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88 (1700-1725).djvu/50

此页尚未校对


千里,使之與燕服翼試之堂廡之下,廬室之間,其便 未必能過《燕服翼》也。辟閭巨闕,天下之利器也,擊石 不闕,刺石不銼,使之與管槁決目出眯,其便未必能 過管槁也。由是觀之,華髮墮顛,與卭何以異哉?」宣王 曰:「『善。子有善言,何見寡人之晚也』?卭對曰:『夫雞豚讙 嗷,即奪鐘鼓之音;雲霞充咽,則奪日月之明。讒人在 側,是以見晚也。《詩》曰:『聽言則對,譖言則退』。庸得進乎』?」 宣王拊軾曰:「寡人有過,遂載與之俱歸而用焉。故孔 子曰:『後生可畏,安知來者之不如今』?」此之謂也。 《漢書賈誼傳》:「誼,雒陽人也。」年十八以能誦《詩》《書》屬文 稱於郡中河南守吳公聞其秀才召置門下甚幸愛。 文帝初立,聞河南守吳公治平為天下第一,故與李 斯同邑而嘗學事焉徵以為廷尉。廷尉乃言「誼年少 頗通諸家之書。」文帝召以為博士是時誼年二十餘 最為少。

《終軍傳》:「軍少好學,以辯博能屬文聞於郡中,年十八 選為博士弟子,至府受遣,太守聞其有異材,召見軍, 甚奇之,與交結,軍揖太守而去,至長安,上書言事,武 帝異其文,拜軍為謁者給事中。」

《陳萬年傳》:「萬年子咸,年十八,以萬年任為郎。有異材, 抗直數言事,刺譏近官,書數十上,遷為左曹。」

《馮野王傳》:「野王字君卿,受業博士,通《詩》。少以父任為 太子中庶子。年十八,上書願試守長安令。宣帝奇其 志,問丞相魏相,相以為不可許。後以功次補當陽長。」 《後漢書范冉傳》:「冉,陳留外黃人也。少為縣小吏。年十 八,奉檄迎督郵。冉恥之,乃遁去,到南陽,受業於樊英。 又遊三輔,就馬融通經,歷年乃還。後為萊蕪長。」 《襄陽耆舊傳》:「龐統,字士元,少未有識者,惟德公重之。 年十八,使詣司馬德操。德操與語,自晝達夜,乃嘆息 曰:『德公誠知人,此實盛德也,必南州士之冠冕』。由是 顯名。」

《魏志臧霸傳》:「霸字宣高,泰山華人也。父戒,為縣獄掾, 據法不聽太守欲所私殺。太守大怒,令收戒詣府。時 送者百餘人,霸年十八,將客數十人,徑於費西山中 要奪之,送者莫敢動,因與父俱亡命東海,由是以勇 聞。黃巾起,霸從陶謙擊破之,拜騎都尉。」

《滿寵傳》:「寵字伯寧,山陽昌邑人也。年十八為郡督郵, 時郡內李朔等各擁部曲,害於平民,太守使寵糾焉, 朔等請罪,不復鈔略。」

《王肅傳》:「肅字子雍。年十八,從宋忠讀《太元》,而更為之 解。」

《王粲傳》:「景初中,下邳桓威出自孤微,年十八而著《渾 輿經》,依道以見意。」

《和洽傳》注:「許劭字子將。」《汝南先賢傳》曰:「召陵謝子徵 高才遠識,見劭年十八時,乃嘆息曰:『此則希世出眾 之偉人也』。」

《晉書桓溫傳》:「溫,宣城太守彝之子也。彝為韓晃所害, 涇令江播豫焉。溫時年十五,枕戈泣血,志在復讎。至 年十八,會播已終,子彪兄弟三人居喪,置刃杖中,以 為溫備。溫詭稱弔賓,得進刃彪於廬中,並追二弟殺 之,時人稱焉。」

《王談傳》:「談年十歲,父為鄰人竇度所殺,談陰有復讎 志,而懼為度所疑,寸刃不畜,日夜伺度未得。至年十 八,乃密市利鍤,陽若耕鉏者。度常乘船出入,經一橋 下,談伺度行還,伏草中,度既過,談於橋上以鍤斬之, 應手而死。既而歸罪有司,太守孔巖義其孝勇,列上 宥之。」

《霍原傳》:原年十八,觀太學行禮,因留習之,貴游子弟 聞而重之,欲與相見,以其名微,不欲晝往,乃夜共造 焉。父友同郡劉岱將舉之未果而病篤。臨終敕其子 沈曰:「霍原慕道清虛,方成奇器,汝後必薦之。」

《南齊書褚伯玉傳》:伯玉少有隱操,寡嗜慾。年十八,父 為之婚,婦入前門,伯玉從後門出,遂往剡,居瀑布山。 《梁書伏挺傳》:挺有才思,好屬文,齊末,州舉秀才,對策 為當時第一。高祖義師至,挺迎謁於新林,高祖見之 甚悅,謂曰:「顏子」,引為征東行參軍,時年十八。

《張緬傳》:「緬字元長,車騎將軍弘策子也。年數歲,外祖 中山劉仲德異之,嘗曰:『此兒非常器,為張氏寶也。齊 永元末,義師起,弘策從高祖入伐,留緬襄陽。年始十 歲,每聞軍有勝負,憂喜形於顏色。天監元年,弘策任 衛尉卿,為妖賊所害。緬痛父之酷,喪過於禮,高祖遣 戒喻之。服闋,襲洮陽縣侯,召補國子生,起家祕書郎』」, 出為淮南太守,時年十八。高祖疑其年少,未閑吏事, 乃遣主書封取郡曹文案,見其斷決允愜,甚稱賞之。 《陳書·岑之敬傳》:之敬年十六,梁武帝召試,除童子奉 車郎,賞賜優厚。十八,預重雲殿法會,時武帝親行香, 熟視之敬曰:「未幾見兮,突而弁兮。」即日除太學限內 博士。

《陸琛傳》:「世祖為會稽太守。琛年十八,上善政頌,甚有 詞采,由此知名。」

《魏書。胡叟傳》:「叟賦韋杜二族,一宿而成,時年十有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