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88 (1700-1725).djvu/29

此页尚未校对


九歲部彙考

《禮記》:

《內則》

九年,教之數日。

「數」日知朔朢與《六甲》也。

九歲部紀事

兒,《世說》:揚子雲言「吾家童烏,九歲預吾元文。」

《後漢書班固傳》:「固字孟堅,年九歲能屬文,誦《詩》《書》。及 長,遂博貫載籍,九流百家之言,無不窮究。」

《楊厚傳》:「厚母初與前妻子博不相安,厚年九歲,思令 和親,乃託疾不言不食。母知其旨,瞿然改意,恩養加 篤。博後至光祿大夫。」

《申屠蟠傳》:蟠字子龍,陳留外黃人也。九歲喪父,哀毀 過禮,服除不進酒肉十餘年,每忌日輒三日不食。 《世說》:崔駰有文才,不其縣令往造之。駰子瑗年九歲, 書門曰:「『雖無干木,君非文侯,何為光光入我閭里』?令 見之,問駰曰:『必兒所書』。」召瑗使書,乃書曰:「君使臣以 禮,臣事君以忠。」

徐孺子年九歲,常月下戲。人語之曰:「若令月中無物, 當極明邪?」徐曰:「不然。譬如人眼中有瞳子,無此必不 明。」

《兒世說》:黃香九歲失母,思慕憔悴,事父,夏則扇其枕 簟,冬則溫其被席,京師號曰:「天下無雙,江夏黃童。」 《幼童傳》:「楊氏子者,梁國人也,九歲甚聰慧。孔君平詣 其父,父不在,乃呼兒出,為設果,果有楊梅,指以示兒: 『此君家果』。兒即答曰:『未聞孔雀是夫子家禽』。」

《魏志司馬朗傳》:「朗字伯達,河內溫人也。九歲,人有道 其父字者,朗曰:『慢人親者,不敬其親者也』。客謝之。」 《晉書王延傳》:「延字延元,西河人也。九歲喪母,泣血三 年,幾至滅性,每至忌日,則悲啼一旬。繼母卜氏遇之 無道,恆以蒲穰及敗麻頭與延貯衣。其姑聞而問之, 延知而不言,事母彌謹。」

《劉殷傳》:殷曾祖母王氏,盛冬思菫而不言,食不飽者 一旬矣。殷怪而問之,王言其故,殷時年九歲,乃於澤 中慟哭曰:「殷罪釁深重,幼丁艱罰,王母在堂,無旬月 之養。殷為人子而所思無獲,皇天后土,願垂哀愍。」聲 不絕者半日,於是忽若有人云:「止,止聲。」殷收淚視地, 便有菫生焉,因得斛餘而歸,食而不減,至時菫生乃 盡。

《桂苑叢談》:崔英年九歲,在秦王苻堅宮內讀書。堅殿 上方臥,諸生皆趨,英獨緩步,怪而問之。英曰:「陛下如 慈父,非桀紂君,何用畏乎?」又問:「卿讀何書?」曰:「孝經。」堅 曰:「有何義。」曰:「在上不驕。」堅為之起,更問「有何義?」曰:「自 天子至於庶人章,上愛下,下敬上。」堅曰:「卿好待,十七 必用卿為大夫。」英曰:「日月可重見,陛下至尊不可再 睹洪恩士或可用則用何在」後期堅曰:「須待十七必 召卿也。」及期拜諫議大夫。

《小名錄》:「後燕慕容農,字厚,小字惡奴,垂第三子也。年 九歲問太史黃。」曰:「俗稱參辰相見,萬人相食,各自 一宿,何為如是?」曰:「昔高辛氏有二子,長曰伯閼,主 辰;次曰實沈,主參,日尋干戈,自相征討。後帝不藏,使 伯閼主辰,實沈主參,別而離之,相見則爭,故《代傳》言。」 然農曰:「天有定宿,以人甄之,而成憎愛。二子之前,參 辰云何?」「不能對,垂深奇之。」 《梁書劉霽傳》:「霽年九歲,能誦《左氏傳》,宗黨咸異之。」 《陳書。虞荔傳》:「荔幼聰敏,有志操,年九歲,隨從伯闡候 太常陸倕,倕問五經,凡有十事,荔隨問輒應,無有遺 失,倕甚異之。」

《顧野王傳》:「野王幼好學,九歲能屬文,嘗製《日賦》,領軍 朱异見而奇之。」

《徐陵傳》:陵子份少有父風,年九歲,為《夢賦》,陵見之,謂 所親曰:「吾幼屬文,亦不加此。」

《魏書任城王雲傳》:「雲子澄。澄子順,字子和。九歲師事 樂安陳豐,初書王羲之《小學篇》數千言,晝夜誦之,旬 有五日,一皆通徹。豐奇之,白澄曰:『豐十五從師,迄於 白首,耳目所經,未見此比。江夏黃童,不得無雙也』。澄 笑曰:『藍田生玉,何容不爾』!」

《陸俟傳》:「俟子馛,馛子琇,字伯琳,馛第五子。母赫連氏, 身長七尺九寸,甚有婦德,馛有以爵傳琇之意。琇年 九歲,馛謂之曰:『汝祖東平王有十二子,我為嫡長,承 襲家業。今已年老,屬汝幼沖,詎堪為陸氏宗首乎?琇 對曰:『苟非鬥力,何患童稚。馛奇之,遂立琇為世子』』。」 《北齊書李鉉傳》:鉉九歲入學,書《急就篇》,月餘便通。 《周書李賢傳》。賢幼有志節,不妄舉動。嘗出遊,遇一老 人,鬚眉皓白,謂之曰:「我年八十,觀士多矣,未有如卿 者。必為台牧,卿其勉之。」九歲從師受業,略觀大旨而 已,不尋章句。或謂之曰:「學不精勤,不如不學。」賢曰:「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