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88 (1700-1725).djvu/3

此页尚未校对


子,母曰李夫人。皇興元年八月戊申生於平城紫宮, 神光照於室內,天地氛氳,和氣充塞。」

《世宗本紀》:「世宗宣武皇帝,諱恪,高祖孝文皇帝第二 子,母曰高夫人。初夢為日所逐,避於床下,日化為龍, 繞己數匝,寤而驚悸,既而有娠。太和七年閏四月,生 帝於平城宮。」

《肅宗本紀》:「肅宗孝明皇帝,諱詡,世宗宣武皇帝之第 二子,母曰胡充華。永平三年三月丙戌,帝生於宣光 殿之東北,有光照於庭中。」

《景穆十二王傳》:「麗字寶掌,拜雍州刺史,為政嚴酷,吏 人患之。其妻崔氏誕一男,麗遂出州獄,囚死及徒流 案未申臺者,一時放免。」

《昭成子孫傳》:元禎第五子瑞。初,瑞母尹氏有娠致傷, 後晝寢,夢一老翁具衣冠告之曰:「吾賜汝一子,汝勿 憂也。」寤而私喜。又問筮者,筮者曰:「大吉。」未幾而生瑞。 禎以為協夢,故名瑞,字天賜。位大中大夫,卒贈太常 卿。

《高句麗傳》:「高句麗者,出於夫餘,自言先祖朱蒙。朱蒙 母河伯女,為夫餘王閉於室中,為日所照,引身避之, 日影又逐。既而有孕,生一卵,大如五升。夫餘王棄之 與犬,犬不食。棄之與豕,豕又不食。棄之於路,牛馬避 之。後棄之野,眾鳥以毛茹之。夫餘王割,剖之不能破, 遂還其母。其母以物裹之,置於暖處。有一男破殼而」 出,及其長也,字之曰朱蒙。其俗言「朱蒙」者,善射也。《朱 蒙》子孫相傳,至裔孫宮,生而開目能視,國人惡之。及 長凶虐,國以殘破。宮曾孫位宮亦生而視人,以其似 曾祖宮,故名為位宮。《高句麗》呼相似為「位。」

《北齊書齊高祖本紀》:「高祖神武皇帝,姓高名歡,字賀 六渾,渤海蓨人也。六世祖隱,晉元菟太守。隱生慶,慶 生泰,泰生湖,三世仕慕容氏。及慕容寶敗國亂,湖率 眾歸魏,為右將軍。湖生四子,第三子謐,仕魏,位至侍 御史,坐法,徙居懷朔鎮。謐生皇考樹,性通率,不事家 業,住居白道南,數有赤光紫氣之異。鄰人以為怪,勸」 徙居以避之。皇考曰:「安知非吉?」居之自若。及神武生, 而皇妣韓氏殂,養於同產姊婿鎮獄隊尉景家 《竇泰傳》:初,泰母夢風雷暴起,若有雨狀,出庭觀之,見 電光奪目,駛雨霑灑,寤而驚汗,遂有娠。期而不產,大 懼,有巫曰:「渡河湔。」「產子必易。」便向水所。忽見一人 曰:「當生貴子,可徙而南。」泰母從之,俄而生泰。

《神武明皇后婁氏傳》:太后凡孕六男二女,皆感夢。孕 文襄,則夢一斷龍。孕文宣,則夢大龍,首尾屬天地,張 口動目,勢狀驚人。孕孝昭,則夢蠕龍於地。孕武成,則 夢龍浴於海。孕魏二后,並夢月入懷。孕襄城、博陵二 王,夢鼠入衣下。后未崩,有童謠曰:「九龍母死不作孝。」 及后崩,武成不改服,緋袍如故。未幾登三臺,置酒作 樂。帝女進白袍,帝怒,投諸臺下。和士開請止樂,帝大 怒,撻之。帝於昆季次實九,蓋其徵驗也。

《武成皇后胡氏傳》:「后天保初,選為長廣王妃,產後主, 日鴞鳴於產帳上。」

《周書太祖本紀》:太祖母曰王氏,孕五月,夜夢抱子昇 天,纔不至而止。寤而告德皇帝,德皇帝喜曰:「雖不至, 大貴亦極矣。」生而有黑氣如蓋,下覆其身。

《武帝本紀》:高祖武皇帝,諱邕,字禰羅突,太祖第四子 也。母曰叱奴太后。大統九年,生於同州,有神光照室。 《宇文貴傳》:貴字永貴。母初孕貴,夢一老人抱一兒授 之曰:「賜爾是子,俾壽且貴。」及生,形類所夢,故以永貴 字之。

《高琳傳》:「琳母嘗祓禊泗濱,見一石光彩朗潤,遂持以 歸。是夜夢見一人,衣冠有若仙者,謂其母曰:『夫人向 所持來之石,是浮磬之精,若能寶持,必生令子』。其母 驚寤,便舉身流汗,俄而有娠。及生,因名琳,字季珉焉。」 《隋書高祖本紀》:高祖皇妣呂氏,以大統七年六月癸 丑夜生高祖於馮翊般若寺,紫氣充庭,為人龍顏,額 上有五柱入頂。目光外射。有文在手曰「王。」

《海山記》:「隋煬帝生時,有紅光燭天,里中牛馬皆鳴。先 是獨孤后夢龍出身中,飛高十餘里,龍墮地,尾輒斷。 以告文帝,帝沉吟默塞不答。」

《隋書房陵王勇傳》:長寧王儼,勇長子也。誕乳之初,以 報高祖。高祖曰:「此即皇太孫,何乃生不得地雲?」定興 奏曰:「天生龍種,所以因雲而出。」時人以為敏對。 《唐書太宗本紀》:太宗諱世民,高祖次子也。母曰太穆 皇后竇氏,生而不驚。

《高祖皇后竇氏傳》:「太宗生有二龍之符。」后於諸子中 愛視最篤。

《劉武周傳》:「武周瀛州景城人。父匡徙馬邑。母趙嘗夜 坐庭中。見若雄雞光燭地。飛投其懷。起振衣無有感 而娠。生武周。」

《崔信明傳》:信明之生,五月五日,日方中有異雀鳴集 庭樹。太史令史良為占曰:「五月為火,火主離,離為文, 日中文之盛也。雀五色而鳴,此兒將以文顯。然雀類 微,位殆不高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