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88 (1700-1725).djvu/23

此页尚未校对


里刺」也。客示之,一寓目,識之遍談,不謬一人。帝深奇 之。

《世說》:何晏年七歲,明慧若神,魏武奇愛之,因晏在宮 內,欲以為子,晏乃畫地,令方自處其中,曰:「何氏之廬 也。」

《世說》:王戎七歲,常與諸小兒遊,看道邊李樹,多子折 枝,諸兒競走取之,惟戎不動。人問之,答曰:「樹在道傍 而多子,此必苦李。」取之信然。

魏明帝于宣武場上斷虎爪牙,縱百姓觀之。王戎七 歲,亦往看虎,攀欄而吼,其聲震地。觀者無不辟易顛 仆。戎湛然不動,了無恐色。

《晉書劉元海載記》:「元海齠齔英慧。七歲遭母憂,擗踴 號叫,哀感旁鄰,宗族部落,咸共歎賞。時司空太原王 昶等聞而嘉之,並遣弔賻。」

《荀羨傳》:羨字令則,清和有準。纔年七歲,遇蘇峻難,隨 父在石頭,峻甚愛之,恆置膝上。羨陰白其母曰:「得一 利刀子,足以殺賊。」母掩其口曰:「無妄言。」

《劉殷傳》:「殷七歲喪父,哀毀過禮,服喪三年,未曾見齒。」 《桓元傳》:「元大司馬溫之孽子也。溫臨終,命以為嗣,襲 爵南郡公。七歲溫服終,府州文武辭其叔父沖,沖撫 元頭曰:『此汝家之故吏也』。元因涕淚覆面,眾並異之。」 《謝尚傳》:「尚幼有至性,七歲喪兄,哀慟過禮,親戚異之。」 《苻堅載記》:「堅年七歲,聰敏好施,舉止不踰規矩。每侍」 洪側,輒量洪舉措取與,不失機候。洪每曰:「此兒姿貌 瓖偉,質性過人,非常相也。」高平徐統有知人之鑒,遇 堅于路,異之,執其手曰:「苻郎,此官之御街小兒,敢戲 于此,不畏司隸縛邪?」堅曰:「司隸縛罪人,不縛小兒戲 也。」統謂左右曰:「此兒有霸王之相。」左右怪之,統曰:「非 爾所及也。」後又遇之,統下車屏人,密謂之曰:「苻郎骨 相不恆,後當大貴,但僕不見,如何?」堅曰:「誠如公言,不 敢忘德。」

《十六國春秋》:辛攀字懷遠,年七歲,隨父爽在京師。北 地程曉,爽之親友目攀而笑曰:「犁牛騂犢,孺子之謂。」 攀曰:「戲及人親,非雅訓也。」曉及眾賓大奇異之。 《夏錄》:土谷渾拾寅者,虔國之弟也,年數歲,數大啼哭, 母氏憂其不慧。父樹洛子曰:「此兒吾家驪駒,伯樂尚 不能目之,而況庸人哉。終成吾門戶者,必在此子。」年 六七歲,而器識不凡,或謂之「神童。」

《杜祭酒別傳》:君在孩抱之中,異於凡童,舉宗奇之。年 六七歲,在縣北郭與小兒輩為竹馬戲,有車行老公 停車視之,歎曰:「此有奇相公恨不見。」

《徐邈別傳》:「邈,東莞人,岐嶷朗慧聰悟,七歲涉學,詩賦 成章。」

《孝子傳》:「華光字榮祖,彭城人。年七歲,欲見父像,求畫 其父形像,朝夕拜謁,母有病,輒呼天禱祠,母即瘳愈。 每得珍甘,置父像前。」

吳猛年七歲時,夏日伏于親床下,恐蚊蝱及父母。 《世說》:孫盛為庾公記室參軍,從獵,將其二兒齊莊俱 行。庾公不知,忽於獵場見齊莊,時年七八歲,庾謂曰: 「君亦復來耶?」應聲答曰:「所謂無小無大,從公于邁。」 張元之、顧敷是顧和中外孫,皆少而聰慧,和並知之, 而常謂顧勝親重偏至,張頗不懌。于時張年九歲,顧 年七歲。和與俱至寺中,見佛般泥洹像,弟子有泣者, 有不泣者。和以問二孫,元謂:「被親故泣,不被親故不 泣。」敷曰:「不然。當由忘情故不泣,不能忘情故泣。」 司空顧和,與時賢共清言。張元之、顧敷,是中外孫,年 並七歲,在床邊戲,于時聞語神情,如不相屬。暝於燈 下,二兒共敘客主之言,都無遺失。顧公越席而提其 耳曰:「不意衰宗復生此寶。」

《宋書王景文傳》:景文長子絢,字長素,年七歲讀《論語》, 至「周監于二代。外祖何尚之戲之曰:『耶耶乎文哉』!絢 即答曰:『草蓊風必偃』。」少以敏慧見知,及長,篤志好學, 官至祕書丞。

《謝莊傳》:莊,太常弘微子也。年七歲能屬文,通《論語》及 長韶令,美容儀,太祖見而異之,謂尚書僕射殷景仁、 領軍將軍劉湛曰:「藍田出玉,豈虛也哉。」

《廣博物志》:「謝莊七歲能文章,當時稱江東獨步。 王僧虔長子名慈,外祖江夏王劉義恭迎之入中齋, 施諸寶物,恣其所取。慈惟取素琴一張,孝子圖一事, 時慈才七歲。」

《南齊書謝𤅢傳》:「𤅢年七歲,王彧見而異之,言于宋孝 武。孝武召見于稠人廣眾之中,𤅢舉動閑詳,應對合 旨,帝甚悅,詔尚公主。值景和敗,事寢。僕射褚淵聞𤅢 年少,清正不惡,以女結婚,厚為資送。」

《齊春秋》,晉安王子懋,武帝子也。年七歲時,母阮淑媛 嘗病危篤,請僧行道。有獻蓮花供佛者,眾僧以銅甖 盛水,花更鮮。子懋流涕禮佛,誓曰:「若使阿姨護佑,願 華竟齋如故。」七日齋畢,華更鮮紅。看視甖中,稍有根 鬚,阮病尋差。世稱其孝感。

《梁書南康簡王績傳》:「績字世謹,高祖第四子。天監八 年,封南康郡王,邑二千戶,出為輕車將軍,領石頭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