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88 (1700-1725).djvu/40

此页尚未校对


慶幼聰敏,有器量,博涉群書,不治章句,好飲酒,閑於 占對。年十三,因曝書,僧習謂慶曰:『汝雖聰敏,吾未經 特試』。乃令慶於雜賦集中取賦一篇千有餘言。慶立 讀三遍,便即誦之,無所遺漏。時僧習為潁川郡,地接」 都畿,民多豪右。將選鄉官,皆依倚貴勢,競來請託。選 用未定,僧習謂諸子曰:「權貴請託,吾並不用,其後欲 還,皆須有答。汝等各以意為吾作書也。」慶乃具書草 云:「下官受委大邦,選吏之日,有能者進,不肖者退,此 乃朝廷恆典。」僧習讀書歎曰:「此兒有意氣,丈夫理當 如是。」即依慶所草以報。

《隋書薛道衡傳》:「道衡六歲而孤,專精好學。年十三講 《左氏傳》,見子產相鄭之功,作《國僑贊》,頗有詞致,見者 奇之。」

《唐書張九齡傳》:九齡七歲知屬文,十三以書干廣州 刺史王方慶,方慶嘆曰:「是必致遠。」會張說謫嶺南,一 見厚遇之。

《大唐新語》:盧莊道年十三,造於父友高士廉,以故人 子引坐。會有獻書者,莊道竊窺之,謂士廉曰:「此文莊 道所作。」士廉甚怪之,曰:「後生何輕薄之甚?」莊道請諷 之,果通。復請,倒諷又通。士廉請敘,良久,莊道謝曰:「此 文實非莊道所作,向窺記之耳。」士廉即取他文及案 牘試之,一覽倒諷,并呈己作文章。士廉具以聞。太宗 召見策士,擢第十六,授河池尉。滿復制舉,擢甲科。召 見,太宗識之,曰:「此是朕聰明小兒耶?」授長安尉。太宗 將錄囚徒,京宰以莊道幼年,懼不舉,欲以他尉代之。 莊道不從,但閒暇不之省也。時繫囚四百餘人,令丞 深以為懼。翊日,太宗召囚,莊道乃徐狀以進,引諸囚 入,莊道評其輕重,留繫月日,應對如神。太宗驚異,即 日拜監察御史。

杜審言自洛陽縣丞貶吉州司戶,與群僚不葉。司馬 周季重與員外司戶郭若訥共搆之,審言繫獄,將因 事殺之。審言子并年十三,伺季重等酬醼,密懷刃以 刺季重,季重中刃而死,并亦見害。季重臨死嘆曰:「吾 不知杜審言有孝子,郭若訥誤我至此。」審言由是免 官歸東都,自為祭文以祭并,士友咸哀并孝烈。蘇頲 為《墓誌》,劉允濟為《祭文》。則天召見審言,甚加嘆異。累 遷膳部員外。

《宋史范質傳》:「質九歲能屬文,十三治《尚書》,教授生徒。」 《柳開傳》:「開字仲塗,大名人。父承翰,乾德初監察御史。 開幼穎異,有膽勇。周顯德末,從父任南樂,夜與家人 立庭中,有盜入室,眾恐不敢動。開裁十三,亟取劍逐 之。盜踰垣出,開揮刃斷二足指。」

《魏仁浦傳》:仁浦字道濟,衛州汲人。幼孤貧,母為假黃 縑製暑服。仁浦年十三,嘆曰:「為人子不克供養,乃使 慈母求貸以衣我,我能安乎?」因慷慨泣下,辭母詣洛 陽,濟河沈衣中流,誓曰:不貴達,不復渡此。

《陳彭年傳》:「彭年幼好學,母惟一子,愛之,禁其夜讀書。 彭年篝燈密室,不令母知。年十三,著《皇綱論》萬餘言, 為江左名輩所賞。唐主李煜聞之,召入宮,令子仲宣 與之遊。」

《劉恕傳》:「恕年十三欲應制科,從人假《漢唐書》,閱月皆 歸之。詣丞相晏殊,問以事,反覆詰難,殊不能對。恕在 鉅鹿時,召至府,重禮之,使講《春秋》。殊親帥官屬往聽。 未冠,舉進士。」

《呂陶傳》:「陶字元鈞,成都人。蔣堂守蜀,延多士入學,親 程其文。嘗得陶論,集諸生誦之,曰:『此賈誼之文也』。陶 時年十三,一坐皆驚,由是禮諸賓筵。一日,同遊僧舍, 共讀寺碑,酒闌,堂索筆書碑十紙,行斷句闕,以示陶 曰:『老夫不能盡憶,子為我足之。陶書以獻,不繆一字。 中進士第,調銅梁令』。」

《歐陽修傳》:「修中子棐,廣覽強記,能文辭。年十三時,見 修著《鳴蟬賦》,侍側不去,修撫之曰:『兒異日能為吾此 賦否』?因書以遺之。」

《王安石傳》:安石子雱,性敏甚,未冠,已著書數萬言。年 十三,得秦卒言洮、河事,嘆曰:「此可撫而有也。使西夏 得之,則吾敵強而邊患博矣。」其後王韶開熙河,安石 力主其議,蓋兆於此。

《徐霖傳》,「霖字景說,衢州西安人。年十三,有志聖人之 道,取所作文焚之,研精六經之奧,探賾先儒心傳之 要。」

《澠水燕談錄》:劉少逸少有俊才。年十三,端拱二年中 禮選。及御試詩賦外,別召升殿,賜御題賦詩數首,皆 有旨意,授校書郎,令於三館讀書。故王元之愛其少 俊而贈之詩曰:「待學韓退之,矜夸李長吉。」

《東坡志林》:天聖中,曹瑋以節鎮定州,王鬷為三司副 使,疏決河北囚徒。至定州,瑋謂鬷曰:「君相甚貴,當為 樞密副使。然吾昔為秦州,聞德明歲使人以羊馬貨 易於邊,課所獲多少為賞罰,時將以此殺人。其子元 昊年十三,諫曰:『吾本以羊馬為國,今反以資中原,所 得皆茶綵輕浮之物,適足以驕惰吾民。今又以此戮 人,茶綵日增,羊馬日減,吾國其削乎!乃止不戮。吾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