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88 (1700-1725).djvu/12

此页尚未校对


相傳滿月,且文之為彌月,指《詩》「誕彌厥月」言之。按《毛 詩》曰:「誕,大也。彌,終也。」鄭氏曰:「終十月而生。」呂成公註 莆田鄭氏曰:「彌,滿也。」其義非謂兒生及月。《唐書》:高宗 龍朔三年,子旭輪生滿月,大赦。《北戶錄》云:「嶺俗,家富 者,婦產三日或足月洗兒,作團油飯,以煎魚蝦雞鵝 豬」羊灌腸蕉子薑桂豆豉為之。陸務觀謂此即東坡 記盤遊飯,語相近,必傳者之誤,其云足月,即滿月也。 東坡又記閩人生子三日浴兒時,家人及賓客皆戴 蔥錢曰:「蔥使兒聰明,錢使兒富大。」要三日之禮,通古 今當共重耳。

《揮麈前錄》:賜生辰器幣,起于唐以寵藩鎮,五代至遣 使命,周世宗眷遇魏宣懿,始以賜之。自是執政為例。 《嬾真子》:東坡詩云:「甚欲去為湯餅客,卻愁錯寫弄麞 書。」弄麞,乃李林甫事。湯餅,人皆以為明皇王后故事, 非也。劉禹錫《贈進士張盥》詩云:「憶爾懸弧日,余為座 上賓。舉著食湯餅,祝辭添麒麟。」東坡正用此詩,故謂 之湯餅客也。必食湯餅者,則世所謂長命麵者也。 《容齋續筆》:今時人家雙生男女,或以後生者為長,謂 受胎在前;或以先生者為長,謂先後當有序。然固有 經一日或亥子時生,則弟乃先兄一日矣;辰時為弟, 巳時為兄,則弟乃先兄一時矣。按《春秋公羊傳》隱公 元年:「立適以長不以賢,立子以貴不以」長。何休注云: 「子謂左右媵及姪娣之子。質家親,親先立娣;文家尊, 尊先立姪。」其雙生也。質家据見立先生,文家据本意 立後生。乃知長幼之次,自商周以來,不同如此。 《甲申雜記》:見任執政官生日,賜以酒餼。張文定以宣 徽使在院,神宗特命賜之,非例也。

《石林燕語》:故事,生日賜禮物,惟親王見任執政官使 相,然亦無外賜者。元豐中,王荊公罷相居金陵,除使 相,辭未拜,官止特進,神宗特遣內侍賜之,蓋異恩也。 可談近世長吏生日,寮佐畫壽星為獻,例只受文字, 其畫卻回,但為禮數而已。王安禮自執政出知舒州, 生日屬吏為壽,或無壽星畫者,但有作畫軸紅繡囊 緘之,必謂退回。王忽令盡啟封,掛畫于廳事,標所獻 人名銜于其下。良久,引客焚香,共相瞻禮。其間無壽 星者,或有佛像,或神鬼。唯一兵官乃崔白畫二貓。既 至前,慚懼失措。或云:「時有囊緘《墓銘》者,吏不敢展,此 尤不可。」生日祝壽,墓銘凶事,非徒失獻芹之意,必須 貽禍,小節不可不戒。古人不欺幽隱,正謂此類。 《癸辛雜識》施仲山云:「士大夫至晚年,多事偏僻之術, 非惟致疾,然不能有子。蓋交感之道,必精與氣接,然 後可以生育。而偏僻之術,必加繫縛之法,氣不能過, 是以不能有子也。愛身者當慎之。」

《野客叢談》:《世說》載晉元帝生子,普賜群臣,殷羨謝曰: 「皇子誕育,普天同慶,臣無勳焉,猥蒙頒賚。」帝笑曰:「此 事豈可使卿有勳邪?」後南唐時,宮中嘗賜洗兒,果有 近臣謝表云:「猥蒙寵數,深愧無功。」此正用《世說》事。而 李後主亦曰:「此事如何著卿有功。」故東坡《洗兒詞》謂: 「深愧無功,此事如何著得儂」,又用《南唐史》中語。又觀 《北史》,有一事亦相類。秦孝王妃生男,隋文帝大喜,頒 賜群官有差。李文博曰:「今王妃生男,於群臣何事,乃 妄受賞?」此事亦然,但其言差隱耳。

《群碎錄》:寤生:《左傳》:鄭莊公寤生驚姜氏。杜氏註云:「寐 寤而莊公生。」《風俗通》云:兒生未能開目,視者曰寤生。 為是。

《空同子》雙生以後為兄者,昧化理也。凡產必前動,謂 之回轉無礙,則首始下,首下則生矣。即以受氣先後 疑,則回轉時,先氣者先出矣。斯造化至妙之幾,所以 全母子者也。予亦雙生子,先生者體大差長,亦獨先 齔。

《日知錄》:「生日之禮,古人所無。」余昔年流寓薊門生日有致餽者答書云小弁 之逐子始說我辰哀郢之放臣乃言初度《顏氏家訓》曰:江南風俗,兒生一 期,為制新衣,盥浴裝飾,男則用弓矢紙筆,女則刀尺 鍼縷,並加飲食之物及珍寶服玩,置之兒前,觀其發 意所取,以驗貪廉智愚,名之為「試兒。」親表聚集,因成 宴會。自茲以後,二親若在,每至此日,常有飲食之事, 無教之徒,雖已孤露。魏晉間人以父亡為孤露嵇康與山巨源絕交書少加孤露趙 彥深見母自陳幼小孤露亦謂之偏露唐孟浩然送莫氏甥詩平生早偏露其日皆為供 頓,酣暢聲樂,不知有所感傷。梁孝元年少之時,每八 月六日載誕之辰,嘗設齋講。自阮修容元帝所生母「薨後 此事亦絕。」是此禮起于齊、梁之間,逮唐、宋以後,自天 子至于庶人,無不崇飾。此日開筵召客,賦詩稱壽,而 于昔人「反本樂生」之意,去之遠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