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88 (1700-1725).djvu/105

此页尚未校对


人亦嘗記之。又元厚之作參知政事日,有下狀陳乞 恩例者,啟曰:「為部中不肯依元降指揮。」厚之亦怒曰: 「止為汝不依元降指揮耳。」

林仲平概,仁宗朝耆儒也。二子希、旦、卲、顏,早擅克家 之業。仲平沒,有二幼子尚在襁褓,未名。既長,兩兄乃 析其名,示不忘父訓。曰希、曰旦、曰卲、曰顏,後皆為聞 人,衣冠指為名族。

溫公在相位,韓持國為門下侍郎,二公舊交相厚,溫 公避父之諱,每呼「持國」為「秉國。」

《聞見後錄》:傅獻簡云:「王荊公之生也,有貛入其室,俄 失所在,故小字貛郎。」 《宋史·李庭芝傳》:「庭芝字祥甫,生時有芝產屋棟,鄉人 聚觀,以為生男祥也,遂以名之。」

《范祖禹傳》:祖禹字淳甫,一字夢得。其生也,母夢一偉 丈夫,被金甲入寢室,曰:「吾漢將軍鄧禹。」既寤,猶見之, 遂以為名。

《曹穎叔傳》:「穎叔字秀之,亳州譙人。初名熙,嘗夢之官 府,見穎叔名,遂更名穎叔。後進士及第,歷龍圖閣學 士。」

《避暑錄話》:趙康靖公初名禋,直史館。黃宗旦名知人, 一見公曰:「君他日當以篤厚君子稱於世。」因使改名 約。已而忽夢有持文書示之,若公牒者,大書「趙概」二 字,初弗悟,既又夢有遺之書者,題云:「祕書丞、通判汝 州趙概。」始疑其或喻己,乃改後名。後六年登科,果以 祕書丞通判海州,但「汝」字不同爾。議者或「汝」字篆文 與「海」字相近,公夢中或不能詳也。

《嬾真子》:李方叔初名豸,從東坡遊。東坡曰:「《五經》中無 公名,獨《左氏》曰『庶有豸乎』?乃音直氏切,故後人以為 蟲豸之豸。又《周禮》供具絼,亦音治,乃牛鼻繩也。獨《玉 篇》有此豸字,非五經不可用,今宜易名曰荐。」方叔遂 用之。秦少游見而嘲之曰:「昔為有腳之豸乎,今作無 頭之荐乎?」豸以況荐以「況箭」,方叔倉卒無以答之, 終身以為恨。《字彙》無此字。 《澠水燕談錄》:「元豐中,汶上梁逖一夕夢奏事殿中,見 御座前揭一碑,金箔,大書『黃裳』二字,意必貴兆也,因 改名黃裳。明年,御前唱進士第,南劍黃裳為天下第 一。」

《東軒筆錄》:劉邠、王介同為開封府試官,舉人有用「畜」 字者,介謂音犯主上嫌名,邠謂禮部先未嘗定此名 為諱,不可用以黜落。因紛爭不已,而介以惡語侵邠, 邠不校。

《懶真子》:余中行老朱服行中邵剛,剛中葉唐懿中夫, 何執中伯通,王漢之彥昭。彥昭常於期集處自嘆曰: 「某獨不幸,名字無中字,故為第六。」行老應之曰:「只為 賢不中。」時以為名答。

陽翟澗上丈人陳恬叔易,一日忽改名欽命,或者疑 曰:「豈非欽若王之休命,而有仕宦之意乎?」叔易曰:「不 然。吾正以時人不畏天,故欲欽崇天道,永保天命。」 《玉照新志》:先祖舊字子野,未登第,少年日㩦歐公書 贄,見王文恪於宛丘,一見甚青,顧云:「某與公俱六一 先生門下士,他日齊名,不在我下。子野前已有之,當 以吾之字為遺。」先祖遂更字樂道。先祖位雖不及文 恪,而名譽藉甚於熙寧、符祐之時。文恪長子仲弓,實 韓持國婿,持國夫人實祖母親姑,由是情益稔熟。仲 弓之弟即幼安,始名寧,後以有犯法抵死者,故易名 襄而仍舊字。靖康初,以知樞密院為南道總管。先人 為屬階,行有《督勤王師檄文》,荐紳多能誦之。

《聞見後錄》:孫傅師名覽。人有投詩者曰:「伏惟笑覽。」傅 師曰:「君無笑覽,覽合笑君。」

《青箱雜記》:孫樞密抃舊名貫,應舉時嘗夢至官府,潭 潭深遠,寂若無人,大廳上有抄錄人名一卷,意以為 牓,遍覽無名,偶睹第三名下有空白處,抃欲填之,空 中人語曰:「無孫貫,有孫抃。」夢中即填孫抃。是歲果第 三名,因夢得。

《揮麈前錄》:元祐名卿朱紱者,君子人也,嘗登禁從。紹 聖初不幸坐黨錮。崇寧間亦有朱紱者,蘇州人,初登 第,欲希晉用,上疏自陳與姦人同姓名,恐天下後世 以為疑,遂易名諤,字曰聖予。蔡元長果大喜,不次峻 擢,位至右丞,未及正謝而卒,年方四十。

《揮麈後錄》:「滕章敏初名甫,字元發。元祐初,以避高魯 王諱,以字為名。」

《宋史王黼傳》:「黼字將明,開封祥符人,初名甫,後以同 東漢宦官,賜名黼。」

《避暑錄話》:楚州徐仲車至孝,父名石,每行山間,或「庭」 字,遇有石輒躍以過,偶誤踐,必嗚咽流涕。

《聞見後錄》:或譖胡宿於上曰:「宿名當為去聲,乃以入 聲稱,名尚不識,豈堪作詞臣?」上以問宿,宿曰:「臣名歸 宿之宿,非星宿之宿。」譖者又曰:「果以歸宿取義,何為 字拱辰也?」故後易字武平。

《齊東野語》:吳倜為寧海推官,時,蔡京罷相,居城市中, 意其生計,從容委買霅川土物無虛月。倜意中不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