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88 (1700-1725).djvu/58

此页尚未校对


《釋名》

《釋長幼》

「四十曰強」,言堅強也。

三十一歲至四十歲部藝文一

《與親友書》
梁·陶弘景

疇昔之意,不願處人間。年登四十,畢志山藪。今已三 十六矣,時不我借。知幾其神乎?毋為自苦也。

《與從兄書》
前人

「仕宦期四十左右,作尚書郎」,即抽簪高邁。今三十六 方作奉朝請,頭顱可知,不如早去。

《涉江賦》有序
明·徐渭

晉潘岳作《秋興賦序》稱三十有二歲始見二毛。時岳為賈充掾,寓直散騎之省,見省中多富貴人,乃起歸來之想。及作《閒居賦》,自述多落而少遷,以見拙宦,雖卒歸退休,然合前賦而觀之,誠見其嗜醇醲,而姑言寂寞也。嘉靖壬子秋,余年亦三十有二,既落名鄉試,涉江東歸,友人顧予鬢曰:「子髮白矣。」 予誠懼理道無「聞,而毛髮就衰,至于進退之間,實所不論。雖才不逮潘岳,而志或異焉。」 乃作《涉江賦》以自見。

壬子季秋,予既被棄,涉江東歸。水深則厲,僕痡主困, 旅多太息。夕發西陵,日高造閾。渭既登一枝之堂,俯 而拜母。母曰:「兒復如是歸乎?兒則困窮,兒好顏色,兒 腹應饑,為兒作食。」既乃渭復往舊,託之禪室,掩關戶 于晷刻,嗒然其坐忘焉。乃有二三伯仲來相問視,顧 盼之間,指予鬢而謂曰:「子髮白矣,年其幾何?吾則宜 然,如子則那。」予聞斯言,不能無逆。傾冠側首,伯為予 擢。擢不應手,體短善脫。不脫而獲,如荑甫活。伯仲謂 予,豈以憂?故進退有時,失得有數。予告伯仲,「予豈不 知細故,芥蔕何足以疑。」人生之處世兮,每大己而細 蟻。視聲利之所在兮,水趨壑而赴之。量大塊之無垠 兮,曠蕩蕩其焉期。計四海之在天地兮,似礨空之在 大澤;中國之在海內兮,太倉之取一。「物以萬數,而 人處其一,則又似乎毫末之在《馬脽》。彼營營之微聲, 沾沾之細利,又何殊于曳蟲股,嘬蠅脾,入孔穴,實糧 齎。第因小而形大,曾一蟻之何加?再語伯仲,更聽予 陳。」無形為虛,至微為塵。塵有鄰虛,塵虛相鄰。天地視 人,如人視蟻。蟻視微塵,如蟻與人。塵與鄰虛亦人蟻 形小以及小,互為等倫,則所稱蟻,又為「甚大。小大如 斯,胡有定界。物體分立,伯仲無怪。目觀空華,起滅天 外。爰有一物,無罣無礙。在小匪細,在大匪泥。來不知 始,往不知馳。得之者成,失之者敗。得亦無攜,失亦不 脫。在方寸間,周天地所。勿謂覺靈,是為真我。覺有變 遷,其體安處。體無不含,覺亦從出。覺固不離,覺亦不 即立。萬物基,收古今域。失亦易失,得亦易得。控則馬 止,縱則馬逸。」「控」「縱」二義,助忘之對。外寇易防,竊發莫 支。外寇形呈,竊發暗來。積上漸高,為九仞臺。九仞一 虧,終為阜丘。予斯之憂,他奚愴懷?伯怪予髮,良亦有 說。男子六八,陽氣衰竭。膚面焦枯,鬢髮頒白。斯人稟 常,萬古一轍。稟完後老,缺者早泄。曷知小子,不稟其 缺。年三十二。形則六八。又予視髮元綢白希遠窺不 得。逼視始知。不審其變。在何歲時。豈以茲秋。謂予憂 為。

三十一歲至四十歲部藝文二

《百年歌》
錄一首     晉陸機

《四十時》,體力克壯志方剛。跨州越郡還帝鄉,出入承 明擁大璫。清酒漿炙奈樂何,清酒漿炙奈樂何。

《三十七》
明·湯顯祖

「我辰建辛酉,肅皇歲庚戌。」初生手有文,清羸故多疾。 自脫尊慈腹,展轉太母膝。剪角書上口,過目了可帙。 家君有明教,太父能陰騭。童子諸生中,俊氣萬人一。 弱冠精華開,王路風雲出。留名佳麗城,希心遊俠窟。 歷落在世事,慷慨趨王術。神州雖大局,數著亦可畢。 了此足高謝,別有煙霞質。何悟星歲遲,去此春華疾, 陪畿非要津,奉常稍中秩。幾時六百石,吾生三十七。 壯心若流水,幽意似秋日。興至期上書,媒勞中閣筆。 常恐古人先,乃與今人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