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88 (1700-1725).djvu/41

此页尚未校对


而異之,使人圖其形,信奇偉。若明德死,此子必為中 國患。其當君之為樞密時乎?盍自今學兵,講邊事』。」鬷 雖受教,蓋亦未必信也。其後鬷與張觀、陳執中在樞 府。元昊反,楊義上書論土兵事,上問三人,皆不知,遂 皆罷之。鬷之孫為子由婿,故知之。

《金史石抹卞傳》:卞本名阿魯古列,五代祖王五,遼駙 馬都尉。父五斤,為群牧使,從睿宗秋山。卞年十三,已 能射,連獲二鹿,睿宗奇之,賜以良馬及金吐鶻。 《元史劉敏中傳》:敏中幼卓異不凡,年十三,語其父景 石曰:「昔賢足於學而不求知,豐於功而不自衒,此後 人所弗逮也。」父奇之。

《安童傳》:安童,木華黎四世孫,霸突魯長子也。中統初, 世祖追錄元勳,召人長宿衛,年方十三,位在百寮上。 母弘吉剌氏,昭睿皇后之姊,通籍禁中。世祖一日見 之,問及安童。對曰:「安童雖幼,公輔器也。」世祖曰:「何以 知之。」對曰:每退朝必與老成人語,未嘗狎一年少,是 以知之。世祖悅。

《見聞錄》:黃公諱潤玉,字孟清,世為鄞人。十三歲時,改 元永樂,命江南富民實北京。其父當行,先生詣官請 代官,少之。對曰:「父去,日益長。」官異而從之。

師逵,字九達,山東之阿人。少孤,事母孝。年十三,母疾 危殆,思食藤花菜,地不常有。逵亟出求,至城南二十 五里得之。及歸,夜已二鼓,道遇虎,逵驚而呼天,虎舍 之去,持菜還,母食之,遂愈。

十四歲部紀事

《左傳》:成公十八年:晉欒書、中行偃弒厲公,使荀罃、士 魴逆周子于京師而立之。生十四年矣。大夫逆于清 原,周子曰:「孤始願不及此,雖及此,豈非天乎?抑人之 求君使出命也。立而不從,將安用君?二三子用我今 日否?亦今日。共而從君,神之所福也。」對曰:「群臣之願 也,敢不唯命是聽。」

《西京雜記》:傅介子年十四,好讀書。嘗棄觚而嘆曰:「大 丈夫當立功絕域,何能坐事散儒。」後卒斬匈奴使者, 還拜中郎,復斬樓蘭王首,封義陽侯。

《後漢書黃憲傳》:「憲字叔度,世貧賤,父為牛醫。潁川荀 淑至慎陽,遇憲於逆旅,時年十四,淑竦然異之,揖與 語,移日不能去,謂憲曰:『子,吾之師表也』。既而前至袁 閎所曰:『子國有顏,子寧識之乎』?閎曰:『見吾叔度耶』」 兒《世說》:「郭泰十四,母使給事縣庭。泰曰:『大丈夫安能 斗筲之役乎』?乃遊京師。」

《異苑》:「順陽南鄉楊豐與息名香,于田穫粟,因為虎所 噬。香年十四,手無寸刃,直搤虎頸,豐遂得免。香以誠 孝至感,猛獸為之逡巡。太守平昌孟肇之賜貸之穀, 旌其門閭焉。」

《拾遺記》:任末年十四時,學無常師,負笈不遠險阻,每 言:「人而不學,則何以成?」或依林木之下,編茅為庵,削 荊為筆,剋樹汁為墨,夜則映星望月,暗則縛麻蒿以 自照,觀書有合意者,題其衣裳,以記其事。

《汝南先賢傳》:「郭亮童幼之年,則有向義之心。年十四 始欲出學,聞潁川杜周甫精黌于長,杜亮造門而師 學焉。朝受其業,夕已精講,動聲則宮商清暢,推義則 尋理釋結,周甫奇而偉之。」

《魏志陶謙傳》注《吳書》曰:謙父故餘姚長。謙少孤,始以 不羈聞于縣中。年十四,猶綴帛為幡,乘竹馬而戲,邑 中兒童皆隨之。故蒼梧太守同縣甘公出遇之塗,見 其容貌異而呼之住車,與語甚悅,因許妻以女。甘公 夫人聞之,怒曰:「『妾聞陶家兒敖戲無度,如何以女許 之』?公曰:『彼有奇表,長必大成』。」遂妻之。

《夏侯惇傳》:「惇字元讓,沛國譙人,夏侯嬰之後也。年十 四就師學,人有辱其師者,惇殺之,由是以烈氣聞。」 《英雄記鈔》:「曹純字子和,年十四而喪父,與同產兄仁 別居,承父業,富於財,僮僕人客以百數。純綱紀督御, 不失共理,鄉里咸以為能。好學問,敬愛學士,學士多 歸焉。由是為遠近所稱。」

《語林》:孫策年十四,詣袁術。俄而外通:「劉豫州來。」孫便 求去。袁曰:「劉豫州何若?」答曰:「英雄忌人。」既出,下東階, 而劉備從西階上,但得轉顧視孫足下行殆不復前 矣。

兒,《世說》:「王粲年十四,讀道邊碑,背誦不失一字。」 《晉書王導傳》:「導少有風鑒,識量清遠。年十四,陳留高 士張公見而奇之,謂其從兄敦曰:『此兒容貌志氣,將 相之器也』。」

《夏方傳》「方家遭疫癘,父母伯叔群從死者十三人,年 方十四,夜則號哭,晝則負土,十有七載,葬送得畢,因 廬於墓側,種植松柏,烏鳥猛獸馴擾其旁。」

《劉聰載記》:「聰年十四,究通經史,兼綜百家之言,孫吳 兵法靡不誦之。工草隸,善屬文,著述懷詩百餘篇,賦 頌五十餘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