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88 (1700-1725).djvu/55

此页尚未校对


二十一歲至三十歲部紀事

《史記·五帝本紀》:「舜年二十以孝聞,三十而帝堯問可 用者,四岳咸薦虞舜。」

《漢書項籍傳》:「籍字羽,下相人也。初起,年二十四。」 《東方朔傳》:「方朔,字曼倩,平原厭次人也。武帝初即位, 徵天下舉方正賢良文學材力之士,待以不次之位。 四方士多上書言得失,自衒鬻者以千數。其不足采 者,輒報聞罷。朔初來上書曰:『臣朔少失父母,長養兄 嫂。年十二學書,三冬文史足用,十五學擊劍,十六學 詩書,誦二十二萬言;十九學孫吳兵法,戰陣之具,鉦 鼓之教,亦誦二十二萬言。凡臣朔固已誦四十四萬 言,又常服子路之言。臣朔年二十二,長九尺三寸,目 若懸珠,齒若編貝,勇若孟賁,捷若慶忌,廉若鮑叔,信 若尾生。若此可以為天子大臣矣。臣朔昧死再拜以 聞』。」朔文辭不遜,高自稱譽,上偉之,令待詔「公車。」 《論衡實知》篇:「王莽之時,勃海尹方年二十一,無所師 友,性智開敏,明達六藝。魏都牧淳于倉奏:『方不學得 文,能讀誦論義,引《五經》文文,說議事,厭合人之心。帝 徵方使射蜚蟲,筴射無非知者,天下謂之聖人』。」 《後漢書耿弇傳》:「弇父況,字俠游,以明經為郎,與王莽 從弟伋共學《老子》於安丘先生,後為」朔調連率。弇少 好學,習父業,常見郡尉試騎士,建旗鼓,隸馳射,由是 好將帥之事。及王莽敗,更始立,諸將略地者,前後多 擅威權,輒改易守令。況自以莽之所置,懷不自安。時 弇年二十一,乃辭。況奉奏詣更始,因齎貢獻,以求自 固之宜。及至宋子,會王郎詐稱成帝子輿,起兵邯鄲, 弇從吏孫倉、衛包于道共謀曰:「劉子輿成帝正統,捨 此不歸,遠行安之?」弇按劍曰:「子輿弊賊,卒為降虜耳。 我至長安,與國家陳漁陽、上谷兵馬之用,還出太原、 代郡,反覆數十日,歸發突騎以轔烏合之眾,如摧枯 折腐耳。觀公等不識去就,族滅不久也。」倉、包不從,遂 亡降王郎。弇道聞光武在盧奴,乃馳北上謁,光武留 署門下吏。弇因說護軍朱祐,求歸發兵以定邯鄲。光 武笑曰:「小兒曹乃有大意哉!」因數召見,加恩慰。 《鄧禹傳》:「光武即位於鄗,使使者持節拜禹為大司徒, 策曰:『制詔前將軍鄧禹,深執忠孝,與朕謀謨帷幄,決 勝千里。孔子曰:『自吾有回,門人日親。斬將破軍,平定 山西,功效尤著。百姓不親,五品不訓。汝作司徒,敬敷 五教,五教在寬。今遣奉車都尉印綬,封為酇侯,食邑 萬戶。敬之哉』』!」禹時年二十四。

《廣陵思王荊傳》:光武崩,荊哭不哀,復呼相工謂曰:「我 貌類先帝,先帝三十得天下,我今亦三十,可起兵未?」 相者詣吏告之,荊惶恐自繫獄。

《周燮傳》:「南陽馮良,字君郎,出於孤微。少作縣吏,年三 十為尉從佐奉檄迎督郵,即路慨然恥在廝役,因壞 車殺馬,毀裂衣冠,乃遁至犍為,從杜撫學妻子求索 蹤跡,斷絕後,乃見草中有敗車死馬,衣裳腐朽,謂為 虎狼盜賊所害,發喪制服,積十許年,乃還鄉里。」 《獨異志》:「後漢馬略三十謁桓帝曰:『我賢人也』。遂拜關 內侯」光州刺史。略棄官入海,惡蟲猛獸悉避路。 《魏志田疇傳》:「初平元年,義兵起,董卓遷帝于長安。幽 州牧劉虞歎曰:『賊臣作亂,朝廷播蕩,四海俄然莫有 固志。身備宗室遺老,不得自同于眾,今欲奉使展效 臣節,安得不辱命之士乎』?眾議咸曰:『田疇雖年少,多 稱其奇,疇時年二十二矣。虞乃備禮請與相見』」,大悅, 遂署為從事。

《後漢書荀彧傳》:袁紹待彧以上賓之禮。彧明有意,數 見漢室崩亂,每懷匡佐之義。時曹操在東郡,彧聞操 有雄略,而度紹終不能定大業,初平二年乃去。紹從 操,操與語,大悅曰:「吾子房也。」以為奮武司馬。時年二 十九。

《吳志潘濬傳》:「濬字承明,武陵漢壽人也。弱冠從宋仲 子受學,年未三十,荊州牧劉表辟為部江夏從事。時 沙羨長贓穢不修,濬按殺之,一郡震竦。」

《蜀志諸葛亮傳》:「左將軍劉備以亮有殊量,乃三顧亮 于草廬之中。亮謂備雄姿傑出,遂解帶寫誠,厚相結 納。及魏武帝南征荊州,劉琮舉州委質,而備失勢,無 立錐之地。亮時年二十七,乃建奇策,身使孫權,求援 吳會。權既宿仰備,又睹亮奇雅,甚敬重之。」

《魏志陳思王植傳》:「太祖征孫權,使植留守鄴,戒之曰: 『吾昔為頓丘令,年二十三,思此時所行,無悔于今。今 汝年亦二十三矣,可不勉歟』。」

《崔琰傳》:「琰少樸訥,好擊劍,尚武事。年二十三,鄉移為 正,始感激,讀《論語》《韓詩》。」

《吳志周瑜傳》:「瑜自居巢還吳,是歲建安三年也。策親 自迎瑜,授建威中郎將,即與兵二千人,騎五十匹。瑜 時年二十四,吳中皆呼為周郎。」

《孫桓傳》:桓字叔武,河之子也。年二十五拜安東中郎 將,與陸遜共拒劉備。備軍眾甚盛,彌山盈谷,桓投刀 奮命,與遜勠力,備遂敗走,桓斬上兜道,截其徑要備 踰山越險,僅乃得免。忿恚歎曰:「吾昔初至京城,桓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