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88 (1700-1725).djvu/44

此页尚未校对


有所疑,當求其便安。豈有觸冒死禍,以解細微,譬猶 療饑於附子,止渴於酖毒,未入腸胃,已絕咽喉,豈可 為哉!昔東海孝婦,見枉不辜,幽靈感革,天應枯旱。光 之所坐,情既可原;守闕連年,而終不見理,呼嗟紫宮 之門,泣血兩觀之下,傷和致災,為害滋甚。凡事更赦 令,不應復案。夫以罪刑明白,尚蒙天恩,豈有冤謗無 徵,反不得理?是為刑宥正罪,戮加誣侵也。不偏不黨, 其若是乎!明將軍德盛位尊,人臣無二,言行動天地, 舉厝移陰陽,誠能留神,沛然曉察,必有于公高門之 福,和「氣立應。天下幸甚!商高諝才志。」即為奏原光罪。 由是顯名。

《申屠蟠傳》:蟠同郡緱氏女玉,為父報讎殺夫氏之黨, 吏執玉以告外黃令梁配,配欲論殺玉。蟠時年十五, 為諸生,進諫曰:「玉之節義,足以感無恥之孫,激忍辱 之子。不遭明時,尚當表旌廬墓,況在清聽,而不加哀 矜。」配善其言,乃為讞得減死論,鄉人稱美之。

《陳蕃傳》:蕃字仲舉,汝南平輿人也。祖河東太守。蕃年 十五,嘗閑處一室,而庭宇蕪穢,父友同郡薛勤來候 之,謂蕃曰:「孺子何不洒掃以待賓客?」蕃曰:「大丈夫處 世,當掃除天下,安事一室乎?」勤知其有清世志,甚奇 之。

《臧洪傳》:「洪父旻,有幹事才。熹平元年,會稽妖賊許昭 起兵句章,自稱大將軍,立其父生為越王,攻破城邑, 眾以萬數,拜旻揚州刺史。旻率丹陽太守陳夤擊昭, 破之。昭遂復更屯結,大為人患。旻等進兵連戰三年, 破平之,獲昭父子,斬首數千級,遷旻為使匈奴中郎 將。洪年十五,以功拜童子郎,知名太學。」按注漢法:孝 廉試經者拜為郎,洪以年幼才俊,故拜童子郎也。 《李固傳》:「梁冀誅固,而露固尸于四衢,令有敢臨者加 其罪。」固弟子汝南郭亮,年始成童。成童年十五也禮記曰十五成童舞 象也遊學洛陽,乃左提章鉞,右秉鈇鑕,詣闕上書,乞收 固尸,不許。因往臨哭,陳辭于前,遂守喪不去。夏門亭 長呵之曰:「李公為大臣,不能安上納忠,而興造無端, 卿曹何等腐生!公犯詔書,干試有司乎?」亮曰:「亮含陰 陽以生,戴《乾》履坤,義之所重,豈知性命,何為以死相 懼?」亭長嘆曰:「居非命之世,天高不敢不跼,地厚不敢 不蹐;耳目適宜視聽,口不可以妄言也。」太后聞而不 誅。

《廣州先賢傳》:「董正字伯和,南海人。少有令姿,貧寒不 戚,耽意術籍,志在規俗。年十五,通《毛詩》《三禮》《春秋》 兒。」《世說》:「魯肅十五,好為奇計。周瑜提兵過候肅,併求 資糧。肅家有二囷,米三千斛,指與瑜,遂相結納。」 《魏志溫恢傳》:「恢字曼基,太原祁人也。父恕,為涿郡太 守。卒,恢年十五,送喪還歸鄉里。內足於財,恢曰:『世方 亂,安以富為?一朝盡散,振施宗族,州里高之,比之郇 越』。」

《劉卲傳》注:廬江《何氏家傳》曰:「明帝時有譙人胡康,年 十五,以異才見送。又陳損益求試劇縣,詔特引見,眾 語翕然,號為神童。詔付祕書,使博覽典籍。」

《管輅別傳》:輅年八九歲,便喜仰視星辰,得人輒問其 名,夜不肯寐,自言「家雞野鵠,猶尚知時,況于人乎!與 比鄰兒共戲土壤中,輒書地作天,及日月星辰。」每答 言說事語,皆不常宿學,耆人不能折之。父為瑯琊頓 丘長,時年十五,來在官舍。始讀論及《易》,便開源布華, 辭義斐然。時黌上諸生四百餘人,皆服其才。瑯琊太 守單子春雅有才度,聞輅一黌之雋,欲見之。父遣輅 造之,大會賓客百餘人。輅既年少,懼失精神,請先飲 三升清酒,然後言。子春大喜,便酌酒獨使飲之。子春 曰:「吾欲自與卿旗鼓相當。」于是唱《大論》之端,遂經乎 《陰陽》。子春及眾士互共攻劫,論難鋒起,而輅、荅對言 皆有餘。至日向暮,酒食不行,子春語眾人曰:「此年少 盛有才器,聽其言語,正似司馬《犬子遊獵》之賦,何其 磊落雄壯,英神以茂,必能明天文地理變化之數。」於 是發聲,徐州號之為神童。

《晉書劉聰載記》:聰年十五,習擊刺,猿臂善射,彎弓三 百斤,膂力驍捷,冠絕一時。太原王渾見而悅之,謂元 海曰:「此兒吾所不能測也。」弱冠遊於京師,名士莫不 交結,樂廣、張華尤異之也。

《庾龢傳》:「龢字道季,好學有文章。叔父翼將遷襄陽,龢 年十五,以書諫曰:承進據襄陽,耀威荊楚,且田且戍, 漸臨河洛。使向化之萌,懷德而附,凶愚之徒,畏威反 善,太平之基,便在于旦夕。昔殷伐鬼方,三年而剋,樂 生守齊,遂至歷載。今皇朝雖隆,無有殷之盛;凶羯雖 衰,猶醜類有徒。而沔漢之水,無萬仞之固;方城雖峻, 無千尋之險。加以運漕供繼,有泝流之艱;征夫勤役, 有勞來之嘆。若窮寇慮逼,送死一決,東西互出,首尾 俱進,則廩糧有抄截之患,遠略乏率然之勢。進退惟 思,不見其可。此明闇所共見,賢愚所共聞,況於臨事 者乎!願迴師反斾,詳擇全勝,修城池,立壘壁,勤耕農, 練兵甲。若凶運有極,天亡此虜,則可泛舟北濟,方軌 齊進,水陸騁邁,亦不踰旬朔矣。願詳思遠猷,算其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