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88 (1700-1725).djvu/56

此页尚未校对


小兒,而今迫孤,乃至此也。」

《世說》:摰瞻曾作四郡太守,大將軍戶曹參軍,復出作 內史,年始二十九。嘗別王敦,敦謂瞻曰:「卿年未三十, 已為萬石,亦太蚤。」瞻曰:「方於將軍,少為太蚤,比之甘 羅,已為太老。」

《晉書荀羨傳》:「羨遷建威將軍、吳國內史,除北中郎將、 徐州刺史,監徐兗二州揚州之晉陵諸軍事、假節。殷 浩以羨在事有能名,故居以重任,時年二十八。中興 方伯未有如羨之少者。」

《宋書謝景仁傳》:景仁年三十方為著作郎。桓元誅元 顯,見景仁甚知之,謂四坐曰:「司馬庶人父子,云何不 敗?」遂令謝景仁三十方作著作郎。

《王僧綽傳》:「僧綽為侍中,時年二十九。始興王濬嘗問 其年,僧綽自嫌蚤達,逡巡良久乃答。其謙虛自退若 此。元嘉末,太祖頗以後事為念,以其年少,方欲大相 付託,朝政小大,皆與參焉。」

《南齊書王儉傳》:「儉少有宰相之志,物議咸相推許。時 大典將行,儉為佐命,禮儀詔策皆出於儉。褚淵唯為 禪詔文,使儉參治之。齊臺建,遷右僕射,領吏部,時年 二十八。」

《何戢傳》:「元徽初,褚淵參朝政,引戢為侍中,時年二十 九。戢以年未三十,苦辭內侍,表疏屢上,時議許之,改 授司徒左長史。」

《梁書張充傳》:「充,吳郡人。父緒,舉光祿大夫。充少時,不 持操行,好逸游。緒嘗請假還吳,始入西郭,值充出獵, 左手臂鷹,右手牽狗,遇緒船至,便放紲脫韝,拜於水 次。緒曰:『一身兩役,無乃勞乎』?充跪對曰:『充聞三十而 立,今二十九矣,請至來歲而敬易之』。緒曰:『過而能改, 顏氏子有焉』。及明年,便修身改節。」

《張纘傳》:「纘遷太子舍人,轉洗馬、中舍人,並掌管記。纘 與瑯邪王錫齊名。普通初,魏遣彭城人劉善明詣京 師請和,求識纘。纘時年二十三,善明見而嗟服。累遷 太尉諮議參軍,尚書吏部郎,俄為長史,兼侍中,時人 以為早達。」

《朱异傳》:「异字彥和,吳郡錢塘人也。父巽,以義烈知名, 官至齊江夏王參軍,吳平令。异年數歲,外祖顧歡撫 之,謂异祖昭之曰:『此兒非常器,當成卿門戶。年十餘 歲,好群聚蒲博,頗為鄉黨所患。既長,乃折節從師,遍 治五經,尤明禮《易》。涉獵文史,兼通雜藝,博奕書筭,皆 其所長。年二十,詣都尚書令沈約面試之,因戲异曰: 『卿年少,何乃不廉』』?」异逡巡未達其旨。約乃曰:「天下唯 有文義棋書,卿一時將去,可謂不廉也。」其年,上書言 建康宜置獄司,比廷尉敕付尚書議詳,從之。舊制,年 二十五方得釋褐,時异適二十一,特敕擢為揚州議 曹從事史。

《蕭子雲傳》:「子雲勤學,以晉代竟無全書,弱冠便留心 撰著。至年二十六,書成,表奏之,詔付祕閣。」

《北齊書魏收傳》:「節閔帝立,妙簡近侍,詔試收為封禪 書。收下筆便就,不立槁草,文將千言,所改無幾。時黃 門郎賈思同侍立,深奇之。帝曰:『雖七步之才,無以過 此』。」遷散騎侍郎。尋敕典起居注,并修國史,兼中書侍 郎,時年二十六。孝武嘗大發士卒,狩于嵩少之南,旬 有六日。時天寒,朝野嗟怨,帝與從官及諸妃主,奇伎 異飾,多非禮度。收欲言則懼,欲嘿不能已,乃上《南狩 賦》以諷焉。時年二十七。

《唐書柏良器傳》:良器父造,以獲嘉令死安祿山難,乃 學擊劍,欲報賊。父友王奐為光弼從事,見之曰:「爾額 文似臨淮王,面黑子似顏平原,殆能立功。」乃薦之光 弼,授兵平山越,遷左武衛中郎將,以部民隸浙西豫 平袁晁方清。其後潘獰虎、胡參分據小傷蒸里,又擊 破之。是時年二十四,更戰陣六十二。

《摭言》:白樂天一舉及第詩曰:「慈恩塔下題名處,十七 人中最少年。」時年二十七,省試,性習相近遠,賦《玉川 記》《方流詩》。攜謁李逢吉,初不以為意,及覽賦頭曰:「噫 下自人,上達由君,成德以慎立,性由習分。」逢吉大奇 之。

《聞見前錄》:康節先公嘗言:李復圭龍圖,臨事有斷。年 二十八如滑州,與郡官夜會,有衙兵奪銀匠鐵鎚殺 人者,一府皆驚擾。公捕至立斬之,上章待罪。諸司亦 按公擅殺,仁宗曰:「李復圭,帥才也。」除知慶州,責光化 軍。

《宋史張載傳》:「載字子厚,長安人。少喜談兵,至於結客 取洮西之地。年二十一,以書謁范仲淹,一見知其遠 器,乃警之曰:『儒者自有名教可樂,何事於兵』?因勸讀 《中庸》。載讀其書,猶以為未足,又訪諸釋老,累年,究極 其說,知無所得,反而求之六經。」

《范宗尹傳》:「呂頤浩罷相,宗尹攝其事,復授宗尹通議 大夫,守尚書右僕射,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兼御營使, 時年三十。」近世宰相年少,未有如宗尹者。

《澠水燕談錄》:眉山蘇洵少不喜學,幾壯猶不知書。年 二十七,始發憤讀書。舉進士,又舉茂才,皆不中,曰:「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