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Gujin Tushu Jicheng, Volume 388 (1700-1725).djvu/65

此页尚未校对


五十一歲至六十歲部雜錄

《白虎通》:「年六十閉房何法?法六月陽氣衰也。」

《避暑錄話》:吾明年六十歲,今春治西塢隙地,作堂其 間,取蘧伯玉之意,名之曰知非。趙清獻年五十九聞 雷而得道,自號知非子,此真為伯玉者也。今吾無清 獻之聞,而遽以名其居,姑志其年耶?抑將求為伯玉 耶?夫伯玉亦何可求為?南郭子綦有言:「今之隱几,非 昔之隱几者也。」古之人於一隱几之間猶有所辨,尚 何論?六十年豈不知其有與物俱遷而獨存者乎?苟 知存者之為是,則遷者無物而不非也。自是觀之,則 吾亦可以少稅駕於此堂矣。始吾守蔡州,方三十九。 明年,作堂於州治之西廡,名之曰《不惑》,吾以為僭,然 吾有志學焉者也。今二十年,幸其所願學者未嘗廢, 亦粗以為不至於顛迷流蕩而喪其「本心」者,雖求為 《伯玉》可也。

《筆記》:「余於為文似蘧瑗,瑗年五十知四十九年非,余 年六十始知五十九年非,其庶幾至於道乎。天稟余 才,纔及中人,中人之流未能名一世,然自力於當時, 則綽綽矣。」

《妮古錄》:「憨憨無役老人懷,春日烘門晏始開。遊衍太 平初試杖,安排樂事且拈杯。世情花黨富家發,公道 燕均貧戶來。識字不多彊不識,小軒聊與物追陪。」余 今年六十,凡事舉在灰念中,但醉吟兀坐,飽飰終日, 以享太平而已,故賦此詩。沈周書:公六十為癸卯 《談淵》。天禧中,泰州言澶州軍士王貴至州,自云得干 闐國玉印一以獻。初,太平興國中,貴晝日忽見使者 至營,急召偕行,至河橋,驛馬已具,即命乘之,俄覺騰 空而去。頃之,駐馬,但見屋宇宏麗。使者使貴入,其容 衛制度,悉為王者。謂貴曰:「侯年如五十八,當往于闐 國北通聖山,取一異寶,以奉皇帝,宜志之。」遂復乘馬, 凌雲而旋,軍中失貴已數日矣,驗所乘,即營卒之馬 也。知州宋煦以聞奏,太宗釋之。至是,貴自陳年已五 十八,願遵前戒,西至于闐,尋許其行。貴至神州,以道 遠悔懼。俄於市中遇一道士,引貴至州城,登高原問 所欲,具以實對。即命貴閉目。少選,令開目視,見山川 頓異,道士曰:「此于闐國北境通聖山也。」復引貴至一 池,池中有仙童,出一物授之,謂曰:「持此奉皇帝。」又令 瞑目。俄頃,復至泰州。向之道士已失所在,發其物,乃 玉印也,文曰:「國王趙萬年永寶。