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88 (1700-1725).djvu/51

此页尚未校对


矣。其述前載無違舊美,敘中世有協時事,而末及鄙 黷。人皆奇其才,畏其筆,世猶傳誦之,以為笑狎。」 《隋書李文博傳》:「文博在內校書,虞世基子亦在其內, 盛飾容服,而未有所卻,文博因從容問之年紀,答云 十八。文博乃謂之曰:『昔賈誼當此之年,議論何事,君 今徒事儀容故何為』」者。

《長孫晟傳》:晟性通敏,略涉書記,善彈工射,趫捷過人。 時周室尚武,貴遊子弟咸以相矜,每共馳射,時輩皆 出其下。年十八,為司衛上士。初未知名,人弗之識也, 唯高祖一見,深嗟異焉,乃攜其手而謂人曰:「長孫郎 武藝逸群,適與其言,又多奇略,後之名將,非此子耶?」 《楊尚希傳》:尚希齠齔而孤,年十一,辭母請,受業長安, 「涿郡盧辯見而異之,令入太學,專精不倦,同輩皆共 推伏。周太祖嘗親臨釋奠,尚希時年十八,令講《孝經》, 詞旨可觀。太祖奇之,賜姓普六茹氏,擢為國子博士。」 《唐書褚亮傳》:「亮字希明,幼聰敏,好學,善屬文,博覽無 所不至,經目必記於心。喜遊名賢,尤善談論。年十八, 詣陳僕射徐陵,與商確文章,深異之。」陳後主聞而召 見,使賦詩,江總及諸詞人在坐,莫不推善。

《房元齡傳》:「元齡年十八舉進士,授羽騎尉校讎祕書 省吏部侍郎。高孝基名知人,謂裴矩曰:『僕觀人多矣, 未有如此郎者,當為國器,但恨不見其聳壑昂霄云』。」 《御史臺記》:唐辛郁,管城人也,舊名太公,弱冠遭太宗 於行所,問何人?曰:「『辛太公』。太宗曰:『何如舊太公』?郁曰: 『舊太公八十始遇文王。今臣適年十八,已遇陛下,過 之遠矣』。」太宗悅,命值中書。

《唐書陳子昂傳》:子昂十八未知書,以富家子,尚氣決, 弋博自如。他日入鄉校,感悟,即痛修敕文明,舉進士。 《李晟傳》:晟年十八,往事河西王忠嗣,從擊吐蕃,悍酋 乘城,殺傷士甚眾,忠嗣怒,募射者,晟挾一矢殪之,三 軍讙奮,忠嗣撫其背曰:「萬人敵也。」

《宋史王巖叟傳》:「巖叟字彥霖,大名清平人。幼時語未 正,已知文字。仁宗患詞賦,致經術不明,初置明經科。 巖叟十八鄉舉,省試、廷對皆第一。」

《王欽若傳》:「太宗伐太原時,欽若纔十八,作《平晉賦論》 獻行在。」

《張岊傳》:「岊字子雲,以貲為牙將,有膽略,善騎射。天聖 中,西夏觀察使阿遇有子來歸,阿遇寇麟州,虜邊戶, 約還子,然後歸所虜麟州,還其子。而阿遇輒背約。安 撫使遣岊詰問,岊徑造帳中,以逆順諭阿遇。阿遇語 屈,留岊共食。阿遇抽佩刀貫大臠啗岊,岊引吻就刀, 食肉無所憚。阿遇復弦弓張鏃指岊腹而彀岊食不」 輟,神色自若。阿遇撫岊背曰:「真男子也。」翌日,又與岊 縱獵,雙兔起馬前,岊發兩矢,連斃二兔。阿遇驚服,遺 岊馬、橐駝悉歸所虜。州將補為來遠砦主,手殺偽首 領,奪其甲馬,時年十八,名動一軍。

《程頤傳》:「頤字正叔,年十八,上書闕下,欲天子黜世俗 之論,以王道為心。」

《慎知禮傳》:「知禮,衢州信安人。父溫其,有詞學,仕錢俶, 終元帥府判官。知禮幼好學,年十八,獻書於俶,署校 書郎。未幾,命為掌書記。」

《揮麈前錄》:「李昌武宗諤之子昭遘,十八歲鎖廳及第。 昭遘子杲卿,杲卿子士廉,皆不逾是歲登甲科,凡三 世俱曾為探花郎,亦衣冠之盛事也。」

《明外史陳茂烈傳》:「茂烈勵志讀書,每至夜分,祖母憫 其弱,屢止之,乃帷燈默誦不輟。年十八,慨然嘆曰:『善 學聖人者,莫如顏、曾。顏之克己,曾之日省,非切務歟? 作《省克錄》自考』。」

十九歲部紀事

《左傳》:襄公三十一年:「夏六月,公薨,立敬歸之娣、齊歸 之子公子禂。」注禂昭公名穆叔不欲,曰:「是人也,居喪而不 哀,在慼而有嘉容,是謂不度。不度之人,鮮不為患。若 果立之,必為季氏憂。」武子不聽,卒立之。比及葬,三易 衰,衰衽如故衰。於是昭公十九年矣,猶有童心,君子 是以知其不能終也。

《後漢書任延傳》:「更始元年,以延為大司馬屬,拜會稽 都尉。時年十九,迎官驚其壯。」

《王允傳》:允同郡郭林宗嘗見允而奇之曰:「王生一日 千里,王佐才也。」遂與定交。年十九為郡吏,時小黃門 晉陽趙津貪橫放恣,為一縣巨患,允討捕殺之。 《吳志劉繇傳》:繇年十九,從父韙為賊所劫質繇篡取 以歸,由是顯名。

《陳武傳》:「武子脩有武風,年十九,權召見獎勵,拜別部 司馬,授兵五百人。時諸將新兵多有逃叛,而脩撫循 得意,不失一人。權奇之。」

《宋史寇準傳》:準少英邁,通《春秋》三傳。年十九,舉進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