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88 (1700-1725).djvu/43

此页尚未校对


《明外史王偉傳》:偉隨父謫戍宣府,年十四,宣宗北巡, 獻《安邊頌》,命補保安州學生。

《羅倫傳》:倫家貧,樵牧則挾書諷誦不輟。年十四,即授 徒以資親養。暨為諸生,勵志聖賢之學。嘗曰:「舉業非 能壞人,人自壞之耳。」知府張瑄賢之,憫其貧,命知縣 周之粟,謝不受。

《朱裳傳》:「裳年十四為諸生,讀書黌舍,躬自執爨,衣食 不繼,處之自如。提學御史顧潛知其賢,俾受學于安 陽崔銑,學日益進,登正德九年進士。」

十五歲部彙考

釋名:

《釋長幼》

十五曰童,故《禮》有「陽童」,牛羊之無角者曰童,山無草 木曰童,言未巾冠似之也。

《白虎通》

《入太學》

古者所以年十五入太學何?以為八歲毀齒,始有識 知,入學學書,計七、八十五陰陽備,故十五成童,志明 入太學學經術。

十五歲部紀事

《史記。五帝本紀》:「高辛氏生而神靈。」按注《帝王紀》云:「年 十五而佐顓頊。」

《孔子家語》六本篇:「荊公子年十五而攝相事,孔子聞 之,使人往觀其為政焉。使者反曰:『視其朝,清淨而少 事。其堂上有五老焉,其堂下有二十壯士焉。孔子曰: 『合二十五人之智以治天下,其固免矣,況荊乎』』?」 《說苑尊賢篇》:「介子推行年十五而相荊。仲尼聞之,使 人往視,還曰:『廊下有二十五俊士,堂上有二十五老 人』。仲」尼曰:「合二十五人之智,智于湯武;並二十五人 之力,力于彭祖。以治天下,其固免矣乎。」

《戰國策》:王孫賈年十五,事閔王。王出走,失王之處。其 母曰:「女朝出而晚來,則吾倚門而望;女暮出而不還, 則吾倚閭而望。女今事王,王出走,女不知其處,女尚 何歸?」王孫賈乃入市中曰:「淖齒亂齊國,殺閔王,欲與 我誅齒者袒右。」市人從者四百人,與之誅,淖齒,刺而 殺之。

《前漢書萬石君石奮傳》:奮父,趙人也。趙亡,徙溫。高祖 東擊項籍,過河內,時奮年十五,為小吏,侍高祖。高祖 與語,愛其恭,問曰:「若能從我乎?」曰:「願盡力。」于是高祖 以奮為中涓,受書謁。

《外戚傳》:惠帝崩,太后發喪,哭而泣不下。留侯子張辟 疆為侍中,年十五,謂丞相陳平曰:「太后獨有帝,今哭 而不悲,君知其解未?」陳平曰:「何解?」辟疆曰:「帝毋壯子, 太后畏君等。今請拜呂台呂產為將,將兵居南北軍, 及諸呂皆官居中用事,如此則太后心安,君等幸脫 禍矣。」丞相如辟疆計,太后悅其哭,乃哀。

《西京雜記》:「慶安世年十五,為成帝侍郎,善鼓琴,能為 雙鳳離鸞之曲。趙后悅之,白上,得出入御內,絕見愛 幸。」

《後漢書廉范傳》:「范祖父丹,王莽時為大司馬。范父遭 喪亂,客死於蜀漢。范年十五,辭母西迎父喪。蜀郡太 守張穆,丹之故吏,迺重資送范,范無所受,與客步負 喪歸葭萌,載船觸石破沒,范抱持棺柩,遂俱沈溺。眾 傷其義,鉤求得之,療救僅免于死。穆聞,復馳遣使,持 前資物追范,范又固辭。」

《彭修傳》:修字子陽,會稽毗陵人也。年十五時,父為郡 吏,得休,與修俱歸,道為盜所劫,修困迫,乃拔佩刀前 持盜帥曰:「父辱子死,卿不顧死耶?」盜相謂曰:「此童子 義士也,不宜逼之。」遂辭謝而去。

《霍諝傳》:「諝字叔智,魏郡鄴人也。少為諸生明經。有人 誣諝舅宋光於大將軍梁商者,以為妄刊章文,坐繫 洛陽詔獄,掠考困極。諝時年十五,奏記於商曰:『將軍 天覆厚恩,愍舅光冤結,前者溫教許為平議,雖未下 吏斷決其事,已蒙神明顧省之聽,皇天后土,實聞德 音。竊獨踴躍,私自慶幸。諝聞《春秋》之義,原情定過,赦』」 事誅意,故許止雖弒君而不罪,趙盾以縱賊而見書, 此仲尼所以垂王法,漢世所宜遵前修也。《傳》曰:「人心 不同,譬若其面。」斯蓋謂大小窳隆醜美之形,至於鼻 目眾竅毛髮之狀,未有不然者也。情之異者,剛柔舒 急倨敬之間,至於趨利避害,畏死樂生,亦復均也。諝 與光骨肉,義有相隱,言其冤濫,未必可諒。且以人情, 平論其理。光衣冠子孫,徑路平易,位極州郡,日望徵 辟,亦無瑕穢纖介之累。無故刊定詔書,欲以何名?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