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88 (1700-1725).djvu/20

此页尚未校对


考證.svg

「一盂果子,賜五歲之神童。曰:『三尺草莽,對萬年之天

子』。」

《野史查鐸傳》:「鐸同縣張棨,五歲受書,徹曉大義。嘗聞 雞聲,遽欲起,母問之,則舉小學以對。母笑曰:『汝纔讀 書,便曉其義耶?應曰:『兒願為之,豈第曉之而已』』。」

五歲部雜錄

《談苑》:王元長曰:「小兒五歲曰鳩車之戲,七歲曰竹馬 之遊。」

《群碎錄》:男子入學多用七歲五歲,蓋俗有男忌雙,女 忌隻之說,至冠笄亦然。按北齊李渾弟繪,六歲願入 學,家人以偶年俗忌,約弗許。伺其伯姊筆牘之便,輒 竊用。未幾通急就章,則其來久矣。

六歲部彙考

《禮記》:

《內則》

子生六年教,之數與方名。

數謂一、十、百、千、萬,方名東、西、南、北也。

六歲部紀事

《東觀漢記》:「馬援字客卿,幼而岐嶷。年六歲能接應諸 公,專對賓客。嘗有死辠亡命者來過,客卿藏匿不令 人知,外若訥而沉敏,兄甚奇之,以為將相器,故以客 卿字焉。」

張堪字君遊年六歲受業長安治梁丘易才美而高 京師號曰:「聖童。」

《吳志陸績傳》:績年六歲,於九江見袁術。術出橘,績懷 三枚去,拜辭墮地。術謂曰:「陸郎作賓客而懷橘乎?」績 跪答曰:「欲歸遺母。」術大奇之。

《晉書范汪傳》:「汪字元平,雍州刺史晷之孫也。父稚,早 卒。汪少孤貧,六歲過江,依外家新野庾氏。荊州刺史 王澄見而奇之,曰:『興范族者,必是子也』。」

《傅祗傳》:「祗子宣,年六歲喪繼母,哭泣如成人,中表異 之。」

《宋書謝瞻傳》:「瞻字宣遠,一名檐,字通遠,陳郡陽夏人, 衛將軍晦第三兄也。年六歲能屬文,為《紫石英讚》《果 然詩》,當時才士莫不歎異。」

《梁書徐勉傳》:「勉年六歲,時屬霖雨,家人祈霽,率爾為 文,見稱耆宿。」

《簡文帝本紀》:太宗幼而敏睿,識悟過人。六歲便屬文。 高祖驚其早就,弗之信也。乃于御前面試,辭彩甚美。 高祖歎曰:「此子吾家之東阿。」

《江革傳》:革幼而聰敏,早有才思。六歲便解屬文。父柔 之,深加賞器,曰:「此兒必興吾門。」

《劉歊傳》:「歊幼有識慧,六歲誦《論語》《毛詩》,意所不解,便 能問難。」

《幼童傳》:「孫士潛,字石龍,六歲上書,七歲屬文。」

《金樓子自敘》曰:余六歲解為詩,奉敕為詩曰:「池萍生 已合,林花發稍周。」因而稍學為文也。

《陳書姚察傳》:「察幼有至性,事親以孝聞。六歲誦書萬 餘言,弱不好弄,博奕雜戲初不經心,勤苦厲精,以夜 繼日。」

《陸瓊傳》:「瓊幼聰慧,有思理,六歲為五言詩,頗有詞采。」 《北齊書李渾傳》:「渾弟繪,字敬文,年六歲,便自願入學, 家人以偶年俗忌,約而弗許,伺其伯姊筆牘之閒而 輒竊用。未幾,遂通急就章,內外異之,以為非常兒也。」 《廢帝本紀》:「『帝天保元年,立為皇太子,時年六歲,性敏 慧,初學反語,於跡字下注云:『自反時侍者,未達其故』。」 太子曰:「跡』字足傍亦為『跡』,豈非自反耶?」嘗宴北宮,獨 令河間王勿入。左右問其故,太子曰:「世宗遇賊處,河 間王復何宜在此?」

《周書張元傳》:元年六歲,其祖以夏中熱甚,欲將元就 井浴,元固不肯從,祖謂其貪戲,乃以杖擊其頭曰:「汝 何為不肯洗浴?」元對曰:「衣以蓋形,為覆其褻,元不能 褻露其體於白日之下。」祖異而捨之。

《唐書段秀實傳》:「秀實六歲,母疾病,不勺飲,至七日,病 間,乃肯食,時號孝童。」

《遼史耶律孟簡傳》:「孟簡性穎悟。六歲,父晨出獵,俾賦 《曉天星月詩》,孟簡應聲而成,父大奇之。」

《宋史宗室傳》:「德昭子惟吉,生甫彌月,太祖命輦至內 廷養視之。常乘小乘輿及小鞍鞁馬,命黃門擁抱,出 入常從。太祖崩,惟吉纔六歲,晝夜哀號,孝章皇后慰 論再三,始進饘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