊府元龜》:李郁,清泰初為宗正少卿,上言「臣與本寺 卿名同,行公事不便,欲改名知新。」從之。

《五代史劉昫傳》:昫在相位,不習典故。初,明宗崩,太常 卿崔居儉以故事當為禮儀使,居儉辭以祖諱蠡馮 道,改居儉祕書監。居儉怏怏失職,中書舍人李詳為 居儉誥詞,有「聞名心懼」之語,昫輒易曰:「有恥且格。」居 儉訴曰:「名諱有令式,予何罪也。」當時聞者,皆傳以為 笑。

《楊光遠傳》:光遠初名檀。清泰二年,有司言明宗廟諱 犯偏傍者皆易之,乃賜名光遠云。

《玉溪編事》:「王蜀員外郎劉檀,本名審義,忽夢一孝子 引令上檀香樹而謂曰:『君速登』。劉乃登,遂向懷內出 緋衣,令服之,覺,因改名檀。未及一年,蜀郡牧請一杜 評事充倅職,奏授殿中侍御史內供奉,賜緋。敕下,杜 丁憂不行,遂舉劉於郡侯。郡侯乃奏檀,而所授官與 杜充奏擬無別。是時劉方閑居力困,杜因遺劉新緋」 公服一領,果徵夢焉。

《遼史耶律隆運傳》:「隆運本姓韓,名德讓,西南面招討 使匡嗣之子也。統和十九年,賜名德昌。二十二年,賜 姓耶律。二十八年,復賜名隆運。」

《韓延徽傳》:延徽少英敏,燕帥劉仁恭奇之,召為幽都 府文學,平州錄事參軍,同馮道祗候院,授幽州觀察 度支使。後守光為帥,延徽來聘,太祖怒其不屈,留之 述律。后諫曰:「彼秉節弗撓,賢者也,奈何困辱之。」太祖 召與語,合上意,立命參軍事,攻党項室韋服諸部落, 延徽之籌居多,乃請樹城郭,分市里,以居漢人之降 者,又為定配偶,教墾藝以生養之,以故迯亡者少。居 久之,慨然懷其鄉里,賦詩見志,遂亡歸唐。已而與他 將王緘有隙,懼及難,乃省親幽州,匿故人王德明舍。 德明問所適,延徽曰:「吾將復走契丹。」德明不以為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